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唐正东:作为社会问题的贫困与贫困的哲学问题

 

  

目前,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面临着贫困问题,我们全国上下正在进行着脱贫攻坚战,关于贫困问题和如何彻底解决贫困亟待从理论和实践层面进行深入探讨,以便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贡献理论和实践智慧。南京大学哲学系唐正东教授一直关注和研究现代社会的贫困问题,以唯物史观方法论为基础探讨“贫困问题”的解决路径,对解决当代社会现实问题具有重大意义。为此,中国社会科学网哲学频道编辑李秀伟对唐老师进行了专访。

 

  中国社会科学网:唐老师,您好! 非常感谢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采访。首先,请您谈谈关于“贫困问题”从何时起成为社会问题的?

 

  唐正东:这首先要从对两个概念的辨析开始。我们此处所讲的贫困者与一般意义上的贫穷者(穷人)不同。穷人在任何一个社会形态中都有,他们往往是由于某种具体的原因而陷于贫穷的。有的人因为好吃懒做或被疾病困扰等个人原因而成为穷人,有的人则因为生产资料拥有量过小或劳动机会过少等原因而陷于贫穷。就西方社会来说,在前资本主义社会譬如封建社会形态中,上述第二种原因所导致的贫穷在事实层面上的确会因为现实社会关系中的内在矛盾运动的发展而被激化,从而导致农民起义等历史运动。但上述第一种原因所导致的贫穷并非与社会关系的性质直接相关,这种贫穷从本质上说只具有社会学的意义,而不具有社会历史意义,即我们无法从中看出现实社会关系的内在矛盾性及其历史发展性。因此,不是所有的贫穷都是社会历史观意义上的社会问题。正因为如此,穷人在很多理论家那里都不被重视,往往被当作群氓来看,是一个不仅在经济上排挤而且在道德上贬低的人群。其实,这只不过是把所有的贫穷都当作上述第一种原因所导致的贫穷来看待的结果,因而是不准确的。

 

  上述第二种原因所导致的贫穷是我们所谈论的贫困的准确内容,它包括贫穷和被现实社会关系所困这两重内涵,因此,它既是政治经济学的话题也是社会历史观的话题。在前资本主义阶段,尽管在事实层面上这种贫困会随着现实社会关系内在矛盾的发展而不断加剧,但实际上当时的人们却无法看清这一点,而只是把它与粮食的欠收、救济的不足等个别原因联系起来。封建社会的农民起义很难以现实社会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为理论支撑,而只能从天降使命等神秘维度来加以论证,其原因正在于此。但是,在资本主义阶段,这种贫困的本质相对而言会以较为清晰的面目呈现出来,因为工业化进程及其相应的社会关系变革不仅使这种贫困现象越来越普遍,造成的贫困者越来越多,而且,这种贫困者还会表现出越来越贫困的特点,即变为赤贫者,同时,这种赤贫者不会再有任何脱贫的可能性。在这一意义上,贫困问题便上升到了社会历史问题的层面上。

 

  中国社会科学网:面对贫困现象越来越普遍,这种贫困者还会表现出越来越贫困的特点,已经成为社会的突出问题,那么请您谈谈理论界如何理解贫困问题以及贫困问题的根源的?

 

  唐正东:自贫困问题产生以来,西方理论界就没有停止过对它的阐释与解读,但遗憾的是不能找到正确的方法与路径。第一种代表性的观点是从某个或某些经验层面上的具体原因的角度来阐释贫困的缘由。譬如,英国工业革命早期,随着圈地运动的推进而产生了一系列贫困群体,当时的理论界主要是从救济不足、粮食欠收、偏远的地理位置等角度来加以解释。随着工业革命的推进,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从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的角度来诠释贫困的根源,并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类似的贫困问题一定会迎刃而解。第二种代表性的观点是从较为抽象的法权或财产所有权的角度来解释贫困的产生。法国小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往往持有这样的观点。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的财产所有权是现实生活中所发生的财富侵占等现象的根本原因,因此,只要解决了这种法权层面上的不合理性,现实中的贫困现象就会消失。第三种代表性的观点是19世纪上半叶的德国唯心主义哲学家所持有的观点,他们从更为抽象的自我意识异化的角度来谈论这一问题。在他们看来,自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以来,欧洲大陆便充斥着利己主义的自我意识。人们不再去思考真正的人的自由本质问题,而是整天想着个人利益最大化。正是这种异化的自我意识才导致了现实生活中的贫困问题,因此,只要在思想层面上扬弃这种意识,所有的贫困问题便会得到彻底解决。

 

  中国社会科学网:对于解决贫困问题,以上这几种观点及在现实实践中取得的成效显然是不尽人意的。理论界关于贫困问题的这些观点在方法论上有何缺陷?

 

  唐正东:上述三种观点在方法论上的最大问题是游离在唯物史观之外。在唯物史观看来,尽管从表面上看,政府救济、法权体系、观念形式等因素都是独立存在的,但实际上它们都是具体社会形态中的特定要素,它们的性质不是独立的、随机产生的,而是由所处于其中的社会形态的历史特性所决定的。譬如,当你在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中发现政府对贫困人群的救济总是不到位时,你就应该去思考这种政府救济背后的社会生产关系内涵了;当法国的小资产阶级思想家在法权层面提出的一些空想性的改革方案总是不能实现时,他们应该去思考法权背后的生产关系基础了;当德国的唯心主义哲学家在观念意识的层面提出的“革命”方案在现实生活中起不到任何作用时,他们就应该去思考观念上层建筑背后的经济基础了。贫困问题除了由纯粹个人原因所导致的之外,大部分都是由现实的社会经济形态中的内在矛盾运动所导致的,因此,对贫困问题的解决必须建立在唯物史观的方法论基础之上。

 

  中国社会科学网:马克思恩格斯如何理解贫困问题?如何理解贫困问题的根源?

 

  唐正东:马克思恩格斯在贫困问题解读上的最重要贡献就在于从唯物史观出发,揭示了资本主义贫困问题的现实经济关系基础。对他们来说,那些由于纯粹个人原因(如个人好吃懒做等)而导致的贫困并非属于严格意义上的资本主义贫困的内容,因而他们对这些贫困并没有投入太多的理论关注。他们感兴趣的是由于资本主义经济形态的发展而导致的、作为社会历史现象的贫困问题。因而,他们准确抓住了以下几个关键点:(1)这些贫困人群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必然会越来越大,并且具有相同的利益诉求,从而以阶级(即无产阶级)的形式而表现出来;(2)尽管在短暂的经济繁荣的时候,这个贫困的阶级有可能并不总是表现为赤贫的状态,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特性决定了其经济危机的必然性,同时也决定了这个贫困的阶级最终的归宿只能是赤贫者的命运。因此,从无产阶级的贫困现象上所反映的,不只是资本家个人的残酷剥削,而且更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内在矛盾特性;(3)无产阶级的这种贫困状况无法通过政治措施、法权调整、观念建构等外在手段而得以解决。由于资本的不断增殖是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基础,而资本必须通过对工人的剩余价值的剥削来完成其自身的增殖,因此,无产阶级的贫困是一种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他们只能通过对资本主义私有制关系的批判与超越才能真正解决这一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网:马克思恩格斯在贫困问题上留给我们的思想遗产是什么?如何从唯物史观的角度理解我国决战脱贫攻坚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唐正东:马克思恩格斯在贫困问题解读上留给我们的思想遗产,是必须从唯物史观的角度入手来理解贫困的产生原因以及探寻解决路径。如果说马克思恩格斯时代的贫困现象是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内在矛盾运动所导致的,那么,当今中国尚存在的贫困地区和农村贫困人口的问题,跟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并不是由于置身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关系之中而导致的贫困,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是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的,因此,所有的参与者都分享到了这种发展进程的建设成果。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贫困人口的问题,在我看来,恰恰是由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由于未能及时跟上时代转型的步伐而导致的贫困。我们帮助他们脱贫,不能被理解为暂时的救济,而应被理解为帮助他们赶上和加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步伐中去。正因为如此,我们建立起了中国特色的脱贫攻坚制度体系,并在具体的脱贫攻坚的伟大实践中,积累起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中国之所以能在人类反贫困历史中谱写出新篇章,就是因为能在具体的脱贫攻坚实践中坚持和发展唯物史观,不断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脱贫攻坚发展规律的认识。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http://www.cssn.cn/zhx/zx_lgsf/202012/t20201211_5231650.shtml

发布时间:2021-01-03 23: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