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潘西华:社会主义国家成功管控新冠肺炎疫情彰显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近百年来全球发生的最严重的传染病大流行,不分国界地席卷了全球。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新冠肺炎数据实时统计系统,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12月31日,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83720315例,累计死亡病例1823584例。在新冠病毒在全球依然肆虐的今天,上述统计每天变化的不是数字,而是生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表现不佳,甚至是灾难性的。相比之下,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采取的有效措施以及成功经验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与此同时,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越南、古巴、老挝、朝鲜也在抗疫中采取了行之有效的综合性措施,疫情控制远远好于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挽救了更多生命。

  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西方之乱”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在政治、社会、经济、科学技术、文化价值等方面的诸多问题,而“中国之治”以及社会主义国家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成功防控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一、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是成功防控疫情最有力的政治保证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中国共产党、越南共产党、古巴共产党、老挝人民革命党、朝鲜劳动党作为执政党,对本国的新冠疫情防控工作高度重视,迅速作出部署,全面加强对疫情防控的集中统一领导。

  在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中国共产党作为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始终坚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统揽全局、果断决策,以非常之举应对非常之事。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因时因势制定重大战略策略;专门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派出中央指导组,建立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进而在全国迅速形成统一指挥、全面部署、立体防控的战略布局,有效遏制了疫情大面积蔓延,有力改变了病毒传播的危险进程,最大限度保护了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各行各业扛起责任,国有企业、公立医院勇挑重担,46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冲锋陷阵,400多万名社区工作者在全国65万个城乡社区日夜值守,各类民营企业、民办医院、慈善机构、养老院、福利院等积极出力,广大党员、干部带头拼搏,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公安民警奋勇当先,广大科研人员奋力攻关,数百万名快递员冒疫奔忙,180万名环卫工人起早贪黑,新闻工作者深入一线,千千万万志愿者和普通人默默奉献。与此同时,党中央及时作出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决策,再到加大宏观政策应对力度,坚持依法防控、科学防控,推动落实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生产生活,促使中国成为疫情发生以来第一个恢复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在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上都走在世界前列,显示了中国的强大修复能力和旺盛生机活力。

  在越南,党和政府以临战状态应对疫情,主动制定防控方案,多措并举狠抓疫情防控,同时统筹做好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在制定应对疫情的总体思路方面,提出了“抗疫如抗敌”的口号,实行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以党政军全体干部、全社会全部参与的方式,以临战状态应对疫情。

  在老挝,面对全球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老挝人民革命党科学谋划,系统部署,迅速出台了一系列“硬核”措施。2020年3月16日,在老挝党的统一领导下,国家疫情防控委员会发出通知,加强对入境人员的疫情防控,要求根据是否有可疑症状、疫区居留史、病例接触史等分别采取医院隔离、居家观察、自我监测等不同等级措施。3月18日老挝政府总理通伦·西苏里主持召开会议,研究出台了进一步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九条措施。老挝成功抵制了疫情蔓延,取得了抗疫战争的最后胜利。

  在朝鲜,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朝鲜劳动党高度重视,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分别在2020年2月29日、4月11日和7月2日召开劳动党政治局会议讨论疫情,就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了新部署,进一步加大了国家紧急防疫工作力度,并修改相关法律加强疫情防控,将国家紧急防疫体系转为“最大紧急体制”。朝鲜劳动党和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高度重视并及早采取严格防疫措施,成为朝鲜零感染的关键。

  在古巴,党和政府对疫情防控工作进行了集中统一领导和全面部署。2020年3月6日,古巴共产党发布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启动社区排查计划,确保城市、农村乃至偏远地区人口全覆盖。在古巴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古巴人民的团结互助下,抗疫斗争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作为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为五个社会主义国家成功管控疫情提供了无比坚强的领导力量,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无产阶级政党的本质要求。为了取得革命斗争的胜利,“必须把我们的一切力量捏在一起,并使这些力量集中在同一个攻击点上”。列宁在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夺取政权、掌握政权、巩固政权以及建设社会主义的长期革命斗争实践过程中,也强调坚持无产阶级政党对无产阶级事业领导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只有这样才能在各种斗争中形成战斗堡垒,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取得胜利。

  纵观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抗疫举措,正是因为发挥了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这一政治领导优势,才确保了“令出一门”的高质量决策效率,全国上下同心,迅速形成巨大合力,取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巨大实效。

二、发挥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为疫情防控提供了物质保障

  集中力量办大事作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之一,凭借其独特的运行机制,能够在资源的集中使用、各方面积极性的调动等方面发挥奇效,为社会主义国家成功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有力的物质保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是我们成就事业的重要法宝。”

  在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组织的党政军民学进行了大会战,各行各业负起了责任。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中国举全国之力实施规模空前的生命大救援,用十多天时间先后建成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大规模改建16座方舱医院、迅速开辟600多个集中隔离点,19个省区市对口帮扶除武汉以外的16个市州,最优秀的人员、最急需的资源、最先进的设备千里驰援,在最短时间内实现了医疗资源和物资供应从紧缺向动态平衡的跨越式提升。在疫情防控中,党和政府提出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防控要求,确定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救治要求,把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感染率和病亡率作为突出任务来抓。

  越南疫情防控过程中也采取了集中统一调配物资的举措,以确保物资和后备资源准备充足。越南卫生部在岘港市成立了前线指挥部和医药库房,以利于直接指导和地方稳定军心,并且协调全国医疗人员和物资集中用于本地的抗疫。医疗部门也动员了前所未有的医疗力量,包括一流的教授、博士、专家和大学生等,有效保证了岘港和广南省的抗疫成功。

  在医护力量不强、医疗物资紧缺、医疗条件比较薄弱的老挝,老挝人民革命党和政府高度警惕,研究制定了对新冠肺炎疫情针对性很强的防控措施,适应形势变化,动员社会力量,努力防范,严防疫情蔓延。

  在朝鲜,国家迅速采取力度空前的防疫措施,加大国家紧急防疫工作力度,加强防控疫情的检验检疫工作,统筹社会资源,为疫情防控的胜利提供物质保障。

  在古巴,公共卫生部门根据古共中央和古巴国务委员会相关会议精神,紧急协同各党政机关及社会部门,针对疫情中的突出问题,出台了医患救治与医药研发、疫情披露与科教宣传、公共服务与社会疏导等措施,关键职能部门加紧落实并推进疫情防控工作。其中,较为完善的三级医疗体系、全民免费医疗发挥了重要作用。

  社会主义国家之所以能够发挥这一优势,主要基于制度本身的优越性。社会主义国家是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实现了全体人民利益的根本一致,可以将有限的资源集中用于解决最重要的任务,强化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实现经济快速发展。党和国家政府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为集中力量办大事提供了制度保障。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未来社会主义社会所构想的。在无产阶级取得国家政权后,“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量”。也就是说,无产阶级夺权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此时的国家真正作为整个社会的代表采取行动,即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这就为集中力量办大事提供了制度保障。社会主义制度的这一优越性,再次被五个社会主义国家所力证,为社会主义国家成功管控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强大的物质支撑。

三、以人民为中心,是取得疫情防控胜利的价值依归

  疫情同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息息相关,在疫情面前,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均秉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理念,在疫情防控工作的谋篇布局和各项防控要求的具体落实过程中,积极倡导“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积极动员和带领人民参与疫情防控的各个层面的工作,确保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免受来自疫情方面的侵害。

  在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理念在疫情防控治理中得以贯彻与落实。面对突如其来的病毒,中国共产党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以坚定果敢的勇气和坚忍不拔的决心,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迅速打响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中国始终全力以赴救治患者,不遗漏一个感染者,不放弃每一位病患者;费用全部由国家承担,最大程度提高了治愈率、降低了病亡率;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构建了以人民群众为主体的防控力量。”重视和保障民生,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推动落实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生产生活。遵循人民健康至上的理念,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开展疫苗的研发和攻关工作。中国政府决定,在新冠肺炎疫苗研制成功批准附条件上市后,为全民免费提供,通过有序开展接种,符合条件的群众都能够实现“应接尽接”,逐步在全人群中构筑起免疫屏障。

  在越南,越南共产党和政府遵循“生命至上”的原则,提出“宁肯牺牲经济利益也要保卫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口号,尊重以生存权为第一人权的理念,实行了以人为本的医疗救治措施。

  在老挝,老挝人民革命党和政府也坚持生命至上,把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实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医疗救治措施。2021年1月14日,老挝卫生部宣布,老挝41例新冠肺炎病例全部治愈,治愈率达100%。

  在朝鲜,面对全球性疫情危机,朝鲜劳动党以人民生命为重,果断坚定采取举国动员体制和封锁边境等“世上最严措施”,宣布实现“零感染”。在防疫期间,金正恩屡次公开批评给人民增加负担的行为,不断强调中央在防灾赈灾工作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努力体现“以民为本”理念。

  在古巴,古巴共产党和政府以人民为中心,采取了保障民生的举措。为消除古巴居民排队购买日用品产生的聚集隐患,古巴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便民举措。随后,古巴交通、邮政、银行等公共服务部门也出台了相关的便民举措。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均把捍卫人民的生命权作为疫情防控的“头等大事”,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关人民历史地位和作用的认识与本质要求。

  早在《神圣家族》中,马克思恩格斯就提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活动,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随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第一次提出了无产阶级政党建设思想,揭示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无产阶级政党的科学性、独立性、阶级性。其中,无产阶级政党的阶级性主要体现在人民性上。马克思恩格斯借助对共产党人同全体无产者的关系的分析,强调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因此,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是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党;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这彰显了无产阶级政党立足于广大无产阶级这个阶级基础的优势。随后,列宁不仅肯定了人民群众是社会变革的决定性力量,而且强调了团结和依靠人民对无产阶级政党及无产阶级事业的重要性,认为:“劳动群众拥护我们。我们的力量就在这里。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不可战胜的根源就在这里。”据此,共产党人必须保持同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依靠群众,全心全意为了群众。

  正是由于崇尚以人民为中心作为新冠疫情防控的价值逻辑,各社会主义国家方能在具体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做到捍卫人民的生命权、保障人民的知情权、激发人民的参与权,方能得到人民的真心拥护与广泛参与,共克时艰,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交出令人民满意的答卷。

四、崇尚科学精神,为疫情防控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

  面对突发的新型传染性疾病,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做到了秉持科学精神、运用科学态度、发挥科技作用,科学精神贯穿于决策指挥、病患治疗、技术攻关、社会治理的全过程。

  在中国,科学防治、精准施策,为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科学方法。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实行中西医结合,先后推出八版全国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筛选出“三药三方”等临床有效的中药、西药和治疗办法,被多个国家借鉴和使用。无论是抢建方舱医院,还是多条技术路线研发疫苗;无论是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大数据追踪溯源和健康码识别,还是分区分级差异化防控、有序推进复工复产,都是对科学精神的尊崇和弘扬,都为战胜疫情提供了强大科技支撑。

  在越南,也是借助科技抗疫。不仅运用大数据对个人信息进行跟踪,及时发现密切接触者并进行隔离和跟踪检测,而且广泛借助新媒体进行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护知识传播、辟谣、澄清,并要求个人做好卫生防护,强制戴口罩等。及时对疫情社区进行隔离和检测,有效防止疫情扩散。

  在老挝,虽然公共卫生条件和基础设施落后,但也在中国专家组的协助下,提高了疫情防控科学化和规范化水平,最大限度助力疫情防控。

  在朝鲜,即便境内没有出现一例新冠肺炎,也对疫情防控进行了科教宣传,组织国内开展大面积的防疫抗疫知识普及活动。实施了对公共场合进行严格消毒、要求全民佩戴口罩等科学防控措施。

  在古巴,科技抗疫也无处不在。古巴不仅采用科学态度与方法进行疫情披露与科教宣传、公共服务与社会疏导等,而且在医患救治与医药研发中也发挥科技力量的神效。古巴成为南美洲唯一自行开发疫苗的国家。

  科学技术既是人类文明的理论结果,也是人类实践的现实手段。社会主义国家对科学技术的重视与应用,验证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于科学技术的双刃剑作用的相关论述。马克思认为,科学技术首先是作为社会生产力的表现形式存在的,“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并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直接“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科学技术不仅作为知识形态发挥精神力量的能动作用,更是作为物质力量直接推动历史的发展。恩格斯明确指出:“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科技发展的终极意义旨在实现全人类的自由和解放。在认识到科技驱使自然力为自己服务并使它为人类的需要服务的同时,马克思恩格斯也划定了科学技术发展和运用的边界,强调“但是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因此,要秉持科学精神,合理运用科学技术这把双刃剑。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过程中,正是得益于对科学精神的崇尚、对科技攻关的重视、对科技力量的运用,五个社会主义国家方能在抑制新冠疫情传播、救治新冠肺炎患者以及研发应用新冠肺炎疫苗等方面取得好成绩,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强大的科技支撑。

五、弘扬国际主义精神,为疫情防控注入国际联合力量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严重威胁公共卫生安全的危机,凸显了加强疫情防控国际合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中国在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的基础上,本着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始终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向世界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推进国际抗疫合作,支持开展国际联防联控。采用“一省包一国”的形式,先后向伊朗、伊拉克、意大利、塞尔维亚、柬埔寨、巴基斯坦、老挝、委内瑞拉、菲律宾等国派出医疗专家组,向120个国家、4个国际组织提供抗疫物资援助,同180多个国家、十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分享疫情防控经验……以上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援助时间最集中、涉及范围最广的一次紧急人道主义行动。中国作为全球抗疫物资最大供应国,为全球疫情防控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

  在疫情防控中,疫苗研发是抗疫的关键,需要汇聚全球力量和智慧来推进。为此,中国始终坚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始终积极推动抗击疫情国际合作,先后与阿联酋、巴西等16个国家合作开展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研究,推动中国研究机构和企业与世界各国开展研发生产合作。在疫苗研制成功后,中国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向其他国家提供帮助,以利于国际社会有效抗击疫情。

  在有着国际主义传统的古巴,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一如既往地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对外进行援助。古巴积极同有关国家分享抗疫经验,不断推进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发的国际合作,并向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提供抗疫物资及医疗团队,以帮助受援国治疗病毒感染者,检测感染病例,并改进当地医院的治疗方案。据统计,全球五大洲有近59个国家在疫情期间接受过古巴医务人员的援助,展现了国际主义精神,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社会主义国家在成功管控新冠疫情中弘扬的国际主义精神,再次用现实生动诠释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关“国际主义”的相关表述。“国际主义”这个概念和思想最早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来的。早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倡导无产阶级的联合行动,强调“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为此,他们还提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使国际主义思想得以彰显。在帝国主义战争与世界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发展的新形势下,列宁提出和使用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这一概念,并进一步提出“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口号。随后,在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实践与建设中,国际主义对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建立、发展以及守望相助、务实合作起到了助推作用。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成功防控中,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再次用行动见证了国际主义精神的力量。大疫面前,团结合作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结语:弘扬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夺取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基于不同的价值理念,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在疫情具体管控措施方面存在的差异导致了不同的防控现状。较资产阶级政府在面对疫情时反应迟缓、应对失策、漠视生命、推崇“群体免疫”进而引发疫情在本国严重恶化甚至陷入国家灾难状态,中国、朝鲜、越南、古巴、老挝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党和政府对疫情防控认识足、行动早、措施严、落实细,常态化疫情防控和预防型医疗成效显著。社会主义国家成功管控新冠肺炎疫情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为社会主义国家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制度保障。

(一)深刻认识和弘扬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集中检验。面对这场突发的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社会主义国家的党和政府秉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理念,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动员和依靠人民,上下联动、科学防控,取得了抗疫“人民战争”的阶段性胜利。虽然不能说社会主义国家在这场大考中对每一道考题都解答得尽善尽美,但社会主义制度和治理体系在整个疫情防控以及复工复产中已经充分彰显其独特的优势和优越性。伴随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中国、古巴等社会主义国家向其他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包括医疗物资、技术、直接派驻医疗救助队在内的力所能及的帮助,得到受援国政府、民众以及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得以进一步彰显。

  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西方政治人物和媒体在疫情刚在中国出现时,就把锋芒指向中国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将疫情同政治挂钩,无视中国举国抗疫所取得的成绩,诋毁中国、诬蔑抹黑中国、“甩锅”中国。更有甚者,在欧美发现更早新冠肺炎病例、世卫组织呼吁依靠科学找到病毒起源后,美国及其盟国依旧没有反省,继续用打上政治标签的“中国病毒”追责、起诉中国,歪曲中国对外援助的善意善举,以此破坏全球携手抗疫的氛围。对此,中国用出色的抗疫成绩以及国际社会的赞誉进行回击。

  事实告诉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之所以能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归根到底在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所提供的根本制度保证。病毒无国界,但是社会制度有国界,正是凭借社会主义制度自身的制度优势,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在短时间内集中力量控制住疫情并且恢复经济发展。动员全民参与疫情防控,多轮免费核酸检测,在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为全民免费接种新冠疫苗……这在认为戴口罩都妨碍个人自由,一味追求资本、利润和选票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完全不可想象的。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孰优孰劣,显而易见。

(二)团结抗疫是人间正道

  “大疫”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扩散蔓延势头尚未得到有效遏制。继英国发现变异病毒后,2021年初,多国相继发现变异病毒感染病例。新冠病毒不分国界,面对新冠病毒这一全人类的敌人,任何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加强国际抗疫合作,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呼声,更是战胜疫情最有力的武器。

  在疫情发生不久,2020年4月2日,中国共产党同100多个国家的230多个政党就加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合作发出共同呼吁,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卫生健康及世界和平发展构成最紧迫和最严峻的挑战,各国应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果断有力措施遏制疫情蔓延,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加强国际合作,相互支持和帮助,汇聚全球资源和力量,坚决打败病毒这一人类的共同敌人。参与发表共同呼吁的政党来自全球五大洲,包括主要国家的执政党、参政党、重要在野党以及政党国际组织,涵盖了左、中、右不同意识形态的政党,具有广泛的代表性。世界主要政党通过发表共同呼吁表达携手合作、共克时艰的政治意愿,对于全球凝聚民心、汇聚力量、共抗疫情具有重要的引导和推动作用。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快速蔓延扩散,各国应根据本国国情制订紧急计划和举措,动员全社会力量共同抗击疫情。与此同时,应摘掉有色眼镜,反对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抵制借疫情对他国进行污名化以及歧视特定国家、地区和民族的言行。在中国成功研制新冠疫苗后,全球数十个国家求购中国疫苗,多位外国领导人带头接种中国生产的疫苗,表明他们对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充满信心。中方致力于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免费向其赠送疫苗,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贡献主要力量。对此,多国总统和世卫组织发声,对中国表达了感谢。疫情面前,全球携手应对疫情,团结抗疫方是人间正道。

(三)理性抗疫呼唤科学精神

  疫情考验着每一个国家的体制以及应对危机能力。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部分西方国家在疫情暴发初期,采取了“群体免疫”政策。但事实证明,该政策并没有成功控制住疫情,反而令疫情加剧恶化、不断扩散。美国政府对疫情防控意识淡薄,也未真正发挥科学技术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时任总统特朗普不仅抛出注射消毒液来杀死新冠病毒的错误言论,而且在疫情防控中排挤国际知名的流行病学家安东尼·福奇。美国疫情肆虐,一跃成为世界累计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面对新冠病毒在印度的蔓延,印度教的“宗教领袖”竟公开发言称喝牛尿可以非常有效地治疗新冠肺炎,并且印度一个组织在2020年3月14日真的在德里举办了一场以喝牛尿来对抗新冠病毒的聚会。但事实是,没有证据表明牛尿有治疗和预防疾病的作用。

  恩格斯曾指出:“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进步为补偿的。”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考,社会主义国家较资本主义国家交出了令世人满意的答卷,以实际行动再次印证了马克思主义没有过时的真理。社会主义制度所具有的显著优势被全球抗疫斗争的伟大实践再次证明,成为抵御风险挑战、提高国家治理效能的根本保证。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冠肺炎疫情交织叠加,国际社会应正确认识新冠肺炎疫情下国际局势的变与不变,充分认识社会主义国家有效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举措所彰显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发挥国际主义精神,团结抗疫,科学抗疫,如此才能取得抗击新冠疫情的最终胜利。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研究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报告(2020-202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6月,第83-97页

发布时间:2021-10-12 09:5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