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思想政治教育
陈念 毕四通: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体系建构

  中国共产党百年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不断扩充和深化,实现了较为成熟的体系化建设。刘建军从心理情感形态、思想观念形态、精神品格形态、行为规范形态论证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立体架构[1],同时指出现有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出现了思想观念形态充盈而行动向度薄弱的结构失衡问题。目前,总体上可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归纳为“观念论”和“信息论”两类观点:“观念论”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思想政治教育观念或意识形态体系,指教育者希望受教育者接受并内化的内容,主要呈现为观念形态;“信息论”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除观念体系外,还包括行为规范等其他信息,指教育者为达到思想政治教育目标传播给受教育者的所有内容[2]237-238。上述两类观点的共性在于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界定为思想意识、价值观念和道德规范等要素,并深刻地影响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定位和活动方式,即一般认为思想政治教育旨在把教育者所选择设计后的内容有目的、有步骤地传递给受教育者。

  上述理解方式揭示了以下两个事实:一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可以通过教育实践活动被受教育者接受和掌握,但总体上把思想政治教育内容视为观念性的知识内容,知识和观念的内在规定性还处于合一的未分化状态;二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已经由诸多分散化、片面化、简单化的内容逐渐汇聚成一个具有自身特质的内容体系。然而,无论是“观念论”还是“信息论”都显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静态化的呈现方式。例如,王易等指出由于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陈旧的“配方”,导致了“‘高大上’的内容多,‘接地气’的内容少;重复性的内容多,独到性的内容少;空洞感的内容多,鲜活感的内容少。”[3]社会转型带来新问题、新机遇和新挑战,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亟须从“粗放型”向“集约型”优化,从无序生产向有序增长转型,换言之,应使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从总量扩大向结构优化转变。由此提出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新课题。

一、结构变迁: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演进的历史逻辑

  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从要素增长到结构优化,是学科成熟的重要标志。如果说内容要素的增长是对社会发展和人的需要不断变化的刺激作出反映的结果,那么,结构优化建基于对本学科的核心问题域进行回应的自觉的学科意识。前者表现为外部形式上的学科建设,以外部输入为主,后者表现为内在实质上的问题解答,以内部输出为主。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历史变迁正是“输入”和“输出”双重作用的结果。一方面互联网媒介为人们快速获取和验证知识赋能,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的知识要素从专家的权威性占有向大众化、日常化的知识呈现转变,特别是学校教育教学中的思想政治教育知识传递由灌输向说理阐释转型;另一方面作为新常态的社会化“知识”,实际上简化为结论性的观念形态,如万有引力、唯物史观、道德演化机制等规律性认知被人们作为科学上为真的信念接受下来,成为影响思想和行为的日常观念。现代社会人的主体性和自我意识不断彰显,单向度的知识灌输已不能满足观念发展需要,还要借由行为规范、思维方式等综合要素来满足人们对碎片化观念进行反思与重构的需要。以上两方面使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了结构性张力。有观点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分化最核心的表现是相对独立的知识和行为规范要素从观念母体中分离出来”[4],但分离的过程机制尚未得到有效揭示,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发展是要素分化的必要条件,从知识观念笼统的合一形态中分化出具有独立形态的多重要素,构成了结构变迁和优化的历史逻辑。

  第一,知识要素从观念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要素。观念一般指现实的感性个体对人类文明、前人智慧、日常体悟的思维凝结,体现的是从纷繁复杂的意见到智慧的思维运动过程。观念侧重于从经验直观来把握现象世界,以此构成支配人们社会生活运行的精神动力。经验作为近代认识论的核心范畴,是勾连观念与知识的中介性条件,康德在区分纯粹知识和经验性知识时反复强调:“一切知识都从经验开始”[5]1,但是经验并不等同于知识。这一认识论原理意在指明离开了经验,任何先天形式的观念都无法成为科学知识,只有深入现象世界中专门领域的观念才能形成知识。知识一般指人类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成果,体现世界的运动规律,是由理性来分门别类地把握对象的方式。知识的特殊性在于“知识是思想观念中把握了的世界,而思想观念对世界的把握就必然是基于认识水平的简化的图景”[6],也就是说,观念把握世界是与认识水平相关的,而受认识水平本身的限制,决定了观念并不能完整地把握世界,这一缺口也就成为知识进步的历史动力。以此来看,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一门科学,与物理学、脑科学、社会学形成的知识一样,具有明确的边界意识,同时又受到不同社会历史条件下观念变迁的影响,其把握世界和人类发展的认知和思维方式离不开稳定的知识和流变的观念。从实践经验来看,知识与观念相交织的结果却使两方面都被弱化了。强知识—弱观念易导致人的社会适应力和价值判断力独断化、工具化,而强观念—弱知识则易使行动缺乏坚实的理性基础而盲目化。思想政治教育知识从观念母体中分化出来并非绝对分离,而是知识和观念在人的思想政治素质形成中承担了各自相应的职能。这一方面得益于思想政治教育知识由经验形态向科学形态的转变,专门知识为人们认识思想政治教育现象提供了稳定的理论基础;另一方面随着整个社会受教育程度的大幅提升,学科分际后的专门知识主要与人们的职业选择相关,对人的思想和行为更为直接的影响主要来自于从人生阅历和生活经验中生发的价值观。

  第二,行为规范从知识观念中分离成为独立要素。规范一般指以明文规定或约定俗成的形式规定的规则、标准,具有约束性和可操作性。规范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文化建制过程,在政治统摄一切领域的传统社会结构中,只需要一种同质化的知识观念即可,相应的行为规范内嵌在政治观念中。随着政治、经济、文化各领域走向相对“分离”的状态,人类交往范围的扩大形成了不同的利益关系,行为规范的协调作用和约束力量显现出了单一知识观念所不具有的独特优势。其一,行为规范是在长期的实践中建立起来的,包含历史文化传统和时代精神,体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实践智慧,为个人观念和知识的形成节约了大量的学习成本;其二,行为规范作为一种明文或约定俗成的行动指南,有效地指导人们的实践活动,使人们在实践中感受思想政治教育的具体运行,是知识要素和观念要素的重要补充。行为规范作为共识性的知识和观念客观化的原则或制度,成为了能够在有意识地传播—教育的过程中被接受、掌握的内容要素。

  社会动力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分化的主因,它是“作用于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本身,能够引起、激发并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变迁的各种动力之合力”[7]。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从最初的零散化状态逐渐成为内涵丰富的体系,这一过程不是某一内容要素简单改变的结果,而是整个内容在与社会互动的张力中从零散化到系统化再调整优化的动态进程。主要表现为从单一要素到复合结构的分化进程中,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逐渐成为要素完备的系统结构,呈现出各要素相互生成、有机融合、逐渐推进的多维向度:观念要素显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价值维度,知识要素显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理论维度,规范要素显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实践维度。观念为知识和规范提供动力,知识为观念和规范提供担保,规范则为知识和观念提供现实根据,三者是在特定的知识生产环境和社会交往实践活动中形成、丰富和发展的。

二、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理论蕴涵

  熊建生在2012年出版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论》是最早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进行系统研究的专著,作者提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是“组成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系统整体的各要素在时间和空间上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的方式,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系统中诸要素按一定的时空位置、比例关系、纵横系列有机组合的方式,具体体现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空间分布、时间序列、数量之间的比例和质的逻辑关系”[8]17。该界定较为完整地涵盖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中的要素及其关系,内涵丰富但外延不足。主要表现在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功能和适用主体尚未进入概念之中,还需要从生产和传播过程所呈现出的结构特征来加以拓展。笔者赞同熊建生的观点,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在本质上是一种分析性的思维结构,不能对象化为自然实体来把握,需要借助理性的抽象思维。基于此,笔者提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系统中的观念、知识和规范要素依据观念生产方式和传播—教育规律在不同的主体需要和时空位置中有机构成的逻辑关系。

  第一,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是以政治意识形态为核心,并由思想政治观念、专门知识和行为规范有机构成的相互作用的方式或秩序。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是一个整体图式,政治意识形态弥散在由价值—理论—实践三个不同维度的内容要素构成的系统结构中,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方法论在每一维度中都在场,都具体化为思想政治教育的所指。换言之,任何具体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都蕴含价值—理论—实践这三个维度。(1)价值维度的内容结构以思想政治观念为核心。思想政治观念作为人类政治思维的直接形式,在人的观念领域具有客观现实性。这是由于人的实践总是体现着特定的价值观,其中政治价值观是最根本的价值观,起导向性的作用。在现代社会,使社会成员具备某种政治价值观已经成为具体的国家行为,由国家所推崇的思想政治观念作为非个体意志的政治价值观,必然有特定的专门知识和行为规范相匹配,同时,思想政治观念的根本性变化也必然引起专门知识和行为规范的调整。(2)理论维度的内容结构以思想政治教育专门知识为核心。伴随着现代社会分工体系而来的是知识专门化、精细化的过程,专门知识对思想政治观念和行为规范的吸纳和转化作用愈发明显。专门知识把握着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方向,承担着用彻底的理论说服人的重要任务。思想政治教育的说理力量和价值魅力一定程度上体现在知识的真理性中,只有具有科学性和人民性的专门知识在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中占据重要位置,思想政治观念和行为规范才不会脱离存在根基。(3)实践维度的内容结构以行为规范为核心。相对于专门知识的体系化和思想政治观念的个体化,行为规范是约定俗成的一套实践交往规则,对人的行为具有等同的塑造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思想政治观念和专门知识是对行为规范的回应和超越。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就是对思想政治观念、专门知识和行为规范按照特定的性质、比例和作用对象所形成的排列组合方式,只有这些要素之间形成相互联系时,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才能按照一定的秩序发挥效用。

  第二,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受观念生产结构和传播—教育结构所规定。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中的思想政治观念、专门知识和行为规范受到集体、组织、社会、国家和意识形态等非个体因素的制约,主要包括观念生产结构和传播—教育结构两条进路:前者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在产生方式上的主体动力因;后者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在实践过程中具体效应的显现方式。(1)观念生产结构是按照价值观的生产方式所形成的结构,属于系统化、理论化的观念生产的范畴。作为意识形态领域的观念生产结构主要体现生产何种价值观以及如何生产价值观。政治价值观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首要价值观,对其他价值观具有支配作用。根据唯物史观,政治价值观的生产和传播受到一定的阶级及其物质生产条件的制约,由于统治阶级占有丰富的物质生产资料和精神生产资料,由其主导的观念生产结构具有历史社会性。在等级化的权力结构中,政治价值观的生产和再生产是自上而下的。在现代民主社会,观念活动具有浓厚的个体性,成为了以现实的社会实践活动为中介的主观性活动,指向具体的意义和价值,是由知识、情感、意志、信念、理性等耦合而成的内在结构。可以说,观念生产结构在本质上是由社会普遍性和个体特殊性的矛盾运动所形成的内容结构。(2)传播—教育结构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另一制约因素。思想政治教育的既有内容是教育和传播的前提和基础,同时又在传播—教育的进程中实现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再生产。在此互动循环过程中,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得以动态发展。传播—教育结构也制约着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具体形态,等级化的传播—教育结构和民主化的传播—教育结构分别导向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等级化形态和“去中心化”形态,正是不同的形态规定了由谁来传播和传播给谁的问题。

  第三,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是在不同时空反映与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同时也符合受教育者发展需要的制度化逻辑统一体。制度化表现在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形成和发展遵循特定的机制并且按照社会发展规律、受教育者身心发展规律,满足统治阶级对其成员的根本要求和人的思想政治素质全面发展的需要对内容进行常态化、规范化和有序化整合。对这种差异性需要的整合是兼顾社会价值和个体价值的必然要求,邓小平曾指出:“我们在鼓励帮助每个人勤奋努力的同时,仍然不能不承认各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才能和品德的差异,并且按照这种差异给予区别对待,尽可能使每个人按不同的条件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总目标前进。”[9]106如果偏向社会发展需要,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就会以社会价值为重心,其消极后果是使人的创造性、丰富性受到抑制,从而阻碍人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如果偏向受教育者发展需要,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就会以个体价值为重心,其消极后果是导致行为失范使个人和社会都得不到良好的发展。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在价值取向上需要实现社会价值和个体价值的辩证统一。

三、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结构的体系建构

  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基本结构可以归纳为体系结构和要素结构两大类型,体系结构以主导内容、基础内容、通识内容为纬,要素结构以观念、知识、规范为经,两大结构经纬交织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内容体系的结构网络(如表1所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的层次结构、时态结构、实现结构是以体系结构和要素结构为基础的内容结构的三个不同侧面。

表 1 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体系的结构表

  第一,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由主导内容、基础内容和通识内容共同组成的体系结构。(1)主导内容指一个阶级、政党或国家的思想体系或政治意识形态。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政治教育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主导内容,“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思想政治教育全部内容和全部工作的理论基础”[10]。(2)基础内容指适应社会要求和人的政治素质发展的内容。基础内容又分为重点内容和一般内容:重点内容包括政治理性、政治道德、政治信仰、法律规范等方面的内容;一般内容指党的建设、“五位一体”、国际关系等方面的内容。我国思想政治教育的基础内容集中体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3)通识内容指为前述两方面内容提供吸收转换的支撑性内容。通识内容具有成风化人的功能,对思想政治教育起着文化和环境等背景性的支撑作用,包括但不限于人文素质、民俗民风、传统文化、自然观、历史观等内容,它们为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固本强基提供了丰富的文化滋养。概言之,主导内容、基础内容和通识内容在内容体系中各自具有独特的位置及地位,同时又互生共长:主导内容在结构中的比重虽小,但对其他内容的发展起决定性的制约作用;基础内容具有相对稳定性,是主导内容在制度层面的显现,同时又蕴含了浓厚的价值规定性;通识内容具有广延性,对政治社会生活的有序、健康发展起着全方位的支撑作用。

  第二,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由观念、知识、规范组成的要素结构,而观念、知识、规范各自又形成了相对独立的结构。(1)观念结构是对人的认知、判断和反思发挥作用的现实力量,而人的行为总是受到日常生活中不同层次和类型的观念的影响。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的观念特指政治价值观,同时包括道德观、法治观等。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基本观念结构。(2)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的知识主要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活动所形成的知识体系的理论形态,是按照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生产规范产出或筛选出的具有思想政治教育性的专门知识,包括本体性知识、实践性知识、条件性知识 [11]。(3)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的规范是以成文或不成文的方式规约人的思想和行为的一套标准或模式。作为一种外部约束,人对规范的内化即是对社会建制的心理反映。在社会生活中,行为规范逐渐成为思想政治教育相对独立的内容,包括法律法规、道德规则、思维方式、行为模式等,是被习俗化了的外在规范与掩藏在其后的具体实例的情境表达。概言之,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要素结构发端于思想政治教育进行传播和教育的观念,并通过规范的约束作用使对象认同、接受、内化为专门知识,最终形成影响和支配人的行为的要素结构网络。

  第三,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是分层次的,根据不同层次的理论深度,可以分为表层、中层和深层三个层次结构。(1)表层结构主要指获得了一定的思想政治教育属性,但总体上浮于表面,同时又尚不具备思想政治教育自觉的内容。表层结构的内容具有日常性、广泛性、偶然性等特点,反映了社会生活中最为直接、可以被经验感知的现象。当前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稳定性不足、认同匮乏的问题,与少数理论工作者跟风碎片化的政治社会现象不无关系。(2)中层结构主要指由政党组织结合当前的意识形态需要所提出的时代思想体系,它是对时代状况和社会发展方向的高度抽象化的理性表达。在我国主要指党的创新理论,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3)深层结构主要指关于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本观点,它是对人性、社会、政治的深度描述,成为稳定的理性认识成果。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稳定的、普遍的、具有广泛解释力的深层内容结构,掌握这一层次的内容需要高度的理论自觉和实践智慧。概言之,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层次结构,适应于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的认知规律的层次性、阶段性,体现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发展性:表层结构来自于人民群众的生活体验,需要由中层内容把握方向及提供指引,并构成了深层结构必须回应的现实问题;中层结构立足于深层结构的理论根基,连接着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是现实化了的理论;深层结构为中层结构提供根基,并为表层结构奠定发展方向。

  第四,从内容是否变动的角度看,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体系的静态结构和动态结构构成了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体系中的时态结构。(1)静态结构指思想政治教育相对稳定的内容结构,原理性内容一般自然成为静态结构的要素,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主要内容基本上是稳定不变的。静态结构涵盖了思想政治教育恒久持存的内容:按照内容的本体可分为政治内容、道德内容、爱国主义等静态内容;按照内容的形态可以分为公民道德和民主法治教育、基本国情和形势政策教育、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和中国革命传统教育等静态内容。静态的内容结构有其合理且稳定的成分,并在理论研究和实践发展中与动态内容融会贯通。(2)动态结构指各要素的交换、相互影响等具体作用方式所呈现出来的结构形态,它是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中根据实践需要而变动的内容,也是内容发展中面向未来的开放性内容。动态结构总体上体现内容要素同外部要素的关系和内部诸要素互动的关系,显示了内容的社会侧需要,如马克思主义需要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12]。按照内容的功能,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动态结构可分为解释性判断、创造性方法和能力、哲学思辨等动态内容,显示了吸纳社会发展新要求的内容更新机制。概言之,就总体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内容都是变化的,属于动态及动态结构的存在形态;就概念而言,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可以作为静态对象来分析和处理。

  第五,思想政治教育内容从外部圈层吸纳的“理论”可称为存在内容,存在内容被实践运用,可称之为实施内容,存在内容与实施内容以结构的形态构成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实现结构。(1)存在结构指思想政治教育内容根据社会侧的思想要求而形成的结构体系,是已经被生产出来但尚未具体应用,等待受教育者认同、接受的客观内容,它以自身的原初形态停留在观念层面,还没有与受教育者建立起深度关联。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存在结构主要集中于治党治国治军理论内容、大中小学思想政治理论课内容、社会各界的思想政治工作内容。(2)实施结构指对创制提炼出来的思想政治教育内容进行有效转换后,将教育者预期的思想政治素质内化为受教育者的素质并外化为实际行动的内容。内容的实施结构和存在结构是相辅相成的互动生成关系,但必须进入实施结构才能实现内容的价值,例如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教学活动不是孤立的观念性教育,而是引发受教育者反思并躬身力行的教育实践。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实施结构包括适应受教育者身心发展规律和不同时空条件的多样化内容。概言之,思想政治教育内容并不是由逻辑先验决定的,而是受外部条件的制约所形成的具有思想政治教育意义的内容,意义只有在使用中才能被理解,因此,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存在结构只有深入实施结构才能显现价值,实施结构又对存在结构具有反哺和建构作用。

  (作者单位:河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

发布时间:2022-01-17 09:2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