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陈先达:哲学与闲暇和惊奇

  古希腊罗马人说,哲学需要闲暇和惊奇。闲暇,可以理解,一个终日忙于求生、食不果腹的人是无暇也无心去探索哲学的,因为哲学探索是非功利的,不似其他行业可以作为谋生手段。惊奇,也不难理解,但要把它与“好奇”区别开来。好奇侧重于日常生活中对琐细事物的兴趣,而惊奇则侧重于对世界本身奥妙的追问。

  遗憾的是,当代哲学研究者往往这两样都有所欠缺。一是缺少闲暇,太过匆忙。这并不是说没有时间,大学里的哲学教员、研究所的哲学研究人员并非没有时间,只是功利心太重,只想“短平快”出成果,没有从容研究和十年磨剑的心态。这样,我们的哲学家疲于劳累,没有精心于有质量的产品。二是缺少惊奇,缺少对外在世界的惊奇,只醉心于自己那点研究,对当代世界、当代中国产生的问题缺乏惊奇,缺乏哲学思考的兴趣。

  哲学思考需要有创造性思维。创造性思维不同于常规思维。常规思维是经验性思维,或是基于现有知识成就的传统思维。然而,当前哲学发展的最大弱点是它越来越专业化、学院化、学术化。在哲学史上,一些有创造性的哲学大家都不是学院派的专业哲学家,从孔孟老庄到程朱陆王,他们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员,生活在社会中感受着社会的脉动。应该说哲学本来是副业,却成就了真正的哲学。西方同样如此,著名哲学家大体如此。哲学走进学院成为专业研究领域,这是近世大学成立以后的事。专业哲学研究者脱离了与生活的联系,使得近世学院派中真正有大成就的创造性哲学家很少,因为他们都是从书本上讨生活,缺少创造性思考问题的源泉和动力。他们的读者更少,基本上都集中在极少数同行圈子里。曲高和寡,知音几稀。他们缺少创造性思维,更多是像尼采所说,是“从瓶子里倒水”,从“一个瓶子”里倒到“另一个瓶子”里,研究的成就不过是把水倒得比较干净,没有漏掉最后一滴水而已。当代解释学以文本为研究依据,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不是从文本中倒水,而是在流自己的水。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最具创造性的哲学,因为它立足生活,面对社会问题。它不是倒水,不是把别的瓶子里的水倒到自己的瓶子里,而是从生活中,从科学发展、社会发展和社会科学成就中提炼出新的问题和思想。凡以问题为导向,必须有创造性的思维方式,因为按经验思维方式不可能解决生活实践中产生的新问题。当前哲学的困境,就是我们都在从别人的瓶子里倒水,而不是流淌出自己的新水。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布时间:2022-07-21 11: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