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淑兰 李厚蕾:21世纪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重振分析

  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一直鲜为人知。巴基斯坦左翼拥有相对悠久的历史,早在英国对南亚次大陆进行殖民统治时期就出现了一些反对压迫和不平等,要求实现社会主义的政治组织。但是,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政党在1954年后长期处于国家体制之外,非法存在,因此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异常艰难和缓慢,以至于时人认为,巴基斯坦没有左翼,只有少数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尽管这些人声称自己是共产主义政党的成员或同情者。然而,冷战结束后,特别是21世纪以来,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却显现了重振的图景。国外学界对冷战时期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研究成果在近年来才开始出现,对冷战后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研究则极为匮乏。国内学界对巴基斯坦人民党的研究成果较为丰硕,但对其共产主义运动的专题研究暂付阙如,因为人民党属于温和的左翼政党,领导的是社会主义运动,而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是由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包括激进的共产党和极端的毛派党。激进共产党信奉马列主义,对现行国家制度持批判态度但能接受在既有体制下活动,而极端毛派党信仰马列毛主义,持有更为激进的革命立场,主张通过武装斗争推翻现有体制,建立新制度。因此,本文就21世纪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重振表现、原因及其发展前景进行分析,以求抛砖引玉。

一、共产主义运动重振的表现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21世纪以来,在巴基斯坦,不仅传统的共产主义政党焕发生机,而且诞生了新的共产主义政党,力量有所增长。

(一)传统的共产主义政党在较长时间的沉寂后出现复苏

  巴基斯坦传统的共产主义政党有两种,一种是激进左翼政党,代表是巴基斯坦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Pakistan)和斗争组织(The Struggle);另一种是极端左翼政党,代表是巴基斯坦工人和农民党(简称工农党)(Mazdoor Kissan Party)。这两种传统老党在冷战后特别是21世纪均焕发生机,力量有所恢复和上升。

  首先是巴基斯坦共产党的复兴。1948年3月成立的巴共是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最初的发起者和领导者,它是在印度共产党的直接影响下成立的。到1950年,巴共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大党,尤其在卡拉奇、拉合尔和达卡等地影响力较大。但1951年巴共被控参与了推翻政府的未遂政变,遭到当局的严厉镇压。1954年7月在美国的压力下,巴共被宣布为非法。1971年孟加拉国的独立更加削弱了巴共的力量,使其几乎声销迹灭。冷战结束后,巴共开始恢复活动,1995年巴共与工农党的伊沙克派合并,成立了共产主义工人与农民党(简称共产主义工农党)(Communist Mazdoor Kissan Party)。由于各种认识上的分歧,1999年伊姆达德·卡奇和毛拉·巴克斯·卡斯赫里领导一部分人脱离共产主义工农党,重新组建了巴基斯坦共产党。目前,自称是巴基斯坦共产党的党派有三个,一个由卡奇领导的,主要在信德省开展活动,但在其他省份仍然不能公开活动;第二个由卡迪姆·塔希姆领导的,是2002年从卡奇领导的共产党中分裂出去建立的;第三个是贾米尔·艾哈迈德·马利克领导的,2012年在巴基斯坦选举委员会注册成功,宣称放弃武装斗争,因此声称自己是官方承认的共产党,该党参加了2013年的大选,获得了191张选票,没有获得席位。尽管前两个共产党没有在选举委员会注册,但是真正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有联系、多次参加共产党与工人党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and Workers' Parties)的共产党是由卡奇领导的。

  其次是巴基斯坦斗争组织的壮大与活跃。1980年几名在荷兰流亡的巴基斯坦青年左派激进分子在工人国际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的支持下成立了斗争组织,以反对齐亚·哈克在国内的军人统治。1986年主要领导人回国后,斗争组织开始在国内活动。由于实力比较弱小,主要通过“打入主义”策略进行活动。冷战结束后,工人国际委员会发生分裂,一部分人成立了国际马克思主义倾向(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斗争组织亦随之发生分裂,拉尔·汗领导的主流派选择加入国际马克思主义倾向,但在2016年退出,并宣告结束“打入主义”策略。目前斗争组织约有3000名成员,分布在全国13个地区,定期召开全国和地方代表大会。2018年大选中,斗争组织中央委员会成员阿里·瓦兹尔当选国民议会议员,这是激进左翼力量首次在国会拥有议席。2020年3月13日,斗争组织1800多名代表在拉合尔成功召开第38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世界展望、巴基斯坦展望、统一战线方法和建立革命政党四份文件。

  最后是巴基斯坦工农党恢复活动并加速了党的重组进程。工农党诞生于1968年,是巴基斯坦早期的毛派组织,受到印度“纳萨尔运动”和中国革命的影响,主张通过工农革命和阶级斗争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工农党谴责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概念,不能改善农民和工人的生活条件,反对议会政治,并打出“要革命,不要选举”的口号,没有参加1970和1977年的大选。1972-1973年,该党在西北边境地区开展土地革命运动和武装斗争,产生了较大影响。但从1978年开始,该党不断地分裂,力量大为削减,几乎销声匿迹。进入21世纪,工农党重新活跃了起来,但是仍然存在不同的派别,其中主流一派是由法提亚布·阿里·汗领导的,2002年大选前该派改变了之前拒绝走议会道路的观念,积极在西北边境省的查萨达地区进行选举动员,并提出要在大选中与左翼和进步党派合作;另外一派由阿夫扎尔·沙阿·卡姆什领导的,是2003年从共产主义工农党中分裂出来的,也称自己是巴基斯坦工农党。为此,法提亚布派工农党于2009年在《黎明报》上发表声明,强调自己与卡姆什派不同,有独立的章程和宣言,每年向选举委员会递交年度审计帐目。2010年该派召开了“七大”,通过了新的党纲,但同年9月26日,法提亚布去世。从此,在巴基斯坦开展活动的主要是卡姆什派工农党。2015年,卡姆什派工农党与其他几个党派合并,重新组成了新的工农党,并于2017年3月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二)新建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增多,力量有所增长

  新建的共产主义政党同样有两种,一种是极端左翼政党,代表是上面提及的共产主义工农党,另一种是激进左翼政党,代表是巴基斯坦工党(Labour Party Pakistan)和人民工人党(Awami Workers Party)。

  首先是巴基斯坦共产主义工农党的成立和重组。它是在1995年由巴基斯坦共产党和工农党的伊沙克派合并而成。该党以伊沙克的哲学思想为基础,强调与农民合作。但是,该党先后在1999年、2003年和2009年发生三次分裂,只剩下赫马特·肖领导的一批人继续在哈什特那戈尔地区开展活动。2015年2月14日,共产主义工农党与人民国大党(Peoples National Congress)合并,组成人民工农党(Peoples Mazdoor Kissan Party),同年12月20日,人民工农党又与卡姆什派工农党合并为统一的工农党。由此共产主义工农党实现了新的合并重组,其作为单独的党派已不复存在。

其次是巴基斯坦工党的建立与发展。1995年法鲁克·塔里克等人从斗争组织内分裂出来,在1997年建立了巴基斯坦工党,当时拥有740名左右党员,到2005年发展到1500名,2012年宣称有3000名,并与全国工会联合会和女性工作帮助热线等群众组织联系密切。2012年11月10日工党宣布解散自己的组织,并入新成立的人民工人党,但2019年10月,他们声称在人民工人党内受到“政治迫害”而退出,继续作为独立的工党开展活动。

  最后是巴基斯坦人民工人党成立,这被认为是巴基斯坦左翼在21世纪重大复兴的标志。该党在2012年11月11日由工党、工人党(Worker’s Party Pakistan)和人民党(Awami Party Pakistan)合并而来。逾500名代表和观察员出席了成立大会,目前在全国大约56个地区都有分部。2014年9月27-28日在伊斯兰堡举行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了全国领导人。人民工人党的成立使巴基斯坦左翼团体和知识分子备受鼓舞,评论认为“它是巴基斯坦最大、发展最快的左翼社会主义政党。它的成立代表着巴基斯坦左翼在经历了几十年的衰落后,努力重建一个代表普通民众、并能适应21世纪新挑战的大众左翼政党的尝试”。“三党的联合迈出了巴基斯坦左翼政治复兴以及加强民主极为重要的第一步。”人民工人党参加了2013年和2018年的大选,分别获得了18650张和17935张选票。尽管没有获得席位,但是在一个“民主脆弱、长期由少数精英控制政治的国家里”,人民工人党能够提名多位候选人参加国民议会和省议会的选举本身就具有重要的意义。遗憾的是,该党的团结同样不够稳固,2019年原工党宣布退出,人民工人党经受了第一次党内分歧带来的考验。

  总体而言,与冷战时期相比,冷战后特别是21世纪以来,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焕发了生机,激进左翼和极端左翼均得到了复苏,其中,极端左翼的力量较弱,目前仅以巴基斯坦工农党为主,但激进左翼力量包括巴基斯坦共产党、斗争组织、工党、人民工人党等,其力量的增强较为突出,尽管其中的个别政党逐渐变得温和。

二、共产主义运动重振的原因

  21世纪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重振,既与巴基斯坦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密切相关,也归功于巴基斯坦共产主义左翼拥有顽强的生命力。

(一)国际局势的有利变化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合作增强

  苏联解体本不利于世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但冷战的结束同样意味着美国在巴基斯坦遏制共产主义政策的停止。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美国的焦点转向全球反恐,巴基斯坦的重要性上升,美国不再肆意干涉巴基斯坦内政,因而对愿意走议会道路的巴基斯坦共产党和斗争组织等的压力大大减轻。

  21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与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重振。一方面是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与共产主义国际组织的互帮互助。最突出的国际组织代表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卡奇领导的巴基斯坦共产党是其正式成员,多次受邀出席参加会议,反过来,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也得到了国际组织及其成员国的声援。例如,2017年希腊共产党实地到巴基斯坦提供帮助;2018年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第20次大会在通过的呼吁书中表示,全力支持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2019年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第21次大会,继续声援巴基斯坦人民群众维护正当权益的斗争。此外,巴基斯坦斗争组织曾是工人国际委员会、国际马克思主义倾向的重要成员,现在是国际社会主义联盟的成员。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与周边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互帮互助。2016年8月,斗争组织的领导人拉尔·汗与查谟·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共总书记共同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印度和巴基斯坦工人阶级之间加强革命团结,以解决克什米尔冲突,推翻次大陆的资本主义。斗争组织还通过普什图青年阵线与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民族主义青年组织建立了联系。

(二)巴基斯坦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有利于共产主义运动的重振

  21世纪以来,巴基斯坦没有再发生军事政变,各类政党都获得了较为充分的活动空间,共产主义政党也获得了新的生存机遇。1947年独立后,巴基斯坦先后经历了4次军人执政,民主政体的频繁崩溃成为巴基斯坦政治发展过程中的显著特点。而2008年以后,巴基斯坦的民主政治持续巩固,议会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增强,政党正走向政治舞台的中心,从而为更多的社会运动团体参加议会政治提供了较为光明的前景。共产党、斗争组织等纷纷获得合法地位,斗争组织的成员更是首次成为国会议员。

  巴基斯坦政党政治格局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为共产主义政党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2018年大选后,巴基斯坦政党竞争格局由“两强争霸”走向“三足鼎立”,两大传统政党,即右翼的穆斯林联盟和温和左翼的人民党地位明显下降,从而为其他政治团体的发展壮大提供了机遇,特别是人民党的衰落为共产主义政党的发展释放了更多的空间。因为在上个世纪70年代,“人民党的民粹主义几乎夺走了共产主义者的全部风头,而共产党几乎没有一个可以称之为自己的选民”。而新世纪以来,其影响力持续下降,除了在2008—2013年执政以外,在全国层面一直都是在野党,2018年大选后更是进一步衰落,沦为信德省的地方性政党。此外,进入新世纪以来,巴基斯坦国内年轻人的比重越来越高,大量具有批判思维和清醒意识的年轻人越来越厌倦现有的政治选择,排斥旧的家族大党,迫切希望改变生存现状。而坚持进行社会变革的共产主义左翼努力抓住机遇,适时将自身塑造成为广大青年一代的理想选择,促进了共产主义运动的振兴。

(三)共产主义政党的思想主张和实践行动赢得了民众信任

  就思想主张而言,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与时俱进,充分表达下层人民群众的呼声。冷战结束后,卡奇领导的巴基斯坦共产党旗帜鲜明地指出,当前“巴基斯坦的统治阶级以及本身已经成为一个阶级的军事领导层,对人民群众的问题和困难不能提供任何帮助。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使广大人民从问题中解放出来”。斗争组织领导人拉尔·汗明确指出,只有推翻资本主义,才能消除贫穷、疾病、无知和剥削,只有消灭现有的腐朽和专制国家,才能建立起一个没有种姓、宗教和族群划分的、“以工人民主为基础的无产阶级国家”。工农党在新党纲中将自己定位为一切受压迫人民的先锋,并指出,“巴基斯坦尚处于半封建和半殖民地社会,人民正在受到亲帝国主义的军政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以及封建统治精英的压迫”。党的革命目标是“使国家权力处于工人阶级的控制之下,使国家成为捍卫工人阶级免受剥削和压迫的力量”,相信“共产主义最终一定能实现”。

  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还纷纷提出了较为切实可行的斗争路线。在巴基斯坦选举委员会注册过的巴基斯坦共产党在其官网上明确指出,建立社会主义的第一步就是要联合所有的力量彻底根除巴基斯坦的军事统治及其影响,为实现选举委员会、司法机关等机构的独立性,进行土地改革、调整经济政策奠定基础;第二步是在此基础上进行人民民主革命,最终通过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建成社会主义。卡奇领导的巴基斯坦共产党指出,“为了解决困境,应该继续坚持列宁主义。在对第四代工业革命的客观现实进行最新分析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为工农青年提供认识,以吸引工人阶级、妇女和青年。通过关注工人阶级和普通大众的经济问题来加强斗争。”斗争组织主张对巴基斯坦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要求工人控制经济,结束宗教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消除失业,并让所有公民都能免费接受教育。

  就实践行动而言,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十分重视普通民众日常生活,高度关注环境保护、妇女权益等社会公正问题,其实践行动也赢得了民众的信任。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巴基斯坦斗争组织等左翼组织打出了“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口号,并及时对人民群众进行思想政治和健康知识教育,发动工人成立自助委员会,直接有效地参与到疫情应对之中,显示出左翼对民众的真切关怀,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越来越赢得民心。

三、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趋势与前景

  进入21世纪以来,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展现出重振的图景,尤其是激进左翼的代表首次进入了国民议会。但是目前巴基斯坦政坛仍由右翼主导,左翼整体继续处于劣势的边缘地位。2018年大选,激进左翼一共获得了约5万张选票,占总选票的比例不到0.1%,无法在国家政局中产生重大影响,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革命目标依然任重道远。

  首先,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仍然处于低潮期。“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也曾有过多次的低潮发展时期,低潮与高潮总是交替前行的。”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2020年以来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为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新的发展契机,但总体而言尚未走出低谷。此外,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国际联系尽管有所增强,但是,正如工农党的总书记泰穆尔·拉赫曼指出,“巴基斯坦在很大程度上与南亚的其他共产主义运动相互隔绝。巴基斯坦的左翼与印度、尼泊尔、孟加拉、斯里兰卡甚至世界其他地方的左翼都切断了联系”。以2001年建立的南亚毛主义政党和组织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on Committee of Maoist Parties and Organizations of SouthAsia)来说,巴基斯坦有极端毛派党,但却没有加入该组织。与作为协调整个南亚地区毛主义运动的组织缺乏联系,既不利于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在理论上的进步,也不利于其组织上的建设与发展。

  其次,当前巴基斯坦国内政治生态尽管为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与壮大提供了有利条件,但也制约了其发展。一方面是宗教政治化的制约。巴基斯坦以宗教立国,宗教政治氛围浓厚,不利于共产主义的传播。巴基斯坦的精神之父伊克巴尔曾认可社会主义,认为社会主义为社会组织提供了另一种社会政治基础,然而,对伊斯兰教的信仰和在无神论基础上不可能建立任何体系的坚定信念最终导致了他对社会主义的排斥和共产主义思想的拒绝。上个世纪60年代左右,“伊斯兰社会主义”思潮曾在巴基斯坦短暂流行,但是仍然遭遇了宗教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他们从维护伊斯兰教的角度出发,竭力批判“伊斯兰社会主义”,认为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从根本上无法相互兼容。因此,直到21世纪,仍然有学者指出,“在这样一个以宗教为依据、由精英驱动的政体中,共产主义政党是否能够吸引足够的选民仍是值得怀疑的”。另一方面是政治右倾化的制约。新世纪以来,尽管军队没有再发动政变,但是其在幕后仍然有着巨大的影响。目前在台上执政的右翼政党正义运动党与军队联系密切,他们以打击反恐、维护秩序、“强制失踪”等名义和手段来迫害和镇压左翼群体的进步行动,如首位进入国民议会的激进左翼成员阿里·瓦兹尔因参加抗议示威活动而被军队逮捕,并以挑动仇恨言论、阴谋和叛国罪等罪名被送上反恐法庭等,严重制约了共产主义政党的发展。

  最后,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的思想主张和实践行动尽管赢得了民心,但其自身仍然存在较为明显的缺陷。第一是制度化水平低。巴基斯坦几乎所有政党都存在制度化水平较低的情况,共产主义政党也不例外,党内运行机制不够民主,党员的流动性比较大,脱党、叛党现象常有发生,党派分裂较为严重。第二,党员数量都不多,规模在几千人不等,所联系的群众组织规模也较小。第三,共产主义政党仍然缺乏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深刻理解,“如果说1972年以前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共产主义政党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是一份能够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指导手册,并没有把它当成是科学,因而一直没有能够把马克思主义创造性地应用于巴基斯坦社会”,那么直至21世纪的现在,巴基斯坦共产主义政党的思想主张仍然是“批判性有余而建设性不足”。他们批判新自由主义政策,但却未能根据时代的变化,形成自己的系统理论,提出社会发展的可替代建设方案,而是不合时宜的坚持其谴责一切的老口号“打倒美国,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建制派,打倒一切”。第四,巴基斯坦共产主义力量至今仍然存在着后莫斯科和北京的派别之争,不仅各自为战,而且相互冲突。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人与工会领导人之间也存在冲突,近年来风起云涌的大型民众抗议运动的参与者甚至不去参加共产主义政党的会议,所以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力量没有能够像印度或尼泊尔的那样,在体制外形成强大的组织力量,通过革命活动或议会斗争产生轰动效应。

  可喜的是,近年来,巴基斯坦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力量反思了他们的思想纲领和斗争策略,认识到“要避免单纯使用支持或反对美国的措辞来框定左翼的斗争,关键是要以人为本,在确定道德制高点方面发挥自己的重要作用,成为推动巴基斯坦社会向积极方向发展的道德力量”;同时,鉴于“在可预见的未来,夺取国家权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左翼必须选择性的战斗,而不是试图同时与所有人战斗”。而且,“左翼激进分子必须团结起来,在21世纪巨大变化的条件下,改善过去的社会主义实验”。2012年人民工人党在的成立是巴基斯坦共产主义力量迈出整合的第一步。紧接着,2017年底,工农党、人民工人党、共产党等10多个左翼力量组成了“拉合尔左翼阵线”,到2018年大选前,参与的成员党增加到17个。目前,“拉合尔左翼阵线”仍在积极开展活动,包括抗议医疗行业私有化、声援进步学生运动等。2020年,工农党和人民工人党等又共同发表声明,倡议加强进步政党之间的团结,制定政治行动的联合战略,并最终实现所有进步力量在一个基础广泛的政党平台上的统一。总之,自2012年以来,巴基斯坦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左翼之间的团结与合作已经持续了近十年,较为稳定。因此,可以相信,只要巴基斯坦左翼能够超越争议,就可以改变过去的发展僵局,走向复兴;只要那些零散的、年轻而勇敢的进步主义者团结起来,就能够使巴基斯坦的左翼像印度和尼泊尔那样成为国家主流左翼力量。21世纪巴基斯坦共产主义运动的重振,虽然不能说开启了巴基斯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的新局面,但是,未来仍然可期。

  (作者:张淑兰,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副所长,山东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厚蕾,山东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社会主义研究》2021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21-11-02 09: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