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萨利姆·拉姆拉尼:菲德尔·卡斯特罗是第三世界穷人的永久英雄

 

在西方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在那里受到严厉的批评,但是相反,他受到拉丁美洲和第三世界人民的钦佩和赞美,认为他是抵抗压迫的象征,是南方国家渴望独立、主权和自决权的保卫者。作为神话般的反叛者他进入了美洲大陆伟大的解放者的共同墓碑,这位马埃斯特拉山原来的游击队员的威望已经超越了大陆的边界,变成20世纪反对帝国主义的典型和世界解放信号的矢量(有大小也有方向的物理量,如速度、动量、力等——译者注)。

西方媒体由于它们对于南方人民意识形态上的恼怒和明显的迁就,不可能理解菲德尔·卡斯特罗对古巴、拉丁美洲和第三世界的重要历史意义。自从古巴的民族英雄何塞·马蒂以来,没有其他任何人曾经具有象征古巴人民渴望国家主权、经济独立和社会正义如此巨大的力量。

菲德尔·卡斯特罗是自豪、尊严、抵抗和忠于原则的象征,他的威望超越他的出生地的边界辐射到世界。这位古巴革命历史的领导人拿起武器支持被压迫的人,重新要求他们有体面生活的权利。他来自国内最富有的家庭之一,放弃了他所有的阶级特权,以便保卫没有发言权和被抛弃的人,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无视他们的命运。

菲德尔·卡斯特罗拥有一种历史的合法性。他手握武器,在1953年攻打蒙上卡塔兵营期间和195612月到195812月期间,为反对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血腥的独裁政权而斗争。他取得了反对一个残暴的军事政权的胜利,这个政权得到美国的支持和提供令人印象深刻的武器装备。在一个外部敌视的环境中,菲德尔·卡斯特罗实现了何塞·马蒂一个独立和有主权的古巴的梦想,引导古巴人民走上全面和彻底解放的道路,面对华盛顿霸权主义的图谋反对和抵抗所有的考验。

菲德尔·卡斯特罗也拥有一种宪法的合法性。每一个人有权利思考对于古巴的选举制度他想要的东西,但是他当选了,从1976年到2006年每五年一次的选举他都当选。在这个时期之前,他只是总理。1976年到2006年,根据1976年宪法菲德尔·卡斯特罗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从2006年至今劳尔·卡斯特罗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在修改宪法之后担任国务委员会主席的限期为两届,劳尔·卡斯特罗政府的任期到2018年结束。

没有任何领导人在一个与美国处于非典型的战争环境中,没有人民大多数的支持,能够在一个国家的领导岗位上保持三十年。显然,像在所有的社会一样,(在古巴)存在着不满意、批评和绝望的人。古巴革命是妇女、男人的事业,从定义上说是不完满的,古巴从来没有把自己树立为榜样的意图。但是古巴人的大多数对菲德尔·卡斯特罗非常尊重,对他的高尚意图从来没有怀疑。对此美国历来表明它很清楚。196046日美国负责泛美事务的前副国务卿助理莱斯特·马洛里在一份给时任负责泛美事务的副国务卿罗伊·鲁波托姆的备忘录中提到了古巴领导人的威望:“大多数古巴人支持卡斯特罗。不存在有效的政治反对派……为了消灭国内(对政府)的支持,唯一可能的手段是制造对经济上不满和匮乏的失望和泄气”。华盛顿采纳了他的建议,证实采取反对古巴人残酷的敌视措施,将特别严厉的经济制裁强加给古巴,一直坚持到今天。但是这件事情的结果没有成功。实际上,在近半个世纪之后,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民众支持率继续活跃。时任美国在哈瓦那的外交机构(利益照管处)负责人乔纳森· D.法勒可以证实这件事情,他没有停止强调古巴人“对菲德尔个人有重要意义的钦佩”,他提醒说“低估(古巴)政府拥有的支持将是一个错误,特别是在大众社区和大学生中之间对政府的支持”。

菲德尔·卡斯特罗这个人物在三个方面有特点。首先他是国家主权的建筑师,实现了阿波斯托尔和民族英雄何塞·马蒂一个独立的古巴的梦想,将尊严还给古巴岛的人民。其次,他是社会改革家,他站在卑微和受辱的人们一边,将古巴社会建成第三世界不公正最少的社会之一。最后,他是国际主义者,对贫困的人民施以援手,将声援和一体化放在古巴对外政策的中心。(作者萨利姆·拉姆拉尼是巴黎大学索邦巴黎IV 研究伊比利亚和拉丁美洲的博士,联合大学的教授和记者,研究古巴和美国关系的专家)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61128日西班牙《起义报》)

链接:西报: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历史上的作用

何塞·萨里翁·安达路斯 魏文编译

面对像菲德尔·卡斯特罗这样重要的人物的去世,不可能不思考从1953年就陪伴他的政治进程而去描述他的形象外表。菲德尔的重要性大大超出古巴的边界,甚至超出他的历史时代。像所有伟大的革命家一样,菲德尔必须制定一项新的战略以便在一个殖民的和欠发达的外围国家指导一个革命的进程,为此他必须抛弃建立在机械地实施假的政治理论基础上的旧战术。古巴人民社会党曾经指责攻打蒙卡塔兵营的失败是资产阶级的“政变冒险”。

古巴革命的胜利意味着拉丁美洲革命运动在战略上一次巨大的变革,在整个大陆开启了一个游击运动的时代。古巴是最后一个从西班牙统治下取得独立的拉丁美洲国家,在后来的60年间受到美国的干涉,由于菲德尔古巴变成了民族解放运动的先锋。曼德拉在27年监禁后,刚获得自由就拥抱了菲德尔,象征着古巴这个小岛从1959年到现在,在第三世界所有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中物质上或象征性的国际上的作用。不仅是这些:依靠它的人道主义援助和医务人员,古巴在数百次自然灾害中提供了它的声援。甚至在西班牙古巴的扫盲方法“是的,我能够”已经在塞维利亚的居民区扫除了文盲。这是从加勒比一个小岛几乎没有资金的情况下做的,这可不少。

克服所有可能的困难,距离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只有90海里,菲德尔领导了一项集体的计划,这是几代人的旗帜。古巴面对恐怖主义和生物战,面对无数次的谋杀,面对前苏联的垮台,它幸存下来了,没有失去医疗照顾,对所有的级别实行免费教育,保护儿童的权利,关注年长者。

菲德尔可能是媒体向他“开火”最多的领导人。当美国《福布斯》杂志说他个人有9亿美元的财富时,菲德尔宣布如果这个出版物表明他个人在国外有某一笔存款的话,他将放弃他的职务。《福布斯》承认它缺乏证据,尽管它从来不想辟谣。

菲德尔具备必要的品德。美国中央情报局训练的1500名士兵(雇佣军)在尼加拉瓜索摩查独裁者的后勤支持下,企图入侵古巴的吉隆滩,这有助于将一个高举抵抗旗帜的人民统一起来。多年以后,1980年菲德尔在在访问尼加拉瓜时宣布:“据说暴君(索摩查)在辞别吉隆滩的雇佣军时,曾经要求他们至少给他带来卡斯特罗的一根胡子。我来到了这里,留着所有的胡子,这是为了献给尼加拉瓜胜利的人民。”

在拉丁美洲的文化中,古巴革命标志着一个以前和一个以后。在革命胜利后不久,古巴建立了“美洲之家”和“古巴作家和艺术家联合会”,扩大了“何塞·马蒂”古巴国家图书馆。古巴革命开始83天以后,成立了古巴电影业和艺术学会,失去推动了拉丁美洲的新电影,生产了珍贵的影片如“欠发达的记忆”。该学会的音响实验团体创造了一个古巴音乐新的前景,远离商品化的前景,给“古巴新的抒情诗”以地位,其中的名字有席尔维奥·罗德里格斯、巴勃罗·米拉内斯、诺埃尔·尼科拉或萨拉·冈萨莱斯。“新人”、“艺术和文学”等出版社的建立对一个文字上被书淹没的国家是很重要的。古巴革命的事实本身启发了“非欧洲中心”的哲学和拉丁美洲自己的哲学。古巴革命这些在文化界的影响引起许多作家向它致意,如巴勃罗·聂鲁达、尼科拉斯·纪廉、胡安·赫尔曼、安赫尔·奥杰尔、加布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或巴勃罗·阿曼多·费尔南德斯,他们与全世界的作家和艺术家在一起向古巴革命致意。

把困难、矛盾和犯过的错误撇开是不诚实的。这个在前几十年跟踪过同性恋的国家,面对过去严重的错误做出了诚恳的自我批评,2010年古巴宣布为变性免费做手术。

我们这些人感受到古巴的革命进程,我们有义务同样受到批评。菲德尔本人从他的思考文章对进程做出重要的批评,他已经自愿离开了政府。应当看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承认古巴对儿童的保护,2006年的报告承认古巴是世界上唯一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国家,在男女平等和反对种族主义的领域或取缔文盲方面取得了进展。最后的结果是清楚的:历史已经宣判他(菲德尔)无罪。(作者何塞·萨里翁·安达鲁斯是哲学博士,左派团结组织的联邦负责人)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61128日西班牙《起义报》)

来源:《环球视野》20161129

网络编辑:蓝天微风

 

发布时间:2016-12-08 22:5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