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张兴德:毛泽东诗词中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毛泽东诗词中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从年轻时1918年写的“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理”,1925年写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豪情,到晚年重上井冈山时抒发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壮志,它像一根红线贯穿于毛泽东诗词之中,成为有别于其他许多中国古典诗词的重要特色之一。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毛泽东诗词中洋溢着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一直同诗人亲身经历的艰苦卓绝、困难危险环境联在一起的。井冈山和长征期间,是中国革命少有的艰难困苦、环境险恶的困难时期,毛泽东这时期写的20首诗词几乎每一首都洋溢着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读之,令人精神振奋,有种无穷的感人力量。

例如,在被敌人突然围困的井冈山上,处于“敌军围困万千重”的严重时刻,“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最后是“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一场紧张的井冈山保卫战,以胜利结束,《西江月·井冈山》通篇给人以沉着、坚定、乐观的精神。

再如《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二十万军重入赣,烽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这是一首大气磅礴的正义战争的颂歌,是对红军战士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状态的忠实记录!全诗高度概括了在第一次反“围剿”战争中红军战士获得胜利时的欢快情景:高山、丛林、浓雾、霜叶,满山遍野的勇猛战士,透过浓雾,相互传递捷音。这犹如一幅浓丽的彩图,鲜活的动态的意境,既有对战争胜利时刻的欢乐的描写,又有面对敌人即将发起的进攻满怀胜利信心的展望。这样激动人心的场景和赏心悦目的意境,读之,令人久久难忘。

在长征时,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中,要过险山、涉恶水,然而在英勇的红军脚下,却是“万水千山只等闲”。面对曲折绵长、蜿蜒不断、峰峦起伏的五岭,高大雄伟、峭壁如削,羊肠小路、险如蜀道的乌蒙山,却是“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寥寥两句,以新奇的比喻、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展现了红军战士的从容不迫、满怀信心,过山越岭犹如闲庭信步。还有,“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这里的山,又与过五岭和乌蒙山迥然不同。自然,不是山不同,而是在表达英勇红军的另一番境界。与前者不同的是,这里表达的是豪迈雄壮、所向披靡、武勇神速的一番行军状态,是另一种豪迈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境界。更可贵的是这3首词,本是十六字小令,古人一般是用来描写赏月、饯别之类,如宋代蔡伸的“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而在毛泽东笔下,却写出了另一番战士的豪情。极为艰苦的行军作战,极为陡峭、挺拔、险峻的高山,在作者笔下是那样的多姿多彩!这里写的是山的形态,实际是展现了红军战士坚毅豪壮的精神状态!

一般人在顺境中写诗,容易写出乐观、明快的诗词,而在逆境中写的诗词,表现出乐观的情绪就比较少见。但这对伟大的革命家毛泽东来说,则是例外。

192910月,毛泽东写下堪称古今写重阳诗词的绝唱———《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这首词立意新颖,令人耳目一新,有超凡脱俗、响遏行云之感。通过对战地重阳节风光的描绘,创造出浓郁的诗情画意和极具美感的、无限绵长悠远的时间、宏大而辽远的空间世界,从而深刻地表现了作者的旷达、乐观,对未来人生充满自信的革命人生观。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毛泽东正受到不公正对待,离开了红军的领导岗位,“赋闲”住在上杭,战地重游,又逢秋季。这三个“条件”,都是引发古代诗人“伤感”“悲秋”“叹人生无常”的主题。而毛泽东诗词表现的则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坚定信仰和信心,全心全意献身革命的革命家的胸襟和品格!

同样写于1933年夏的《菩萨蛮·大柏地》:“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