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苑秀丽 李奥美:习近平同志关于党的纲领的重要论述与理论阐释

  2020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经过艰苦的努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斗争取得重大战略成果。抗击疫情的成功展现了中国人民众志成城的磅礴伟力,也充分展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够不断经受住各种风险考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高擎共产主义伟大旗帜,同时又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谱写在中华大地上。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统一。”[1]习近平同志的这一论述为我们提供了思想指导。在中国共产党百年的奋斗历程中,我们党总是认真总结革命、建设和改革的经验,及时把党的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成果体现到党的纲领中,从而使党的纲领更好发挥指导作用。新时代,要正确理解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进程中,既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又在实践中不断开拓创新。

一、习近平同志关于党的纲领论述的丰富内涵

  新时代,习近平同志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统一。”[2]习近平同志这一论述蕴含着丰富的内涵。

  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的最高纲领与基本纲领的统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立足于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纲领,又是始终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逐步走向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是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统一。《中国共产党章程》指出,党的最终目标和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人类最美好的理想社会。习近平同志指出:“必须认识到,我们现在的努力以及将来多少代人的持续努力,都是朝着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大目标前进的。”[3]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为了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不惜流血牺牲,靠的就是一种信仰,为的就是一个理想。尽管他们也知道,自己追求的理想并不会在自己手中实现,但他们坚信,只要一代又一代人为之持续努力,一代又一代人为此作出牺牲,崇高的理想就一定能实现。”[4]中国共产党坚信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必然走向共产主义这一科学原理。脱离“中国特色”必然会造成空想;离开了“共产主义”的中国特色,必然会走偏、迷失方向。

  同时,中国共产党人认为,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充分发展和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共产主义的实现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习近平同志告诫:想一下子、两下子就进入共产主义是不切实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纲领,“就是建立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既是从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的,也没有脱离党的最高理想”[5]。这是对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科学规律的坚守,是来自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曲折的宝贵经验,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政治上的清醒。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新征程中的伟大旗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为“共产党人为着工人阶级的最近目的和利益而奋斗,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还坚持着运动的未来”[6]。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的最高纲领与基本纲领的统一,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原则与基本立场。

  2.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当代中国的最大国情、最大实际

  中国共产党的基本纲领是立足于当前的历史方位,立足于我国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的科学纲领。习近平同志强调:“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当代中国的最大国情、最大实际。”[7]这是中国共产党运用历史唯物主义,从中国实际出发,总结国内外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经验作出的科学定位。立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的实际,习近平同志要求,“坚决抵制抛弃社会主义的各种错误主张,自觉纠正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和政策措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扎扎实实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8]。全党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从这个最大的实际出发,我们党制定出符合人民群众利益要求的基本纲领,同时在基本纲领中体现出党的最高纲领。

  没有生产力的充分发展,就不可能有共产主义的最终实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落实党的基本纲领的要求,就是为实现党的最高纲领做必不可少的准备,是在为逐步走向共产主义而努力奋斗。我们的一些工作都要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即不发达阶段这个实际出发。习近平同志提出,“在相当长时期内,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还必须同生产力更发达的资本主义长期合作和斗争,还必须认真学习和借鉴资本主义创造的有益文明成果”[9]。中国需要向资本主义国家吸取经验,大胆吸收包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在内的资本主义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提高竞争能力,增强社会主义制度的吸引力。

  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遵循无产阶级政党的最高纲领的理论逻辑,创造性地从中国现实国情出发,探索了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实现形式。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当前我国的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国际国内形势十分复杂、十分严峻。对此,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10]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11]习近平同志指导我们,不能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本质和制度走向,应当用辩证、发展的眼光看待现实,不能因为当前经济社会发展采取的一些方式方法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设想的未来社会特征还存在差距,就失去信心,甚至陷入思想认识误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立足于中国现实国情的创造性探索,它“以历史唯物主义为理论基石,必须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必须以无产阶级政党为领导核心,必须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为根本任务,必须坚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必须与社会化大生产相联系、以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必须以人民当家作主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特征,必须坚持改革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和体制机制”[1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继承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又是扎根中国现实的理论创造和实践探索。比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力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但作为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决定性经济力量,公有制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居于主体地位,决定整个经济的发展方向,发展的目的在于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基本政策中,各项制度和措施都充分落实和体现了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辩证统一。

  4.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统一

  习近平同志要求共产党员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践行者。习近平同志指出:“革命理想高于天。没有远大理想,不是合格的共产党员;离开现实工作而空谈远大理想,也不是合格的共产党员。”[13]共产党员既要始终坚守共产主义崇高理想,又要为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不懈奋斗。习近平同志要求:始终牢记竭诚拥护党的纲领是每一个党员的应尽之责,要把党的最终目标和当前任务结合起来,将共产主义目标与现阶段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统一起来,自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马克思主义信仰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矢志不移贯彻执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做好当前每一项工作。”[14]

  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社会制度的变迁和更替是由一个接一个的阶段性目标逐步达成的,共产主义社会也不例外。共产主义理想要在不断改变现存状况的现实运动中一步一步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共同理想,以我们党一贯坚持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为发展导向,是远大理想在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具体映照。习近平同志要求:我们要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统一起来,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不负共产党人的光荣称号。新时代贯彻落实党的基本纲领,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就是迈向共产主义理想的进程,就是对党的最高纲领的遵循与贯彻。“党员、干部要坚定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信仰,脚踏实地为实现党在现阶段的基本纲领而不懈努力,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项工作,取得‘接力赛’中我们这一棒的优异成绩。”[15]共产主义并非虚无缥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发展和实践创新就是走向共产主义的历史过程。

二、坚持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相统一的重要意义

  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规定着当前和未来的奋斗目标,展示着自己的旗帜、道路、目标和使命。无产阶级政党的最高纲领与基本纲领,是全党意志和愿望的集中体现,是统一思想、团结全党、凝聚人心、激励斗志的政治基础、思想武器,是动员、组织广大人民群众的强大精神力量。坚持和处理好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统一具有重要意义。

  1.坚持实现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要求

  党的纲领是党的政治主张和目标的集中反映,它规定党的奋斗目标,指明党的前进方向。党的纲领是党树立起来的鲜明旗帜,“一个新的纲领毕竟总是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而外界就根据它来判断这个党”[16]。马克思、恩格斯十分重视党纲的制定,他们所写的《共产党宣言》是第一个“详细的理论和实践的”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马克思、恩格斯指出党的政治纲领决定着政党的根本性质和发展方向。“如果建立一个没有纲领的党,一个谁都可以参加的党,那末这就不成其为党了。”[17]随着革命事业的推进,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不断完善,《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都是国际无产阶级的纲领性文件,它们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则,强调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彰显了无产阶级独立建党的重要性,在国际工人运动中推动了国际工人的团结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马克思、恩格斯从唯物史观出发,认为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最终结果必将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无产阶级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消除两极分化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正是在马克思主义及其共产主义理想的引领下,各国无产阶级政党相继建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风起云涌,推动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到实践、从一国到多国、从一个模式向多个模式发展。

  2.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党的纲领分歧的危害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科学而鲜明的纲领是无产阶级政党不断成熟的标志,也是确保党走正确道路的指南针。马克思、恩格斯高度重视党的纲领对于无产阶级事业发展的重要作用,坚决反对对无产阶级政党纲领的背离。作为党的政治主张的集中反映,党的纲领决定着政党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如果党的纲领背离了马克思主义,必将对无产阶级政党和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带来严重危机。

  19世纪70年代初,随着德国国内形势的发展,迫切要求德国工人运动消除内部分裂状况,联合起来。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即爱森纳赫派)与全德工人联合会(即拉萨尔派)开始合并。1875年2月,两派共同起草了纲领草案,阐述了合并后新党的奋斗目标、革命手段和道路、理想社会的标准等。马克思、恩格斯看过这个纲领草案后,严厉批评社会民主工党领导人在背离科学社会主义基础上的妥协,认为这是一个极其糟糕的、充斥着错误、会使党精神堕落的纲领,“在这个连文字也写得干瘪无力的纲领中差不多每一个字都应当加以批判”[18]。纲领以拉萨尔主义为指导思想,回避生产资料私有制是无产阶级受剥削的根源;接受了拉萨尔的“铁的工资规律”,掩盖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等等。马克思写了《对德国工人党纲领的几点意见》,即《哥达纲领批判》,对纲领草案作了逐条逐句的批判。《哥达纲领批判》集中反映了马克思对于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的基本立场和态度,阐明了党纲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是无产阶级政党思想的重要文献。

  在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中,围绕党的纲领的分歧一再出现。1880年10月14日,法国工人党内围绕纲领问题进行了斗争。党内以马隆、布鲁斯为首的“可能派”分子认为,纲领中的积极革命的要求会妨碍党在选举中得到更多的选票,他们认为,只要提出一些在当时可能争取到的要求就够了,他们主张把工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夺取市议会之类的地方自治机关上,他们赞同巴枯宁派关于“自治”的要求,提出每个地方的党的组织都有权修改党的纲领。恩格斯认为,这些分歧都是原则性的。斗争的实质应当是“把斗争作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来进行呢,还是应当像机会主义者(翻译成社会主义者的语言就是:可能派)那样,只要能获得更多的选票和更多的‘支持者’,就可以把运动的阶级性和纲领都丢开不管?马隆和布鲁斯赞成后一种做法,从而牺牲了运动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性”[19]。恩格斯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宣传团结,结果只会使工人党降低到“最普通的工联的水平”,败坏工人党的性质,从而失去战斗力。1882年,在法国工人党圣亚田大会上,马克思主义者同以马隆、布鲁斯为首的“可能派”彻底分裂。恩格斯认为,分裂是必然的,“在工人党创立的时候,必须容许所有接受纲领的人参加到党里来;如果他们在接受纲领的时候暗地里还有保留,这在以后是一定会表现出来的”[20]。恩格斯对“可能派”破坏党的纲领的斗争,保证了法国工人党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马克思、恩格斯始终强调在党纲基本原则的问题上不能模棱两可、含糊不清,要坚定不移。他们教育无产阶级的革命领袖和革命者,重视无产阶级政党纲领的性质。国际工人运动在发展中面临着复杂的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随着情况的变化需要作出战略策略上的调整,但是不能背离、抛弃党的纲领。然而在第二国际后期,伯恩斯坦修正主义对党的纲领的错误理解和背离,造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分裂。列宁曾说:“一个政党如果没有纲领,就不可能成为政治上比较完整的、能够在事态发生任何转折时始终坚持自己路线的有机体。”[21]的确如此,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证明,能不能在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中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纲领,关系到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方向,关系到无产阶级事业的成败。

  3.党的纲领关系社会主义制度的兴亡

  共产主义是共产党人的远大理想,不以建设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无产阶级政党,就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不可能团结凝聚无产阶级,也不可能引领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无产阶级政党如果背离了科学的纲领,丧失了原则,必然是党的堕落,必然走向灭亡。波澜壮阔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和中国共产党革命建设改革史表明,能否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党的纲领关系无产阶级政党及其领导的革命建设改革事业的兴衰成败。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始终高擎共产主义旗帜,倘若动摇甚至抛弃马克思主义纲领,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和命运就会陷入危险。

  在世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上,出现过背离党的最高纲领的严重挫折。斯大林在1936年宣布苏联已经建成了社会主义,1939年又提出向共产主义过渡的任务。1959年,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一大提出苏联已进入全面展开共产主义社会建设新时期,1961年苏共二十二大宣告,苏联要在20年内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显然,苏联对共产主义建设的长期性认识不足,以为共产主义的目标很快会实现,存在着党的纲领长期脱离实际,超越社会发展阶段的问题。苏联的历程,充分说明了党的纲领至关重要。

  从社会主义建设曲折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到,无产阶级政党应该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的最高纲领,但这一纲领,对于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条件下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不能简单地把它作为现实的具体目标急于实现。此外,还应该看到,从现实出发进行社会主义改革的探索没有问题,但是在探索过程中,如果走向对党的最高纲领的抛弃则必然会葬送社会主义、葬送党。

  进入新时代,习近平同志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的最高纲领与基本纲领统一”的新论断,是中国共产党对世界社会主义建设的贡献。这是对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国家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探索,既克服了超越阶段的做法,又反对抛弃共产主义最高纲领的主张。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党始终坚持“我们的方向就是不断推动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而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改弦易张”[22]。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不能离开社会主义方向。脱离党的最高纲领,就丧失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本质;只空喊理想的口号,没有现实的科学的具体纲领和路线,不为当前的任务制定切实的纲领和路线,就不可能把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前进。

三、切实贯彻落实好习近平同志关于党的纲领的重要论述

  新时代,新征程,我们要以习近平同志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统一的重要论述为指导,把对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坚定性,体现在坚持党的最高纲领不动摇,体现在为实现党的基本纲领的奋斗中,体现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各项任务中,体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探索和建设实践中。切实贯彻好这一重要论述,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1.学党章,学理论,坚定党的纲领意识和立场

  恩格斯曾经指出:“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23]理论思维对一个民族来说至关重要,对无产阶级政党和每一个共产党员来说也至关重要。我们党成立以来就高度重视学习形成了重视理论、善于学习的优良传统。邓小平曾指出:“不注意学习,容易陷入庸俗的事务主义中去。不注意学习,忙于事务,思想就容易庸俗化。如果说要变质,那末思想的庸俗化就是一个危险的起点。”[24]这就为我们提出了警示,值得注意。由于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对外开放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一些错误的思潮纷纷登场。这就更凸显出理论学习的重要性,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是一个重大而紧迫的任务。

  习近平同志指出:“一些人认为共产主义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甚至认为是望都望不到、看都看不见的,是虚无缥缈的。这就涉及是唯物史观还是唯心史观的世界观问题。我们一些同志之所以理想渺茫、信仰动摇,根本的就是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不牢固。”[25]崇高信仰、坚定信念是奠定在科学理论基础上的,必须用科学理论武装头脑,不断培植精神家园。习近平同志还高度重视学习党章,认为学习党章是全体党员的基本功。学习党章不仅要原原本本学、反反复复学,做到知其然,并做到知其所以然。广大党员必须严格遵守党章,时时刻刻对照党章党规党纪,审视自己的思想和言行,时常掸去思想上的灰尘,才能永葆马克思主义者的政治本色。广大党员干部要谨记和落实习近平同志的教诲和指导,筑牢和践行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统一意识。

  2.加强理想信念教育,坚定践行党的纲领

  作为共产党人,只有理想信念明确而坚定,政治方向才不会偏离,才能为向党的最高纲领迈进提供有力支撑。习近平同志指出:“经过几千年的沧桑岁月,把我国56个民族、13亿多人紧紧凝聚在一起的,是我们共同经历的非凡奋斗,是我们共同创造的美好家园,是我们共同培育的民族精神,而贯穿其中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共同坚守的理想信念。”[26]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坚定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要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把践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统一起来,做到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有了坚定的理想信念,站位就高了,眼界就宽了,心胸就开阔了,就能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在胜利和顺境时不骄傲不急躁,在困难和逆境时不消沉不动摇,经受住各种风险和困难考验,自觉抵御各种腐朽思想的侵蚀,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27]。习近平同志严厉批评了错误的“共产主义速成论”和“共产主义渺茫论”。他指出:“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不可能唾手可得、一蹴而就,但我们不能因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认为那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就不去做一个忠诚的共产党员。”[28]共产主义理想是共产党人的力量源泉、精神支柱和立身之本。共产党人不能以现实否定共产主义的历史必然性;也不能由于共产主义实现的长期性,就悲观失望、丧失信心,走向理想虚无。“如果丢失了我们共产党人的远大目标,就会迷失方向,变成功利主义、实用主义。”[29]我们既要坚定走向共产主义理想,又不能以理想化的方式来苛求现实社会。革命理想高于天。共产党人如果动摇了理想信念,也就动摇了根本的政治立场。我们要认识到并坚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迈向共产主义的阶梯,要始终脚踏实地坚持党的基本纲领,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奋斗。在这一进程中,要进一步筑牢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广大党员干部要真学真懂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矢志不渝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和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

  3.加强辨别和批判错误思想倾向的能力

  习近平同志反对那些歪曲理解党的最高纲领和基本纲领的错误认识,他指出:“我们现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向着最高理想所进行的实实在在努力。”[30]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这是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立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的制度安排;这一制度从初级阶段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出发,允许多种所有制经济存在和发展,纠正了过去超越阶段的错误;而始终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保障着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鼓励、支持和引导,这符合中国的社会现实需要,也是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走向共产主义的切实道路。我们的改革“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31],这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宣言,是对党的纲领和旗帜的昭示。

  对于一些人不能正确理解无产阶级政党的共产主义理想,列宁曾做出了分析和指导:“从资产阶级的观点看来,很容易把这样的社会制度说成是‘纯粹的乌托邦’,……他们这样做只是暴露他们愚昧无知和替资本主义进行自私的辩护。说他们愚昧无知,是因为没有一个社会主义者想到过要‘许诺’共产主义高级发展阶段的到来,而伟大的社会主义者在预见这个阶段将会到来时所设想的前提,既不是现在的劳动生产率,也不是现在的庸人。”[32]世界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完成当前历史性任务,就是走向更高阶段发展的进程,在一步一步地接近并最终实现党的最高纲领。无产阶级政党始终将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的最高纲领,是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信仰和践行。“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实现共产主义最终目标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在实践中要坚持最高纲领与基本纲领相统一,既志存高远,又脚踏实地。

  注释

1.《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页。

2.《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页。

3.《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5页。

4.《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页。

5.《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页。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年,第502页。

7.《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10页。

8.《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11页。

9.《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7页。

10.《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21页。

1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22页。

12.《十七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第251页。

1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23页。

14.《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23页。

15.《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153页。

1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350页。

1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401页。

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349页。

19.《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554页。

2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549页。

21.《列宁全集》第2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357页。

22.《习近平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论述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5页。

2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500页。

24.《邓小平文选》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16页。

25.《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页。

26.《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39页。

27.《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117页。

28.《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142页。

29.《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116页。

30.《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143页。

31.《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第30页。

32.《列宁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98页。

  (作者:苑秀丽,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李奥美,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2019级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运动专业硕士研究生)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毛泽东思想研究》2021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21-08-26 09: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