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资本主义制度是问题根源!造成美国科学悲剧的3大缘由

  20208月,美国Haymarket Books出版社出版了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的科学史家Clifford D. Conner(克利福德·D.康纳)的著作The Tragedy of American ScienceFrom Truman to Trump(本文作者译为“美国科学的悲剧:从杜鲁门到特朗普”)。

  他2005年出版过题为《人民的科学史》的著作,还出版过三部人物传记。

  康纳出生于1941年,毕业于佐治亚理工学院,曾在洛克希德飞机公司工作。

  后来,他认为洛克希德飞机公司在越战中发战争不义财,就愤而辞职,参与了一些抗议活动。

  结果,他长期找不到新的工作,因为联邦调查局警告康纳的每一个潜在雇主:不许雇佣这个危险分子。

  1985年,他决心做一名历史学家,就读了一个博士学位,以后一直以教书与写书为生。

  在本书中,康纳坚定地认为,美国科学之悲剧的源头是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本书分析了自从二战以来,美国科学如何受到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影响。

  他认为,美国科学的悲剧表现在,科学的导向取决于私人利润,而不是改善人类状况的愿望。

  于是,“大钱财”腐蚀了“大科学”,结果我们呼吸的空气、饮用的水、吃的食物和服用的药品都不安全了。

  全书共有22章,可大致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科学的私有化。

  作者清晰地说明了科学的企业化和私有化是为了谋取私人利润(而不是公共利益)而设计出来的。

  利润驱动的系统必然涉及若干问题——否认科学事实、欺骗、操纵、欺诈和共谋。

  作者用文献证据表明,占据前1%的金融精英如何资助和创立了一些为其服务的合法组织和智库。

  例如,美国石油大亨科赫兄弟为了否认全球变暖的科学性,斥资1亿多美元让卡托研究所、美国传统基金会等智库去进行相应宣传。

  康纳用大量文献揭露了资本坑害工人阶级和生态环境的罪行。

  亿万富翁的钱财也腐蚀了学术研究,产生了与军事—工业复合体类似的“学术—工业复合体”。

  亿万富翁们慷慨地资助一些智库,后者的宣传攻势则充斥着大众媒体和学术界,以欺骗和操纵公众。

  第二部分,科学的军事化。二战之后,美国政府悄悄地雇佣了一些纳粹科学家,借助其力量建立了永久性的军事经济体。

  在此过程中,兰德公司或明或暗地帮了不少忙。

  联邦政府对军事—工业复合体的资助高达每年1万亿美元以上,相当于每秒钟花费4万美元。

  总之,驱动美国科技的主要动机就是寻求更新、更高效的杀人方式,拼命提高自己的毁灭能力,从氢弹到导弹,从核武器以外的致死技术到自主武器和信息网络战方面的最新进展,不一而足。

  无数的资金和人才投入军事科研,而不是解决贫困、疾病与环境损坏问题,这便是现时代的最大悲剧。

  第三部分,面向人类需求的科学。作者提出“面向人类需求的科学还有可能吗”这一问题,他讨论了如何用人类需求驱动的制度来代替私人利润驱动的资本主义制度。

  书中叙述了苏联、中国和古巴的社会主义革命及其对科学和社会需求之间关系的影响,分析了这些革命各自的优点和缺点。

  有书评者说,可惜康纳没有更充分地介绍这三个国家建立新政权最初几十年里,即工农阶级对政治与经济决策有较大影响时期所取得的成就,那将会使本书的论证更加有力。

  例如,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战胜梅毒的国家,是第一个合成人工牛胰岛素的国家。

  中国还消灭了大规模的血吸虫病,帮助数百万人消除了毒瘾。古巴的婴儿死亡率是西半球所有国家中最低的。

  康纳在最后一章提出,资本主义制度是我们面临的所有社会问题的根源。

  我们面临“社会主义还是绝望乡”的选择,即面向生命健康之科学还是面向战争与毁灭之科学的选择。

 

来源:《中国科学报》2021-12-23 7转引自http://k.sina.com.cn/article_2427364747_90aea58b0190115em.html

发布时间:2022-02-04 16: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