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故事
王行坤:今天的“帝国”

 

  今年是列宁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完成一百周年,这部在一战结束前不久发表的作品可以说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以及世界本身。那么在当今世界,帝国主义还是我们面对的主要问题吗?

  在意大利哲学家奈格里看来,答案是否定的。短暂的、革命的二十世纪结束了,曾经与美国争霸的苏联灰飞烟灭,柏林墙轰然倒塌。但美国并没有独霸世界,并形成一个单极世界,而是面对着众多权力的挑战,如欧盟、崛起的中国和遍布世界、富可敌国的跨国公司。原本的美苏两极世界被一个多极世界所取代,形成了某种“混合政体”:以美国、七国集团和“北约”等为代表的“君主力量”;以其他主导民族国家和跨国公司为代表的“贵族力量”;以弱小民族国家以及各种非政府组织为代表的“人民力量”,这些力量共同构成了一个不同于帝国主义的“帝国”。正如哈特和奈格里在《帝国》的开篇所写的:帝国在我们眼前成型。

  而这本《超越帝国》就是在《帝国》和《诸众》出版之后,奈格里在不同场合对相关概念和理论的进一步阐述。事实上,在此之前,奈格里出版了另外一本关于“帝国”的著作——《关于帝国的思考》,主要收录的是2002年的一些讲座和文章。在谈及中文版的《超越帝国》之前,我们先简单了解一下奈格里的生平。

  193381日,奈格里出生于意大利的帕多瓦。他开始的研究对象是康德、黑格尔和德国历史主义等,并由此确立学术声誉。奈格里从来就不是书斋型学者,他于1958年加入意大利社会党,在党内非常积极。另外,他参与创立了四种杂志,网罗了当时最优秀的学者,如潘泽瑞和特龙蒂等。事实上,正是潘泽瑞建议奈格里去阅读研究马克思,由此他的学术从法哲学转向了马克思主义。1963年奈格里组织工人阅读《资本论》,并积极介入到工人的组织和斗争中去。虽然奈格里在1969年参与建立的组织“工人力量”有意识地脱离中央集权的、以政党为中心的组织模式,但依然将传统的男性产业工人视为革命的主体。1973年“工人力量”解体,更为分散多元的“自治主义”运动浮出水面,这个运动更为强调扁平化而非垂直化的自我组织方式,于是政党就成了多余;另外,革命的主体也不再是传统的男性产业工人,而是包括所有性别和劳动岗位的社会化工人——奈格里后来将他们称为“诸众”。奈格里后来将这种趋势归纳为从福特制到后福特制的转变,并认识到非物质劳动日益取得霸权地位。自治主义运动在1977年达到高潮。但1978年因为意大利“红色旅”绑架并处决了前总理莫罗,自治主义成员遭到起诉和逮捕。奈格里被指控为幕后黑手,并获得“邪恶的导师”称号,被囚禁4年。1983年他流亡法国,并于1997年回到意大利,继续囚徒生活,直到2003年。

  正如奈格里在本书“前言”所说:“2003425日,我终于履行完所有司法手续,从我半自由的束缚和复杂状态中解脱出来。”入狱11年,流放14年,这位哲学家终于获得自由。

  了解了奈格里的生平,尤其是他思想的转变,我们才能明白他对“帝国”的思考。那就是,在从现代性向后现代性、从福特制向后福特制、从物质劳动向非物质劳动转变的背景下,生产变成了生命政治性的。资本剥削的不仅仅是工厂内的剩余劳动,而是社会范围内的生命形式。因此男性产业工人不再是革命的主体,奇异性的诸众才是对抗“帝国”的力量。这是生命政治对生命权力的斗争,也是制宪权对宪定权的斗争。正如奈格里所说:表达一种反对资本主义的“生命权力”的新的无产阶级“权力”是可能的。这是奈格里作品充满乐观主义的原因所在。

本书分为四个部分:关于“帝国”的进一步阐述;欧洲对抗“帝国”的可能;后社会主义时代的政治以及后现代性中诸众的力量潜能。在最近英国“脱欧”和领土争端的背景下,奈格里关于欧洲和“帝国”的论述显得格外具有相关性,值得我们细细推敲。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解放日报》 2016910日第6 

 

发布时间:2017-05-26 19:4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