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许萌 郭小丽:《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珍贵版本探考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被马克思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这部篇幅不长的著作是恩格斯对其经典著作《反杜林论》中的一部分内容的摘编。当时,为了驳斥欧根·杜林所谓的“社会主义理论”,维护德国社会党的革命力量,恩格斯从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方面对杜林的观点进行了批判。后来,为了完整地阐释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更好地指导各国工人运动的实践,恩格斯应保尔·拉法格的请求,将《反杜林论》中有关科学社会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内容摘引出来并加以修订,形成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的全新蓝本。

  这本小册子兼具理论性和革命性,一经发行便广受各国进步力量推崇。在1891年德文第四版序言中,恩格斯写道:“至少从1883年3月第一版问世以来已经印行了三版,总数达1万册。”在1892年英文版导言中,他又写道:“波兰文版和西班牙文版就是根据这个法文本译出的……根据这个德文本又出版了意大利文、俄文、丹麦文、荷兰文和罗马尼亚文的译本。这样,连同现在这个英文版在内,这本小书已经用10种文字流传开了。据我所知,其他任何社会主义著作,甚至我们的1848年出版的《共产主义宣言》和马克思的《资本论》,也没有这么多的译本。”19世纪末20世纪初,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作为一种进步思想传入中国,因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需要而逐渐被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所接受,发展成为指导中国革命斗争的思想旗帜。在这一时期,马克思恩格斯的相关著作也在中国得到大量译介和传播,其中就包括《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

  本文拟以笔者查考到的1949年以前出版的各语种版本为基础,介绍并对比不同语种版本在出版源流、发行形式和主要内容上存在的差异,为我们探索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在世界传播的脉络、了解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曲折历程以及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源泉提供参考。

一、法文版本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最初是恩格斯应拉法格的请求,将《反杜林论》中有关科学社会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内容摘引出来,删除了与杜林论战的段落,重新编排、修改而成的一部独立著作。拉法格据此翻译为法文,并命名为《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Socialisme Utopique et Socialisme Scientifique),其单行本最早发行于1880年。因此,这一版本的珍贵程度不言而喻。1980年,柏林狄茨出版社出版了1880年初版影印本,从而为我们再现了这本著作的最初原貌。这一版本只收入了署名为“P.L”的前言(据考证,这个前言由马克思撰写,但署名为保尔·拉法格)和未分章节的正文,这是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著作在法国社会的最初呈现。

  另外,1924年,巴黎人文书店出版了法文修订版。该修订版收录了恩格斯写于1892年的英文版导言,将之命名为“英格兰与唯物主义”(l’Angleterre et le Materialisme),正文部分分为“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两部分,每部分又再分为不同小节,并添加了提炼性标题。在具体内容方面,该版对拉法格的法文译文进行了仔细审定,并添加了一部分解释性说明和拉法格的笔记作为注释。此版还收入了马克思的小女儿爱琳娜·马克思为纪念恩格斯诞辰70周年而撰写的恩格斯小传。

二、德文版本

  恩格斯在本书德文第一版序言中曾介绍说,基于《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在法语国家获得了意外成功以及德国社会民主党内普遍感到迫切需要出版新的宣传小册子两个原因,他根据德国社会的需要对文章进行了编辑和修改(包括形式与内容)。由此可见,德文版与法文版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所不同。这也在1882年10月30日恩格斯致拉法格的信中得到了确证。恩格斯在信中提及,经过大量补充的德文版比拉法格翻译的法文版大约增加了一倍内容,并询问拉法格是否有可能根据德文版出版新的法文版。该书德文版标题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Die Entwicklung des Sozialismus von der Utopie zur Wissenschaft),单行本最初发行于1883年。

  笔者考证到的最早德文版为1919年柏林前进书店出版的版本。该版包括恩格斯的1882年德文第一版序言和1891年德文第四版序言、卡尔·考茨基写于1907年的德文第五版序言、正文以及附录《马尔克》(恩格斯为在德国社会党内传播关于德国土地所有制的历史和发展的基本知识而写的一篇长文)。正文部分采取了与法文版不同的章节形式,也即目前通行的三章节结构。

  此外,笔者还发现了国内保存的以下几种德文版本。

  1925年狄茨出版社出版的版本。此版与1919年的版本结构相同。

  1932年国际工人出版社出版的版本。该版本由德国社会民主党人赫尔曼·敦克尔(Hermann Duncker)编辑,收入了恩格斯的正文三章内容,前附敦克尔撰写的1924年版和1929年版导言,并以附录的形式收入了共产国际早期领导人卡尔·拉狄克(Karl Radek)写于1918年的《社会主义从科学到行动的发展》(Die Entwicklung des Sozialismus von der Wissenschaft zur Tat)一文,文章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无产阶级革命从理论到实践的发展做出了新的预判和说明。在该版本中,编者还添加了大量有助于读者理解的注释,包括对马克思《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论述以及对马克思恩格斯通信内容的引用。

  1945年柏林新道路出版社出版的通行版本。该版本内容包括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英文版导言、正文三章以及附录《马尔克》。

另外,国际工人出版社于1930年出版的一部恩格斯与列宁著作合辑中包含了敦克尔版本,还收入了恩格斯的《德国农民战争》、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和《国家与革命》。

三、英文版本

  据笔者查考,最早的英文版译者是爱德华·艾威林(Edward Aveling),该版本于1892年由伦敦斯旺·桑南夏恩公司和纽约查尔斯·斯克里布纳之子公司同时出版(1924年法文修订版所附的英文版导言注释也表明,伦敦版和纽约版为同一时间出版),书名为《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Socialism: Utopian and Scientific)。恩格斯对在英国传播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非常重视,亲自撰写了篇幅不少于正文的导言,即1892年英文版导言。

除了最早的英文版本外,笔者查考到的国内保存的早期英文版还包括以下几种。

  1901年纽约劳工新闻公司出版的版本。该版本书名为《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Socialism, Utopian and Scientific),附有1892年英文版导言以及附录《马尔克》。与1892年的英国版本相比,该美国版本有如下不同之处:正文的三个章节添加了大标题,即“空想社会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添加了有详细内容提要的目录;添加了关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概念的注释,由美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先驱吕西安·桑尼尔(Lucien Sanial)撰写。另外,该版在说明中还提到,美国社会主义劳工党领导人丹尼尔·德莱昂(Daniel De Leon)曾翻译过该书的正文部分,并于早年发表在党报《人民》周刊上,后以《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ism from Utopia to Science)为题制作成小册子独立印发。值得注意的是,该美国版本还附有纽约劳工新闻公司的出版说明,表明此版由艾威林依据德文翻译、恩格斯校阅,是完整的权威英文版,且是在美国出版的第一个完整的英文版本。但是,该说明并未标注时间,故很难确定这是1901年版的说明。因此,笔者认为,1892年由伦敦和纽约联合出版的版本才是最早的美国版本。

  1935年美国国际出版社出版的两种版本,其中一版添加了德文第一版序言和编者注;以及1945年国际出版社再版的版本,该版本只有正文三章,是为了纪念恩格斯诞辰125周年及逝世50周年而出版的。这几个版本皆为艾威林翻译。

  1925年,英国的乔治·艾伦与昂温有限公司出版的第六版精装本和平装本。此版为通行的英文版本,即包含1892年英文版导言、正文三章以及附录《马尔克》。

四、日文版本

  在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早期,大量马克思主义著作都是经由日文版本译介为中文的。现将笔者在国内查考到的日文版本介绍如下。

  堺利彦版。一般认为,日文版最早是由日本早期社会主义活动家堺利彦翻译的。目前笔者查考到的版本为1924年白杨社出版的版本,书名为《从空想到科学:空想的和科学的社会主义》(空想から科学へ:空想的及科學的社會主義)。在单行本之前,堺利彦曾于1906年将正文翻译并刊载于《社会主义研究》第4号(据考为最早的日文版本)。10余年后,由于此刊已难觅踪迹,堺利彦又于1918年重新将译文刊发在《新社会》第4卷第6、7号上,但第三章部分内容被禁止刊发。后来,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先驱河上肇于1920年将第三章发表于《社会问题研究》第17册。我们现在看到的1924年堺利彦版也清晰地显示着出版审查中删减和涂抹的痕迹,这说明当时日本当局对社会主义学说实施了严格管控。在内容方面,1924年堺利彦版是根据英译文翻译而来的,故段落结构与英文版类似。1921年,堺利彦对1906年的旧稿进行了重译和修订,又翻译出1892年英文版导言,命名为“唯物论和宗教思想”(唯物论と宗教思想),从而出版了1921年大镫阁版,又于1924年出版了白杨社版。此修订版的独特之处在于,堺利彦根据内容将英文版导言和三章正文细分为不同的小节,且对每一章(包括导言)及各小节添加了提炼性标题。对于读者、尤其是初次接触社会主义理论的人来说,这种提炼具有引导意义。白杨社版于1924年9月发行,10月即再版,11月又印刷了第三版,可见此版本对于日本的广泛影响。

  浅野晃版。1930年9月,岩波书店策划的“岩波文库”出版了由浅野晃翻译的版本,书名为《从空想到科学》(空想よリ科學へ)。根据1987年统计,该书被列为“岩波文库”60年内最畅销的10种图书之一。在这本100页的小册子里,浅野提供了完整的英文版导言以及正文三章的日语文本,并在“译者后记”中几乎全文翻译了列宁在1913年所写的《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还部分引用了1930年5月12日联共(布)中央委员会政治局通过的苏联第一个五年计划报告。作为日共成员,浅野认为,1917年俄国革命的胜利使无产阶级终于可以高唱马克思主义的凯歌,使世界进入到第四个伟大的时代。与资本主义世界走向崩溃相比,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尤其是五年计划的实施成为无产阶级最直接和最成功的实践。

  竹沼隼人版。1931年1月,希望阁出版了由竹沼隼人翻译的版本,书名为《社会主义的发展》(社會主義の發展)。该版本沿用了堺利彦版本对正文进行分节的做法,只对标题做了部分修改。此版本可能是首个完整译出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英文版导言以及附录《马尔克》的日文版本。

  山岸辰藏版。1946年8月,社会主义著作刊行会出版了由山岸辰藏(即日本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山田坂仁)翻译的版本,书名为《从空想到科学的社会主义的发展》(空想から科學への社會主義の發展)。该版本于当年10月再版,1949年2月又发行了第三版,可见当时社会主义思潮在日本的影响。该版本内容包括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论历史唯物主义》、正文三章以及“译者后记”,其中大部分是根据敦克尔编辑的德文版以及考茨基编辑的德文第五版译出。《论历史唯物主义》一文是恩格斯根据考茨基的要求,将英文版导言翻译为德文,删减了前七个段落并对相关术语和注释做了改动,以更符合德国读者需求的形式发表在1892年《新时代》杂志上的。作为恩格斯唯一以“历史唯物主义”命名的著述,该文被迅速翻译为各种文字,山岸辰藏版中此部分内容是根据1919年纽约劳工新闻公司出版的英译本翻译而来的。

  加藤正版。1949年,科学社推出的“马克思主义古典解说丛书”出版了由加藤正翻译的版本,书名为《从空想到科学的社会主义的发展》(空想から科學への社會主義の發展)。该译本包括德文第一版序言、英文版导言的前六段以及正文三章,并添加了大量注解,包括对黑格尔的“理念论”和达尔文学说的解读,还引用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来阐述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向垄断的转变”,并根据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吉芬(Robert Giffen)的理论计算出1885年、1895年、1905年、1913年英国的财富状况,作为对恩格斯引用数据的补充。鉴于日本科学社以出版俄文著作为主,被视为苏联著名的科学出版社在日本的“御用”出版机构,我们可以推测加藤正版参照了该书的俄文版本。

五、荷兰文版本

  笔者查考到的国内现存荷兰文版《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De ontwikkeling van het Socialisme van Utopie tot Wetenschap)有三种。

  1886年海牙利伯斯出版社出版的多梅拉·纽文胡斯(Domela Nieuwenhuis)译本。该译本将恩格斯的正文部分分为四章,即除原三章外,将恩格斯最后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和现代无产阶级历史使命的总结部分单独成章,且正文部分添加了注释,后附《马尔克》一文。恩格斯曾在德文第四版序言中提到,自该书第一版发行以来,又出版了几种外文译本,包括1886年荷兰海牙版。据此或可推测,此译本即为恩格斯提及的海牙版,但是否确实,仍有待进一步考证。

  鹿特丹觉醒出版社出版的J.F.安克斯米特(J.F.Ankersmit)译本。该译本收入了恩格斯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以及正文的三章内容。我们从这本仅仅51页的小册子中难以查考到更多内容。

  1934年阿姆斯特丹飞马出版社出版的译本。该译本收入了恩格斯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英文版导言、正文三章内容以及附录《马尔克》,译者未知,但英文版导言部分添加了大量编者说明和标为“P.L”(应为拉法格)的注释,据此或可推测此译本应由法文本译出。

六、中文版本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在20世纪初期传入我国。早在俄国十月革命之前的1912年,中国社会党绍兴支部刊物《新世界》就连载了施仁荣翻译的第一、二章全部内容和第三章部分内容,题为《理想社會主義和实行社會主義》。1925年,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连载了丽英女士(柯柏年)翻译的《空想的及科學的社會主義》,这是我国最早的中文全译文。在单行本方面,《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在我国有着更为广泛的传播,现将笔者认为比较重要的早期版本介绍如下。

  郑次川版。1920年8月,上海君益书社和上海伊文思图书公司联合出版了郑次川翻译、王岫庐校阅的《科學的社會主義》。该书正文分为八个章节,实为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正文第三章内容,附录收有恩格斯略传。

  朱镜我版。上海创造社出版部出版的朱镜我版《社会主义底发展》内标出版时间为1925年5月30日,然而书中“译者序”的时间为“1928年3月”。据此可推测,该书印刷时间不早于1928年3月,而其出版时间“1925年5月30日”或为躲避书刊检查之故。根据“译者序”可知,朱镜我版依据“杜克”(即敦克尔)所编的德文版翻译而来。全书仅包括恩格斯的正文三章内容,注释和分节遵从了德文版,但卷头目录所设细目则参照了堺利彦的日文版。

  黄思越版。上海泰东书局出版的黄思越译《社會主義發展史綱》初版时间为1928年,1929年4月的再版。根据黄思越介绍,此书为参照堺利彦日文版的重译版本,日文版遭到涂抹的部分则参考英文版进行了恢复。书中收入了堺利彦写于1928年8月的序言,其中引用了恩格斯1892年英文版导言的前六段,与《论历史唯物主义》重合的部分则被删除。在序言中,堺利彦对此版进行了说明,即此版为1928年根据德文版的重译版本,因此是与1924年堺利彦版不同的全新版本。根据笔者查考,此版标注了部分德语专有名词,且对马克思在《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中相关论述的引用与朱镜我版大致相同,据此或可推测,堺利彦在翻译此版时同样参照了敦克尔的德文版。黄思越版的结构基本参照了堺利彦新版,包含细分小节标题的正文三章内容,以及堺利彦的“译者序”和“重译者跋”。

  林超真版。1929年10月,沪滨书局出版了林超真(即郑超麟)翻译的《宗教、哲学、社會主義》一书,此书收入了恩格斯的三篇著作,分别为《原始基督教史论》《空想社會主義舆科學社會主義》《费兒巴赫与德国古典哲学的末日》。此书依据的原本为1901年出版的由拉法格夫妇翻译编辑的法文合辑《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宗教、哲学、社会主义》(Fr.Engels-Religion, Philosophie, Socialisme)。如译者所言,此版的价值在于:第一,当时除《空想社會主義舆科學社會主義》的正文部分外,其英文版导言以及恩格斯的另外两篇著作都不曾被翻译为中文,而1892年恩格斯为英文版亲自撰写的长篇导言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第二,《空想社會主義舆科學社會主義》最初就是以法文出版的,而这个法文译本并非对德文原文的逐字逐句直译,后来又经恩格斯本人亲自校阅,这就形成了法文版本的独特价值,其编排形式、字句上的出入以及法文译者所加注释都可以与德文版形成对照,从而有助于读者理解和研究;第三,译者在翻译校对的过程中还参照了《驳杜林》、《歴史的唯物论》等俄文著作。

  吴黎平版。1938年6月,解放社出版了吴黎平翻译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此版为横版印刷,收入了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英文版导言以及正文部分。吴黎平曾提及他翻译恩格斯这部与《共产党宣言》齐名的经典文献的初衷,即他所见到的两种中译本皆有“未善之处”,正文中也未曾译出恩格斯在德文第四版中所做的改动,因此需要重新校译和完善。他所依据的版本为苏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研究院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俄文标准本”,并参考了选集英文版,对于存在出入的地方,则大部分以俄文版为准。除此版之外,吴黎平版还包括:中国出版社1938年11月版;上海三联生活书店1946年5月初版,同年10月再版;香港新中国书局1949年6月版。上述几种版本皆为竖版印刷。

  博古版。1943年11月,延安解放社出版了由博古校译的版本,该版本根据苏联国家政治书籍出版局1940年出版的俄文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译出,收入了德文第一版和第四版序言、英文版导言以及正文的三章内容。书中注释也根据俄文版加入了列宁、斯大林关于自由竞争与垄断等方面的论述。这一版本被称为“校正本”,成为“干部必读”丛书的通行版本,后经华中、华东、山东、冀鲁豫、皖北等地新华书店以及东部军区政治部等单位大量翻印出版。

七、结语

  《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传播,被各国进步知识分子所推崇,被广大无产阶级奉为革命指南。然而,由于不同国家、不同时代背景以及不同译者之间的差异,导致不同语种版本之间也存在或大或小的差别。就恩格斯来说,在为法文版准备文稿时试图适应法国人“自由的风格”,在编辑德文版时力争“通俗而又不损害内容”,在出版英文版时为“英国‘体面人物’”做了注释和改动。就译者和编者来说,他们中的每一位都依据自己的理解、自身所处的环境以及时代的需要对原文做了不同的处置。这就决定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的任何一个语种和版本都是一部独立的著作,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共性与特性,都从文本的角度折射出不同时代、不同国家、不同社会的不同境况,都有其研究价值和历史局限。因此,我们只有将不同版本放在历史变迁和社会格局中,才能完整准确理解其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作者:许萌,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信息资料馆;郭小丽,山东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22年第5期

发布时间:2022-11-25 09: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