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柴尚金:当今国外共产党发展变化的五大亮点

 

自《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年以来,共产党始终是国际共产主义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中坚力量。近年来,国外共产党在谴责批判资本主义制度、坚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基础上,坚持守正创新,强化组织建设,扩大左翼联合阵线,总体上升态势明显,但也面临严峻挑战,其发展变化呈现出以下特点。

力量重聚:总体呈恢复性发展态势

当今世界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共产党有130多个(不含被宣布非法或自称共产主义的政治组织),其中人数过万或执政、参政或拥有议席的共产党有30多个。大多数共产党经受住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生死存亡的考验,站稳了脚跟,开始走出力量严重下降、思想彷徨迷惘、探索变动不居、目标多变不明的低潮困境时期,进入力量重聚的恢复性发展阶段。

社会主义国家坚持共产党领导,加强执政党自身建设,充分发挥共产党在国家政治中的核心和领导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尼泊尔两大共产党——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和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于20185月实现合并,恢复尼泊尔共产党名称,并执掌尼泊尔国家政权,成为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一大亮点。

当今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有共产主义性质的政党,有的国家还有多个共产党,如英国现有英国共产党、新英国共产党、英国共产党(马列)等共产党。日本共产党共有党员40万人左右,是当今发达国家人数最多、组织程度最高和影响较大的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联合各方左翼力量,发动民众开展抗议活动,党的影响逐渐扩大。欧洲许多共产党受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严重冲击,力量式微,纷纷加入欧洲左翼党以寻机发展。欧洲左翼党现有27个正式成员党,8个观察员党和3个伙伴党,在欧洲议会拥有52个议席,为欧洲议会第六大党团。

在当今世界共产党中,发展中国家占了大多数。南亚是共产党和左翼政党比较活跃的地区之一。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简称印共(马)]尽管失去在印度西孟加拉邦和喀拉拉邦的执政地位,在印度人民院的议席减少,但党员人数不减反增,已突破100万人,是世界上党员人数最多的非执政共产党。印共(马)同印度共产党、印度共产党(马列)、印度前进同盟、革命社会党等左翼政党组成左翼阵线,共同开展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南非共产党始终坚持与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简称非国大)、南非工会大会结成政治同盟,在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近年来党员人数迅速增加,由十年前的几万人增加到如今的28.5万人,在非国大和南非各级政府中任职的南非共产党员明显增多,有10人出任政府部长、副部长,双双创下该党历史之最。拉美共产主义运动历史悠久,现有20多个共产党。在传统政党力量衰退、年轻人不愿参与政党政治的形势下,巴西、智利、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秘鲁等国共产党都保持稳定发展,均是本国政坛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智利,只有共产党是党员人数不降反升的传统政党,现有党员4.7万人。巴西共产党现有党员34万人,在巴西政府部门和一些市镇都有巴西共产党员担任部长、市长等职务。

俄罗斯东欧中亚地区重建的共产党多数声称是前共产党的继承者,力量趋于稳定,其探索实践重新得到本国人民的肯定和支持。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现有党员约15万人,在2016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中赢得92席,为杜马第二大党。捷克—摩拉维亚共产党现有党员3.7万人,是捷克国家议会的第三大党,在全国13个州中的9个州执政或参政,该党主席菲利普现任捷克参议院副议长。中亚的哈萨克共产人民党现有党员人数10万人,在议会下院拥有七个席位,塔吉克斯坦共产党和吉尔吉斯共产党人党发展势头良好,在本国议会都有席位。

尽管国际金融危机使得西方资本主义遭受重创,客观上为共产党和左翼力量发展创造了空间,但也有一些共产党没有抓住这一难得机遇实现逆袭,反而让西方民粹主义登堂入室。在传统右翼和民粹政党的夹击下,这些共产党被日益边缘化,处境更加艰难。

强化组织:重视发挥共产党传统优势

政党的力量主要体现为组织严密、团结统一。对马克思主义政党而言,依靠和发挥组织力量更为重要,也是共产党传统优势所在。然而,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一些共产党没有处理好民主与集中的关系,党组织“官僚化”倾向明显,领导不能正常轮替,干部脱离民众,基层组织萎缩,党员老化;也有一些共产党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地位和民主集中制原则,组织“扁平化”,活动“民主化”,党内派别林立,纷争分裂不断,党员人数不断减少,传统选民持续流失。近年来,许多共产党深刻认识到“民主化”弊端,吸取教训,重提民主集中制,强化组织建设。

针对党内存在的政治思想、道德作风蜕化以及“自我演变”“自我转化”问题,越南共产党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和反腐工作,加大干部工作的巡视力度,查处用人不正之风,要求各级党组织努力建设纯洁、稳固的党,不断提升越共领导力与战斗力。朝鲜在政治体制上开始将“先军政治”体制转变为“党的唯一领导体系”,强化朝鲜劳动党的核心领导作用,重视发挥基层支部的堡垒作用。古巴共产党稳步推进领导层新老交替,确立了领导任期制和任职年龄限制,严把干部选拔任用关,注意民意评价,突出以德为先,初步搭建起老、中、青相结合的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

西欧一些共产党为突破发展困境,重塑党的组织优势,注重发挥党的基层组织作用。法国共产党改变以往偏重上层控制的党建模式,重新强调支部堡垒作用,要求法共的集体行动建立在充分发挥基层作用的基础上,让基层组织成为党的思想的传播者和主要行动者。西班牙共产党长期淡化共产党色彩以迎合左翼联盟政策,党的“窗口形象”模糊,选民很难看到西共在联盟中的地位和作用。为更好地体现自身积极形象和发挥党对左翼的政治引领作用,西共健全党的各级组织,恢复民主集中制,强化党的纯洁性和战斗力。在最近召开的西共代表大会上,重提列宁主义,恢复民主集中制,强调集中领导,变联邦委员会为中央委员会;提出西共今后仍坚持联合左翼路线,不断扩大左翼联盟,同时强化党对党员的组织要求,要求在左翼联盟中担任公职的西共党员应发挥角色作用,显示西共的行动能力;强调西共在左翼联合阵线中要掌握主动权,发挥西共的引领和主导作用。

当今各国共产党都注重引入信息网络技术,转换基层组织活动方式和影响社会的方式,成立基层网络党支部,增强基层组织活力,加强与民众的联系和沟通,吸引年轻人参与党的日常活动。日本共产党、南非共产党、哥伦比亚共产党等党的章程明确规定,党的基层支部应承担宣传、贯彻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主张及了解反馈民意的任务;党的高层干部要密切联系群众,要为劳动人民代言;普通党员要积极参加基层组织活动,完成党组织分配的工作任务。不少党注重以党章、党纲和政治决议等明确基层组织的地位、功能和作用,对基层党组织的基本任务、目标职能和运作方式都做了细致规定。印共(马)吸取地方执政失败教训,强调要采取有力措施,克服党内腐败和党的基层组织涣散等弊端。

然而,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许多共产党的组织发展仍很困难。特别是随着新兴社会运动兴起和年轻人参与传统政治的积极性降低,共产党传统依靠力量流失,党员老化严重,年轻后备力量不足。有的党内纷争、分裂不断,党的领导层和党的基层组织难以形成合力。如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曾执政八年,失去执政地位后,该党数次分裂,党的力量遭受重大损失,被日益边缘化。

守正创新: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过去一段时间,国外共产党对如何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如何革新社会主义的认识并不相同。有的固守马列经典中的个别论断,思想保守僵化,纠缠于教条式的理论争论,以抽象原则来评判当今社会主义现实,批判资本主义仅停留在抽象的道德评判层面,左翼替代口号无法付诸实践;有的片面强调理论更新和传统变革,提倡多元化,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导致党内分歧和思想混乱,进退失据,处境更加困难;极少数党无视资本主义的新发展和新变化,政策主张激进,很难被当今社会接受,日益被边缘化。

“一切民族都将走向社会主义,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切民族的走法却不会完全一样。”一些共产党虽然在政策主张上仍有分歧,但普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指南,必须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发展。社会主义没有统一模式,要走符合各自国情党情的道路。共产党只有创新,才能摆脱目前困境,有效吸引和领导人民开展社会主义斗争。在2018年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活动中,许多共产党强调,马克思主义不仅是科学的理论,而且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必须从实际出发,革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只有解放思想,推动党的思想理论和政策主张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才能凝聚民心,扩大政治影响,为实现世界社会主义新发展提供保障。这些共识开始将共产党和左翼力量凝聚在一起。

执政的共产党理论创新主要表现在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以及如何处理国家和市场、民主与法治、改革与稳定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提出新看法,进行新探索。越南、朝鲜、老挝、古巴都强调要探索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国情各不相同,因而对本国目前所处阶段及当前任务看法各异,对经济政策的调整也各有侧重。越南共产党强调在政治上坚持党的领导,经济上完善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体制,文化上全面发展本民族文化,社会建设上要“建设民主、共识的社会”。老挝人革党对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引入市场机制、实行多种所有制形式等问题有新的认识。古巴强调当前进行的经济社会模式更新的目标是努力探索符合古巴国情的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在模式更新进程中必须坚持古巴共产党的领导作用,必须坚持以马列主义、马蒂思想和菲德尔理论为指导。多年来,中越、中老、中古、越老双边对共产党执政和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共同探讨越来越深入。20187月,第十四次中越两党理论研讨会在越南胡志明市举行,两国政要和专家围绕“中国改革开放和越南革新事业的实践和经验”进行了广泛探讨。中国共产党同老挝人革党、古巴共产党也就改革开放和执政党建设等问题共同举行了多次理论研讨。

执政的共产党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做法,对非执政的共产党起到重要的示范作用,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创新理论,对国外共产党及左翼力量产生了巨大影响。发达国家共产党将关注的重点转向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现实问题,主张通过民主变革,改造现行资本主义社会,最终实现社会主义。澳大利亚共产党副主席马斯特20185月在中国深圳参加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专题研讨会时表示,澳共用了很长时间才认识到共产主义并无固定模式,各国共产党都需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西班牙共产党认为,恢复列宁主义并不意味着放弃通过竞选方式赢得政权的方针,“需要结合具体情况来制定战略”,坚持“通过选举方式建设社会主义”。芬兰共产党主席瓦萨宁是一名艺术家,他称在马克思主义与现实结合中,他不是以共产党主席的名义出现在人们眼前,而是通过艺术方式,向贫民宣传马克思主义,唤醒人们对政治的关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共产党认为,在当前形势下,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是不现实的,主张在现有政治制度下,通过议会选举、与国内左翼力量联合以及开展无产阶级的国际合作等多种斗争形式来扩大党的影响,分阶段走向社会主义。南非共产党宣布进入民族民主革命的第二阶段,主要任务是以反帝、反垄断资本为中心,加速南非经济转型,争取黑人经济解放。在发展理念上强调公平优先,在政策主张上坚持独立自主,突出共产党的特色。拉美共产党主张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通过民主方式开展合法斗争,强调“革命既不能模仿也不能照搬,而是需要英雄的创造”,需要制定符合各国国情的政治规划。俄罗斯东欧中亚各国共产党强调,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为劳动者的权利而斗争,通过党在国家权力机关中的代表实施自己的政策。

团结合作:在左翼联合中发挥引领作用

国际金融危机后,反资本主义全球化像一面大旗,召唤众多左翼力量、非政府组织和新兴社会运动投入其中。有着国际主义传统的共产党主张扩大左翼统一战线,共同开展反对国际垄断资本和右翼保守势力的斗争。欧洲一些共产党主张与各种反对资本主义的力量和运动联合,向所有人开放,扩大党的群众基础。法国共产党三十五大上提出,继续推进左翼阵线政策,联合其他反资本主义力量,以左翼阵线开展政治斗争,结盟竞选。西班牙共产党发起抗议政府应对债务危机不力、削减社会福利保障等社会运动,成功扩大了影响,提升了西班牙联合左翼的民意支持率。一些环保主义政党(如绿党)等在各国政坛独树一帜,并成为重要的参政党。

古巴是拉美社会主义的一面旗帜,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劳尔·卡斯特罗是具有坚定信仰的共产主义者,始终将支援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当作自己应尽的国际义务。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逝世后,劳尔·卡斯特罗表示,“古巴将永远和委内瑞拉一起战斗”,两国盟友关系不变,相互倾力支持。针对美西方和拉美右翼政权抵制委内瑞拉制宪大会及马杜罗再次当选委内瑞拉总统的行为,古巴挺身而出,公开承认委内瑞拉制宪大会及总统选举结果,表示将坚定支持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和委内瑞拉人民的革命事业。古巴主动要求承办2018年“圣保罗论坛”,希望借此平台进一步凝聚左翼共识,引领拉美左翼深化团结合作。

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信念相通、道路相近、命运相连,联合抵制西方“颜色革命”、打造命运共同体的意愿强烈,传统友谊历久弥新。近年来,越共、古共、朝鲜劳动党和老挝人革党都派高级代表团出席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加强同各国共产党之间交往,重视共产党治国治党经验交流。作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中流砥柱,社会主义国家团结合作,能够鼓舞各国共产党的人心士气,有力地推动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向前发展。

虽然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出现重兴趋势,但世界格局演变和“黑天鹅”现象频现,助推民粹主义政党崛起。许多共产党除了继续受到右翼排斥打压外,还面临民粹主义挑战,民众基础和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如何在左翼阵线中发挥共产党的政治引领作用,不断推进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发展,是当今国外共产党必须破解的核心难题。

分享借鉴:“向东看”已成趋势

近年来,西方极端政党与民粹主义融合聚变,加速西方政党政治碎片化和资本主义国家政治极化,西方主要国家危机感加深。中国由大变强,引起美西方国家警觉,各种打压掣肘纷至沓来。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不仅向中国发动贸易战,还向盟国收取“保护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日显裂痕,优势和吸引力越来越小。许多发展中国家开始抛弃过去照搬西方的做法,期待分享和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以探索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道路。

20185月,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专题研讨会在深圳成功举办,来自50个国家的70多个共产党共聚一堂,共同交流治国治党经验和探讨未来发展之策,引起各方强烈反响。与会的各国共产党领导干部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对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对其他共产党探索自己的道路也具有启示意义。国外共产党十分赞赏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认为中国倡导并推动的“一带一路”建设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举措,通过“一带一路”把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那些长期被国际多边机制边缘化的落后国家带上了共同繁荣发展的列车,展现出中国共产党建设美好世界的决心和担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实践,对国外共产党及其他左翼力量形成了巨大吸引力,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了另一种全新的选择。亚洲、非洲、拉美等广大发展中国家共产党希望学习中国在扶贫减贫、乡村振兴和实行民族平等政策等方面的经验,期待中国发挥“榜样”示范作用,引领他们实现跨越式发展。越共领导人高度关注中共十九大思想成果,责成越南中央理论委员会和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成立专项课题组,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行深入研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是封闭、僵化的,而是开放、发展的。虽然国外共产党重视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创新经验,希望将其转化为具有世界意义的“中国方案”,但也存在一些质疑声音,认为中国出现贫富差距有违社会主义公平公正原则。对此,中国应理性对待,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不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必然会越来越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必然越走越宽广。“我们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本身就是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贡献。我们也要通过推动中国发展给世界创造更多机遇,通过深化自身实践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并同世界各国分享。我们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与马克思主义给中国带来独立解放和民族复兴的希望之光一样,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继承、发展和强盛,必然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向前发展。(注释略)

 

(作者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室研究员)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当代世界》2018年第8

 

发布时间:2018-09-09 0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