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华锋: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重要论述的三重逻辑

  如何认识世界社会主义的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也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以战略家的深邃眼光,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深入学习和理解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论述,对于新时代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重要论述的生成逻辑

  党的十八大结束后不久,在2013年1月举行的新进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习近平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历程进行了深刻的论述。此后在多次重要讲话中,习近平又对世界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进行了系统的阐述。

(一)世界社会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源头活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个多维的概念,包括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等多个层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于改革开放后的伟大实践,但并不是在改革开放后一蹴而就的,而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3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年,第13页。。既要清醒地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方位和本质特征,又要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从历史的维度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持续探索和伟大实践的结果,也与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作为世界社会主义的有机组成部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进程中走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之源和实践之泉可追溯到欧洲的社会主义思想与活动,特别是与20世纪初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传入中国有着直接的联系。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者和探索者,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产生于世界社会主义进程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与世界社会主义进程中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给中国送来马克思列宁主义关系紧密。“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指出:“无论我们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一个忘记来路的民族必定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一个忘记初心的政党必定是没有未来的政党。”因此,世界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共产党的这种特殊关系,使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对世界社会主义历史进程的分析和把握。

(二)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对中国百年社会变迁产生深远影响

  从社会主义思想产生以来,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世界社会主义走过数百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开辟了人类社会的新纪元,实现了人类社会形态的重大转变。

  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从两大方面对中国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一方面,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并非直线前进,而是在曲折中发展。既有凯歌高奏的时刻,也有艰难行进的岁月,更有严重受挫的阶段。这些辉煌与挫折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与教训。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诞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世界社会主义浪潮之中,中国近百年的发展进程深受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影响。如新民主主义革命初期共产国际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指导与推动、新中国成立后苏联模式对中国发展道路的影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给中国国际环境带来的严峻挑战等。显然,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直接还是间接,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都是中国社会发展不可忽视的变量,对百年来中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而“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因此,回望世界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总结世界社会主义的经验与教训,把握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规律,既是必要的,很多问题也能因此“看得深、把得准”。

(三)中国共产党人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状况一贯重视

  由于世界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深刻的内在联系,中国共产党人历来重视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状况的跟踪研判,密切关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变化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夕,为了争取国际援助,取得战争的胜利,毛泽东指出:中国的抗日战争与俄国十月革命一样都是正义战争,正义战争都是互相援助的,这是“列宁主义的路线”;“我们的抗日战争需要国际人民的援助,首先是苏联人民的援助,他们也一定会援助我们,因为我们和他们是休戚相关的。”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无论是总结革命成功经验,还是谋划新中国方针政策,毛泽东都强调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对中国的影响。如在论及斗争武器时,毛泽东指出:“谢谢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他们给了我们以武器。这武器不是机关枪,而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外交方针上,提出“联合苏联,联合各人民民主国家,联合其他各国的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结成国际的统一战线。”

  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东欧国家政局严重动荡。面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这一态势,邓小平指出:“东欧的事情对我们说来并不感到意外,迟早要出现的。东欧的问题首先出在内部。”“只要中国社会主义不倒,社会主义在世界将始终站得住。”江泽民指出:“目前,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但并不像有的人说的那样——社会主义已经崩溃……社会主义是消灭剥削制度的新型社会制度,只有七十三年的历史,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走一些弯路,也难以完全避免。”进入21世纪,胡锦涛也对世界社会主义形势和应对策略提出明确要求。他指出:“目前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西方敌对势力对社会主义国家西化、分化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必须……警惕和挫败国际国内敌对势力渗透、颠覆和分裂活动。”站在新的历史和时代方位,习近平以战略家的远见和担当对世界社会主义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是对中国共产党人世界社会主义观的赓续和发展。

(四)基本国情和世情的新变化要求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进程中的重大问题进行回应

  从基本国情方面来看,经过长期的努力,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综合国力显著提升,国民生产总值稳居世界第二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从基本世情方面来看,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格局和国际体系正在深刻调整,国际力量对比发生自近代以来最具革命性的变化。发达国家实力相对下降,一大批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态势呈现重大变化。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不断彰显,冷战后世界社会主义万马齐喑的局面得到很大的扭转,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竞争的被动局面得到很大的扭转,“东升西降”成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个鲜明特征。

  在这样一种发展态势下,如何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的历史方位,如何认识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趋势,本身就是中国共产党需要予以回答的重大理论问题。而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肆意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拿苏联社会主义的失败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扬西方的“普世价值”,企图使中国改旗易帜,“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面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日趋尖锐复杂,从理论上旗帜鲜明地讲清楚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历程和趋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的关系等重大问题,是新时代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实需要。

二、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重要论述的理论逻辑

习近平对世界社会主义的论述内容十分丰富,构成一个有机的逻辑整体。既有对世界社会主义历史进程的宏观审视,也有对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具体问题的微观分析;既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之间关系的明确阐述,也有对深入学习社会主义发展史的专门强调。

(一)用整体的历史眼光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阶段进行科学划分

  从1516年英国人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发表《乌托邦》起,世界社会主义已经走过了500多年的历史进程。准确把握世界社会主义的历史分期和阶段性特征,有助于从纷繁复杂的历史进程和画卷中厘清世界社会主义的基本线索,辨析各种社会主义思潮的异同,深化对三大规律的认识,在比较和鉴戒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正是基于正确认识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主线的这一重大意义,2013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根据世界社会主义的阶段性特征,对其500年的发展主线与历史分期进行了明确深入的阐述,把世界社会主义分为空想社会主义产生和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列宁领导十月革命胜利并实践社会主义、苏联模式逐步形成、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的探索和实践、中国共产党作出进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并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六个阶段。这是对世界社会主义历史进程的科学划分。

  习近平的这一论断不仅把握准确,而且内容丰富。从政治地理上看,它准确地显示出世界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的重心从西欧到苏联再到新中国的演进方位的变化。从核心特质上看,它精准抓住了空想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十月革命、苏联模式、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每一阶段的关键性特征或事件。从内容体系上看,它既涵盖了相对遥远又不可缺少的世界社会主义的空想性起源,又突出了科学社会主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的主线地位。从包含的意蕴看,它充分表明世界社会主义是一个复合型概念,历史分期既着眼于世界社会主义思想史的演进,又考虑到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的实践。从中外社会主义发展的视阈来看,它既展示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脉络,又回答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渊源。

(二)从多方面对世界社会主义曲折发展的原因进行了深刻分析

  虽然社会主义是一种先进的社会形态,但要把这种理论上的先进性转为实践中的先进性,使社会主义表现出比资本主义更大的优越性、更具竞争力并非易事,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需要各国共产党根据实际作出适宜的选择。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历程表明,无论是在革命时期还是建设时期,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出现过这样那样的失误或错误,使社会主义的发展历经曲折。习近平作为伟大的战略家,对此并不回避,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在多次讲话中明确指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进程中出现过严重曲折,存在成败得失。

  对于世界社会主义出现曲折的原因,习近平从主客观两方面进行了深入的阐述。客观原因是资本主义的强大和社会主义的全新性。数百年来,国际社会一直是资本主义处于绝对的优势,其对社会主义不断地进行打压和遏制。由于社会主义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事业,几乎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只能在探索中前行,在此过程中难免会出现错误的认知和判断,或者进行不切实际的照搬照抄。如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国“因为没有搞过社会主义,这是一个全新的事业,只能照搬苏联模式”,实践证明“这种做法有问题”。主观原因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者在多个领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可以说20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的兴衰成败和曲折起伏都与苏联社会主义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习近平从苏联共产党的理想信念、意识形态、组织建设等多维度,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失败和国家解体的原因进行了深刻论述。如“世界社会主义实践的曲折历程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旦放弃马克思主义信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信念,就会土崩瓦解。” “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

(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世界社会主义的关系进行了详细论述

  在党的十八大前后,由于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国内外舆论对中国走的发展道路、实施的方针政策有诸多曲解、误解或诋毁,有的说中国是“资本社会主义”,有的说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面对意识形态领域这些错误的论调,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这一根本属性没有变化。无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理论体系,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文化,都没有丢弃或背离科学社会主义,而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在中国的新发展,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

  从历史维度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世界社会主义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当下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主线,是社会主义具有强大生命力、充满活力与希望的标志。从习近平对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阶段性划分可以清晰地看出:苏联作为世界社会主义的主导性和引领性力量,随着发展模式的僵化、意识形态逐渐背离科学社会主义以及苏共领导集团的变质,已经无力也不能再担当这一角色。而中国经过艰辛的探索和实践,在改革开放后成功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综合国力的巨大提升,不仅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在冷战后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彰显出社会主义的蓬勃生机,成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旗帜。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对于这一全新历史方位的重大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不仅从中国的角度、国际的角度、人类社会发展的角度作出了明确判断,给予了高度评价,而且从世界社会主义的角度进行了深刻阐述。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也具有重大意义”。2018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意义,对世界社会主义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四)从世界社会主义的视阈指出了当今时代发展的方位与趋势

  时代问题是一个重大问题,准确把握时代特征、时代主题,是确立正确适宜的方针政策的前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都非常重视时代问题,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也因对时代认知的正确与否而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态势。在19世纪中叶,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矛盾运动的角度,初步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划分出“亚细亚的、古希腊罗马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四个历史演进的大时代。俄国十月革命后,随着无产阶级政权的建立,列宁指出这是人类社会“两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代,即资产阶级时代和社会主义时代,资本家议会制度时代和无产阶级苏维埃国家制度时代的世界性交替的开始”,即人类社会进入从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崭新时代。

  一般来讲,从不同的维度来划分,有不同的时代分期。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深入研判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基础上,习近平对时代问题作出一系列宏观和具体的重大论断和指示。如在具体事务上,在诸多讲话中都提到时代要求、时代精神、时代变化、时代潮流、时代重任等。从大的历史视野出发,根据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根本性变化,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命题,专门指出“这个新时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而不是别的什么新时代”,即强调新时代概念的中国本位和中国特色。

  习近平不仅从中国视角出发研判时代,而且从世界社会主义的视阈出发洞悉时代问题。面对冷战后不绝于耳的“历史终结论”“社会主义失败论”和意识形态领域的尖锐斗争,习近平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对世界大势作出明确的判断。他指出:“从《共产党宣言》发表到今天,170年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马克思主义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来说仍然是完全正确的。”“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这里“变化的时代”是指中观的、相对短时段的历史时期。“不变的历史时代”就是指从世界社会主义的视阈看,当今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仍处于马克思主义指明的,起始于十月革命、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习近平进一步指出:“尽管世界社会主义在发展中也会出现曲折,但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这种辩证的大历史观为厘清当今时代发展方位和趋势、辨析不同时代提供了科学的指南。

(五)把学习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置于重要位置

  习近平高度重视历史学习,强调学习历史的重要性。他指出,“历史、现实、未来是相通的。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未来的历史”;“历史是一面镜子,从历史中得到启迪、得到定力”。

  习近平一方面强调要准确把握和深刻认识中国的国情,学习中国古代史、中国近现代史、中华文明史,特别是深刻改变中华民族历史命运、实现党和国家事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中国共产党百年来的奋斗史,中华人民共和国70多年的发展史和改革开放40多年的实践史。另一方面强调要深入学习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学习从近代到现代、从欧洲到中国、贯穿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发展史和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一起构成“四史”教育的组成部分。在2016年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就对高校师生提出“加强党史、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的要求,2019年习近平又对思政课教师强调:“思政课教师的历史视野中……要有五百多年世界社会主义史”;在2020年1月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把学习包括社会主义发展史在内的“四史”教育对象扩展到全党范围;在2020年11月的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又把学习的对象扩展到“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2021年5月,党中央发出在全社会开展“四史”宣传教育的通知。

  关于学习社会主义发展史的方法和目的,习近平也进行了详细的论述。方法是与其他理论学习和工作实际结合起来,即要同学习“党的创新理论”和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结合贯通起来,同新时代“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丰富实践联系起来”。目的是通过学习,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有新的升华和进步,即“在学思践悟中坚定理想信念,在奋发有为中践行初心使命”,“自觉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定信仰者、忠实实践者”。

三、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重要论述的价值逻辑

  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入学习和全面掌握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论述,不仅有助于深化对世界社会主义的认识,而且具有多维的价值意蕴。

(一)有助于深化对世界社会主义的认识

  世界社会主义500年既是社会主义思想不断演进升华的500年,也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螺旋行进的500年。如何看待世界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与历史地位,如何认识世界社会主义的多种思想和发展模式,如何评判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如何汲取世界社会主义的成功经验和惨痛教训,这些都是研究和关注世界社会主义不可回避的问题。对这些问题的正确研判和科学定位,不仅是一个历史和学术问题,而且也关乎当今社会主义国家和执政共产党坚持正确的发展方向,选择适宜的发展道路。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论述,既有宏观的总体概括,又有微观的具体分析,既有对具体问题的明确回答,又有方法论上的具体指导,为新时代更加精准深入地研究世界社会主义、学习社会主义发展史提供了基本的遵循,有助于解决学术界在世界社会主义研究领域长期存在分歧和争议的问题,有助于提高全社会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理论素养。

(二)有助于坚定对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

  习近平指出:“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始终是共产党人安身立命的根本。“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一个政党的衰落,往往从理想信念的丧失或缺失开始。”理想信念的坚定建立在对思想理论的认同和坚定之上。在新时代,凝聚中华民族的理想信念是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把握。坚定理想信念的根基在于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认同和执着。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论述,从空想社会主义的局限性、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演变、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加强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等多个角度诠释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以及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深刻教训,为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坚定远大理想和共同理想提供了有力的学理支持。

(三)有助于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个自信”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全部理论与实践的主题。中国能够实现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史性转变,从跟跑世界到领跑世界的角色转换,都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开辟和创新发展是分不开的。不断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制度和文化的自信,对于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自信来自于实践,自信来自于比较,自信来自于认识。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论述,用鲜明的例证、深邃的视野和深刻的分析生动诠释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华民族选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历史的必然,是正确的选择,肯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和新成果,而“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这为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从情感上政治上行动上增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个自信”夯实了坚实的基础。

(四)有助于增强忧患意识和保持战略定力

  习近平关于世界社会主义重要论述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进程、重大问题、历史方位、发展趋势等都进行了全面的审视和回答。这些论述没有停留于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成功之道,而是直面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教训挫折,强调汲取历史教训,增强忧患意识,树立底线思维。这些论述在看到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的教训挫折的同时,也不畏浮云遮望眼,深刻阐述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光明前景和历史趋势,强调增强历史耐心,保持战略定力,树牢意志毅力。这种强调增强忧患意识和保持战略定力相统一的理念,为在新时代做到既居安思危,清除错误思想,又不为一时一事而动摇理想信念,改变前进方向,而是以勇于斗争、善于斗争的奋进姿态迎接风险挑战,克服艰难险阻,坚定不移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作者系山东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聊城大学基地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1年第10期

发布时间:2021-11-24 09: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