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思想争鸣
石敦国:历史唯物主义对西方现代政治的去蔽

 

 

 

作为一种政治权力的组织和运行方式,西方现代政治通过资产阶级革命建立和巩固起来。同时,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等思想文化运动确立了西方现代政治的思想范式。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使人取代上帝成为思想理论的出发点;宗教改革的因信得救原则把人变成了信仰主体,确立了宗教领域的主体主义;启蒙运动弘扬理性精神,实现了理性主义与主体主义的统一。西方近代哲学的奠基者笛卡尔用“我思故我在”宣告主体主义和理性主义哲学的出场,康德哲学则全面地阐明了理性的认知和建构功能,人的理性代替了宗教神学全知全能的上帝。

西方现代政治的意识范式

人文主义、主体主义和理性主义思想范式下的第一个核心观念是自由。人不是被动地接受由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不是被上帝创造和安置的客体,而是凭借自己的理性能力成为认知主体和建构主体。理性和主体性的统一就是人的自由,自由就是人凭借自己的理性能力根据自己的意志对世界的建构。自由被认为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的一种能力和资格。人文主义、理性主义和主体主义范式下的另一个核心观念是平等,平等是指每个人凭借理性而具有相同的主体资格。随着思想范式的转变及其自由和平等观念的确立,中世纪的神学政治论就被政治契约论取代了。政治不再被看作是源于上帝意志的等级秩序,而是理性的人们根据自己的利益协商同意的结果,政治的目的是处理自由和平等的人们之间的关系,确保人们能够共存和每个人的自由得以实现。

西方现代政治的法治、宪政、选举代议和分权制衡等制度是通过人文主义、主体主义和理性主义思想范式及其自由和平等观念得到正当性辩护的。近代思想家认为,在自由和平等的个人之间必须实行法治,政治权力就是立法权和执法权。法律被看作是自由平等的个人得以共存和自由得以实现的条件,法治是通过限制人的自由而实现人的自由。西方现代政治体现了个人自由的目的性和政治的工具性。政治权力的组织和运行要根据宪法来进行,宪法对政治权力具有限制和约束作用,防止国家权力侵犯个人自由。每个人都直接行使政治权力在现代社会是不可能的,应当根据自己的利益选择政治代表组织政府行使权力,这就是西方现代政治中的选举代议制度。选举代议制被认为是自由平等的个人的政治主体性和人民主权的实现形式。以孟德斯鸠为代表的政治思想家认为,为了防止权力集中和权力滥用而侵犯个人自由,政治权力应当被分割成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三种权力各自独立并相互制约,这就是西方现代政治的分权制衡制度。

马克思的实践范式与劳动叙事

马克思用实践范式取代了西方思想传统的意识范式,因而用劳动叙事取代了传统思想对人及其历史的精神叙事,除去了西方传统思想对人类历史本质真相的长期遮蔽。在马克思看来,人类历史的前提和基础是物质生活的生产,人类历史就是物质生产发展和剩余劳动积累的历史。生产力发展和剩余劳动积累导致了私有制的产生,社会形成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以及阶级之间的对抗。剥削阶级占有生产资料从而占有剩余劳动,并利用积累起来的剩余劳动组织自己的政治统治,私有制下的政治国家是维护剥削和统治秩序的工具。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产阶级占有生产资料并占有雇佣工人的剩余劳动,西方现代政治国家是资产阶级进行统治的工具。人文主义、主体主义和理性主义思想范式及其自由和平等观念,掩盖了西方现代政治的本质,成为服务资产阶级统治的意识形态。

马克思用现实的人取代了西方近代思想乃至整个西方思想传统的抽象的人。在历史唯物主义视域下,人文主义的抽象的人是不存在的,只有一定物质生产阶段和生产方式下的人;主体主义的主体是一种虚构,私有制生产方式下主体是占有生产资料和剩余劳动的剥削阶级,而没有生产资料的纯粹劳动者只是被支配的客体。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劳动人民通过国家和集体把生产资料从而把社会生产置于自己的支配之下,广大人民群众才成为主体。

理性主义的理性及其认知活动也是一种虚构。理性只能是一定生产方式下主体的理性。私有制下的剥削者和统治者的理性,是对占有生产资料和剩余劳动的可能性和条件的认知。理性的封建贵族认识到,占有土地并把农奴置于人身依附关系之中,才有可能占有农奴的剩余劳动。资产阶级的理性具有康德所阐述的理性的认知和建构功能,把自然界和社会都变成资产阶级积累剩余劳动的条件,并且把政治权力的组织和运行置于自己的支配和控制之下。当无产阶级作为一种政治力量登上政治舞台而成为政治的主体,从而成为自觉的历史主体时,纯粹劳动者阶级才具有了自己的理性。剥削阶级的理性是对占有生产资料和剩余劳动的可能性和条件的认识,无产阶级的理性则是认识一切剥削和压迫得以被消灭的必然性和条件,以及如何把剥削和压迫无产阶级的条件变成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条件。

既然只有一定生产方式下的主体和理性,那么也就只有一定生产方式下的自由和平等,自由属于那些占有生产资料从而占有剩余劳动的人。在资本主义社会,占有生产资料从而占有剩余劳动的自由属于资产阶级。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才有广大劳动人民的自由,劳动人民运用积累起来的全部条件自由地发展。

资本主义与现代西方政治的实质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殊性在于,资本家和雇佣工人在形式上是自由和平等的交换关系,这种关系掩盖了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和奴役。西方近代的思想范式和自由平等观念以这种形式上的交换关系为基础,因而是为资产阶级的剥削和统治服务的意识形态。商品交换的形式自由掩盖了实质的强制和奴役,形式的平等掩盖了实质的不平等。

资本主义经济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自足的权力体系。工人对货币的依赖代替了农奴对封建贵族的人身依附,资本家用货币的统治代替了封建贵族对农奴的人身强制。在资本主义社会,剩余劳动的积累不需要政治暴力的直接参与,资本家对工人的统治表现为物即货币的统治。

资本主义经济权力的自足性使得资产阶级不需要直接掌握政治权力,选举代议制就是一种必然的和最适合的政治统治形式,有利于资产阶级支配和控制政治权力的组织和运行。当资本主义经济权力的自足性充分发展,从而当资本能够支配整个社会时,有限的选举制就变成了普遍的选举制。资本权力的自足性使得政治沦为一种纯粹的形式,而政治的内容则为资产阶级的利益所规定,选举代议制就成为一种纯粹的政治游戏。西方现代政治的分权制衡制度是资产阶级对政治权力的一种控制方式。不直接掌握政治权力而又要控制政治权力的资产阶级,通过政治权力内部的分立和对立,加强政治权力的形式化和政治对经济的从属性,维持资本权力的自足性和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统治。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916

网络编辑:静穆

发布时间:2020-11-06 23: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