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经典导读
郑亚楠:从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寻找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发展路径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是青年恩格斯对英国曼彻斯特工人阶级的悲惨生活际遇进行21个月的观察后,于1845年出版的著作。今天看来,他调查之仔细、事实之确凿、分析之透彻的认知世界的方法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经典作家穿越时空的思想仍在引导着我们尊重生活实践、寻找理解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发展路径。

  18449月,刚从巴黎回到德国巴门的恩格斯一边沉浸在见到马克思的巨大愉悦中,一边加紧整理自己对英国的印象和感受。他在给马克思的第二封信中说:“我正埋头钻研英国的报纸和书籍……”“我将给英国人编制一张绝妙的罪状表。”18455月,德国莱比锡出版了他的书,取名《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这是一部对英国工人在资产阶级社会中非人生活进行激烈控诉的书,是一部对当时英国资产阶级全面科学分析的书,是一部奠定了他与马克思两个人思想全面相通、默契一生的书,同时也是一部新闻调查的经典力作,具有穿越时空的思想魅力。

  “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

  把恩格斯培养成一个精明的商人一直是老恩格斯的宿愿,为此,他不断地安排儿子随着自己游览欧洲,到工厂见习管理工作。184211月底,老恩格斯要求儿子要么进入曼彻斯特的欧门—恩格斯公司继续学习经商,要么断绝对他的经济资助。恩格斯选择了前者。于是,他来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发源地英国。那时英国最先进的工业是纺织业,而曼彻斯特是全英的纺织业中心。如果不出意外,作为欧门—恩格斯公司棉纺织厂事务所的总助理,恩格斯将要处理业务上来往的国际邮件、帮助收购原棉和出售各类品种的棉纱,成为一个勤勉而认真的商人。然而,从1842年底到18448月离开,恩格斯的曼彻斯特商人生活却是这样度过的:“我抛弃了社交活动和宴会,抛弃了资产阶级的葡萄牙红葡萄酒和香槟酒,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和普通的工人交往。”作为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作为一个工厂主的世袭子弟,作为一个跨越了自己阶级的人,他高兴的是在“获得实际生活知识的过程中有成效地度过了许多时间”。

  他利用在曼彻斯特一年多的时间走进了曼彻斯特工人区。当时的曼彻斯特有40多万人,城市的工人区和资产阶级区域是严格分开的。曼彻斯特最中心区是宽阔豪华的商业区,布满了交易所和货栈,围着这个核心,随着地势、沿着河道,越低的地方越是工人区。中等的资产阶级住在离工人区不远的整齐的街道上,高等的资产阶级住在最外围,尤其是空气流通的高地上的郊外房屋或别墅。巧妙的是,那些富人们虽然每天都会乘着公共马车到市中心的营业所,但却发现不了所经过的左右两边的肮脏和贫穷。因为宽阔街道两边全是连成一片的商店,常常灯火辉煌,非常热闹。而它们的背后藏着那些又狭窄又弯曲又肮脏又破旧的大杂院。

  恩格斯不仅亲身观察工人居住状况的艰辛,还用大量可靠的材料揭露了工人生活中穿衣的褴缕和饮食的劣质。他在曼彻斯特期间,一边走进工人的小宅子、大院、地下室,一边搜集与工人生活有关的卫生、警察、商贩、法庭的报道,从这一侧面反映工人生活的全貌。恩格斯非常清楚当时的大英帝国正在上升期,掌权者只愿意看到城市闪亮的一面,不愿承认城市背后的惨相。因此,他严证地声明,“我在引用别人的话时,在大多数场合下都指出引文作者所属的党派,因为自由党人几乎总是在竭力否认工厂区的贫困。因此,当我描述产业工人的状况而缺少官方文件的时候,我总是宁可利用自由党人的证据,以便用自由资产阶级亲口说出来的话来打击自由资产阶级”。1844年,伦敦出版了自由党人盖斯克尔关于英国工业居民状况的书,书中说曼彻斯特本城有两万人住在地下室里,《每周快讯》杂志根据官方报告提出的数字是全体工人的12%,恩格斯认为二者大体吻合,但它们都没有计算住在郊区地下室里数量只多不少的工人。由此他又关注到了贫民区的人们穿的是厚、硬、沉重的且御寒和防湿作用极差的粗布,吃的干酪是陈货、猪板油是发臭的,还有又瘦又硬的病死畜肉。

  恩格斯在写出工人们悲惨生活事实的同时,还深刻地阐明了资本的贪婪对工人精神的摧残。19世纪三四十年代,正是英国城市工业化时期,他一针见血地道出了资本主义大城市漂亮外表背后的“社会战争”。他认为那些住在“到处是一堆堆的垃圾和煤灰”中的人是穷人中最穷的、工资最低的工人,掺杂着小偷、骗子和娼妓,甚至还有暂时没有堕落的人,但无法保证他们不一天天地堕落,一天天地丧失抵抗贫穷、肮脏和恶劣环境的能力。造成这种“社会战争”的武器是资本,即他们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直接或间接地被占有,而战争中一切不利的条件都落到穷人的身上了。如果穷人“侥幸找到工作,如果资产阶级发了慈悲,愿意利用他来发财,那么等待他的是勉强够维持灵魂不离开躯体的工资;如果他找不到工作,他只有去做贼或者饿死,而警察关心的只是他悄悄地死去,不要打扰了资产阶级”。

  揭开资本主义大城市的附属物——贫民窟的真相,是恩格斯曼彻斯特生活的重要部分。此时的恩格斯本应是工厂主和大商人的接班人,但他走进了潮湿的矮棚和地窖,用亲眼所看、亲耳所听、亲身所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录,这种对生活切身体验的思想方法和行为准则,今天仍然是新闻传播工作者要遵循的原则。

  “发现”无产阶级

  恩格斯与马克思的真正相见是在18448月的巴黎,是在恩格斯从曼彻斯特返回巴门的途中。21个月的曼彻斯特生活让恩格斯彻底了解了英国,了解了英国的大城市,了解了英国大城市光鲜的资产阶级背后还有无数受盘剥的工人,充满民主主义思想和人道主义情怀的他认真思考着为什么会这样?工人们的出路在哪里?

  在调查英国工人们衣、食、住、行所存在的残酷事实以及翻阅相关报道后,恩格斯的思想如航船上的桅杆,要在澎拜的生活之海中寻找正确的航向;寻找造成这种“社会战争”、极度不公平的缘由。他发现生活于英国、命悬一线的工人具有“顽强的、不可战胜的英雄气概。正是在这种镇静的坚忍的精神中,在这种每天都得经受上百次考验的不可动摇的决心中,英国工人显示出自己性格中最值得尊敬的一面”。为什么这样讲?他研究了英国工人的罢工,并从工人的罢工中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当时的欧洲有一种看法,认为英国工人是安于资产阶级统治的,不像法国人那样随时准备着战斗。恩格斯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这是一个错觉,英国工人确实与法国人不同,但英国工人罢工时的态度是绝决的。18443月,英格兰北部诺森伯兰和德勒穆的4万煤矿工人举行了罢工,持续了几个月后,统治者们想出了让工人们腾出住处的毒招,4万工人、老弱妇孺全部被迫来到了大街上。他们在多雨的露天地里挺了八个多星期。“除了床上的印花布帐子,他们和婴儿就再没有其他可以遮蔽的东西,除了工会微薄的补助和小铺老板越来越少的赊欠,就再也得不到其他的帮助。”即使这样,人们还是忍受着,没有任何混乱、暴动,因为他们知道,资产阶级的军队和警察盼着他们使用暴力呢,想以此为借口来结束罢工。恩格斯深深地被英国工人阶级这种大无畏的战斗精神所震撼,他大胆地判断:“工人阶级是国家力量所系并能推动国家向前发展的阶级。”

  恩格斯在曼彻斯特的生活是如此充实,他到工人住宅观察他们的日常生活,听他们讲述自己的疾苦,亲眼目睹为反抗压迫者而进行的政治社会斗争。同时,他把拒绝客厅里的闲谈和讨厌的社交而赢得的时间放在了对人类经典理论的研读和思考中。

  实际上,在恩格斯关注英国工人悲惨生活之前,就有英国学者和具有人道主义思想的思想家们思考过工人的问题。比如,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已经发现工人创造得越多却越贫困的事实;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甚至贡献自己的财产,成立工人合作社,试图以此摆脱资本家的剥削,让工人过上好日子。然而,这一切都解答不了恩格斯“工人阶级的解放之路在哪里”的疑问。到1834年,英国工人已从个体破坏机器的无数次失败中逐渐醒悟,认识到靠单个人、某一部分地区的抗争解决不了问题,他们开始以这个社会的法律制度为突破口,由工会组织开展人民宪章运动。恩格斯仔细考量了宪章运动的宗旨和一次次去伪存真、大浪淘沙的过程。宪章运动提出的“六条”是整个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集中体现,要求按照民主的原则改组下院。他们不是普通的共和主义者,他们的民主主义也不仅限于政治方面。宪章主义者与激进的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自由派、空想社会主义之间有过一系列的交手,在反对法案的落实上、在反谷物法上、在实行财产公有制上都有过联合的举动,而正是在联合的过程中,宪章主义者才感受到资产阶级的种种目标最终并不是为了工人阶级的解放,而是想假工人罢工之手,实现自己的利益。于是,宪章运动彻底摆脱了这些阶段性的合作者,变成了纯粹的工人组织。“政治权力是我们的手段,社会幸福是我们的目的。”恩格斯分析认为,“在许多社会主义和宪章运动领袖那里形成起来的、经过宪章运动考验并清除了资产阶级成分的、真正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很快就会在英国人民的历史发展中起突出的作用”。

  虽然恩格斯所考察的曼彻斯特及伦敦等英国大城市的生活距今已过去近180年,世事沧桑,变化几多,然而,恩格斯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分析力、客观公正的判断力、面对现实的预见力仍是今天新闻报道、新闻分析要用力学习的。

  “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

  21个月的曼彻斯特生活给一头扎进英国工人运动中的恩格斯以巨大的时代馈赠。以此为开端,他从一个革命民主主义者转向了工人阶级,转向了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他完成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批判已有的空想社会主义理论,总结工人阶级的伟大斗争。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自1845年出版到1892年,先后在德国、英国、美国出版。三个版本的序言既有一以贯之的思想,也有补充修正的地方。如果将三个版本的序言放在一起阅读,恩格斯这位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始人、伟大的革命家,其坦荡的胸襟、深邃的思想、彻底的反思、坚定的信念如奔腾的激流,穿石过滩,浊浪排空……

  1845年,恩格斯在德国版第一版序言中开明宗义:工人阶级状况是当代一切社会运动的真正基础和出发点,是目前社会一切灾难的最尖锐最露骨的表现。为了肃清一切空想和臆造,为了给社会主义理论提供坚实的基础,研究无产阶级的境况非常必要。恩格斯不仅观察工人阶级,也观察资产阶级。他认为资产阶级的利益与无产阶级的利益是完全对立的。不管资产阶级口头上怎么说,实际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靠无产阶级的劳动发财,当无产阶级的劳动产品能卖出去时,无产阶级才有用;当资产阶级无利可图时,无产阶级就会陷入“无用”。他在德文版第一版序言中自信地指出:“我要毫不迟疑地向英国资产阶级挑战:让他们根据像我所引用的这样可靠的证据,指出哪怕是一件多少能影响到我的整个观点的不确切的事实吧。”即使到了1885年,美国已上升为资本主义强国,美国的社会舆论几乎一致地认为,美国没有欧洲式的工人阶级,不可能产生像欧洲那样的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阶级斗争,社会主义不可能在美国的土壤上生长。但恩格斯清醒地指出,美国的工人运动很快会到来。果然,18855月,美国爆发了为争取八小时工作日的斗争,芝加哥等地出现了骚动,各中心大城市出现了新的工人政党组织。他分析,无论这些美国的工人组织最初的形势怎样,有多少分歧和争论,其最终目的与欧洲无产阶级的纲领是一样的,这就是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以便实现整个社会直接占有一切生产资料,大家都为共同的利益而奋斗。“因此,共产党人在实践上是世界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推动社会前进的一部分。”

  马克思主义从来不是教条的理论,“而是包含着一连串互相衔接的阶段的发展过程的阐明”(恩格斯语)。1892年,恩格斯为德文版第二版写了序言,与1845年的德文版第一版时隔46年。写第一版时恩格斯25岁,而写这一版时他72岁。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资本主义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恩格斯坦率地承认这一点。他认为,此时的英国与他当时的描述有诸多差异。英国经过1847年的危机有了新的工业发展开端,资本主义制度发生变革;新的交通工具如铁路和海船使世界市场得以形成,规模化的大生产让资产阶级学会了承认工联的存在,甚至有些时候工人的罢工反倒对工厂主的竞争有好处。而他1844年观察英国时所产生的思想只是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胚胎时期的一个阶段。他那时发现的社会主义处处带有德国古典哲学的痕迹,他所描写的英国工人阶段状况,实质是资本主义剥削的青年时期,包括他对资本主义工业危机的测算,五年一次很显然算短了。恩格斯对他在24岁时有着瑕庛的认识充满了实事求是的底气。他说:“我不打算删去本书中的许多预言,我决不想把我的著作和我本人描写得比当时高明些。当我重读这本青年时期的著作的时候,发现它并没有什么使我脸红的地方。”

  恩格斯这种忠于事实、问心无愧,大胆反思、发展辩证的观点和胸襟,就是今天培养新闻传播者的最丰沃的精神来源。

恩格斯与马克思相会的前提是,恩格斯当时经常用奥斯沃特的笔名投稿。他们在《德法年鉴》上相互阅读过各自的文章。如果没有同一时间段里,他们各自独立的、通过不同途径对资本主义世界的认识有了高度的、开拓性的科学共识的话,就不会有18448月那场伟大的思想相会。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恰是青年恩格斯建立新世界、消灭私有制思想的初步探索。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821

网络编辑:保罗

 

发布时间:2018-10-19 23: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