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王磊: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应对 看民粹主义危害

 

 

2020年横扫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堪称二战后人类在和平时期面临的最大危机。目前病毒仍在肆虐,更不幸的是,这场大流疫正值全球政治气候骤然紧张之时,尤其是作为“世界老大”的美国,民粹主义、单边主义、排外主义当道,大国竞争取代大国合作成为其处理国际事务的主基调。在最需要责任担当和携手合作的抗疫时刻,却因为美国及其个别政客的作祟,致使国际社会之间分歧与敌视加深,从而更加剧了疫情的破坏力与持久度。

 

  美国民粹主义的汹涌澎湃有其深刻的政治经济原因,它助推2016年特朗普石破天惊地当选美国总统,随后美各项内政外交民粹政策也纷至沓来,对国际社会危害甚大。经逢此大疫,美国民粹政策路线的种种弊端和恶果更加暴露无遗。如今,人祸叠加天灾,民粹主义对美国及世界的政治、经济与安全都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其一,特朗普政府为保民望求得连任,轻视科学防疫,严重恶化美国国内疫情形势。早在疫情暴发之前,反建制出身的特朗普政府便“逢奥巴马必反”,取消了前任改建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专门为抗击流行病而设的办公室。疫情暴发后,特朗普的反智、蔑视科学更是登峰造极,甚至信口开河“推广”不当防疫举措闹出笑话。他在疫情初期淡化新冠病毒风险,拒绝在联邦层面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反而寄希望于各州自行应对,不断营造“美国将迎来防疫美好结局”的虚假氛围,浪费了宝贵的抗疫窗口时间。彼时,他对有关美国疫情严重的新闻和指责都嗤之以鼻,宣称任何夸大疫情的说法都是民主党为今年的总统大选而设的“新骗局”。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曾于2月建议实施社交隔离措施,以遏制新冠肺炎病毒在美国的传播,但被特朗普政府拒绝。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本是世界上最好的流行病防控机构之一,但无奈碰上特朗普这样“不靠谱”的总统,重要职位人事任命高度政治化,缺乏专业人才,致使其效果和作用发挥大打折扣。

 

  舆论普遍认为,美国的疫情形势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与特朗普政府不尊重科学、贻误时机有很大关系。究其原因,是特朗普出于选举和经济的考量,投民众所好,顾及的是民众不想承受痛苦、不想封城的短视利益,但疫情扩散的残酷现实最终无法逃避,反而来得更加猛烈。美国知名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评论称,民粹主义领导人与疫情治理不善之间关系非常密切,特朗普“无视专家的意见,认为经济比健康更重要,并采取了灾难性的政策,对美国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其二,特朗普政府偏离成熟理性的中间政治路线,迎合保守选民,加剧社会族群紧张关系。美国民粹主义昭彰的一大表现,即是社会族群关系因“疫”对立加剧,一些传统优势群体追求本种族、本族群利益优先,基于狭隘族群的“傲慢与偏见”,借助疫情横行,对亚裔尤其是华裔的歧视和侵害行为加重。对此,特朗普政府非但没有抚平社会裂痕、引导各方驱除对华裔的社会偏见,一些头面政客反而故意将新冠病毒与中国关联起来,借机加大对华裔的各种“安全审查”,煽动反华仇华情绪。其目的在于迎合极端保守派选民,通过挑起族群对立,巩固票仓基本盘。与此同时,美国一些戴着有色眼镜的媒体人与无良政客沆瀣一气,例如美国福克斯新闻台多位主持人将病毒称为“武汉病毒”,借由公共舆论平台大肆散播基于特定地域和种族的歧视性言论,成为一些民粹政客的“传声筒”。可以说,严峻的疫情形势本已加剧社会紧张情绪,民粹政客和媒体的“祸水他引”,更令所谓种族平等失色,徒增社会恐慌与对立。

 

  其三,特朗普政府从多边主义、全球治理中抽身,干扰破坏世界卫生组织履职尽责。随着疫情持续时间越来越长,民众的不安全感和不满意感加重,民粹主义领导人最擅长也是最廉价的政治操作便是“甩锅”,甩完国内又甩国外。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受民粹政客的诱导,一些人将健康威胁和经济失落归咎于外来移民、少数族裔和国外力量,并寄希望于在排外与“甩锅”的民粹话语中获得发泄与慰藉。特朗普政府中不少政客将国际卫生事业政治化、工具化,继此前削减对世卫组织的援助后,4月美国又正式宣布“断供”,并表态寻求支持替代组织,严重影响和干扰世卫组织及其总干事谭德塞履职尽责。此举是特朗普政府任意“退群”、罔顾多边国际体系的又一明证,遭到包括其欧洲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强烈抵制。

 

  其四,特朗普政府以邻为壑,阻碍合作,加剧大国关系的紧张对立。无论是面对新冠病毒这种全球性疾病的传播,还是其经济后果——世界贸易和金融秩序的“失控”,各国政府都无法独自应对。但美国片面追求本国利益优先,不仅未与国际社会合作抗疫,反而多次采取单边、胁迫等行动以求自保,包括截留欧洲盟友的医疗物资,威胁印度恢复对美出口羟氯喹药品等。不仅如此,特朗普政府还疯狂抹黑丑化中国抗疫举措,将美国的疫情扩散归咎于“中国延误通报”,在打压中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种民粹性质的自私自利行为,加剧了中美之间的对立,扩大了欧美盟友之间的裂痕,也增加了美国与亚非拉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隔阂,只会使世界更趋向于冲突对抗,遑论应对新冠疫情这种大灾所需要的国际合作。

 

  其五,特朗普政府借疫大行贸易保护主义,愈加阻碍全球化。欧美民粹主义的兴起本就缘于全球化造成的经济不平等、不平衡扩大,一些“受伤群体”极力反对全球化,美国民粹政客也对此加以利用,逆全球化的历史潮流而动,将它当作各种问题的“背锅侠”,鼓吹产业回流、高筑贸易壁垒。特朗普一个政治素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凭此获得总统宝座,上台后即四处开打贸易战、试图修订全球贸易规则、出台一系列产业保护举措等,唯求利己。疫情的暴发,进一步推高了美国民粹政客抬高贸易壁垒的决心,因为面对疫情带来的各种医疗物资短缺,本来就强烈要求公司迁回国内的特朗普政府,更有理由借机以安全优先压倒经济效率的说辞,要求将关键医疗、信息技术和国防供应链相关产业迁回国内。可以看到,经此一疫,全球供应链已经被严重破坏,修复起来困难重重,这场大危机很可能会重塑全球经济产业布局,激化中美以及国际之间在特定产业领域“脱钩”的趋势。

 

  最后,特朗普政府施行民粹主义政策的总结果,就是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彻底坍塌。二战结束后,美国西方盟主乃至全球领导者的地位,不仅建立在财富和实力之上,也建立在其“维护秩序”如协调全球应对危机的意愿和能力之上。如今,美国以邻为壑、排斥国际合作等自私自利自保的行径,致使其不只丧失了西方盟友的信任,也消磨了世界对美国担当的期待,其所谓全球领导地位已岌岌可危。无怪乎美国知名战略学者、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科里·舍克称,由于特朗普政府的自私与无能,美国将不再被视为全球领导者,在这场领导力测试中,美国“挂科”了。

 

  今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将是对特朗普这一全球民粹主义领头人物的一次评判,大流疫彻底剥离了其宣称的“最佳经济表现”外壳,使特朗普只剩下坚定的民粹主义政纲来接受“审判”。如果特朗普连任,则说明美国的民粹主义声威仍未见顶。但无论如何,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诉诸民粹、保护主义实现不了所谓的“绝对安全”,反而会加剧风险的积聚升级。20203月,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托马斯·怀特和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在《大西洋月刊》联合撰文称,新冠肺炎疫情这场重大危机,显示出“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府手段的有限性”。

 

  在新冠肺炎病毒面前,任何国家指望独善其身都将是一场虚幻,面对流行病这种跨国性威胁,唯有齐心协力、共克时艰,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携手应对,才是维护人类共同家园的根本之道,才能最终战胜疫情、重建全球和平安定秩序。

 

 

网络编辑:张福军

来源:《党建》杂志2020年第6

 

 

 

发布时间:2021-01-06 21: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