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唐毅:法国文学的左翼之维

 

 

150年前的“樱桃时节”,巴黎公社的战士们在街垒里传唱欧仁·夏特兰的《公社万岁》。如今,公社诗人的作品早已跨越时空界限,以一种文学性的在场体验促使我们重新审视异彩纷呈的法国文学版图,并思考巴黎公社文学在当下依然拥有的不朽价值。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吴岳添先生所著《法国现当代左翼文学》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再版发行,为全面了解包括巴黎公社文学在内的法国左翼进步文学提供了重要资料。值此巴黎公社起义爆发150周年之际,当我们再次品读这部著作,在文学、现实、历史与未来的交织之中,法国文学研究的左翼之维愈发凸显其深远的社会影响和文化意义。

 

法国文学与现实联系始终紧密

法国左翼进步文学源自于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学浪潮。自19世纪以降,贝朗瑞、雨果、左拉、鲍狄埃、法朗士、巴比塞、马尔罗、阿拉贡、莫迪亚诺等众多法国作家前仆后继地捍卫并赓续着一种现实主义传统,用原法共领导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罗杰·加洛蒂的说法,这种传统早已凝聚为一种“无边的现实主义”潮流。这也许正是法国现当代文学的重要特征:文学与现实间的紧密联系始终绵亘不绝,表明法国文学从未曾背离关切社会现实和人类命运的初心与使命。

不过,在现实主义文学经久不衰的漫长岁月里,巴黎公社文学、抵抗文学、存在主义文学、反战文学等不同文学形态在学术研究中往往被分隔开来,在西方学界也没有一个具有概括性的表述对此加以归类。因此在法国现实主义文学海纳百川的局面下,左翼文学始终处于一个边界模糊的状态。

《法国现当代左翼文学》可谓及时雨般填补了这片学术空白。该书系统梳理并阐述了19世纪至今法国文学史上具有左翼属性或进步倾向的作家作品及其创作思想,称得上是中国学者对以现实主义为基本特征的法国现当代进步文学的总括性研究,亦是对法国文学与法兰西民族史双重范畴的整体把握,作者以文学史学的独特视野为我们提供了解读法国文学与社会历史间关系的一个重要维度——左翼。

 

“有我之境”

作者在序言中指出法国并无“左翼文学”之说,却在复杂的社会现实和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左翼文学力量。法国没有明确的“左翼文学”概念是由时代和历史所造成的,这一点与我国的左翼文学发展历程形成鲜明对比,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胜利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是我国左翼文学以及相关研究长盛不衰的根本保障。因而,我国学者在世界左翼文学研究领域无疑具有显著的政治优势、文化优势和身份优势。

《法国现当代左翼文学》一书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深入阐释了以巴黎公社文学为代表的左翼文学在法国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详细论述了法共领导下的左翼文学从繁荣转向衰退的历史进程及其成因,全面介绍了抵抗运动文学、集中营文学、附逆文学、存在主义文学以及当代反战文学等不同类型,同时还重点介绍了具有左翼倾向的法共文艺理论家、西方马克思主义批评家以及非洲法语作家。此外,本书作者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研究方法,从马克思主义对法国左翼文学的深刻影响出发,将作家群体置于历史的巨流中加以观照,并不吝笔墨地评述雨果、马尔罗等作家以不同形式与中国产生的交集,既是对法国现当代文学史的一次有力建构,更是以中国学者的文化立场在外国文学研究领域进行的有益探索,展示出作者在研究过程中“以我为本”的学术高度。可贵的是,近十年来,这种“有我之境”激发了我国的世界左翼文学研究,英国、美国、日本、巴西及其他国家的左翼文学越来越多地融入国内学术批评视野,足见“以我为本”的研究立场完全顺应了我国的外国文学研究热潮。

如今,我们对《国际歌》中雄壮的词句“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依然耳熟能详;我们仿佛还能置身于公社诗人让-巴蒂斯特·克雷芒笔下的那个“樱桃时节”,细听“泰坦冲天”的英勇故事。

回望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文学,由无数作家筑造起的非大写化的文学,无疑是铭记那段辉煌功绩的重要方式。文学的力量在启蒙运动的深刻影响下走向觉醒,从左拉、马尔罗到莫迪亚诺,一代代作家深刻揭露着旧制度、资本或战争的罪恶,文学愈来愈具有介入社会、批判现实的进步倾向。巴黎公社文学是世界无产阶级文学的发轫,也是世界左翼文学的典范。在巴黎公社运动的历史巨响中,法国文学的左翼之维展示出具有世界性的重大意义。根据吴岳添先生的定义,左翼文学是对世界范围内以现实主义为基石的进步文学的集中概括,它在当代世界文学格局中始终在场,并且始终亲临文学事件的现场,在全球化的当代愈发凸显其包容开放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社会科学报》 2021-09-16 8

发布时间:2021-11-28 18:4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