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专家学者 > 马研院顾问
陈先达:“姓马”与“信马”
  从专业来说,我“姓马”,马克思主义哲学;从职业来说,我也“姓马”,马克思主义哲学教员。但“姓马”的不一定都“信马”。

  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我从前苏联那些曾被认为是“坚定马克思主义者”的倒戈、易帜和忏悔中,深深感到做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有多么不容易。国内也有人发生信仰动摇,把社会主义的挫折归罪于马克思主义。当时,邓小平高瞻远瞩向全世界宣称:“马克思主义是打不倒的。”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越来越多,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真理。”

  苏联解体后的世界形势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证明了邓小平的科学预判。西方金融危机的浪潮,把《资本论》冲上了一些政要的书桌,也让“历史终结论”的创立者向历史辩证法认输。西方有些学者企图以被他们歪曲和篡改的所谓“历史决定论”“经济决定论”作为棍子来敲打马克思主义,以根本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所谓“重构论”来“解构”马克思主义。事实证明,至今没有一个成功的。

  90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奋斗史、60多年的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史,尤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30多年的伟大成就,全部贯穿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坚持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这是事关改革开放正确方向、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的大事。

  在人类历史上,对人类思想文化作出重大贡献的理论家、思想家为数不少,唯有马克思找到了实现人类解放、世界大同理想的必经之路。人类历史归根结底是正义战胜邪恶、真理战胜谬误的历史。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在于它的真理性和正义性。浮云蔽日终究是一时,太阳的光辉是挡不住的。

  有些人轻视马克思主义理论,把理论归为空谈,认为只有技术才有实用性。理论当然需要务虚,理论务虚是务实的引导,是务实之前的思想准备。毛泽东当年每逢重要会议总提倡先务虚,谈谈马克思主义理论,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他对《旧唐书•李百药传》中介绍唐太宗“罢朝之后,引进名臣,讨论是非,备尽肝膈,唯及政务,更无异辞。才及日昃,赐以清闲,高谈典籍,杂以文咏,间以玄言,乙夜忘疲,中宵不寐”极为赞赏,就是出于对务虚的重视。

  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与研究工作,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历史使命。我们应该朝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方向努力,不管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搞马克思主义可又不信仰马克思主义,总想“逃离马克思”,这对马克思主义工作者是致命伤。只有“信马”才能真正“姓马”。

  时下有些人,半本马克思主义著作都没读过,就不断贬低和指摘马克思主义,把从西方得到的耳食之言或先入为主的偏见当成真理。请问:在当代有哪种学说能取代马克思主义作为分析当前世界复杂局势的理论和方法?“文明冲突”论能说明当代世界战争的根源吗?能说明同一文化和同一宗教教派之间的生死斗争吗?能说明西方对同属于一种文化的国家或地区的双重标准吗?监管不严能说明西方金融危机的根源吗?几年一次的普选把统治阶级中的某一位抬进最高权力机关就是民主的终极价值吗?还是请读读马克思和恩格斯吧。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文化概论教材编写课题组主要成员)

  网络编辑:张剑

  

  
发布时间:2014-11-19 11: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