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思想政治教育
叶方兴: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及其学科效应

  综合性是思想政治教育学与生俱来的学科属性,它既反映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知识品格,又呈现出多方面的学科效应,直接关系到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合法性、独立性、学科竞争力、跨学科研究等相关主题,理应获得人们的高度重视。但从对该论题的关注来看,尽管大部分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在论及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特点时,都会提及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综合性显然已经成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界的共识,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总让人觉得“不证自明”却又“难以道清”。作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一项基础性理论议题,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仍旧缺少专门化的聚焦关注,其内涵及其学科效应还有待深度阐发。在思想政治教育守正创新的时代背景下,梳理思想政治教育学理论演化的历史脉络,发掘具有学科价值与学科效应的基础性命题,将成为拓深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的重要思路。由此,考察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厘清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科学内涵,并进一步阐发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学科效应,有助于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创新[1]与跨学科研究。

一、学科史视野中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

  自1984年开始,思想政治教育走上了专业化、学科化的发展道路,围绕思想政治教育专业人才培养,初步形成了具有专业属性的学科知识及其组织化体系,也开启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建设的征途。作为一门揭示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规律的学问,思想政治教育学从知识形态的维度展现了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系统性、复合性。人类社会的思想政治教育现象及其发展是一个统一化的社会运动过程,它涉及方方面面的复杂要素,关乎多样化的实践环节,对之研究无法依托单一学科的知识资源。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正是通过借鉴吸收其他学科知识完成学科创设,在展现自身丰富知识内涵的同时实现学科的独立化。可以说,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创设之日起,综合性就成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基本特征。

  从学科发展史的角度看,20世纪80年代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初创时期,当时出版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就已经初步提出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特征。1986年,由陆庆壬主编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中,综合性就已经成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基本特征。该书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划分为两个方面:一是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呈现状态的角度,将其视为结构化的知识体系,涉及多重知识要素,如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心理学、教育学、伦理学等等;二是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学科对象是一个变化的运动体,涉及到多重要素、多样信息[2]17。这一表述为之后诠释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明确了基本思路,影响了迄今为止绝大多数思想政治教育学教材对该问题的认识,这也是这部《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产生的重要学术影响之一。

  此后,学界的研究不断丰富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具体内涵。邱伟光于1988年出版的《思想政治教育学概论》从综合性的角度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性质作了更为明确的判断,“思想政治教育学是多学科综合发展的产物,是一门吸收多学科成果的整体学科”[3]15。这一论断对人们判别思想政治教育的学科属性起到了关键作用。它直接影响了认定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独立性的学科观,对思想政治教育学这门新兴学科来说,人们不宜采取单一学科的思维方式判断其学科属性,因为它预设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应指向纯粹的、独立的领域,并试图按照现代学科“条块分割”的方式,在复杂的思想政治教育现象中析取出“纯之又纯”的学科特质。在交叉学科的语境下,现代社会科学理论不再局限于单一学科的认定方式,而是追求一种复合式的学科观,即以一种基于单一学科为基础的复合的学科思维方式作为判断学科独立性的标准。在此语境之下,邱伟光所言的“整体学科”构成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鲜明底色。相应地,思想政治教育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往往是吸纳不同学科知识综合形成的结果。在20世纪80年代末王礼湛主编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中,就曾明确强调:“在借鉴中把握相关学科知识,把相关学科知识综合起来运用,形成自己相对独立的体系。”[4]1

  20世纪90年代,学界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逐步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判断。如1999年出版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明确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特质首先表现为它在研究人的思想品德的形成和发展时,在研究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复杂的现象和问题时,总是对与其相关的各种社会因素、心理因素乃至一些自然环境因素做多变量的综合考察。……其次,还表现在思想政治教育学要借鉴和利用多学科知识进行研究。”[5]11-12该论述基本遵循了思想政治教育学创设的最初思路,即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系统性厘定知识体系的综合性,通过借鉴多学科的知识塑造自身的独立品格。在表述上,该论述也显得更为清晰、明确。这也反映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学理化、专业化水平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进入21世纪,随着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建制逐渐完备、成熟,硕士点、博士点不断增多,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建设亟待获得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提升。相应地,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也迫切需要挖掘基础性的学科论题,实现深度的学术推进。在此背景下,2001年出版的供硕士、博士生使用的《现代思想政治教育学》一书把综合性和创造性结合起来,对综合性的理解有了进一步拓深[6]52,它不仅强调综合性表现为借鉴多学科知识,还强调在实践过程当中要调动多方力量,注重全程性、全员性,由此多维度地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这里对综合性的认识已经不只是单纯停留于静态层面,揭示思想政治教育学复杂、多维的知识元素,而且还从全程、全员参与等动态视角揭示出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特点。

  2005年,随着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设立,思想政治教育成为其下设的二级学科,学科的合法性与独立性问题随之被凸显出来。2006年,陈秉公主编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较为明确地讨论了综合性与独立性的关系[7]11,尽管两者之间的关系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开始被关注。思想政治教育学具有突出的综合性,这体现在它是一个处在运动变化,具有多层次、多侧面、多种运动形式的综合体,但同时思想政治教育学又具有独立性。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彰显了本学科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但是这种丰富性和复杂性并不是毫无规律可言,而是以学科知识结构的统一性为前提。

  梳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发展史,可以发现,学界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认识,经历了一个从经验观察、经验总结到科学提炼逐步拓深的过程,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表述也逐渐完备、定型。从这些年《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建设的情况来看,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理解思路与具体表述逐渐稳定下来,内涵差别不大,这从某种意义上也反映出学界对该问题已近乎达成共识。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第2版)第二章专门谈到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和特征,其中就比较系统地阐述了思想政治教育的综合性特征,它主要体现在教育目标的综合性、教育内容的综合性、运用方法的多样性和灵活性以及知识借鉴的丰富性等方面。[8]94

  总体而言,学界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大致形成如下富有成效的认知成果:一是从理论与实践关系的角度揭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实践根源,指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植根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系统性、多样性;二是从学科发生论的角度揭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将综合性视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底色”。即是说,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从创立之初就是借助多学科的知识资源综合而成的“整体学科”,它是多学科“综而合之”的产物。三是从知识结构的角度揭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内容构成。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涉及马克思主义理论、伦理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等诸多学科知识,是各门相关学科知识合成的有机整体。这些认知成果塑造了人们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总体判断,其中涉及一些论点,如思想政治教育学是“整体学科”“综合性与交叉性、独立性之间关系”,以及“在知识借鉴中开展学科创新”等,都包含了可以进一步拓展深化的思想资源。此外,学界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认识,预示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开放性、交叉性、跨学科性等学科品质,也为思想政治教育的科学研究引入其他学科知识“埋下伏笔”,值得研究者高度重视。不过,尽管以往关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研究存在值得珍视的“思想火花”,但一些基础性的问题仍旧亟待厘清和拓深。受历史局限和学科发展水平的制约,尽管诸如综合性这样的前提性问题在学科创设之初偶有论及,但仍旧需要引起广泛关注和专门化的聚焦研究。

二、综合性:思想政治教育学本然的学科属性

  何谓综合性?一般而言,“综”指向多样化的事物或事物的多重要素;“合”往往关联着事物的整体性、统一性,“综合”一词本身就具有“多样性的统一”的思想意蕴。相应地,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用以揭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的结构与状态,一般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所具有的基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系统性而形成的复合性、系统性等特征。

  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植根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系统性,同时自身又表现为多样性、统一性和开放性的学科知识结构。这样,深入理解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需要把握如下特征:一是实践活动的系统性。思想政治教育学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及其运行规律的理论表达,它所具有的综合性植根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多样性、复杂性,由此从根本上决定了要完满地界说思想政治教育学,必须借助于多元化的学科知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相应地呈现出复合性、多样性。二是知识要素的多样性。从学科知识的构成来看,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涉及多样化的知识资源,既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理论基础,又借鉴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知识。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赋予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以开放性的品格,它意味着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并不单一、封闭,而是在开放性的知识语境中完成学科创设、借鉴创新。这一特征也为思想政治教育与其他学科展开对话奠定了基础。三是知识结构的整体性。思想政治教育学是由多学科知识依凭特定的结构、规律以及逻辑关联塑造而成的复合整体。相应地,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虽然汲取了多学科的知识成果,但不宜认为只是这些知识资源的简单挪用或拼凑,综合性中也蕴含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独立的理论逻辑。四是知识生成的开放性。从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看,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有其现实的实践根源,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发展推动着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综合性不仅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的静态呈现,也反映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的演化机制。即是说,思想政治教育学总是要根据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发展不断完成知识更替,在与其他学科的知识借鉴与学科对话中“吐故纳新”。在进一步的理解中,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丰富意蕴还需要区别如下几对范畴:

(一)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独立性

  思想政治教育学是一门综合性的学科,但这并不意味着思想政治教育学缺乏学科独立性。相较于单一学科,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独立性或许不仅仅体现为独立的研究对象或研究方法,还体现为独特的学科思维方式与实践方式。“一门学科是以自己所提供的独特知识而立,不是以自己独占的研究对象而立,甚至也不是以其独有的研究方法而立。”[9]思想政治教育学立足于人作为政治共同体成员的社会身份,关注人的思想境界提升与社会意识形态接受,揭示人的思想政治品德以及主流意识形态的社会化接受机制。围绕这个根本性的知识趋向,相关学科的知识资源“综而合之”,形成了专业化、结构化的学科知识体系。在此,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既展现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的丰富性、多样性,又从总体上呈现出统一化、独立性的品格。可以说,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和独立性并不相互抵牾、截然相分。

(二)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交叉性

  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关联着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交叉性。综合性要求思想政治教育学根据时代任务、社会发展的变化,及时与其他学科展开交流融合。这样,经由积极引入其他学科的知识资源,丰富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知识体系,塑造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独立品格。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综而合之”的生成过程中,学科交叉成为重要的研究取径,换言之,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恰恰是在学科交叉的过程中不断生成的。交叉性可谓是综合性的内在要求,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可以认为是多学科交叉的产物。交叉性赋予思想政治教育学以“复调”的学科色彩,让人们感受到思想政治教育学有别于单一学科的综合性特征,思想政治教育学不是政治学,却给人以高度;思想政治教育学不是哲学,却给人以智慧;思想政治教育学不是伦理学,却给人以情怀;思想政治教育学不是神学,却能够给人以信仰。

(三)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和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分析性

  从哲学层面看,“综合”总是与“分析”相对,二者都是人们理解和把握事物的思维方式。相比较而言,分析性思维是一种“分而析之”“化整为零”的思维方式,更多地强调具体地、精细地区分,而综合性思维着眼于“综而合之”,即对零碎的要素进行整合、统一。对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而言,它涉及丰富、多样的学科知识资源,但这些知识资源并不混沌、杂糅,而是可以进行科学辨析、梳理、厘清的知识要素。那些作为思想政治教育学构成要素且源于其他学科的知识元素,如范畴、命题、判断、理论、方法等,都可以加以理论澄清和逻辑分析。换句话说,综合性不是混沌的整体,而是精细的统合,它所涉及到的多重理论资源都应清晰明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不是学科知识的“大杂烩”,其内部包含着多元、丰富、明确的学理资源,这些学理资源往往有着独立且明确的学科归属、研究范式、思维方式、知识界限等。但在围绕人的思想政治品德与主流意识形态的社会化接受的根本问题上,彼此之间又相互统一、相互耦合,形成完满的思想政治教育学知识体系。可见,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认识不宜脱离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分析性。一旦欠缺分门别类、条分缕析的分析性思维,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不免给人以“大而化之”“笼而统之”的印象,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也随之会被人们诟病为“知识拼盘”。

(四)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和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主导性

  从分析性的思维看,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指向多重知识要素,不同的知识要素在思想政治教育知识系统结构中的地位和功能不尽相同。这里有必要厘清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内部诸知识元素的主次之序、本末之分。否则,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不仅容易流于混沌化的理解,往往还会丧失对思想政治教育本质特征的坚守。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的内部存在占据主导地位和发挥根本作用的知识资源,它们往往成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的“底色”。一般认为,思想政治教育学所倡导的是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和主导性的政治价值观,政治性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内容本质。我国的思想政治教育学是以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为内核的价值观教育,体现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立场和理论坚守。相应地,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便呈现为以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为主导的知识多样性。虽然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知识资源之“多”指向学理资源的丰富性,但不同要素绝非匀质、同一的,马克思主义始终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底色”和“底线”。一旦脱离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主导性,讨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就容易遮蔽思想政治教育学的本质规定性,消解思想政治教育学的根本价值立场。

三、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学科效应

  自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创设伊始,综合性就成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基本特征。然而,过早地指认并不等于充分地研究,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仍旧需要获得充分重视和扎实研究,以有效展现其应有的学科效应。事实上,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关乎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本质、属性乃至本源的理解,规约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效果。通过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特征的梳理和理解,可以看到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具有多方面的学科效应。

(一)关注学科实践基础:考察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现实基础

  从理论上说,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综合性植根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系统性,即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是涉及人、事、物、境等多重要素的系统性存在。自20世纪80年代关于思想政治工作科学化讨论开始,学界就不断强调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各种各样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它们形态各异、要素丰富、对象易变,相应地,具体的实施活动往往需要“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廓清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需要考察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实践基础。一般而言,“作为具有综合性或系统性的现实存在形态,行动包含着内在的结构。从意欲到评价,从权衡到选择,从作出决定到付诸实施等等,行动的结构体现于不同的方面。”[10]这样,如果要深入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综合性特质,就有必要关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现实基础,揭示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系统性。在此,充分认识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系统性,不仅要揭示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性质、特征、形态、方法等外在要素,而且要把握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中人的意图、品格、实践能力等内在要素,以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综合性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提供现实基础。

(二)明确学科思维方式:以复合型的思维方式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现象

  思想政治教育学所直面的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本身就具有鲜明的复合性,“在完整的意义上,思想政治教育既不纯粹是政治实践活动,也不纯粹是教育实践活动,而是基于政治目的的教育实践活动”[11]1。它从根本上规约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从一开始便直面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的复杂性。在理解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时,研究者需要采取复合型的学科思维方式,视思想政治教育为一门聚焦复杂社会现象,并依赖多门单一学科综合而成的整体学科。过分单一的学科视域将会“戕害”甚至是“窒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生命力。那种以单一学科的标准试图析取“纯色”的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做法最终只会得出思想政治教育是“非学科”或“伪学科”的错误结论。当然,在思想政治教育跨学科研究的过程中,人们可以选择某个具体的学科角度来审视思想政治教育,并寻求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交叉研究。但即便如此,作为对象的思想政治教育必定是复合的实践活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在此过程中也仍旧呈现出综合性的学科特质。

(三)确定学科定位:指认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独立性

  在开放性的时代语境之下,思想政治教育外部环境发生了重要变化,虽然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范式不断更迭,但思想政治教育基础理论研究亟待拓深推新,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独立性仍旧需要专业化的确定。在此,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独立性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综合性密切相关,廓清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有助于纠偏人们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独立性的种种误认。承认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不等于肯定思想政治教育学就是杂乱无章的 “知识杂烩”,否定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独立性。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为思想政治教育学科提供了丰富的知识来源,恰恰成为学科独立性生成的前提和基础。正是在批判地借鉴、吸收了多学科的知识资源,思想政治教育学才逐步形成了独立的范畴体系、规律性的研究论域和专业化的学科知识。可以说,没有综合性的前提,就不可能有科学的、合理的独立性。

(四)拓展学科研究趋向:确证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交叉研究取向

  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规约了思想政治教育科学研究必然需要“跨界作业”,采取跨学科、学科交叉等研究路向。学科交叉研究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自在的、内生的研究取向,而非外在的“人为附加”的结果。学科交叉研究虽“溢出”本学科领域,但却是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内在属性使然。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决定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体系的多样性、开放性,引入其他学科知识既有必要,也有可能;另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所内蕴的结构性特征,又规约了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交叉研究的边界性,不同学科知识进入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不仅要经受专业化的筛选,而且各自在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知识中的地位与功能均存在差异。这样,思想政治教育交叉研究的开展方式、具体限度等问题将从根本上关联着思想政治教育的综合性特征。

  总体而言,作为思想政治教育学与生俱来的学科属性,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的具体内涵与学科效应仍需要在全新的时代条件与思想语境下重新加以讨论。廓清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综合性,梳理思想政治教育学综合性在学科史中的演化轨迹,揭示其内在的学理逻辑,有助于人们深度理解思想政治教育的学科属性,从而为思想政治教育的学科建设、科学研究提供发生论前提和本体论基础,从根本上推进思想政治教育学科的内涵式发展。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 2021-12-21

发布时间:2021-12-22 09: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