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思想争鸣
王进芬:列宁对 “经济派” 否定党的领导的错误倾向的批判及其当代意义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俄国革命形势风起云涌,如何领导工人运动推翻沙皇专制制度、为实现社会主义创造条件,成为刚刚诞生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的主要任务。但就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实际状况而言,由于在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纲领、章程,且大会选举产生的中央领导机关在党成立后不久就遭到了沙皇政权的严重破坏,党基本上又重返以往的涣散状态,因而根本无法发挥对工人运动的应有领导作用。不仅如此,党在成立后不久,内部还出现了一个信奉经济主义的机会主义思想派别,即经济派。这一派别声称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否定无产阶级政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作用,推崇工人运动的自发性,满足于组织上的分散状态,反对建立职业革命家组织作为党的领导核心。他们还鼓吹工人阶级只需要进行经济斗争就行了,没有必要进行政治斗争。这些错误论调导致党内思想上的极大混乱,进一步加剧组织上的涣散状态,给俄国的革命运动造成严重困扰。为改变这种状况,列宁同“经济派”进行了坚决斗争,对“经济派”否定党的领导的错误倾向进行了无情的批判,深刻阐明了党作为工人运动领导力量的重大意义。重温列宁对“经济派”否定党的领导的错误倾向的批判,对加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和坚持党的领导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一、批判经济派马克思主义的危机论,强调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发挥先锋队的领导作用

俄国社会民主党要不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是列宁同经济派进行斗争的首要问题。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对生产关系的调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马克思主义曾经预言的无产阶级革命风暴即将来临的紧张形势有所缓和。伯恩斯坦借此向马克思主义发起全面攻击并进行修正,形成了以社会改良为核心的伯恩斯坦修正主义。伯恩斯坦主义在俄国以经济派所鼓吹的经济主义的面目出现。1899 年,“经济派在其纲领性文件《信条》中断言“马克思主义的危机”已经出现,认为俄国政治运动出现的困难正是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和伯恩斯坦主义无比正确的有力说明。不仅如此,经济派还宣扬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价值”“对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实际进程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从实践的意义来说也是有害的。在此基础上,经济派攻击马克思主义是落后于时代的教条,主张所谓批评自由

所有这些言论,或宣扬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或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实际生活没有意义甚至是有害的,或主张所谓批评自由,其实质都是在否定马克思主义对无产阶级政党的指导地位。如果对这些错误思想听之任之,必将造成党内思想上的极度混乱,导致党放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陷入改良主义的泥潭,从而失去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底色,严重消解、危害党在工人运动中的思想引领作用。列宁清醒认识到这一点,指出必须敢于同经济派的错误主张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全党认清经济派错误观点的实质和危害并和这些错误思想划清界限,使党成为一个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坚强有力的无产阶级政党。对此,列宁以拉萨尔写给马克思的信中的一段话,即党内斗争给党以力量和生气。党本身模糊不清,界限不明,是党软弱的最大明证。党是靠清洗自己而巩固的,作为 《怎么办?》的题记来表明他写作此文的意图。

针对经济派否定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种种言论,列宁强调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要担负起捍卫马克思主义的责任。在《我们的纲领》一文中,列宁旗帜鲜明地宣布:我们完全以马克思的理论为依据。针对经济派要求的所谓批评自由,列宁一针见血地指出其实质就是妄图在社会主义运动中自由传播和灌输资产阶级的思想,就是把社会民主党变为主张改良的民主政党的自由。针对经济派叫嚷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是想把党变成一个正统教徒会的教条主义,列宁强调,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必须坚持和捍卫马克思主义,但更要结合俄国社会和革命的实际发展马克思主义,即社会党人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推向前进

需要强调的是,列宁之所以要对经济派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错误观点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是因为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俄国社会民主党只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才能实现先锋队对工人革命运动的领导作用。针对经济派对马克思主义的否定,列宁提出了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的精辟论断。这里的革命的理论”“先进理论指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先进战士的作用则指的是无产阶级政党对工人运动的引领作用。在列宁看来,俄国社会民主党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使命就是走在工人运动前面发挥领导作用,这是先锋队的应有之义。他强调:“要知道,只是自称为先锋队,自称为先进部队是不够的,还要做得使其余一切部队都能看到并且不能不承认我们是走在前面。”如果我们想做先锋队,就不仅能够领导并且一定要领导。而要担负起这一使命的重要前提就是以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对此,列宁作了这样的深刻阐释: 没有革命理论,就不会有坚强的社会党,因为革命理论能使一切社会党人团结起来,他们从革命理论中能取得一切信念,他们能运用革命理论来确定斗争方法和活动方式。这里,列宁显然是讲,科学的理论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前提,也是党实现自身团结统一的共同思想基础。 它能够为广大党员提供信仰的力量,可以为党确立科学的斗争方法和革命策略提供理论指导。为了说明问题,列宁在《怎么办?》一文中还以俄国历史上民意党人反对沙皇政权斗争为例,深刻指出民意党人的革命斗争失败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依靠的理论,实质上并不是革命的理论

需要指出的是,列宁并不仅仅是从理论对实践具有指导作用的一般意义上强调党必须以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武装,而是有着极强的针对性,针对的是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理论水平跟不上工人革命运动形势发展要求的实际。对此,列宁指出,俄国运动表现出来的突出问题就是,原本应该成为自觉的领导者的社会民主党人却落在了工人自发运动的后面,即不仅在理论方面(批评自由)和实践方面(手工业方式)都落在后面,并且还企图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落后辩护。在列宁看来,正是由于这种落后,使得俄国社会民主党人不能实现先锋队的领导作用,即我们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工人群众的积极性超过了我们的积极性,我们缺乏有足够修养的革命领导者和组织者,这是其一。其二,从国际上看,社会主义运动是具有国际性的运动,对于年轻的俄国社会主义运动来说,社会民主党人只有拥有雄厚的理论力量和丰富的政治经验才能批判地借鉴别国经验,从而在实践中引领革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其三,对俄国社会民主党来说,领导工人阶级推翻强大的沙皇政权进而在世界上建立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是一项前所未有、异常艰巨的任务。如果没有先进的理论作为武器,党根本就无法完成这一任务。

二、批判经济派崇拜运动的自发性,强调必须发挥党的引领作用以实现工人运动从自发性到自觉性的转变

工人运动要不要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是列宁同经济派理论交锋的核心问题。马克思主义一贯认为,工人运动是不可能靠自发斗争取得胜利的。恩格斯曾明确指出,无产阶级要在决定关头强大到足以取得胜利的前提条件就是组成一个自觉的阶级政党,对工人运动发挥积极的引领和推动作用。然而,俄国的经济派却崇拜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否定社会民主党在工人运动中的引领作用。1901年春,由于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俄国大量中小企业纷纷破产倒闭,加上国内发生大饥荒,工人农民生活状况严重恶化,社会矛盾尖锐突出,反对沙皇专制统治的群众性革命运动此起彼伏,工人运动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但自成立之日起以工人阶级先锋队自称的社会民主党人却不能肩负起引领工人运动发展的重任。列宁对此指出,工人运动的革命形势比以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自觉的领导者(社会民主党人)却落后于这一发展群众的 (自发的)运动缺少有很高理论修养的、决不会发生任何动摇的思想家;缺少有广阔政治眼界的、有革命毅力有组织才能的、能在新的运动的基础上建立战斗的政党的领导者”。毫无疑问,列宁这里强调必须尽快改变这种俄国社会民主党人不能对工人运动很好发挥领导作用的状况,要求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必须担负起领导俄国工人运动的历史重任。

经济派却不赞成列宁的观点。他们否认社会民主党人对革命的领导作用,批评《火星报》的主要缺点在于它过分强调参加运动的思想家对于运动的方向的影响。他们坚定地认为物质因素和物质环境决定着运动的道路,而  思想家们,即使他们受到最出色的理论和纲领的鼓舞,作出一切努力,也不可能使运动脱离这个道路经济派否认社会民主党人对工人运动的作用,认为工人运动之所以蓬勃发展,完全是因为工人终于从领导者手里夺回了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来掌握了,断定社会变革的最终结果将取决于工人的自发运动。从经济派上述关于社会历史发展的基本观点不难看出,他们片面地将工人运动的自发性当成决定历史发展的唯一因素,进而否定社会民主党的领导对革命运动所起的关键性作用。基于这样的认识,经济派不仅对俄国社会民主党人领导水平严重落后于工人运动这一缺点视而不见,还称之为是一种特殊的美德,甚至宣扬社会民主党人没有必要发挥领头羊作用,而应当跟在运动的后面做尾巴

列宁认为经济派的这种观点不仅理论上完全错误而且实践上极其有害于工人运动的发展。列宁指出,经济派片面强调运动的物质的因素,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拙劣的模仿”“不懂得如何把自发的进化和自觉的革命活动结合起来,实际上是割裂了运动的物质的因素和思想的因素的内在关系,是把俄国工人运动和社会民主党人的领导对立起来。列宁认为,如果按照经济派的观点,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在工人运动中不能发挥引领作用的落后现象就不可能克服,这样就等于是把领导作用让给资产阶级民主派,而社会民主党如果不把一般民主运动的领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就不能够推翻专制制度”。

在深刻指出经济派崇拜工人自发性的实质和危害的基础上,列宁强调,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担负起引领工人革命运动从自发走向自觉的领导责任。针对经济派高谈工人运动自发性、贬低社会民主党领导作用的错误言论,列宁在 《同经济主义的拥护者商榷》一文中明确指出,必须善于把自发性提高到自觉性,而“‘思想家所以配称为思想家,就是因为他走在自发运动的前面,为它指出道路,善于比其他人更早地解决运动的物质因素自发地遇到的一切理论的、政治的、策略的和组织的问题。这里的把自发性提高到自觉性”“走在自发运动的前面,为它指出道路”,就是社会民主党人在工人运动中领导作用的具体体现。1902年,列宁在《怎么办?》中更进一步详细阐述了工人运动从自发走向自觉和发挥社会民主党人领导作用之间的相互关系,强调党的引领作用是实现工人运动从自发到自觉转变的关键。他指出,无论是工人初期的捣毁机器,还是工人联合起来的罢工运动,工人的反抗都只是停留在纯粹的自发运动,他们还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这意味着,要使纯粹的工人自发运动成为社会民主主义的自觉斗争,就必须由社会民主党人将社会主义的意识从外面灌输给工人阶级。正是基于此,列宁强调:对工人运动自发性的任何崇拜,对自觉因素的作用即社会民主党的作用的任何轻视,完全不管轻视者自己愿意与否,都是加强资产阶级意识形 态对工人的影响。这里,列宁实际上是强调,如果否定、忽视或贬低社会民主党人对工人运动的引领作用,工人就必然会受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支配。在列宁看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虽然工人阶级自发地倾向于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寻求工人阶级解放道路的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倾向于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但相比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拥有更久远的渊源,经过全面的加工和包装后更具有迷惑性,在占有传播工具等方面也呈明显优势,因而能够更便利地通过学校、教会、报纸、文学艺术以及其他影响的渠道宣传其意识形态,这就使得在工人运动没有和社会主义意识结合之前,很难抵抗资产阶级思想的进攻和影响。至此,列宁提出了无产阶级政党发挥领导作用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强化意识形态领域的阵地意识,牢牢把握意识形态领导权。列宁说: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任何轻视和任何脱离,都意味着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加强。换言之,无产阶级政党要实现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就要努力使工人接受、认同社会主义思想而不是受资产阶级思想支配。只有这样,工人阶级才会自觉地追随无产阶级政党为实现社会主义而奋斗。这也是无产阶级政党对工人运动发挥领导作用的实现途径。正是从这种意义上,列宁指出,党的迫切任务就是要同自发性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以使工人运动脱离这种投到资产阶级羽翼下去的工联主义的自发趋势,而把它吸引到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的羽翼下来

三、批判经济派崇拜自发性的组织形式, 强调必须建立严密集中的革命家组织领导革命运动

俄国社会民主党要不要建立严密集中的革命家组织领导工人运动是列宁和经济派在组织问题上的主要分歧。1894年到1901年间,俄国革命运动蓬勃发展,但社会民主党人的活动主要是以分散的小组活动为主。小组自发的军事行动之间由于缺少继承性和连贯性,往往一开始便很快遭到惨重失败。这意味着,必须改变社会民主党组织上的涣散状态,才能适应革命形势的发展。列宁对此指出,工人运动的发展要求必须尽快克服组织上的手工业方式和分散状态,过渡到更高级的、更统一的、组织得更好和更完善的形式。基于此,列宁在《我们的当前任务》《迫切的问题》《从何着手?》《怎么办?》等文献中提出了必须用全力克服地方组织的狭隘性和手工业性、把党建成集中统一的职业革命家组织的任务和计划,强调党的迫切任务是号召建立革命组织,这一组织不仅在名义上而且在实际上能够统一一切力量,领导运动。但经济派却崇拜自发形成的组织形式,夸大由罢工工人组成的储金会、互助会等工人经济组织的作用,鼓吹它们对于运动比一百个其他的组织更有价值。他们反对建立全俄集中的革命家组织,否定在组织内部建立领导核心的必要性,认为只要一个组织能够包括广大群众,一切事情都由群众来干,那无论谁怎样想方设法也不能伤害我们的事业了”。他们还宣扬所谓广泛的民主制原则,攻击列宁主张由职业革命家组织来领导工人运动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按民主原则建党的精神。对此,列宁给予了深刻的批判,在批判中无可辩驳地强调了建立职业革命家组织领导工人运动的紧迫性、必要性。

一方面,列宁从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所处的残酷革命环境和敌我力量悬殊的实际出发,认为经济派” 所主张的手工业方式的组织形式只会葬送革命,强调只有建立职业革命家组织领导工人运动,才能形成推翻旧政权的强大战斗力。他分析指出,沙皇政府拥有强大的用来镇压革命运动的国家机器、严密的政治机构和一批老练精干的政治活动家,在同强大的沙皇政府的专横暴虐做斗争时,单纯的工人仅靠联合起来的分散运动毫无战斗力可言,小组式的军事斗争无异于是在装备和训练极差的情况下一群农民操起木棒去进攻现代的军队。基于此,列宁认为俄国革命运动的当务之急是社会民主党人首先应当考虑建立一个能使  政治斗争具有力量、具有稳定性和继承性的”能够领导无产阶级的全部解放斗争的革命家组织。针对经济派崇拜自发性的组织形式、反对建立职业革命家组织的怪论,列宁明确指出:无产阶级的自发斗争如果没有坚强的革命家组 织的领导,就不能成为无产阶级的真正的阶级斗争列宁对职业革命家组织在革命中的领导作用给予高度评价:给我们一个革命家组织,我们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 ”

基于对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所处的恶劣的政治环境的清醒认知,列宁还有力批判了经济派主张广泛民主制的组织原则的空想性和有害性。经济派在《两个代表大会》中攻击列宁在党内建立秘密集中的职业革命家组织是党内的民意主义,具有反民主倾向,主张实行广泛民主原则。列宁对此批驳指出,所谓广泛民主原则必然要求党具有完全的公开性一切职务经过选举,但在黑暗沙皇专制的统治下,出于躲避沙皇政府迫害的需要,党内成员的身份9 /10都是保密的,党的公开性的组织是不可能办到的,选举更是无从谈起,谁幻想在专制制度下实行“广泛民主原则”,“那他简直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空想家”。不仅如此,列宁还强调,这种带有空想性的广泛民主制其后果只会招来警察更大范围的迫害,成为有害的儿戏

另一方面,从群众和领袖的关系出发,列宁批判经济派的观点是将群众和领袖对立起来,强调必须建立一个权威的由职业革命家组成而由全体人民的真正的政治领袖们领导的组织来领导革命运动。针对经济派夸大罢工储金会等工人经济组织的作用、宣扬组织中有广大群众就够了而不必由职业革命家组织来领导革命运动的观点,列宁在《我们运动的迫切任务》一文中明确指出:任何一个阶级,如果不推举出自己的善于组织运动和领导运动的政治领袖和先进代表,就不可能取得统治地位。在《怎么办?》一文中,针对经济派”攻击以职业革命家组织领导革命运动是无视下层广大人民群众而由职业革命家代替大家动脑筋的观点,列宁指出,这是企图把群众首领对立破坏群众对十来个聪明人的信任在现代社会中,假如没有十来个富有天才(而天才人物不是成千成百地产生的)、经过考验、受过专业训练和长期教育并且彼此配合得很好的领袖,无论哪个阶级都无法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这里,列宁不仅充分肯定了革命领袖的作用,实际上也强调了建立一个有权威的中央领导核心的重要性。同时,列宁也正确指出:党的领导作用要靠获得群众的充分信任和积极响应来实现。针对经济派说什么列宁建立职业革命家组织是想建立一个脱离群众的阴谋集团的言论,列宁回应说,把领导权集中在少数职业革命家手中,并不是说他们将代替大家动脑筋,并不是说群众不必积极参加运动,而是为了在险恶的政治环境下更好地发挥党对群众的影响。列宁指出,党组织愈坚强,人们对党的力量的信心就会愈坚定,愈普遍。并且,列宁还强调,革命家组织也只有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同和响应,才能实现其对革命运动的领导。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列宁特地在《怎么办?》中以19世纪的阿列克谢耶夫、梅什金等为例,强调这些卓越的活动家所以能够出色地完成他们面临的政治任务,就是由于他们的热烈的宣传能够获得自发觉醒起来的群众的响应,因为他们的沸腾的毅力能够得到革命阶级的毅力的响应和支持

四、批判经济派主张工人只进行经济斗争的观点,强调党必须领导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斗争

工人阶级要不要进行以推翻沙皇专制政权为目标的政治斗争是列宁和经济派斗争的主要问题。恩格斯曾严厉批判巴枯宁无政府主义要求工人阶级放弃政治的错误观点,指出:向工人鼓吹放弃政治,就等于把他们推入资产阶级政治的怀抱。在俄国工人革命运动中,经济派也犯了放弃政治的错误。他们机械地从经济利益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出发,认为经济利益对工人阶级发展和解放斗争具有首要意义,宣扬政治鼓动应该服从于经济鼓动,经济斗争比政治斗争重要。当时,经济派所把持的《工人思想报》的大量篇幅也都仅停留在揭露工人同厂长的关系上,对政府、政治制度的揭露几乎没有。这就导致俄国社会民主党内的一部分人脱离社会主义的目的和政治任务,只帮助工人进行经济斗争,不进行政治宣传。这样一来,党的政治斗争任务就被降到了次要地位,党在运动中的领导地位也被严重削弱。

列宁批判经济派将工人运动只局限于进行经济斗争的错误思想,强调当无产阶级没有政治自由或者政治权利受到限制的时候,始终必须把政治斗争提到首位1899年秋,还在流放地的列宁写了《社会民主党人的倒退倾向》等文章,对经济派主张只进行经济斗争的错误思想展开批判。他指出,如果将工人运动仅局限于经济领域,就等于政治上自杀。在列宁看来,在俄国腐朽的专制制度下,工人阶级毫无政治自由可言,工人阶级只有争取政治上的领导地位,才可能摆脱经济上的奴隶地位。因此,他明确指出:社会民主党领导工人阶级进行斗争不仅是要争取出卖劳动力的有利条件,而且是要消灭那种迫使穷人卖身给富人的社会制度。”

在《怎么办?》一文中,列宁进一步论述了社会民主党人应如何发挥政治领导作用。一方面,列宁认为,社会民主党应当积极地对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教育,发展工人阶级的政治意识。针对经济派认为可以从经济斗争内部发展工人的阶级政治意识的主张,列宁明确指出,这种看法是根本错误的阶级政治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给工人。为此,列宁提出社会民主党要投身到居民的各个阶级当中去,向工人宣传工人阶级与专制制度敌对的观念组织对专制制度的全面政治揭露进行鼓动,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我们发展工人的政治意识的任务”。另一方面,列宁强调社会民主党人应当引领政治方向,成为人民的代言人。针对经济派认为社会民主党人只需要帮助工人进行经济斗争的观点,列宁批评道:这不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而是典型的工联主义的政治。他强调,社会民主党人的理想不应当是工联书记,而应当是人民的代言人,并认为社会民主党人作为政治领袖,在反对专制制度的斗争中应当善于利用一切机会和条件向大家说明自己的社会主义信念和自己的民主主义要求,以更好地引领革命运动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五、列宁批判经济派否定党的领导错误倾向的当代价值

列宁对经济派否定党的领导的错误倾向的批判以及在批判中关于加强党的领导的重要阐释,为俄国社会民主党成为一个坚强有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发挥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列宁时期相比已经有极大不同,但重温列宁对经济派否定党的领导的错误倾向的批判以及在批判中围绕党的领导提出的重要思想主张,对加强新时代党的政治建设和坚持党的领导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1.必须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党,坚持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

针对经济派宣扬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企图以伯恩斯坦修正主义取代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倾向,列宁强调无产阶级政党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决同一切巩固非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企图作斗争,认为只有以科学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锋队的作用,只有对工人进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灌输,才能引领工人实现从自发性到自觉性的转变,从而实现党对工人革命运动的领导。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中国共产党同样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事业兴旺发达的优势所在和重要历史经验。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总结说: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历经艰难困苦而不断发展壮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党始终重视思想建党、理论强党背离或放弃马克思主义,我们党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然而,纵观党的百年历程,关于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失败论”“终结论等论调从未中断,并且越是在社会转型期,叫嚷得越响亮。特别是在当前国际国内矛盾风险加剧、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趋向日益多元化、网络传播日趋快捷化的背景下,国内思想文化领域不乏形形色色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噪音和杂音。这意味着,能否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直接关系着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关系着党和国家事业的兴衰成败。这也正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要求全党必须坚定地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的深刻用意所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全党必须如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那样,强化阵地意识,在应对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重大问题时,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断提高党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重大难题的能力,以真正做到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解读时代、引领时代

2.必须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

针对经济派崇拜组织形式上的自发性的错误倾向,列宁强调要建立严密集中的职业革命家组织,以对工人革命运动发挥强有力的领导作用。他明确指出,任何革命运动如果没有坚强的组织,都不可能取得成功;无产阶级政党如果没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就不可能取得革命事业的胜利。回顾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党之所以能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并带领全国人民取得革命、建设、改革事业的伟大胜利,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们党拥有强大的组织优势,形成了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习近平总书记对此总结说,按照马克思主义建党原则建立、发展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包括党的中央组织、地方组织、基层组织在内的严密组织体系。这是世界上任何其他政党都不具有的强大优势”,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我国革命、建设、改革的重要经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能不能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确保党中央始终是对全党实行集中统一领导的核心,同样直接关系着党、国家的前途命运和中华民族的兴衰。中国共产党是拥有9100多万名党员和46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的大党,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如果没有严密的组织体系、没有党中央权威和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大家各行其是、各自为政,党就会变成一盘散沙,也就不可能凝聚起全民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共同意志和磅礴  力量。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党和国家前途命运所系,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这对全党也意味着,必须从增强四个意识入手,坚决同一切损害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的错误言行作斗争,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3.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提高党的政治领导力

列宁批判经济派将工人运动只局限于进行经济斗争的错误思想,强调社会民主党人必须从政治上看问题,发挥党对工人运动的政治引领作用。俄国革命的实践表明,列宁带领俄共(布)之所以能够赢得政权并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靠这个先锋队所实行的政治领导正确。同样,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百年奋斗历史也表明,旗帜鲜明讲政治,是我们党一以贯之的政治优势。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明确指出,政治上的主动是最有利的主动,政治上的被动是最危险的被动。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家正处在实现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国际国内两个大局交织碰撞,风险挑战前所未有。面对前所未有的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必须加强党的政治领导、提高党的政治领导力。这是因为政治问题是事关方向性、全局性、战略性、根本性的重大问题,政治方向是党生存发展第一位的问题,事关党的前途命运和事业兴衰成败。这要求全党必须自觉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号召,旗帜鲜明讲政治,努力增强政治意识,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和把握政治大局,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作者简介: 王进芬,广西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广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区域实践研究中心研究员,广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21年第3

网络编辑:岚河水

发布时间:2022-04-13 2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