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张爱武:习近平对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坚持和发展

 

 

马克思认为,世界历史既指自有人类社会以来的发展史,具有世界的历史性特征,又指由缺乏世界联系与交往的、彼此孤立的、地域性的历史转变为产生了世界联系与交往的人类社会发展史,具有历史的世界性特征,后一含义也是本文所使用的马克思世界历史概念。黑格尔认为,绝对精神是世界历史的本源,马克思彻底颠覆了这一历史观,创造性地指出历史的出发点是现实的个人的活动,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是一种客观进程,是完全物质的,不是精神的、自我意识的抽象活动。这不仅为唯物史观的创立提供了有力的论据,而且由此形成了著名的世界历史思想,并成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认为在世界历史时代,不同民族、国家之间的联系和交往将越来越紧密,这些联系和交往不仅是经济之间的,而且存在于文化、政治等领域。世界历史开启于资本主义时代,最终将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时代,在世界历史时代人们要用宽广的世界历史眼光观察世界,不同的民族、国家等这些世界历史主体应该正确处理好自身作为局部与世界历史整体之间的关系,任何局部主体脱离世界历史整体都是逆世界历史潮流而动、违背世界历史发展方向的。习近平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用世界历史眼光观察当今世界和人类社会发展,提出了一系列重要观点,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判断。需要指出的是,习近平对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坚持和发展不是彼此分离的,也不是坚持归坚持发展归发展,而是在坚持中的发展和在发展中的坚持,是坚持和发展的统一。

 

一、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是观察当今世界的科学思想

在马克思主义这一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中,习近平给予了世界历史思想特别的关注。他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将世界历史思想置于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相互关系、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政党建设等重要思想同等的地位,并对这些思想分别进行了单独阐述。他指出:“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历史的思想。”毫无疑问,习近平特别强调了要以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观察当今世界。

1.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预言,“现在已经成为现实,历史和现实日益证明这个预言的科学价值”。

习近平高度评价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指出这一思想所阐述的人类社会的世界性联系和交往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深入、更广泛,各国相互联系和彼此依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频繁、更紧密,世界历史已经成为现实。这意味着如果说地理大发现开启了历史的世界性进程——但只有到了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技术的兴起世界普遍联系与交往才显现得非常突出——并随着科技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表现出加速发展和越来越紧密的趋势——因而相比较而言在之前相当长的时间中对已经形成的世界联系与交往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在相当长的时间中也并未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的话,那么,当下世界普遍联系与交往的客观现实任何人再也不能熟视无睹,必须给予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充分的关注。要运用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审视当今世界发展趋势和面临的重大问题,认清人类社会联系和交往日益紧密的、不可逆转的发展方向,在更多领域、更高层面上实现合作共赢、共同发展。

2.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奠定了我们今天认识经济全球化的理论基础”。

经济全球化是当今重要的时代特征,但它是西方资产阶级提出的一个概念,理解这个概念必须认清经济全球化的本质,把握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规律。那么,如何认识经济全球化呢?对此,习近平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第一,按照世界历史的内在规定看待经济全球化。他指出,“经济全球化”这一概念虽然自冷战后流行起来,但其发展趋势并不是什么新东西,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深刻揭示了经济全球化的本质、逻辑、过程,奠定了我们今天认识经济全球化的理论基础。对此需要从两个层面深化认识:首先,经济全球化理论与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在看待世界联系与交往的方法上具有一致性。习近平指出“我们要树立世界眼光”4,“必须主动顺应经济全球化的潮流,坚持对外开放”。正因为此,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背景下,才有进一步把开放理念置于五大发展理念之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引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不断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开创性地从2018年开始每年召开一次进口商品博览会等一系列重大举措的实施。其次,经济全球化理论与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在历史观上具有重大差异。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认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指向是实现共产主义,经济全球化理论认为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指向就是建立美国式的自由资本主义,“历史终结论”是其典型的观点。因此,用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看待经济全球化,内涵着必须旗帜鲜明地批判“历史终结论”。事实上,21世纪以来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比如国际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等,已经充分证明了“历史终结论”是无稽之谈,世界社会主义正处于渐进的复苏之中。世界历史正在以一些重大事件进一步印证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性。第二,反全球化或逆全球化都是行不通的。近年来,世界上出现了一股愈演愈烈的反全球化浪潮,英国脱欧、美国优先和频频退群、具有浓厚民粹主义色彩的意大利五星运动党速崛起、具有极端民族主义色彩的法国国民阵线受到全球关注等。对此,习近平认为,要承认“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世界经济发展是波浪式、周期性的,有上行期,也有下行期,当世界经济处于下行期,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会感受到压力和冲击,反全球化的呼声就高,但这恰恰是经济全球化发展不足的表现,而不是经济全球化本身的问题。7事实上,上文所提及的当今世界的很多问题,比如,911事件、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等都是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无端干涉别国内政、悖论式地用武力推行其所谓“普世价值”等带来的严重后果;比如,国际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等恰恰是西方国家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国家治理失序所带来的结果等。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因此,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以科学的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为指导,正确、准确、客观地认识经济全球化,反全球化或逆全球化是违背世界历史规律的,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有害的,这一逆流也必然会被历史洪流所淘汰。

总之,习近平认为普遍联系和交往的世界历史已经成为客观事实,这种联系和交往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深入、更广泛、更频繁、更紧密,只有以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观察世界,才能把这个世界建设得更加美好。

 

二、以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观察当今世界作出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大判断

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习近平对当今时代特征所作的重大判断。201712月,他在接见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与会使节时首次提出这一看法。他指出:“放眼世界,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世纪以来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世界多极化加速发展,国际格局日趋均衡,国际潮流大势不可逆转。”结合习近平的其他相关论述,这一重大判断的主要内涵可以作以下理解:

1.“国际格局日趋均衡”。

国际格局日趋均衡是相对于之前国际格局失衡而言的。近代以来,国际格局失衡源头可以追溯到地理大发现,地理大发现发现了之前未发现的地域,为西方国家的世界扩张提供了现实条件,后来在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的推动下,国际主导力量逐渐向西方倾斜,到20世纪初形成了以欧洲为中心的国际格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中心地位终结,又形成了美苏争霸的两极格局,苏东剧变后又形成了“一超多强”的多极化趋势。总体说来,20世纪少数强国占据了国际舞台的中心,“中心-外围”结构极为明显,国际格局严重失衡。但是,21世纪以来一大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国家快速发展。目前世界上大致有30个国家属于新兴市场国家,它们分别是亚洲的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巴勒斯坦、菲律宾、沙特阿拉伯、泰国、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越南,非洲的埃及、加纳、摩洛哥、南非、突尼斯,拉丁美洲的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多米尼加、危地马拉、墨西哥、秘鲁,欧洲的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金砖五国”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实际上正在改变20世纪严重失衡的国际格局,推动国际格局向着越来越均衡化方向发展,霸权主义终将走向终结,“中心-外围”终将被解构。正因为此,习近平指出:“进入新世纪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成为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这种国际变局将导致以美国为首的“中心”国家的地位相对下降,因而必然遭到他们的百般阻拦,而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又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这就激化了“中心”国家与“外围”国家之间的矛盾,尤其是“中心”国家与发展较快、影响较大的“外围”国家之间的矛盾升级加速,导致国际格局的动荡和不稳定。这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根本原因和表现所在。

2.“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新陈代谢和激烈竞争前所未有”。

科技革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是颠覆性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资产阶级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取得了比自人类产生以来还要多、还要强的生产力。其根本原因在于18世纪60年代开始发生的以蒸汽机为主导技术的第一次科技革命的推动。后来,19世纪70年代开始又发生了以电力和内燃机为主导技术的第二次科技革命,20世纪4050年代开始再发生了以计算机、原子能、航天技术、生物工程等为主导技术的第三次科技革命。科技革命史表明,每一次新科技革命推动生产力发展的速度、程度等都比之前的更加快速和猛烈,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都更大。现在,第四次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正汹涌而来。这次新科技革命涉及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引起的产业变革之大史无前例,也必将掀起一次大规模的智能化浪潮。有研究者指出,大数据将掀起从数据中寻找规律、提升认识能力、指导决策的新认知革命,人工智能将挑战人类智慧,VR/AR13将成为继电脑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互联网+”将变革传统经济,5G将掀起通信革命,金融科技将掀起普惠金融浪潮,共享经济将重构未来商业模式,石墨烯将掀起能源革命,无人驾驶将引领交通革命等等。这些科技创新所推动的发展绝不仅仅局限于少数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一些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已经参与进来,在有些领域甚至成为了领先者,新科技革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更加广泛、更加深刻。正因为此,习近平指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新陈代谢和激烈竞争前所未有。这是习近平关于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重大判断的一个重要缘由和表现。

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

实现现代化是全人类发展的共同目标,但是,至今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实现了现代化甚至发展到了后现代化阶段,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仍然走在实现现代化的道路上,甚至有的还处于前现代化阶段。现有的现代化大致有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类型、前苏联社会主义现代化类型、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类型等。从现代化的实际进程看,至今只有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取得了成功,前苏联社会主义现代化因苏东剧变已经走向了终结,发展中国家现代化都处在探索和实现现代化目标的过程中。正因为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直宣传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是实现现代化的唯一途径,人类社会走向现代化的路径是单一的而不是多样的。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果真是走向现代化的唯一路径吗?当然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是以对本国农民的掠夺以及海外殖民掠夺和贸易掠夺的资本原始积累为前提条件的,是以“中心-外围”的结构——旧殖民主义时代是“宗主国-殖民地”的结构——旧殖民体系解体后体现为“发达-不发达”的结构的存在为生存条件的,是只有“中心”地域的现代化而没有并且阻止“外围”地域的现代化的,是一种“掠夺-单一发展式”的现代化。这种现代化模式的“唯一性”在于唯一适用于“中心”地域现代化,但对“外围”地域没有任何普遍意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是“外围”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崭新探索,发展路径与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正好相反,秉持互利共赢理念,走和平发展道路,是“和平-共同发展式”现代化,是一种全新的、具有一般意义的现代化模式。当下学界关于中国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主要是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除此之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的全新现代化模式,也是为解决人类问题——主要是为那些大量存在着的、希望实现现代化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借鉴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同时,这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题中之义。

总之,习近平认为以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观察当今世界,才能透过世界格局纷繁复杂和急剧变化的表象,看清楚背后的实质和根本原因,从而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采取有效的应对举措。

 

三、以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系统阐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此后,面对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代背景,怀着对人类社会的深切关切,习近平对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行了系统阐述。

1.70多亿人共同生活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应该守望相助、同舟共济、共同发展。”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相互之间不仅有着共同的利益,也面临着共同的问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有着现实的必要性。(1)当今世界不同民族和国家利益攸关。当今世界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推动着经济全球化、信息化、网络化迅猛发展,各国间相互联系、依存、合作、促进的程度空前加深。正因为此,习近平指出:“各国人民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2)当今世界发展面临各种问题和挑战。过去的一个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劫难,爱好和平的人们深切感受到和平与发展的来之不易,必须坚定地维护和捍卫。但是当今世界除了仍然存在政治和军事等传统安全问题之外,非传统安全问题也日益突出:人口膨胀、粮食危机、能源危机、生态危机、气候变暖、生物多样性丧失、发展不平衡、贫富分化、贸易壁垒增加、新型传染病、网络安全、国际恐怖主义、极端主义、难民问题,等等。这些都给世界带来了很多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18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性是人的根本特征,共同体是人的生存基础,人类社会是以“自然的共同体”“虚幻的共同体”“真正的共同体”为序的历史进程。尽管马克思主义科学证明了由以资本为逻辑的“虚幻的共同体”向着以人的发展为逻辑的“真正的共同体”的过渡具有历史必然性,但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进程又表明,“虚幻的共同体”与“真正的共同体”并不是非此即彼的直接替代,而是有一个长期的中间或过渡状态。在这样的状态下,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并存,发达与不发达两种状态共在,人类社会究竟应该如何相处,马克思恩格斯没有作出回答,长期以来也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的确切方案。习近平以马克思宽广的世界历史眼界观察世界,汲取以人的发展为逻辑的“真正的共同体”的核心观点,凭借具有几千年从未中断的亲仁善邻、协和万邦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既是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发展,又是为解决当下人类问题提供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2.“大道至简,实干为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关键在行动。”

(1)推动建立新型国际关系,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长期以来,国际格局中处于“中心”地位的国家总以零和思维主导着国际关系,进而实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严重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则与此完全相反,其认为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处于一个休戚相关的共同体中,应该和舟共济、共同发展。习近平多次指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坚持各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坚持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坚持实现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坚持不同文明兼容并蓄、交流互鉴。对此,目前形成了比较统一、具体的理解和解读,这就是在政治上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安全上要对话协商、化解分歧;经济上要同舟共济、普惠共赢;文化上要尊重多样、共存互鉴;生态上要尊崇自然、绿色发展。20毫无疑问,这是对马克思主义共同体思想的新发展。按照这样的全新理念和方案,人类必然会走向美好的未来。(2)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共时性与历时性相统一的过程。所谓共时性就是在当下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每一个国家、民族,各国的人民都应该深刻认识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必要性,按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要求,采取有效的措施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所谓历时性就是从打造地域性命运共同体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世界性的整体概念,内涵着从局部到整体的实践路径,即从打造地域性命运共同体再扩展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212015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习近平提出通过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在一系列重要论述中,习近平曾提出打造国与国命运共同体,比如“中老命运共同体”“中巴命运共同体”等;打造区域命运共同体,比如“亚洲命运共同体”“亚太命运共同体”“中拉命运共同体”“中非命运共同体”“东盟共同体”“东亚共同体”等,这些都属于地域性命运共同体,然后再在这些共同体的基础之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总之,习近平以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系统阐述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要性和主要举措,创新地提出了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从“虚幻的共同体”到“真正的共同体”发展路径,丰富并发展了马克思的人类社会共同体思想。

 

四、以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

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宽广眼界及其方法论是习近平观察当今世界以及推进自身发展的基本遵循,各个民族、国家要处理好自身的发展与世界历史整体之间的关系,这才符合联系与交往越来越紧密的世界历史背景。综合习近平的相关论述,他着重强调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几个重要的举措。

1.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的产生及其社会形态的建立是以历史转变为世界历史为前提的,内涵着符合世界历史发展方向的基本规定。比如,在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中,“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是‘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根本依据”这一条基本原则就内涵着符合世界历史发展规律的基本规定,因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和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绝不是地域性的,“而这是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此相联系的世界交往为前提的”,从而是世界历史性的,即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具有世界历史发展规律的必然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是社会主义,必须始终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正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就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内涵着符合世界历史发展规律的基本规定。同时,科学社会主义是统一性和多样性的统一,统一性即都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多样性即各个民族都应有自己的特色。此外,人类社会发展的实际进程也告诉我们,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任何一个社会形态都是统一性与多样性的统一,哪怕就是当下还处于优势地位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它们建立的都是资本主义制度,但是,既有发达国家的模式,也有不发达国家的模式,无论发达的、还是不发达的,其自身又各有特色,还没有出现过完全一致的、没有任何差异的资本主义模式。正因为此,习近平指出:“社会主义并没有定于一尊、一成不变的套路,只有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本国具体实际、历史文化传统、时代要求紧密结合起来,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总结,才能把蓝图变为美好的现实。”

2.“中国将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上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

世界历史是由科技进步和生产力发展推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进程。经济全球化是世界历史发展的新阶段,世界联系与交往日益紧密,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民族和国家的发展都必须实行对外开放,充分使用世界市场,优化资源配置,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这方面中国有过沉痛的历史教训,也有改革开放以来鼓舞人心的基本经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更加接近。为了更好、更快地实现这一目标,习近平指出,中国将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上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这方面他还有许多重要论述。比如,“坚持对外开放基本国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人类社会最终将从各民族的历史走向世界历史。现在,我国同世界的联系空前紧密,我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世界经济对我国经济的影响都是前所未有的。”“中国经济要发展,就要敢于到世界市场的汪洋大海中去游泳”等等。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习近平宣布了中国持续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一系列重大举措等。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对外开放的道路将越走越宽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也将会取得越来越大的成就。

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还要在国家安全、文明互鉴、生态建设等方面作出努力。

运用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观察当今世界,深刻认识和把握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根本的目的就是世界历史主体在积极加快自身发展的同时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上文指出,目前对习近平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比较统一、具体的理解和解读主要包括政治、安全、经济、文化、生态等五个方面。如果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政治方面的要求,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是经济方面的要求,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还必须在安全、文化、生态等方面作出努力,这些方面习近平有过许多重要的论述。在安全方面应该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在文化方面应该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生态方面应该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寻求永续发展之路等。

总之,习近平以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方法论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着重从政治、安全、经济、文化、生态等方面提出具体要求,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沿着马克思指明的世界历史方向发展,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了积极贡献。

 

网络编辑:保罗

来源:《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1年第4

发布时间:2021-09-09 16: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