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热点评论
张树华:突破西式民主政治逻辑 走中国自己的政治道路

 

 

当前,国际上围绕民主问题正进行着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西方国家早已设下重重陷阱,将民主作为西化、弱化、演化他国的工具和手段。民主问题已不仅是概念问题、话语问题,更是国际政治斗争的焦点,关乎国家主权安全和政治安全。

 

一、西式民主:西方大国打压别国的思想政治工具

二战结束以来,民主问题一直是国际政治领域争论的焦点,也是西方世界打压他国的武器和工具。20多年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落入西方设下的民主、自由、人权等陷阱而分崩离析的。冷战结束20多年来,国际上的意识形态斗争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激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打着民主、人权等旗号,对外大肆输出民主、煽动街头政治、策动颜色革命。西方大国凭借对民主、人权、自由等话语的垄断,推行双重标准,肆意打压其他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如今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较之“东方—西方”“北方—南方”“发达经济体—发展中国家”的差异,所谓的“民主国家与非民主国家”“西方自由世界与非西方世界”之间的对立色彩更加鲜明。

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垄断了“民主概念”的解释权,将他们演绎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说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尺。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西方运用这套标尺时是有选择的,对他们百依百顺的国家、跟着他们跑的国家,他们可以对其政治状况不闻不问,而对那些不听命、不顺从他们的国家,他们就要挥舞价值观念的大棒进行打压,进而策动“颜色革命”,甚至不惜动用武力来改变一个国家的政权。

可见,国际上民主问题之争,既是话语之争,又是理论之争、思想之争,更是制度之争和道路之争,背后还隐含着传统地缘政治之争。只有打破西式民主政治逻辑,才能避免在思想上迷失、在实践中迷路,才能避免制度改旗易帜、道路改弦易辙、国家和政权分崩离析,才能有效捍卫国家主权和安全。

 

二、西方国家输出民主已成当今世界乱源

20多年前,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大国自认为在东西方较量的大棋局中不战而胜。经过二战后40多年与西方的军事对抗和政治较量,以苏联为首的阵营最终败下阵来。苏共的垮台与苏联的瓦解,首先是因为苏共在民主这一关键性的政治问题上犯了大错。戈尔巴乔夫陷入民主迷思,落入西方设下的政治陷阱,最后缴械投降,将政权拱手相让。总体而言,政治上的失败是苏共垮台的首要原因,苏共在民主问题上的混乱导致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瓦解,苏联走向解体。

在西方战略家和谋士们的眼里,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工具功不可没,它们是摧毁社会主义、赢得冷战的政治利器。20年多年前,冷战结束伊始,西方智囊和知识精英们鼓吹,意识形态的争论就此终结,西式民主将永远站在人类历史的尽头。于是乎,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西方政要和精英们弹冠相庆,高呼西式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模式站上了历史巅峰并将一统天下,自此西方可以高歌猛进,无往而不胜。

在第三波民主浪潮汹涌的国际背景下,西方政治谋士们连出三招。首先,在理论和概念上将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场模式泛化、神化,认为西方模式是普世的、超民族的、横贯人类历史的。其次,在实践上将推广西式民主外交政策化,大肆对外输出民主,策动颜色革命,造成国际上又一轮的地缘政治争夺和恐怖动荡周期。再次,在思想和舆论上将民主意识形态化,鼓吹和煽动民族、文明、宗教间的冲突。它们声称西式民主既为西方社会和西方文明所特有,又是普遍适用的。为谋求政治和国际话语霸权、掩盖其地缘政治私利,西方媒体和学术界接连抛出一系列的信条和口号:“民主万能论”“民主速成论”“民主国家不战论”“民主和平论”“民主同盟论”,极力推行“价值观外交”,打造“自由和民主之弧”。

西方国家推广民主有两种手段:武力强行输出和策动他国内部改弦易辙。当然,有时外部暴力推翻和内部和平演变两种手段并用。美军先后武力攻打伊拉克和利比亚,开启了美国绕过联合国、公然纠结一些“民主随从国家”用武力推翻一国合法政权的先例。俄罗斯学者称之为“炸弹下的民主”。随着黎巴嫩“雪松革命”、格鲁吉亚“玫瑰花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等街头政治的爆发,西方国家得以通过策动颜色革命而兵不血刃地促动对象国家政权更迭,从而达到西方扩大政治势力范围、争得地缘政治优势的目的。

 

三、西方国家自己把民主变成了坏东西

当前,西方政治阵营陷入“民粹主义和对抗政治的泥潭”,政治发展乏力。对于西方世界来讲,正可谓是成也民主,败也民主。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世界深陷政治困境。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就详细考察了美国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政治经济关系,进而得出一个结论:无论历史事实还是理论研究都清楚地说明一点,即经济上出了问题往往是因政治上出了问题,而社会出了问题则是它们的综合后遗症。20135月,普林斯顿大学三位政治学教授合写了《政治泡沫——金融危机与美国民主制度的挫折》一书,指出每个经济危机背后都有相对的政治泡沫,政治泡沫就是僵化的意识形态、迟钝低效的政府机构和特殊利益集团导致的信仰、制度、利益偏见,政治泡沫的形成会不断增加市场的风险,从而导致经济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也在美国媒体上预测,世界历史可能进入一个邪恶时期,并称欧洲可能陷入混乱和冲突。面对美国的政治困境,美国政治学者福山认为,美国两党竞争导致政治极化,而民主的泡沫导致政治衰退。他认为,美国的民主政治演变成了一种否决政体,政治被“党争民主”或极端思潮俘虏,难以自拔。201511月,来自英国的学者马丁·雅克在上海指出,未来十年,“民主赤字”“过度民主”的欧洲将会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长久以来,在民主问题上存在着诸多认识上的误区:认为实现民主就等于照搬现行的西方政治模式,企望只要移植西方民主形式即可自然而然地达到西方式的物质富足;西方国家以抽象的民主概念去圈定社会,将民主抽象化、庸俗化,肆意张贴民主标签;对内对外实行双重政治标准,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肆意侵犯他国主权,甚至绕过联合国、践踏国际法、武力推翻合法政权;故意将民主与社会主义对立起来,任意给某些反共势力、民族分裂分子贴上“民主派”的标签,以民意、民主为幌子,鼓动激进势力兴风作浪以至夺取政权。

这些年来,正是由于西方国家不计后果地极力对外输出民主,才导致了“民主异化”“民主变质”“民主赤字”“劣质民主”等政治乱象,造成民族分裂不断、宗教种族冲突时起,国际社会严重分裂,世界政治良性发展进程严重受阻,国际政治生态急剧恶化。可以说,正是西方政客将民主这个一定意义上的好东西变成了坏东西。

 

四、中国奇迹的政治密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道路是科学社会主义在当代最伟大的实践。中国政治发展道路的成功,大大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学说,有力地回击了西式民主一元论及其话语霸权,拓宽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为非西方国家提供了非凡而宝贵的政治经验。

改革开放近40年,中国的顺利发展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被国际上誉为“21世纪最重大的政治事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冲破了西方所谓自由、民主、人权口号的攻击与围堵,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政治发展要走自己的路,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政治发展道路提供了宝贵经验。中国奇迹在当今复杂多变的国际背景下有着特殊的国际影响和历史意义。

20年多前,东西方阵营之间的“冷战”结束后,中国没有重蹈苏东剧变亡党亡国的覆辙。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不仅实现了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而且始终保持着改革、发展、稳定的良好势头。特别是在世界性的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社会经济制度和社会治理模式或碰壁或搁浅,国际上不少国家面临着不稳定和不确定的未来,中国波澜不惊的应对和表现显得尤为突出,中国经济愈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

经济上的成就不是孤立的,中国奇迹的基石在于中国政治经济体制的相互促进。中国稳定的政局和政治治理形式,为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保驾护航的重要作用。中国全面发展的政治理念和价值取向丰富着世界政治面貌,丰富着人类发展的内涵和理念,无疑将深刻影响世界格局与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发展道路很好地体现了发展目的的人民性、发展价值的包容性和发展方式的兼容性。中国的政治实践视野开阔,丰富了政治发展的内涵和意义,使思想者得以在政治发展的宽广平台上探讨民主进程和政治改革的方向和着力点。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秉持全面性、稳定性、发展性、协调性、包容性,追求民主、秩序、效能等政治价值的有机统一。全面的政治发展,力求以全面、务实的政治发展方略提高政治发展力,以实现真实、广泛的人民民主;以持续、稳定的政治发展力提高中国在国际上的政治竞争力和政治影响力,实现政治稳定、政治秩序、政治绩效、政治能力、政治动员、政治廉洁等指标的全面、协调与包容增长。

 

五、突破西式民主政治逻辑,走全面发展的政治道路

当代中国的政治发展冲破了西方民主一元论的思维定式和双重标准,以坚定的政治立场、开放的发展视野,顺应人民的意愿,秉承全面、协调、包容的发展理念,开辟了世界政治中一条独具特色和卓有成效的发展道路。面对长期以来西方对民主解释权的垄断,必须跳出西式民主的政治逻辑,树立全面的政治发展观,走科学、全面的政治发展道路。

与民主相比,政治发展的内涵更为丰富、更为具体、更为多彩也更为广泛。要发展民主,但应将民主纳入政治发展的统一轨道。民主是成长的、多样的、具体的、现实的、历史的。民主进程要统一于政治发展的总目标,要与经济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等进程相协调。

民主是政治发展的基本要素之一,与其他要素共同构建起全面发展的政治总体格局。民主往往深受一国国情的影响,服从于一个国家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总目标。发展民主应选择合适的路径、合理的速度、有效的方式,这样才能使民主政治更有效、更优质,否则就会陷入“对抗政治和劣质民主”的泥潭。

事实上,民主“单兵突进”并不总能推动政治发展,民主进程失控反而会导致政治衰败。因此,要辨别和识破“民主万能论”“民主速成论”“民主不战论”“民主和平论”“民主同盟”“自由之弧”“民主至上论”“民主救世说”“西方民主普世说”等错误观点,树立正确的民主观,超越西式民主,坚持走全面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道路。

全面的政治发展,要求政治发展的进程及其表现应当有利于经济发展、文化进步、人民幸福、社会和谐。适合中国国情的政治发展模式应当是以全面政治发展的理念带动民主的进步,通过政治发展解决社会问题,为经济提供政治保障。全面的政治发展,强调政治发展与经济发展、文化发展、社会发展及人的发展相平衡,强调政治发展应当有利于经济发展、有利于社会公平和正义、有利于人与自然的和谐、有利于世界和平与进步。

与一些国家民主发展的“单兵突进”不同,中国的政治改革和政治发展进程秉持了全面发展的政治理念,体现出独一无二的特性。政治改革和民主进程立足国情,坚持走自己的路,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优越性,积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我们一定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保持政治定力,在话语体系和理论构建中坚持全面的政治发展观,破除西方民主迷思。在实践方向上,以政治的全面发展为基础,以全面提高党的领导能力为引领,以提高国家治理能力为动力,全面提高政治发展力和国际政治竞争力。

 

 

网络编辑:张福军

来源:《红旗文稿》2017年第5

 

发布时间:2017-04-17 17:2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