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热点评论
郭 纪:“逆全球化”救得了美国吗?

 

当前,“逆全球化”思潮和贸易保护主义、排外情绪在西方社会蔓延。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正走在“逆全球化”道路上。人们不禁要问,美国真是经济全球化的输家吗?“逆全球化”能救得了美国吗?

 

美国曾经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手

 

经济全球化是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以蒸汽机和纺织机的发明与使用为标志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启人类从工场手工业向机器大工业的飞跃,大工业社会化生产需要广阔的世界市场。正如马克思所指出,“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信息技术革命为核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推动形成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浪潮。冷战结束,两大阵营尖锐对立的情况发生重大改变,和平与发展成为新的时代主题,各国竞相将发展作为国家首要任务,积极利用国际投资和不断开放市场。占世界人口1/5的中国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之路,主动融入经济全球化进程。经济全球化成为时代潮流,促进了贸易大繁荣、投资大便利、人员大流动、技术大发展。

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美国曾不遗余力发挥引领作用。首先,美国积极参与构建全球自由贸易体系,推动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取得成功,同意设立世界贸易组织,取代关贸总协定成为全球唯一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其次,美国大力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1992年,美国政府克服强大的政治压力,与加拿大、墨西哥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建立一个规模超越欧盟、全球最大的区域经济组织。美国还积极参与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在1993年发起第一届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力主加强该组织机制建设,使其能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进程中发挥实质性作用。另外,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虽然在20世纪70年代崩溃,但该体系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未就此消亡,反而在全球贸易、国际金融领域仍然扮演主要管理者和协调人的角色,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美国资本是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急先锋。1990年,美国对外投资占世界的份额高达35%,雄踞世界首位,是第二位英国投资总量的3倍之多;2009年,由于金融危机的打击,这一数字尽管降到22.7%,但仍居世界第一。美国跨国公司如可口可乐、麦当劳、微软、苹果等,通过商品以及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深刻影响各国人民的文化和社会生活,以致有人甚至提出,“全球化就是美国化”。

 

资本流向世界,财富流向美国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发展,美国的对外投资获得丰厚的回报。2008年美国企业海外盈利9563亿美元,国内盈利5320亿美元,海外盈利是国内盈利的1.8倍。2008年美国企业海外盈利较之1999年增长了5倍多。经济全球化给美国跨国企业带来巨额利润,支撑美国企业长期占据世界老大的地位。据2007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统计,美国上榜企业163家,占500强数量的1/320165月《福布斯》网站公布的全球企业2000强中,美国公司占据586席,依然遥遥领先其他国家。

美国企业财富造就大批美国富豪。据福布斯2016年全球富豪榜的统计,全球富豪排名前10位中有8个来自美国,而微软前总裁比尔·盖茨连续4年蝉联世界首富。据瑞信的《全球财富报告》统计,美国的百万富翁世界第一,数量接近1360万人,占世界总富翁数的41%。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分得的财富可与美国比肩。

如果说财富流向美国企业是看得见的收益,那么美元霸权还为美国带来许多看不见的收益。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以美元为国际贸易金融交易的硬通货,各国就需要出售商品、换回美元作为外汇储备,以备国际贸易之需。这就意味着美国只需要印一些美元,就可以免费享用其他国家的商品和服务,无需像其他国家一样担心贸易赤字会带来外汇储备的减少。法国前总统戴高乐曾批评指出,美元是一种特权货币,它把世界贸易变成了美国的仓库。

 

美国为什么掉转枪口反对全球化

 

近来,美国对经济全球化的态度从支持转向反对,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美国感到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地位相对下降。自1980年代里根执政以来,新自由主义伴随经济全球化大行其道,最终酿成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金融危机造成美国经济增长几乎停滞,尽管实施多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但2007年至2016年年均增长速度仅2.8%,剔除价格因素后仅为1.3%,远远低于中印等新兴经济体。美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也一路下滑,从2000年的30%跌至2015年的24.5%。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2012年发布题为《全球趋势2030:可能的世界》的报告,承认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将被中国超越,超级大国一家独大将成为过眼云烟,预测到2030年美国霸权将会终结。

其次,美国认为现有贸易体系对其不利。特朗普在首次国会演讲强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获得批准以来,我们的制造业失去了1/4以上的工作岗位,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我们有6万家工厂倒闭”。美国认为世贸组织框架内以自由为特征的多边贸易体制对其不利,必须加以改变,按照“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签署更为有利的双边贸易协定。即使面临爆发贸易战的风险,美国认定其他国家会因为损失更大而屈服于美国的要求。2017年在德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由于美国强硬反对,会议公报首次未承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第三,巨额贸易赤字威胁美国安全。美国贸易逆差已经维持了41年,2016年贸易逆差高达5023亿美元,创最近4年来新高。美国的贸易赤字很长时间被认为是“没有泪水的赤字”,但俗话说,物极必反,巨额贸易赤字开始令美国感到不安。美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在《华尔街日报》刊文认为,减少贸易逆差和吸引美国企业回流本土将促进美国经济增长,贸易逆差会导致外国利用贸易顺差的美元购买美国的重要资产,出现“通过并购而实现的征服”。美国认为,要消除巨额贸易赤字必须改变现行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全球化规则。

 

“逆全球化”绝非治病良药

 

古人云:“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困扰美国的很多问题,并不都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

冷战后,美国过度扩张损害了美国国力,拖累了国内经济。冷战结束后,美国本应转变冷战思维,顺应和平发展时代潮流,集中精力搞国内建设。但美国计不出此,反以“超级大国不退休”的姿态,以反恐为名对外多次动武,仅阿富汗和伊拉克两次战争就靡费6万亿美元。不仅如此,美国还大搞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亚太地区频频进行联合军演,强化冷战时期军事同盟。讽刺的是,特朗普一方面痛陈,“我们在海外花费数万亿美元,而我们的基础设施如此老旧”;另一方面却誓言推动国会通过新的预算案,让国防开支实现美国历史上最大一次增长。

巨额贸易赤字根子也在美国。美国贸易赤字的根源是美元霸权造成的。只要美元是全球贸易的硬通货,国际贸易不断增长,美国就必须通过贸易逆差以输出美元,来满足国际贸易的结算需求。上世纪80年代,美国曾经为贸易赤字和日本爆发贸易战,要求日本开放汽车等产业的市场,并强迫日元升值,结果并未改变美国贸易逆差趋势。贸易逆差只不过从日本转移到了墨西哥、中国和东南亚国家而已。美国要维护美元霸权,就不得不保持贸易逆差;而要保持国际收支平衡,就必须放弃美元霸权,二者不可得兼。

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消失,主要原因在于技术进步。波士顿咨询公司报告指出,美国减少500万个制造业机会中,近80%是因为自动技术的广泛应用和生产效率的提高所造成的。奥巴马在总统告别演说中,也承认这一点。英国《金融时报》认为,美国“逆全球化”而动,迫使工业生产回流,很可能会给美国的机器人而不是工人创造机会。

新自由主义是美国贫富分化、社会不公的罪魁祸首。新自由主义主张彻底私有化、极端自由化、全面市场化。在新自由主义指导下,为了更好地赚快钱,美国金融业的限制不断拆除,缺乏监管的金融创新和金融衍生品层出不穷,金融和房地产泡沫不断膨胀,最终破裂酿成国际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沉重地打击了美国中产阶级,失去住房的家庭超过800万个,还有400万个家庭面临失去住房的危险。金融危机后,全职就业岗位大量消失,从而造成美国贫困人口飙升。据统计,每7个美国人就有1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至少4500万贫困人口生活困难。

一位哲人说过:“真正的敌人不是我们的邻国,而是无知、迷信和偏见。”美国应该更多检讨自身的内外政策,而不要为转移民众视线而盲目指责别人。经济全球化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大势所趋,不是洪水猛兽。美国简单地将国内问题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根本拯救不了美国国内经济失衡和社会撕裂的危机,反而会丧失许多国际合作共赢的历史机遇,这是任何明智的政治家所不应该作出的选择。

 

来源:《求是》2017年第9

网络编辑:岚河水

发布时间:2017-08-25 16: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