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周淼、雷晓欢:2018年国外左翼思想研究概览

 

 

 

2018年国外左翼研究围绕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就一些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研究关注的领域更加广泛、研究的深度更加拓展, 取得了丰厚的研究成果, 学科建设全面扎实推进。

一、2018年度国外左翼思想研究最新发展动态

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国外左翼学者以此为契机, 就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和意义、马克思主义重大基础性理论和实践问题、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与批判等展开了深入研究和探讨。围绕这些理论问题, 《每月评论》、《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国际社会主义》、《新左翼评论》等国外马克思主义和左翼期刊发表了《马克思的开放式批判》、《马克思价值理论的多重含义》、《170年后的〈共产党宣言〉》、《21世纪的〈共产党宣言〉》、《当今历史的现状与垄断资本理论》、《新自由主义时代的终结?》等重要论文。国外左翼学者也十分关注当今世界的重大实践问题, 全球研究网、国际视点网等左翼网站刊登了大量关于美元霸权批判、对特朗普挑起的贸易战和“逆全球化”的评析、欧美国家的工人阶级状况分析、美国在世界的霸权主义行径批判、叙利亚和中东危机的实质等文章。2018年国外左翼学术界一个重大事件是埃及著名新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全球化问题专家、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于812日在巴黎去世, 享年86岁。阿明一生出版过大约五十本著作, 其中大多数被翻译为多种语言。代表性著作是《世界规模的积累》和《不平等的发展》等, 他的逝世是国际左翼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2018年国内学界关于国外左翼研究也取得了丰厚的研究成果。《马克思主义研究》《国外理论动态》《国外社会科学》《科学社会主义》《红旗文稿》等国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了《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现状及其启示》《国外左翼学者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困境》《国外左翼学者关于21世纪社会主义的三种构想》《国外左翼学者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当代欧美左翼思潮发展的现状与特征》《拉美四国左翼新情况与对拉美政坛“左退右进”的看法》等重要论文。在著作方面, 有李慎明主编的《世界社会主义黄皮书:世界社会主义跟踪研究报告 (20172018) 》、黄继锋主编的《西方左翼学者的马克思主义观》、张开主编的《国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人物谱系》、林哲元的专著《空无与行动:齐泽克左翼激进政治理论研究》等出版。

2018年国内外相关左翼学术研讨会相继召开, 推动了国外左翼思想和世界社会主义研究的深入展开。201861, 纽约左翼论坛在纽约城市大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举行。该论坛是北美最重要的左翼盛会, 来自北美及世界各地的左翼知识分子、左翼政党领袖、左翼学术组织代表、左翼社会活动家等人士与会, 本届纽约左翼论坛的主题是“为左翼制定新战略”。2018年世界社会论坛于312日在巴西萨尔瓦多举行。此次论坛重点关注了日益严重的水危机问题, 并旗帜鲜明地反对黩武主义和战争, 指出在最近的全球军备竞赛中浪费了大量资源, 论坛还呼吁推动恢复和平外交。2018112, 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第九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在北京开幕。论坛主题为:世界格局、“一带一路”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来自俄罗斯、越南、古巴、老挝、德国、日本、意大利、澳大利亚、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巴西、土耳其等国家的专家学者参加此了此次论坛。20181030,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广西师范大学联合主办的第五届全国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坛 (2018) 在广西桂林开幕。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 与会学者还就“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国外左翼争取和平与社会主义思想研究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研究”、“国外共产党理论与实践的新发展研究和国家治理”等前沿问题和热点议题进行了研讨交流。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于201855日在北京大学召开, 以“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二、2018年度国外左翼思想重要理论问题与热点问题研究

1.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2018, 恰逢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也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10周年, 国外学术界特别是西方知识界召开了大量以纪念马克思为主题的论坛、研讨会, 西方一些“重量级”马克思主义和左翼学者也纷纷发声, 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当代阐释力, 出现了“对马克思研究和辩论的大爆发”。美国社会学家、世界体系论者沃勒斯坦指出, 对于今天我们面对的一些问题, 马克思的理论仍然能够作出解释。斯洛文尼亚后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斯拉沃热·齐泽克赞誉马克思精彩地描述了资本主义的“疯狂舞蹈”, 其理论的适应性在一个半世纪后的今天达到了顶峰, 尤其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及其对资本主义动态的概述在当前仍然是完全相关的。1萨米尔·阿明在《170年后的〈共产党宣言〉》中认为, 即使在今天, 《共产党宣言》依然具有有效性, 它对资本主义鞭辟入里的分析更加符合当代现实, 尤其是关于危机的理论。2美国著名左翼学者约翰·贝拉米·福斯特指出, 今天这个时代可以表述为“生产资料生产过剩的时代”。因此, 《宣言》对资本主义的分析在今天依然有效, 它提出的商业周期理论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仍然是非常确定的, 它对一系列危机的分析仍然是预测未来几年事态发展的核心。3

2. 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及其发展现状与趋势的研究

国外左翼学者对当前资本主义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进行了揭示和批判。福斯特认为, 当前北美和欧洲马克思主义思想研究出现了复兴趋势, 国际金融危机首先重燃了人们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兴趣。当前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复兴仍存在明显的空白, 对新自由主义的批评虽然至关重要, 但在当前这个时代, 必须让位于对资本主义本身更为根本的批评, 以形成一个新的“理性的历史”。4他还指出, 2000年左右开始, 垄断资本主义理论家们开始发展垄断资本主义或垄断金融资本新阶段的概念, 认为我们正生活在“普遍金融化和全球化寡头垄断的晚期资本主义”中。在这个新阶段中, 垄断、停滞和金融化作为同步和相互加强的趋势在运行。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导致金融化相对减弱, 长期停滞的趋势可能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除非出现一些新的“泡沫”, 但这将会引发新的危机, “垄断资本”的基本理论框架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资本主义的危机和困境。5当前的资本主义危机暴露出西方资本主义的深层次矛盾, 国外许多左翼学者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结构性、系统性危机。有学者对国外左翼学者关于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西方社会的深刻变化和危机的复杂性、结构性、系统性观点进行了介绍和研究, 并对当前资本主义危机和困境的前景作了分析。6

国外左翼学者对“逆全球化”现象和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也进行了分析。英国学者马丁·奥普丘奇指出, 2008年以来, 人们普遍认为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扩张过程似乎已经逆转, 世界贸易额和外国直接投资都出现了放缓, 许多国家还实施了保护主义措施。然而, 我们所看到的并非全球化的终结, 而是一种重塑。随着美国霸权受到挑战, 我们无疑正在目睹世界经济中权力中心的重新排序。7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约瑟夫·库纳拉教授认为, 2008年至2009年的资本主义衰退是一场拖延已久的危机, 它给我们带来了一场长期的萧条———一段相对缓慢和试探性增长的漫长时期。当前, 这一进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许多评论人士认为, 2018年将是世界经济最终摆脱困境的一年。这种乐观情绪可能是错误的, 当前正处于初始阶段的复苏将是“疲弱、脆弱和不确定的”。8德国学者安德里亚斯·讷克认为英国脱欧与脱欧之后英国政府的战略应被视为全球资本主义发展趋势的一部分。2008年的经济危机以及紧缩政策导致的收入停滞引发了反自由资本主义的全球运动。新的发展方向被称为组织化资本主义, 即强调国家的作用。转向组织化资本主义后的世界是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美国新政那样的良性发展, 还是诸如法西斯崛起那样的历史灾难?现在做出判断还言之尚早。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国内政治力量和政府间合作是否能够管控住当今趋向组织化资本主义新阶段的发展趋势所带来的紧张局势。9

3. 关于新自由主义批判和世界社会主义的研究

对新自由主义理论的批判是当今国外左翼学界研究的焦点问题。美国学者丹尼尔·罗杰斯探索了新自由主义产生的根源之后, 指出, “新自由主义”一词被用来指代四种不同的现象, 包括代表我们时代的晚期资本主义经济、一系列思想观念、在全球范围内传播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围绕在我们周围并意图使我们落入陷阱的霸权主义文化。它所代表的每一种现象都有现成的名称, 即金融资本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周期性政策、商品化自我与商品化社会想象的广泛文化。10加拿大学者西蒙·斯普林格指出, 某些评论家认为新自由主义将在我们的努力下终结。然而, 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终结之后的“后新自由主义”是否存在尚不清晰, 因为其支持者仍继续将新自由主义看作一个单一的、静止的、未分化的终极状态。尽管我们渴求超越新自由主义的束缚,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新自由主义具有顽固的延续性。事实上, 我们应警惕新自由主义带来的持续不断的“波动”和危机。11还有学者对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代表性学者雅克·比岱批判新自由主义思想的作了研究和介绍。认为雅克·比岱元结构-结构-世界政治的拓扑哲学体系揭示出新自由主义在哲学层面上的本质, 即是霸权主义结构中的一个特殊阶段, 并且这个阶段一定会被更高阶段所超越, 在最终阶段会迎来世界范围内的政治解放。12国外左翼学者基于21世纪世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新格局, 对社会主义的未来和人类的全面自由发展提出了最新尝试和重要探索。有学者认为国外左翼学者们重新审视20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以及传统社会主义经济理论问题, 主要考察并畅想了三种社会主义形态:作为代替旧形式的“现实社会主义”模式的“21世纪社会主义”方案、源于信息技术革命最新成果的社会主义演进构想以及作为市场社会主义新方案的“哈耶克之后的社会主义”模式。13

4. 关于国外马克思主义和左翼思想的整体研究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发展, 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呈现出一些新特点。有学者撰文认为国外马克思主义在分析社会发展、剖析与批判资本主义等方面具有独到的见解, 主要展现在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重释方面。此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世界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发展中所展现的强大生机活力, 引起了国外马克思主义者及左翼学者关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及方案的研究成为热点。14有学者以对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左翼评论》的刊文分析为例, 对西方马克思主义和左翼学术界的研究特点进行了分析, 认为西方左翼学术界紧紧跟踪时代前沿, 对国际社会政治、经济热点问题展开广泛评论和研究, 涵盖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经济金融、地缘政治、民族国家、文化艺术、媒体网络等诸多领域, 引领着国际学术界的理论思潮, 为国际学术界的理论交流探讨作出了突出贡献。15有学者指出在当代西方左翼思想界兴起了一股“共产主义回归”热潮, 这些左翼学者对共产主义的阐释在总体上呈现为哲学先验论、激进政治学、新政治经济学批判、辩证法等多元的理论范式, 只有在历史唯物主义视阈中与之展开批判性的对话, 才能正确把握西方左翼“共产主义观念”的理论要义16。还有学者认为随着社会主义中国的崛起和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及社会秩序的巨大变化, 作为与保守主义 (右翼) 相对并偏向于社会主义的西方左翼思潮, 特别是当代左翼激进思潮出现了与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合流趋势, 这凸显出马克思、恩格斯视阈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生命力。17

三、2018年度国外左翼发展现状和重大实践活动研究

1. 关于欧洲、中东欧地区左翼的研究

有学者指出, 当前欧洲左翼政党普遍面临困境, 究其原因, 在于“第三条路线”式微后, 左翼政党指导思想混乱、社会基础遭到削弱、核心选民不断流失, 内部分歧严重、分裂不断, 治国能力受到质疑, 并且面临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越来越大的冲击。欧洲左翼政党应积极反省、寻找对策, 发挥应有的作用, 从而影响本国的政治、经济, 进而在后危机时代影响欧盟甚至世界。18苏东剧变后, 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中的马克思主义者并未受东欧剧变的影响而变得消极, 而是继续从事着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和宣传。有学者认为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 原东欧马克思主义者便开始结合本国实际对马克思主义研究和社会主义建设进行重新的审视。他们普遍认为要用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 并通过对比社会主义和非社会主义两个时期的社会发展状况来确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同时从不同角度对如何进行马克思主义研究提出了真知灼见。19还有学者以斯洛文尼亚为例, 指出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 中东欧地区的政治稳定和政治理念发生了重要变化。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失望和反思, 再次使民众转向对社会主义政党纲领的拥护上。斯洛文尼亚左翼联盟便是中东欧地区左翼政党积极发展的一个缩影。斯洛文尼亚左翼联盟的成立和在政治选举中的初露头角预示着社会主义思潮在中东欧地区的回归。20

2. 关于拉美左翼的研究

近年来, 随着国际形势和拉美局势的变化, 拉美左翼的理论与实践出现了一些新情况, 拉美政坛出现了“左退右进”的局面, 拉美左翼和右翼之间的力量对比发生了较大变化。在拉美和国际上以及在我国学术界, 对拉美政坛“左退右进”的现象有很多评论和分析。我国大多数学者认为拉美左翼发展仍将有较强的生命力, 并进行了深入分析和判断。有学者主要介绍了拉美四国左翼在理论与实践方面出现的新情况, 并对拉美政坛的“左退右进”现象提出一些初步的看法。指出由于拉美巨大的贫富差异和尖锐的社会矛盾依然存在, 拉美左翼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和坚实的社会基础, 左翼力量仍有可能在某些国家东山再起, 拉美政治版图不会出现整体右倾的状况。21有学者认为拉美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源远流长, 在发展过程中表现出强大的历史韧性和多元性。20世纪以来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托派社会主义及各种民族社会主义流派都在拉美获得一定的成长空间, 在相互竞争中共存和发展。当前拉美社会主义的发展依然维持着各派思想和各种实践并存和相互竞争的基本格局。拉美各派社会主义有一些共同理念和价值观, 但在历史渊源以及对待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共产主义等重大理论和原则问题上存在明显差异。当前拉美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探索虽面临许多难题, 但其社会基础依然坚实, 从长远看仍有发展空间。22还有学者撰文分析了墨西哥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当选新一届总统, 成为墨西哥89年来首位当选的左翼政治家。认为奥夫拉多尔民族主义色彩浓厚, 主张维护墨西哥国家利益, 他上台后将如何带领墨西哥走出困境、以及美墨关系将向何处去均值得密切关注。同时, 墨西哥是拉美地区大国, 其左翼政党上台也为拉美地区的左翼力量注入新的动力, 提振拉美地区左翼力量信心。23

3. 关于南亚和中东地区左翼的研究

有学者撰文介绍了印度左翼的发展情况, 指出目前印度政党中的体制内左翼政党印共 () 和印共仍然处于受挫阶段, 不仅在全国选举中失利, 而且丧失了地方的长期执政权, 与之相比, 体制外的左翼政党印共 () 却充满生机和活力。印度左翼政党能否准确认清国内外形势与大局, 采取适宜的发展战略与行动, 是其未来发展的关键, 也会深刻影响印度国内政治发展的未来格局。24尼泊尔左翼政党发展情况也是国外左翼研究的热点, 有学者撰文分析了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组成的左翼联盟在2017年尼泊尔大选中取得胜利并上台执政的情况。认为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团结合作, 竞选纲领立场鲜明, 对国内高涨的反印 (印度) 民族主义情绪充分利用, 大会党党内派别斗争加剧和竞选策略失当是左翼联盟获胜的主要原因。左翼联盟的获胜将对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在尼泊尔和南亚的推进产生重要影响。左翼联盟今后如何解决理论分歧, 如何处理与印度的关系等将决定着其未来前景。25有学者通过分析中东地区黎巴嫩左翼政党发展情况, 指出了这一地区左翼政党发展面临的挑战。左翼政党是黎巴嫩政坛重要的力量, 21世纪之后, 黎巴嫩左翼阵营开始分裂, 它们在叙利亚和黎巴嫩关系、黎巴嫩总统选举和选举制度改革、叙利亚内战、叙利亚难民等国内外重大问题上存在不同的看法。由于黎巴嫩新的选举法未能突破政治教派体制, 加之左翼政党教派色彩不断加深, 从而削弱了左翼政党的进步特性, 未来黎巴嫩左翼政党的发展不容乐观。26

四、国外左翼研究的特点、存在的问题及建议

国外左翼包括国外马克思主义各流派、批判资本主义的左翼理论家, 以及在不同程度上受马克思主义思想影响的理论家。其中还有站在马克思主义之外对马克思、恩格斯的文本进行解读的理论家, 某些以解构和“超越”马克思主义为宗旨的“马克思学家”等。因此, 国外左翼研究流派、人物众多, 理论观点纷繁复杂, 比如有学者指出, 对于后马克思主义的诸多学者和流派, 就可以划分出以美国詹姆逊为代表的左翼后马克思主义, 以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为代表的中翼后马克思主义, 和以拉克劳和墨菲为代表的右翼后马克思主义。国外左翼研究的范围也较为广泛, 并具有跨学科特征, 对于众多国外左翼学术流派和人物, 对于他们提出的诸多新概念、新范畴、新理论, 我们要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予以科学辨析和界定。虽然国外左翼的研究范围比较广泛, 但也是有重点和相对“界限”的。总体而言, 对于国外左翼的理论观点, 要以是否能为我们在新形势下深刻理解和进一步坚持、发展马克思主义, 是否能坚持和维护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和革命性, 是否能为我们研究当代资本主义提供可资借鉴的重要思想资源, 是否真正对世界社会主义、人类的和平发展稳定产生实质性的积极影响为价值评判标准。

党的十八大以来, 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讲话中提出了“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命题。因此, 我们不仅要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 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中国化, 坚持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国外马克思主义和左翼理论的研究, 加强与各国马克思主义者乃至非马克思主义者的沟通和交流, 从中吸取有益的理论成果。国外马克思主义、国外左翼思潮和运动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在各国各地区的运用、影响及发展情况, 也是对他们所处的客观社会条件的反映。此外,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日益突出。国外左翼研究要加大力度, 不仅是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所急需, 也是维护世界和平发展所急需。我们必须深入分析当前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矛盾运动规律及其走向, 分析各国、各地区左翼思潮、运动所处的客观社会条件, 如此, 才能对世界左翼和进步力量的发展现状有深刻的认识。一些地区左翼有书斋化倾向和许多缺陷、不足之处, 但他们考察了资本主义社会中出现的许多新情况、新问题, 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思想资料, 对资本主义的分析很有借鉴意义。总之, 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加强国外左翼研究的力度和深度, 团结世界大多数人民和进步力量, 才能共同应对世界面临的风险和挑战, 推动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世界社会主义和人类和平进步事业的不断发展, 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注释

1 于海青:《西方为何再现“马克思热”》, 《人民论坛》20188月下。

2 Samir Amin,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170Years Later, https://monthlyreview.org/2018/10/01/the-communist-manifesto-170-years-later/.

3 Paul M.Sweezy, John Mage and John Bellamy Foster,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https://monthlyreview.org/2018/05/01/the-communist-manifesto-in-the-twenty-first-century/.

4 John Bellamy Foster, Marx's Open-Ended Critique, https://monthlyreview.org/2018/05/01/marxs-open-ended-critique/.

5 John Bellamy Foster, What Is Monopoly Capital?https://monthlyreview.org/2018/01/01/what-is-monopoly-capital/.

6 周淼:《国外左翼学者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困境》, 《红旗文稿》2018年第10期。

7 Martin Upchurch, Is globalisation finished?http://isj.org.uk/is-globalisation-finished/.

8 Joseph Choonara,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a long depression, http://isj.org.uk/the-political-economy-of-a-long-depression/.

9 安德里亚斯·讷克著, 刘丽坤译:《英国脱欧:迈向组织化资本主义的全球新阶段?, 《国外理论动态》2018年第6期。

10 丹尼尔·罗杰斯著, 吴万伟译:《新自由主义辨析与批判》, 《国外理论动态》2018年第6期。

11 西蒙·斯普林格著, 刘祥琪、吴万运译:《审视新自由主义向后新自由主义变种》, 《国外理论动态》2018年第2期。

12 崔晨:《法国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对新自由主义理论的批判》, 《山东社会科学》2018年第10期。

13 马慎萧:《国外左翼学者关于21世纪社会主义的三种构想》, 《国外理论动态》2018年第9期。

14 张晓萌、杨戏戏:《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现状及其启示》, 《北京教育》2018年第4期。

15 刘冬冬:《〈新左翼评论〉近十年研究综述》, 《社会科学动态》2018年第4期。

16 胡绪明:《当代西方激进左翼学者“新共产主义”评析》, 《黑龙江社会科学》2018年第2期。

17 冯莉:《当代欧美左翼思潮发展的现状与特征》,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年第4期。

18 袁野:《欧洲左翼政党的当下困境与未来前景》,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131日。

19 韩雷:《低谷回声: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左翼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回顾与反思》, 《宜春学院学报》2018年第10期。

20 姜婧:《斯洛文尼亚左翼联盟的发展及评析》, 《国外社会科学》2018年第1期。

21 徐世澄:《拉美四国左翼新情况与对拉美政坛“左退右进”的看法》,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8年第1期。

22 袁东振:《拉美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特点与趋势》, 《国外理论动态》2018年第3期。

23 曹廷:《墨西哥首位左翼总统:“墨版特朗普”?, 《世界知识》2018年第14期。

24 张淑兰:21世纪印度左翼发展的必然性与偶然性》,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8年第1期。

25 袁群:《尼泊尔左翼联盟2017年大选获胜的原因、影响及其前景》, 《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3期。

26 易小明:《黎巴嫩左翼政党:现状和展望》, 《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2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科学社会主义》 2019年第1

 

发布时间:2020-02-18 11: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