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科学无神论
张新鹰:浅谈“在宗教界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有针对性地加强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

  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就“加强思想道德建设”提出了“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的任务。2020年1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向全党发出“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动员令。2021年全年,中共各级党组织在庆祝建党百年之际,整体开展声势空前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取得了显著成效。

  2021年4月,继全国宗教场所根据2016年全国宗教会议精神和《宗教事务条例》已经开展了“四进”活动之后,我国九个全国性宗教团体联名发出《关于开展“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主题教育的共同倡议》(以下简称《倡议》),要求在“三爱”主题教育中“重点学习中国共产党历史,同时学习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倡议》作为完成中共十九大确定的任务和呼应中共中央关于“四史”学习活动的重要举措,得到我国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热烈反响。

  2021年1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谈及“深入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的时候,强调“要在宗教界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有针对性地加强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这是党中央在此前面向全党全社会做出一系列相关部署和完全肯定宗教界“三爱”主题教育的基础上,第一次将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同“四史”教育贯串融合在一起,对宗教界提出的更加集中、更加明确的学习要求。应该说,在中国共产党党内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仍在深化之时,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布置宗教界接续开展内涵相通的学习教育活动,体现了党中央对我国宗教界的高度重视、特别关怀和殷切期待。对于宗教工作领域而言,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为新时代坚持中国共产党对爱国统一战线的政治领导,巩固同宗教界爱国统一战线的政治前提,引导宗教界不断提高思想觉悟和政治站位,确定了新一轮的行动指南。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是宗教界人士既要作为国家公民主动加强自身思想道德建设,又要作为党和政府与信教群众之间桥梁纽带的主体,自觉接受正确政治观念培养和政治立场检验的职责所在。

  在党的统战工作大格局中,中央对宗教界代表人士的期许,从来是“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即由政治方向指标、专业能力指标、个人道德指标和重大绩效指标组合形成的特定标准。其中,政治指标是首要的、基本的条件,道德指标则与政治指标有着内在的关联,也与本宗教固有的专业指标相互沟通;前面这三项指标的总值累加起来,又成为满足第四项指标的决定要素。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宣告实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随之开启的今天,“在宗教界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有针对性地加强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对于宗教界人士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努力达到符合新时代统战工作和信教群众共同需要的更高政治标准和道德标准,更快推动与新时代相适应的宗教中国化进程,做到平时和关键时一样起作用,“更好组织和引导信教群众同广大人民群众一道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团结奋斗”,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那么,同时开展的“两个教育”,相互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呢?

  简而言之,也许可以这样说: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是为我国宗教界坚持宗教中国化提供正确的价值取向坐标,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是保证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达到理想效果的内生动力源泉。

  “正确的价值取向坐标”,是一个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成的多维体系。我们知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要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要求,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层面的价值要求。通过学习教育活动强化宗教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观念,就是希望从个人道德规范入手,将实现公民层面的价值要求与宗教界人士对实现社会层面和国家层面价值要求所担负的责任连成一气、汇成一体,作为中华传统伦理“修齐治平”递进型理想范式的当代升华和创新发展,在宗教中国化实践主体的行为过程中,内在地发挥整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可或缺的度量基准作用。也就是说,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是使我国当代宗教中国化始终保持正确方向的实时标尺。经过专题教育,我国宗教界必定会更加主动、更加熟练地使用这组标尺,对于宗教中国化实行精准可靠的目标保障。

  而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则是向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源源不断地传送最有亲和力、感染力、说服力、推动力的实证依托,并由此为受教育者获得准确的认知结论,开辟合乎逻辑和理性的思维通道。换句话说,“四史”教育是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现实历程作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的最佳教材,让宗教界人士自然而然地领悟到“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的真切道理,领悟到当代中国宗教必须从属和适应中国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在这样的意义上,对中共党员的党史学习提出的“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也是宗教界学习教育活动应该求得并且能够求得的积极效应。

  爱国主义是宗教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的出发点和着力点。爱国主义涵养集体主义,集体主义激发爱国主义。要用爱国主义教育融摄集体主义教育。超越利己主义和“小团体主义”束缚,把为个人利益着想和为所处宗教社群的群体利益服务,与为更广大人民群众的集体利益着想和服务衔接起来、一致起来。把宗教情怀所推崇的“悲愿”“利生”“普慈”“大爱”,像平素的扶贫助教、抚孤安老及每次突发灾难救援和此次抗击新冠疫情一样,随时随地化现为解危济困、为国分忧的集体主义善行;使本宗教所主张的良好道德品格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社会主义风尚相即相融,促进新时代爱国主义精神蓬勃焕发,助力承载着中华民族生命共同体的社会主义祖国愈益繁荣昌盛。要用社会主义教育充实爱国主义教育。使受教育者认识到,“我国爱国主义始终围绕着实现民族富强、人民幸福而发展,最终汇流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因此“必须坚持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相统一”,即在当代中国,爱国必然要爱社会主义。而中国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在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根本上说,祖国的命运、社会主义的命运与党的命运密不可分,所以爱国、爱社会主义又必然表现为爱党,全心全意拥戴党的领导,正心诚意服从党的指引。全国性宗教团体“三爱”主题教育《倡议》要求在教育中开展的“四史”学习应以党史为重点,正体现了对这个关键问题的把握。

  当前与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同时进行“四史”教育,顺理成章地也要把握好党史教育这个重点。要将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学习,结合进对中共百年奋斗历史道路、历史成就、历史经验的回顾认知当中,看清楚我们过去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我们怎样才能继续成功,从而增进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自内心的认同与热爱。要联系自己在新中国的成长经历和在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中的光荣地位,看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承担和怎样承担对国家对人民的责任使命,弄明白本宗教今后要在中国土地上扮演什么样的社会角色,从而念念不忘身为宗教界人士所应当依法奉行的中国公民神圣义务,念念不忘推动本宗教从各方面与新时代相适应,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上国家和人民的前进步伐相契合。时刻激励自己携带着中华民族一分子的归属感、尊严感、荣誉感,走在宗教中国化的第一阵列里。

  爱国主义是中华优秀文化最鲜明的底色、最宝贵的基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五千多年来,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够经受住无数难以想象的风险和考验,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生生不息,薪火相传,同中华民族有深厚持久的爱国主义传统是密不可分的。”

宗教界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和以党史为重点的“四史”教育活动,自身拥有丰厚的传统资源和文化资源可供运用。虽然在中华民族从古代到近代悠远汗漫的历史长河中,以维护捍卫王朝道统疆域为中心的爱国报国的思想意识和具体表现,由于时代原因而带有某些局限性特点,但其磊落磅礴之道义、卓绝伟岸之精神,都具有超越时代的不朽价值;无数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为我们塑造了无数忠于祖国、爱我中华的光辉典范。其中,我国宗教历史上的许多前辈先贤,一样不愧是崇高爱国道义和精神的体现者、弘扬者,也是无数忠诚爱国典范的一部分。

  如果编撰一部《中华宗教界爱国史册》,可以写出一系列彪炳于世的各宗教代表人物。尤其在中国从十九世纪中叶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以后,面对列强欺侮压迫日甚一日,国家积贫积弱年复一年,他们痛心疾首,奋袂而起,和广大人民群众一道,顽强抗争,誓挽国运,在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史和近代宗教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迨至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爱国宗教界义无反顾地成为革命统一战线的一员。许许多多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召下,为红色根据地建设和党在白区的工作,为红军完成前无古人的长征壮举,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贡献了实实在在的力量,甚至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新中国诞生后,爱国宗教界又在清除我国宗教内部的帝国主义势力影响,废除宗教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使中国宗教成为中国宗教信仰者独立自办的群众事业方面,经受了风雨锻炼,取得了长足进步。大批宗教界代表人士热情支持、亲身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在更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中积极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爱国主义精神和传统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得到新的发扬光大,“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的认识在宗教界日渐深入人心。

  进入改革开放历史时期,中国置身深刻剧烈的社会转型和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之间,宗教状况也发生巨大变化。在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指引下,宗教界新老代表人士继续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坚守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社会安定大局,面对境外渗透、邪教蔓延、“三股势力”猖獗等严峻事态,牢牢站稳国家和人民立场,谱写了拥护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支持改革开放、坚持独立自主的新篇章;并越来越多地通过扩大对外交流,展示中国宗教“多元通和”“和合共生”的文化风貌,向宗教冲突不绝的世界呈现出“风景这边独好”的中国范例。

  所有这些事迹、这些经验,都是今天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党史学习可以随时取精用宏的历史财富,毫无疑义地受到宗教界人士的格外珍视。

  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迈进新时代。新时代“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是中共百年征途、千年大计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新起点。中华民族于此不可逆转地日益接近伟大复兴的历史时刻。中国共产党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课题。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二十一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十八大以来不到十年时间,党和国家事业就在这一思想指导下取得全方位、开创性历史成就,发生深层次、根本性历史变革。“两个确立”连同这些历史成就和历史变革,标志着我们党迎来了一次重大的全局性飞跃,标志着在中共百年奋斗的特定历史节点上对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的一次代际赓续,又创造出一份相比于古代到近现代再到十八大以前的任何历史财富都毫不逊色且尤为新鲜丰沛的时代财富。将这份时代财富放在我们全部历史财富的代表性标识位置,就形成了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和“四史”教育的点睛之笔、拱心之石。

  在宗教界的学习教育活动中,必须强调对于“两个确立”决定性意义和践行“两个维护”的深刻理解,必须强调对于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包括宗教方面工作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的正确认识,必须强调对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包括新时代党的宗教工作理论和方针政策的深入领会。不如此,整个学习教育活动就会失去灵魂,背离预期的效果。宗教界代表人士和宗教工作部门组织、检查学习教育活动时,应该特别关注这个问题。

 

 

  2021年11月11日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总结了中国共产党走过的光辉历程和带领人民取得的辉煌成就,总结了党推进革命、建设、改革的宝贵经验,突出新时代这个重点,总结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砥砺奋进的理论和实践,亦即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和积累的新鲜经验。《决议》非常及时地为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和“四史”教育提供了一部十分全面、十分准确、十分凝练的总纲性权威教材。要将学习《决议》与同步进行“两个教育”纳入统一安排,统筹优化活动计划,把认真领会《决议》精神作为学习教育活动早见成效的迅捷途径和强大推动力。我们看到,宗教界正在就此付诸行动,令人鼓舞,值得点赞。

  宗教界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和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是2021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的一部分,而会议精神是一个有机整体,既与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一脉相承,又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宗教工作理论和实践的最新结晶,是做好新时代宗教工作的总纲要、总遵循。因此,宗教界的学习教育活动还要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2021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紧密联系起来,把习近平总书记向宗教界部署“四史”教育时特意提出的“有针对性”的要求一一落到实处。2018年开始,我国五大宗教先后制定了坚持中国化方向的五年规划,其中对各宗教存在的不符合中国化总目标、不利于新时代宗教健康传承的观念、作风、制度、行为有所曝光,有所整治。2021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明确坚持问题导向,再度梳理了宗教工作的重点任务,还向宗教界提出了“全面从严治教”的要求。宗教界要在实施“五年规划”的过程中,借重完整、准确、全面落实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的东风,进一步调动问题意识,有针对性地援用“四史”中的有关内容,启发带动各宗教针锋相对地回应坚持中国化及教风建设面临的各种挑战。要分别根据各宗教不同情况和存在的不同问题,实事求是地考量历史差异、文化差异、地域差异、民族差异等因素,在利用统一教材进行普遍性、覆盖性、通识性教育的同时,因教制宜、因地制宜、因“人”(特定受众)制宜地细化具体教育方案,灵活选择施教方法,及时推广典型经验;恰当运用本宗教本地区本民族现成例证,并把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和有益理念创造性转化为可供当代中国宗教浸润其中的营养基,使以党史教育为重点的“四史”教育成为有助于破解各宗教突出问题的一束精神利器,通过宗教界自我萃化和宗教团体自身建设的实践成果,充分彰显其提高信仰主体思想境界、刷新各宗教宏观面貌的政治文化效能。

  以上所述,涉及从六个方面对于“在宗教界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有针对性地加强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的粗浅认知:一、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是宗教界的职责所在,具有重要意义;二、关于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和“四史”教育的关系;三、宗教界拥有可用于学习教育活动的丰厚历史财富;四、必须强调对于“两个确立”和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的正确认识;五、把学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与“两个教育”纳入统一安排;六、加强教育针对性,回应宗教中国化及教风建设面临的各种挑战。

  “在宗教界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有针对性地加强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是引导我国宗教在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上完成历史性跨越的一项顶层战略设计,是保证宗教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时代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中更多发挥正面作用、同包括信教群众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团结奋斗、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一次强劲赋能行动。但我们不应将“两个教育”视为一件一举可竣的短期任务,而是要作为宗教界常态化政治思想教育的长期必修课,立足久远,常抓不懈,滚动延续,常学常新,让学习教育活动不断结出绵绵硕果。相信我国宗教界一定能够紧紧把握住这个关系中国宗教前途命运的重要机遇,致力在学习教育活动中淬炼自己、提升自己、塑造自己,用宗教中国化的新成绩和宗教事务治理的新局面,回报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关怀与期望。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科学与无神论》2022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22-07-08 10: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