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李瑞琴:马克思还活着, 比我们想象的要近得多
俄罗斯自发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活动

 

 

值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 俄罗斯社会各界自发进行隆重纪念, 虽然这些纪念活动为非官方性质的, 但仍然具有全国性、多样性、规模性、持久性等特点。以俄共为主举办了一系列高规格的国际会议、论坛等, 是俄罗斯纪念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俄罗斯科学院相关研究所、莫斯科大学相关系所等联合召开了一系列国际纪念研讨会, 代表着俄罗斯学界的最高水平。俄罗斯国家杜马、俄罗斯当代历史博物馆等多所重要机构也举办了丰富的展览。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等许多城市举行了圆桌会议。许多偏远地区的城市如别尔哥罗德、彼尔姆、北极城市雅库茨克等地也组织了各种丰富、庄严的纪念活动。打开俄罗斯最著名的搜索引擎yandex.ru, 输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词条, 有高达2亿多条的相关内容。从媒体报道看, 俄罗斯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从20184月就已经开始了。

一丰富庄严的各类各地纪念活动, 彰显着俄罗斯民众对马克思的崇高敬意

此次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虽然不是国家行为, 但俄罗斯全国都在参与其中, 规格高、主题鲜明。俄罗斯著名社会科学研究机构、著名高等学府、著名社会科学家, 无一不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列为2018年最重要的学术活动。

() 国际研讨会:隆重纪念思想巨人马克思

1.“纪念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和革命家卡尔·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国际论坛。

论坛于51112日召开, 由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和“俄罗斯社会主义科学家”协会共同举办, 40多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俄共总书记久加诺夫以“科学家和革命家的功勋”为题, 作了重要报告。报告回顾了马克思伟大的一生, 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在21世纪的决定性作用。印度共产党书记拉贾尼说, 卡尔·马克思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 他创造了深刻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他的《资本论》对整个世界政治经济发展都产生了巨大影响。而他的理念已经变成人类正义的代表。南非共产党、以色列工人党的代表说, 马克思提出了工人阶级解放的独特理论, 揭示了全球资本的实质。中国、尼加拉瓜、安哥拉、委内瑞拉、阿根廷、西班牙、希腊等国家的共产党、政治活动家也作了发言。

2.21世纪马克思国际论坛”。

51719, 该论坛由莫斯科大学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哲学院、经济学院、历史学院、政治学院, 俄罗斯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经济研究所、社会学研究所, 俄罗斯经济协会等机构在莫斯科大学联合举办。论坛邀请了欧洲、亚洲、美洲和非洲国家的学者和政治家参会。会议主要议题有: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识论与方法论;21世纪的资本论”:以马克思主义分析全球和俄罗斯经济;马克思对20世纪和21世纪经济现实的影响;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政治理论:21世纪的无产阶级民主与专政等。论坛云集了俄罗斯当代最著名的社会科学家, 是近年来俄罗斯少有的高级别国际学术会议。

3.“马克思主义与时代”科学论坛。

论坛于51617日由国立俄罗斯财政金融大学、俄罗斯自由经济协会联合主办。据俄罗斯著名通讯社塔斯社报道, 就像其他国家一样, 这次会议是俄罗斯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系列活动之一。俄罗斯财政金融大学校长指出, 马克思在现代历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马克思毕生致力于社会和政治变革的研究, 研究了资本主义制度及其起源和地位。马克思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新闻工作者, 也是劳动者权利和自由的捍卫者。马克思的思想使许多国家重新思考未来的社会政策。

4.2018年国际利哈乔夫科学会议。

圣彼得堡大学的国际利哈乔夫科学会议创始于1996, 重点研究斯拉夫文学、文化以及城市文化等问题, 每年举行一次。会议联合创始人为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教育学院、圣彼得堡知识分子协会。51719, 国际利哈乔夫科学会议“世界文化发展背景下的未来目标”的主题之一为“马克思主义文化”。与会者对马克思著作中文化和哲学概念中的共产主义思想,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在苏俄存在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在非洲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哲学文化的特征, 后现代文化的马克思主义分析, 马克思著作的方法论意义等问题进行了研讨。  该会议重点关注了马克思主义对当代历史文化发展与呈现的深刻影响, 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此外, 俄罗斯许多高校、学术机构、协会, 都详细计划、准备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学术活动。这些纪念活动, 既没有官方的主导, 也没有特定国家意志的承载。马克思作为全人类的思想巨人之形象, 映入俄罗斯人的眼帘。有俄罗斯学者由此发出感叹, 马克思的形象生动、鲜活, 充满了思想魅力而令人敬仰。

() 全国系列纪念展览:展示生动、丰富、立体、伟大的马克思生平

俄罗斯有许多国立、州立、市立博物馆, 每到重大纪念日或纪念活动, 都会举办相关主题的展览。值此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 俄罗斯全国各地举办了丰富多彩的展览活动。在五月的俄罗斯, 马克思的名字随处可见。

1.424, 俄罗斯国家杜马举办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发现新世界”展览。展览开幕式由俄罗斯国家杜马第一副主席亚·茹可夫主持。古巴、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尼加拉瓜和老挝等国驻俄使节参加了展览开幕式。俄罗斯外交学院的学生是首批参观展览的观众。茹可夫认为, 在人类历史上, 只有少数思想家的活动影响了整个世界的命运。卡尔·马克思作为哲学家、经济学家, 唯物辩证法的创始人、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理论的创始人, 对世界社会、经济和政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当代, 随着社会和经济危机的出现, 世界对马克思作品的兴趣倍增。2008年以来, 马克思的书籍发行量增长了数十倍乃至数百倍。其中《资本论》最受世人追捧。几乎在任何严肃的经济学培训教育机构中, 都有必须阅读马克思著作的计划。学习马克思著作的人, 有许多是国家领导人。

2.515, 圣彼得堡政治史博物馆举办展览:“卡尔马克思:图像和符号”。展览展出了革命理论家马克思的半身像、纪念邮票、小册子、照片和海报等150多件展品, 集中展示了革命理论创始人的典型形象是如何形成的。主办方指出, 德国哲学家、经济学家和革命家马克思, 努力揭示社会发展的规律, 并向人类展示了通往共产主义世界的道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就是在马克思的思想指导下, 试图实现消灭私有制、建立无阶级社会的第一个国家。

3.518, 俄罗斯当代历史博物馆举办展览:“这是马克思!”。博物馆展出了有关马克思生平和著作及相关的展品400多件。有《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第一个版本对应的手稿;有马克思曾经使用过的工作椅和墨水瓶等;还有马克思献给燕妮的三卷本“爱之书”诗集、马克思的“家庭相册”、马克思和燕妮的问答录等。展览的丰富性和立体感, 令许多参观者惊呼:“这是马克思?!”展览导言写道:伟大的思想家及其思想震撼了世界。  此外, 5月间, 还有一些各具特色的地区展览相继开展。伏尔加联邦的彼尔姆地区高尔基图书馆开办了书展“科学共产主义的创始人:德国思想家卡尔马克思诞生200周年 (18181883) ”。  雅库茨克市除了举办其它活动外, 也举行了一个大型图书展览, 介绍了马克思的主要著作和与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关的各种科学文献。

() 中小城市圆桌会议:学习马克思著作, 缅怀伟人功勋

俄罗斯是一个充满人文社会科学思想氛围的国度。许多中小城市, 都有实力不菲的科学研究机构和大学, 一些地区还有俄罗斯科学院分院。值此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 中小城市以圆桌会议及小型研讨会的形式, 开展了富有特色的学习马克思著作等活动, 成为纪念活动中的醒目亮点。

54,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举行了主题为“马克思现代科学思想的重要性”的圆桌会议。哲学教授布拉连科、历史学教授库兹涅佐夫分别作主题报告, 探讨马克思主义对当代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重要意义。

55, 北极港城摩尔曼斯克地区举行纪念大会“卡尔·马克思:诞生200周年”。与会者对马克思的生平、《共产党宣言》对于工人运动的意义进行了阐释。历史学家作了关于“马克思博士是否正确”、“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的科学研究”的主题演讲。

55, 位于俄罗斯中部山区西南段的别尔哥罗德州立大学经济研究所, 召开圆桌会议“卡尔·马克思及其货币理论的贡献”。与会者认为, 马克思著名的《资本论》为世界经济学做出了杰出贡献。在当代, 马克思的货币经济理论仍然没有失去其伟大科学和应用价值的重要性。

卡累利阿是俄罗斯西北联邦区的一个自治共和国。55, 卡累利阿青年共产主义者举行了“阅读马克思时间”活动。青年们说, 世界无产阶级导师马克思, 是一个为所有被压迫者的自由而奋斗的战士。他诞辰的重要日子被世界进步人士隆重纪念, 对每个人都有特殊的意义。现代生活中充满许多能够证明马克思敏锐思想的现象并非巧合。马克思早在170年前就预言了全球化进程, 这一进程至今还在进一步发展。

515, 新西伯利亚市以“共产主义进程”为主题召开了圆桌会议, 从不同角度探讨马克思的哲学、经济学和历史学思想, 探讨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新西伯利亚市市长阿纳托利·洛科季认为, 马克思最重要的著作是《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 是每个人的必读书籍。马克思的思想, 是在全球价值符号水平上进行评估的。

516, 阿斯特拉罕州杜马召开“马克思的现代性”圆桌会议, 纪念伟大的哲学家、唯物主义者诞辰200周年。俄共阿斯特拉罕地区委员会第一书记维克托沃斯·托列索夫指出,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批判性分析, 得出结论, 这是人剥削人的最后一个社会经济形态。资本主义不可避免地要被社会主义所取代。

雅库茨克的共产党人和爱国者开展了一系列庄严活动。54日举行了雅库茨克城市级别纪念会议;55日在马克思公园举行了庆祝伟大思想家和战士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城市拉力赛;此外, 还有马克思主要著作和与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关的各种科学文献大型图书展览开幕。

雅库茨克市哲学博士拉扎尔菲利波夫教授认为, 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共产党最紧迫的任务。共青团员代表指出, 希望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年轻人, 能够与共产党一道, 打败旧体制, 建设一个青年能够自由和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新社会。

俄罗斯各地相关纪念活动还在陆续进行。目前无法完全统计, 也无须完全统计。无论是处在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大都市的学术殿堂, 还是偏远山区一座公园的城市拉力赛, 马克思的名字, 无处不在。在这个特殊的年度里, 俄罗斯人结合当代世界、当下俄罗斯的现实, 阅读、思考、探讨这一世纪伟人的思想, 为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寻找思想引领。有关马克思的纪念活动, 仍正在进行中。

纪念活动均为非官方的但形式多样、持续广泛

自苏联剧变以来, 马克思主义在俄罗斯意识形态领域处于非官方地位。在苏联剧变后的初期, 马克思主义连同苏联历史、苏共、苏联领袖一起, 曾经被无底线地抹黑、妖魔化。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长期处于学术研究的边缘。经过近30年的起伏磨难, 俄罗斯已经重回理性, 以真挚、敬仰的态度, 重温马克思的思想, 并由衷地纪念这位世纪伟人。此次纪念活动的自发性、学术性、形式多样性、持续广泛性, 是俄罗斯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显著特点。

() 纪念活动突出对苏联剧变的反思

许多论坛集会的发言者, 多次谈到苏联剧变的历史悲剧。久加诺夫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国际论坛上, 以当今俄罗斯社会的详实数据, 对比揭示出苏联解体的灾难性后果, 以之证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他说, 苏联解体后, 俄罗斯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在2017, 200位最富有的俄罗斯人的总财富增加了250亿美元, 达到了4850亿美元。他们的总资本超过了中央银行的货币储备, 超过了俄罗斯所有公民的储蓄总额。同时, 低于官方贫困线的人口已超过2000万。俄罗斯居民实际收入则连续四年减少, 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减少0.7%3.2%5.9%1.7%。深刻的社会和经济危机证明, 抛弃社会主义和苏联毁灭没有必然性, 这是一种历史的曲折, 是背叛马克思社会主义原则的深远后果。

俄国家杜马第一副主席亚·茹科夫强调, 20世纪列宁用新的结论丰富了马克思主义, 产生了列宁主义。尽管苏联剧变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实践遭受沉重打击, 但马克思今天还活着。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在今天也被其仇敌所认可。  后苏联时代俄罗斯的现实以惨痛教训的方式, 再次证明“马克思是对的”。

阿斯特拉罕地区纪念活动与会者指出, 苏联时期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鲜明优越性。今天苏联被摧毁, 但这不是因为马克思的教导错误。这是因为我们的领袖列宁的警告被违背了。相信马克思列宁主义一定会胜利, 我们终将到达社会主义。  在雅库茨克市纪念会上有与会者指出, 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十月革命”的思想, 在人类进程中了发挥了决定性作用。苏联的胜利, 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成就, 社会主义在我国和其它东欧国家的失败, 是暂时的。

可以说, 当代俄罗斯自发对马克思的纪念和怀念, 既有被思想巨人的光辉感召的缘故, 也有对苏联剧变悲剧不断反思的因素。

() 纪念活动深入到俄罗斯偏远地区

一些远离首都的偏远地区, 自发组织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既有学术研讨千年思想家伟大思想的庄严感, 也有以生动形式弘扬马克思伟大精神的鲜活感。

萨哈共和国雅库茨克市位于北冰洋附近, 距离莫斯科8468公里, 素来有“冰城”之称。5, 这个北极城市开展了一系列纪念伟人的活动。无论是“纪念伟人诞辰200周年”的学术会议, 还是“庆祝伟大思想家和战士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城市拉力赛, 亦或是“马克思主要著作、马克思主义研究文献大型图书展览”等, 处在远离国家中心的“冰城”的人们, 俨然以马克思为五月的主题, 将马克思的名字和思想, 镌刻在“冰城”历史的长河中。

北极港城摩尔曼斯克市, 南距圣彼得堡1300多公里, 距离首都莫斯科也十分遥远。在“卡尔·马克思:诞生200周年”纪念大会上, 与会者对《共产党宣言》于工人运动的意义进行了当代阐释;历史学家以“马克思博士是否正确”、“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的科学研究”为主题, 发表了生动演讲。  如果, 不关注这些活动主办的地点, 谁能够想象, 关于《共产党宣言》对工人运动的意义之类的主题会成为俄罗斯北极城市这样偏远地区的人们所关注的热点。

此外, 俄罗斯还有一些远离都市的偏远山区甚至小城镇都有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

() 许多青年参与其中, 成为纪念活动的靓丽色彩

当代俄罗斯青年尤其是苏联剧变后出生的青年一代, 对于苏联并没有深刻印象。关于马克思及其思想, 国家没有规定必须接受和学习。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了解和认知, 不是官方的必须要求。因此, 在这次纪念活动中, 青年们积极参与, 举办形式多样、生动活泼的活动, 格外令人瞩目。如, 喀山大学的学生举办的关于“卡尔·马克思的说唱电影”、“马克思著作阅读”活动;俄罗斯外交学院学生最先参观国家杜马“以新的方式发现世界”展览;西北联邦卡累利阿青年共产主义者举行“阅读马克思时间”活动, 青年们手捧马克思画像拍照, 上传到互联网, 每一张照片上都醒目地写着, “请和我们一起阅读马克思的著作”。照片上, 青年们真挚而凝重的神情与马克思深邃的目光, 相互辉映。此外, 俄罗斯国际论坛、圆桌会议等纪念活动, 均不乏青年们的身影, 有的青年还是论坛的主题发言者、圆桌会议的主讲人。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 青年的思想将实践于未来。我们不能就此判断马克思主义将回归俄罗斯, 但可以说, 现在的俄罗斯人更多了一层曾经沧海的感怀与彻悟, 能够发自内心地说, 出生在德国特里尔小城的卡尔·马克思, 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 工人阶级的领袖和导师, 他的诞辰之日是世界上所有进步人类尤其是所有国家共产党人和工人党人的重要日子。

当代俄罗斯为什么如此隆重纪念马克思

从遥远的北极城市雅库茨克到迎接俄罗斯第一缕晨光的新西伯利亚, 从卡累利阿青年共产主义者闪光的“阅读马克思时间”, 到鞑靼自治共和国喀山大学学生们的“卡尔·马克思的说唱电影”, 人们阅读、聆听, 观看、思索, 敬仰、希望, 马克思的名字, 在五月的俄罗斯, 从历史中走来, 在春天的季节与未来交相辉映。

为什么苏联抛弃马克思列宁主义27年后, 俄罗斯社会各界仍然自发举行丰富而重大的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活动?当今的俄罗斯人如何看待马克思?我们又该如何理解这一具有独特历史意义的现象?对于这些自然而然就会产生的疑问, 本文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出回答。

() “马克思是对的, 他的预言几乎都成真实”

在俄罗斯各界纪念马克思的活动中, “马克思是对的”这句话出现频率最高。

有学者认为, 在世界范围内, 人们对马克思思想的兴趣一直在增长。对马克思主义的讨论, 不仅没有减弱, 反而在今天重新焕发活力。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最重要的是, 在十九世纪, 马克思创造了唯物主义新世界观, 在此基础上做出的很多预测都被后来的实践证明是对的。例如, 《共产党宣言》中做出的论断:“由于机器的推广和分工, 无产者的劳动已经失去了任何独立的性质, 因而对工人也失去了任何吸引力。工人变成了机器的单纯的附属品, 要求他做的只是极其简单、极其单调和极容易学会的操作。”这实际上是我们时代一个真实的画面。

在一篇纪念文章中, “马克思是对的。他的预言几乎都成为真实”的字样成为其文章段落的醒目格式。文章指出, 马克思曾警告说, 金融投机可能导致和加剧经济危机。如果金融部门获得发展机会, 它就会奴役实体经济。马克思生活在世界还不是一个大村庄的时代, 但他就已经指出, 世界资本将统治世界, 世界经济将变得越来越同质化。马克思预见了科学技术将向着“直接生产力”转变, 这在20世纪之交就已经成为现实。关于物质财富不平等和收入分化, 马克思对这一客观过程进行了描述, 当财富集中在一极时, 另一极必然是贫困的集中。  毋庸置疑, 马克思又是对的。

当代世界与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 的确发生了巨大变化, 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分析批判, 对未来社会发展方向的科学预测, 一次次地被证实。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科学性, 历史以惊人的准确性给予了呈现。阿斯特拉罕共产党人纪念活动的主题就是:“马克思的学说无所不能, 因为这是真理!  这铿锵有力、不容置疑的祈使句, 不仅包含着人民对马克思的敬仰, 谁又能说没有隐含着对失去苏联的痛心?俄罗斯的纪念活动, 彰显的正是马克思主义的当代意义。

() “马克思没有走远, 比我们想象的要近得多”

这对于俄罗斯来说, 更有着独特而深切的感受。

俄罗斯自由经济协会主席谈道, 马克思主义是解决当代迫切现实问题的思想武器。最主要的是马克思遗产的价值, 马克思的结论不仅未过时, 还具有显著的当代性与现实性。马克思以敏锐的洞察力预见了知识在生产中作用的巨大增长。马克思的作品在全世界得到认可和研究。他的思想遗产一直到今天都是鲜活的, 我们应该珍惜。

俄国著名经济学家格奥尔基·尼古拉耶维奇在其长篇纪念文章中说, 马克思的思想是永恒的, 不会死亡, 就像人类的伟大科学发现一样。马克思的核心思想今天得到了证实。在俄罗斯承受西方制裁时, 俄罗斯的寡头们只是担心自己的损失, 担心亿万财富被国有化。他们忘记了, 寡头政治是植根于20世纪90年代以“质押拍卖”的方式侵吞前苏联公共财产之上的。在《资本论》中, 马克思引用英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的话, 对资本本质进行了概括:资本“为了100%的利润, 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300%的利润, 它就敢犯任何罪行, 甚至甘冒绞首的危险。”这是对当今俄罗斯寡头的最好描述。马克思的观点再次得到现代俄罗斯的印证。马克思没有走远, 比我们想象的要近得多。

用马克思主义对当代俄罗斯进行反思与反观, 其现实性和独特性尤其醒目。苏联改革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以国家解体、社会制度演变为代价, 幻想一朝融入西方现代文明生活。但却事与愿违, 残酷的现实一再延续, 苏联剧变27年来, 俄罗斯人渴望的自信与尊严, 至今没有得到, 融入西方的梦想越来越遥远。广大民众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也从未超过苏联时期。当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日子到来时, 俄罗斯人内心深处涌动的是复杂的情感, 是国家和民族灵魂深处挥之不去的对世纪悲剧的沉痛悼念。所以, “马克思没有走远, 比我们想象的要近得多”。

() “看看中国的发展”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巨大成就, 使得俄罗斯对自身历史的反思有了生动鲜活的对照。各种纪念活动中被多次提及的是, 要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大成功实践, 就看看中国的发展。

久加诺夫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国际论坛发言中说道, 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强国中国, 过去40年来社会主义事业实现了巨大飞跃。克服了贫穷落后, 成为全球经济和科学发展的领导者。这要归功于马克思的理论遗产。马克思主义对于中国现在和未来的重要性, 不断得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家领导人的肯定。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盛会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95年来,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完成近代以来各种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就在于始终把马克思主义这一科学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并坚持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由此, 看看中国的发展,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必将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利哈乔夫国际会议上有学者指出, 毫无疑问, 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有效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力量, 是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和基本原则, 其在执行过程中所遵循的原则是国家现代化。

看看中国的发展, 对比俄罗斯的现状, 这对于世界各国共产党人来说, 还有一个重要的昭示, 俄罗斯在苏联剧变后的27年里不断进行反思并得出一个结论, “马克思是对的”!

() 俄罗斯仍然需要马克思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 俄罗斯许多学者把自身思考诉诸笔端, 写下长文, 缅怀马克思艰苦、颠沛流离而为人类解放事业献身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的伟大一生。有的学者将30年前苏联时期马克思诞辰170周年时写下的纪念文章再次上传互联网, 并写下30年前后的对比思考。还有的学者以诗歌的形式, 记叙着马克思的革命精神和对苏联解体的痛心与怀念。可以说, 这些非官方性的隆重而广泛的纪念活动, 主要传递着这样一个思考, 俄罗斯仍然需要马克思。

莫斯科大学教授亚历山大·布兹加林是后苏联时期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他说, 马克思是人类杰出的思想家, 马克思主义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再次成为最受欢迎的社会理论, 正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让世人明白了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的局限性是什么?苏维埃社会主义产生和消失的原因是什么?特定政治思想、文化和教育现象背后有哪些主要社会力量及其获利者?在俄罗斯, 谁拥有真正的经济和政治权力?现代世界和俄罗斯社会不平等加剧的原因是什么?他认为, 每个想要了解社会生活根本原因和矛盾的人都需要马克思主义。

自《资本论》问世以来, 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 但首先, 当代马克思主义提出了对21世纪资本主义的最新观点, 揭示了资产阶级剥削的新形式。其次, 在世界中心的外围和半边缘的国家, 工业无产阶级仍然是人数最多的阶级。第三, 马克思主义者正在总结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和教训, 并努力探寻运动的规律。目前, 在俄罗斯, “后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学派仍然在发展。莫斯科国立大学成立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研究中心顶尖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已经超过50本著作, 许多文章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研究中心主要关注当前全球资本主义霸权和俄罗斯寡头官僚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 提出了基于生态社会、人道主义优先的俄罗斯快速发展战略, 并借鉴创新, 致力于建立无产阶级的社会。  布兹加林认为, 这将是马克思主义者重要的、势在必行的实践。

苏联剧变的历史还不算久远, 马克思的雕像还在红场屹立。许多城市还有以马克思命名的建筑、场所等未曾改名。经过苏联剧变后27年的历史沉浮, 俄罗斯人能够以沉静的思考、历史与现实的对照、基于当代世界变化发展的状况、基于前苏联与俄罗斯两种社会制度的对比, 去理解和把握千年思想家深邃的思想和精神。站在人类的视野, 立足当代俄罗斯实际, 俄罗斯人以更宽广的眼界、更深重的思考, 去感悟曾经被其抛弃的马克思及其思想。也由此,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 无法被忘却的, 即成永远。(注释略)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文化软实力》2018年第3

发布时间:2018-12-24 18: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