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思想争鸣
许 海:西式民主为什么退潮

 

近几十年来,一些西方国家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向其他国家不断“输出民主”。据统计,从“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到“阿拉伯之春”,世界上有约80个国家和地区发生了所谓“民主化转型”,但绝大多数要么从希望到失望,要么从希望到绝望。由于“劣质民主”问题突出,西方国家不得不面对尴尬的“撤退中的民主”现实。审视这波国际“民主运动”的整个过程,能够更加深刻地认识西式民主潮起潮落的原因。

 

西式民主理论的内在矛盾

 

“民主”一词源于古希腊,为民众掌握和做主之意,近于“人民统治”。后来,民主的内涵逐步丰富,可以指国家制度,也可以指国家形态,还可以指政治参与权利;可以指组织管理的原则机制,也可以指开放包容的精神,还可以指行事作风和工作方法,等等。其中,作为国家制度是最基本的含义。而所谓“西式民主”,是指西方资产阶级创造的,以多党制、议会制、普选制、三权分立制为主要内容的民主形式。在历史上,资产阶级民主取代了封建专制,曾经发挥过非常革命的作用。马克思主义肯定民主的进步意义,认为“民主共和国,是国家的最高形式”。

但是,西式民主包含着难以克服的内在矛盾。一方面,这源于民主自身。民主虽然“是个好东西”,却也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彰显正能量,也会产生负效应。被视为西式民主远祖的古希腊,就曾由于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陶片放逐法”,民主演变为易于情绪化的多数人的暴政,不当放逐了一些贤能之人。因而,在亚里士多德等西方古代思想家看来,民主政体和僭主政体、寡头政体一样,属于“变态政体”的一种。

另一方面,矛盾源于资本主义国家与生俱来的周期性危机因素。在阶级社会中,民主作为国家制度,在根本上属于上层建筑,服务于国家性质,民主的主体从来都是经济上占支配地位、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西式民主的产生,是资本主义自由、平等的等价交换原则反映到制度上的结果。这样,如同生产的社会化与资本的私人占有矛盾必然导致周期性经济危机一样,政治的社会化与资产阶级对权力的实际垄断之间的矛盾,也将导致周期性政治危机。虽然资本主义国家采取种种措施来缓和危机,但内在矛盾运动使这些危机不可避免。一些西方国家为维护其利益,把民主神圣化、把西式民主完美化,误导一些发展中国家把民主当成万能灵药,喧嚣过后,终将引发西式民主退潮的“多米诺效应”。

 

西式民主实践的现实问题

 

长期以来,西式民主就存在利益固化、民粹风险、低效率、对抗性、成本过高等问题,“普遍民主”实际上仍然不过是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

在英美等国家,“金钱是政治的母乳”,选举政治实际上是“烧钱”政治。2008年美国总统竞选经费高达24亿美元,2012年则超过60亿美元,就算竞选一名美国参议员,平均开支也要500万美元以上。因此,西方选举政治中的圈子现象突出。研究表明,过去400年英格兰基本控制在1000个家庭手中,2500个家庭操纵着整个英国;美国实际上是由最富有的60个家族控制着。这样,“民主政府”蜕变为财团的“影子政府”,“一人一票”变味为“一元一票”。

在一些欧洲国家,由于胜选需要争取大多数,“福利支票”越开越高。近年来,高福利不仅诱发了债务危机,有的国家甚至到了破产的边缘,希腊就是其中的代表。20世纪70年代以来,希腊不顾经济能力,建立了高福利制度,不仅工资高、假期多、保障全,还有多种奖金,且名目十分随意,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能准时上班等。而所谓准时上班,是因为很多人在下午2点半就下班了。过高的福利导致了灾难性后果,2009年,希腊陷入破产境地,好日子难以复返。

在亚洲,以印度为例,其引以为豪的民主“制度优势”,常常带来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积弊。由于政党众多,许多政策难以出台和实施。虽然印度早在1952年就提出要节制生育,但由于执行不力,人口日渐增多,被联合国称为“缺乏人口控制的典型”。因为人口增长抵消了经济增长,印度的发展受到牵制。近年的印度仍有1亿多户家庭没有厕所;三分之一家庭所获得的电力供应,还不足以点亮一个灯泡;男性文盲率接近20%,妇女文盲率高达三分之一。在西亚和北非,一些国家因照搬民主“飞来峰”而排异反应严重,导致治理能力低下,经济严重衰退,贪腐横行,有的甚至国家分裂,社会动荡,战乱频仍,民众苦不堪言。

 

西式民主万能的神话破灭

 

近几年,美国总统选举无底线“揭丑”,令人大跌眼镜;英国脱欧意见纷纭,“全民公投”饱受质疑;中东困局未了,难民危机隐患重重……“万能民主”神话制造的幻象正在消失。

从这个神话的产生看,西式民主神话初步形成于冷战前,运用于冷战中,精致化于冷战后。苏联的解体为西方国家创制神话增添了无数素材和无穷自信,一些人认识到,在信息化时代背景下,“制造武器”不如“制造神话”,要以文化、价值观和外交政策展示“软实力”,用“吸引”而非“胁迫”方式达到目的。因之,民主神话和自由神话、人权神话一样,是西方意识形态神话体系的组成部分,又是其中举足轻重的民主政治版本。

从这个神话的流布看,片面灌输、设定单一标准是主要助推方法。在“民主推销”中,一些国家不仅不顾西式民主存在的理性人假设、权利绝对化、程序教条化等先天“基因缺陷”,更无视其民主实践中存在的种种弊端,反而把民主在功能上无限夸大,在范围上无限延伸,片面诱导其他国家模仿。同时,它们常常以构想的“民主指数”来判断其他国家的发展水平,忽略历史、文化、制度、国情等多方面深厚内容,用快速成为“民主俱乐部”成员的虚幻光环吸引了一些国家的仿效。

从这个神话的终结看,探索符合自身实际的“内生性”民主已经逐步成为共识。“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才知道。”如果不顾国情照搬他国制度,必然会混淆民主观念的普遍性和西式民主的特殊性,违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原理,忽略民主建设的长期性和渐进性,陷入以主观设计裁剪客观现实的空想。如同恩格斯所指出的,试图“以一次突然袭击实现社会改造,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们需要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吸收古今中外政治思想精华,科学把握充分民主与合理集中的辩证关系,积极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不断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理论和实践体系。这样,我们就非但不会遭遇所谓“历史的终结”,而是终结西式民主的传奇神话,为人类政治文明提供具有开创意义的“中国方案”。

 

 

来源:《前线》2017年第3

网络编辑:岚河水

发布时间:2017-06-22 16: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