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德】埃贡·克伦茨 王建政(译):中国是21世纪的世界主角

忆往昔,曾经有多少政党充满希望地踏上征程,途中却被历史的进程所抛弃。其中也包括我所在的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然而,中国共产党却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如今她巍然屹立,领导中国不断前行,并且成为拥有9500多万党员的全世界最大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战胜了饥饿贫穷,使全国人民摆脱了贫困。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全世界其他地区都能取得中国这样的成就,如果全世界都能够摆脱难民潮、战争、饥荒、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当今人类社会将是怎样的一幅幸福场景?

中国所有的朋友都高兴地看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十九届六中全会上基于历史唯物主义原则,深刻总结了过去的经验,展望了未来的任务。本次会议的召开时间恰逢苏联解体30周年。1991年12月26日,苏联共产党从内部瓦解,由最高层宣布解散,这一行为得到了美国的纵容。苏联的敌人弹冠相庆,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战胜了社会主义,终于可以独霸世界了,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死亡了。那些资产阶级思想家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们没有料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厚积薄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成果,中国最近十年内取得的辉煌成就离不开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正确领导。从本质上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的一部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给社会主义理念注入了新的内容和活力。中国的历史证明,只有在马克思主义政党掌握最高权力、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我认为,中国共产党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并且不断发展马列主义,其产生的历史和现实影响具有国际意义。

当我仔细阅读了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文献之后,我感到它证实了我曾经表达的基本立场:作为人类进步的先锋队角色,18世纪的主角是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20世纪的主角是俄国伟大的社会主义十月革命,21世纪则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担当主角。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对世界历史的走向产生深远影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预言很有道理:“世界历史从‘东方’到‘西方’,因为欧洲绝对地是历史的终点,亚洲是起点。”

中国设定了所有人生活都达到小康水平的发展目标,为全世界各国人民树立了一个值得努力奋斗的目标。在这个地球上,我看不到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能够像中国领导人那样向全体人民展示如此长远的发展前景,即展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的21世纪中叶的光明前景。鉴于当今世界面临着各种风险挑战,中国的榜样力量尤其具有不可低估的未来价值。

我来自一个曾经于1949年至1990年存在过的德国,即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民主德国从成立到终结都与中国保持着友好的外交关系。而联邦德国则用了很长时间才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以及承认中国是联合国唯一合法代表。即使在两德合并30年之后,德国仍然存在着深深的分裂现象,不仅在东部与西部之间,而且在社会中存在着一道新的“柏林墙”。人们对未来的担忧与日俱增。在当今资本主义社会中,根本就感受不到当年民主德国的公共福利、集体主义精神、社会公平、社会关怀、社会安全感和团结精神。如果说1990年之前的德国存在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敌对的体制,如今的德国重新出现了因财富差异而形成的分水岭,或许马克思和恩格斯会把这种现象描述为雇佣劳动与资本之间的矛盾关系。

2021年12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组成了一个由三党联合执政的政府。人们称之为三色“交通灯”政府:红色指社会民主党,绿色指绿党,黄色指自由民主党。新联邦政府产生的时刻,正值国际紧张形势升级、欧洲局势再度激化之时。绿党加入政府行列,使我回忆起1998年至2005年时的绿党籍外交部长约斯卡·菲舍尔(Joschka Fischer)。菲舍尔外长给予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第一次参与战争行动的合法性,那就是德军部队参与了北约发动的科索沃战争。

德国新任女外长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似乎也将维持绿党的这一传统。她宣传其所谓的“以价值观为导向的外交政策”,实际上最终是要将“德国的价值观”出口到其他国家去,从而介入他国的主权事务。与之相比,前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就足够聪明,知道这类粗野的反共言行根本无助于德国追求经济与贸易利益。贝尔伯克女士意图根本改变默克尔的路线。她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对中国展示强硬。这种做法将对德国利益造成最激烈、最真实的破坏。奉行北约的反华战略,是无视德国所有历史教训、走向灾难边缘的一种政策。正是因为这一立场,她在最近访问北约总部时受到了欢迎。

诚然,联邦德国不是德意志帝国,今天的几代人也无须为帝国主义德国对中国犯下的罪恶政策承担责任,但是不应忘记历史。仅仅在100多年前,德国的威廉二世皇帝在为远征青岛的德意志帝国海军官兵送行时曾经下达过向中国人开枪的命令,他要让中国人“不敢再斜视任何德国人!”也是由于这一历史原因,我认为德国海军近期派遣一艘护卫舰前往南中国海的做法是一种挑衅行为。因此,至关重要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仅要在经济上增强实力,而且也应具备防范侵略性帝国主义的军事实力。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向全世界人民提出了一份详尽、平衡的和平计划。我以极大的兴趣阅读了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呼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容。他在讲话中承诺,中国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也决不放弃自己的正当权益,任何人不要幻想让中国吞下损害自身利益的苦果。中国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国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这是主动地、人道地宣示未来发展的前景,是对西方几个月以来连篇累牍鼓吹“中国威胁论”的坚定回应。

尽管中国是德国的头号贸易伙伴,但是德国对中国形象的宣传仍然远离中国的现实状况。西方新自由主义者极力丑化社会主义中国提出的平等互利的“一带一路”倡议,因为他们最不能忍受的是中国的领导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他们最希望看到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他们的宣传挑唆民族主义和仇华反华的情绪。他们的行径并不符合德国的利益。在此,我想起了19世纪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奥古斯特·倍倍尔(August Bebel)所说的一句话,如果我的敌人表扬我,那就说明我肯定犯了一个错误。逆向推理则意味着:西方政治家及其媒体越是丧心病狂、愚蠢荒唐地丑化中国,就越能清楚地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走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尤其是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时更为一目了然。中国比西方国家更好地控制住了疫情。如果新冠肺炎疫情长期持续下去,人们就会面对一系列问题:我们未来将如何生存下去?能不能用一个团结互助的社会取代那个尔虞我诈的社会?能不能以社会主义的人道主义取代剥削阶级弱肉强食的虎狼逻辑?早在一个世纪之前,德国革命家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女士就在《社会民主党的危机》(即《尤尼乌斯小册子》,1916年4月)一书中引用了恩格斯的一句名言,“资产阶级社会面临着一种两难处境:不是向社会主义过渡,就是向野蛮状态倒退”。中国已经摆脱了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中国已经作出了抉择。这个国家正走在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上,其他国家也将跟随而来。(注释略)

 

埃贡·克伦茨(Egon Krenz)系前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王建政,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2年第2期

发布时间:2022-05-12 2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