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刘英:美国经济增长隐忧频现

 

为了重振美国经济,特朗普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财政政策上减税实现了落地;货币政策上通过持续加息提高了利率水平;产业政策上放松对煤炭等产业管制;金融政策上甚至修改了《多德·弗兰克法案》,为金融机构松绑和放松了监管;贸易政策上更是四面出击,除了中国以外,欧盟、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韩国和英国等都在不同程度上成为特朗普政府贸易战的靶子。

今年二季度,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美国经济交出了一份“完美”成绩单:无论从就业、物价还是增速,美国经济都达到近年来最好状态,经济增长是历届总统任上最高的,减税史无前例,股市持续走高。但这并非真实的美国经济。以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速为例,特朗普所说的4.1%829日又修正为4.2%)是指二季度美国经济环比增速,而实际上,用描述经济增速惯用和公认的同比数据计算,美国二季度GDP经济同比增速仅为2.87%左右。与历史同期相比,2.87%GDP增速并非最快,不仅低于奥巴马执政时期3.8%的峰值,而且也远低于二战结束以来的其他几任美国总统执政时期的峰值。小布什时期GDP的峰值是4.3%,克林顿时期GDP峰值为5.3%,里根时期的GDP峰值高达8.6%,尼克松时期为 7.6%,艾森豪威尔时期为9.1%。而无论是IMF还是美国白宫预算办公室(CBO)都预测,明后年美国GDP增速会降到2.4%1.7%左右。

  近日,贸易战阴云笼罩,导致美股连日大跌,也使美国经济隐忧频现、困难重重。

  1.增长之难。813日,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将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预期从3.3%下调至3.1%,并将2019年和2020年增速分别下调至2.4%1.7%。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表示,高额关税将会增加通胀压力,导致本国购买力降低,也将降低美国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零售等行业的利润和就业也会因贸易战而削减。

  从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即使在二季度为避免贸易战征税而提前透支的情况下,美国出口也并未增长;而二季度耐用消费品的增加,显示减税带来的消费刺激效应已经提前释放,随后减税边际效应将逐步递减,贸易摩擦升级还将带来消费成本高企,消费将随之下滑。而美联储的加息提速,带来利率陡升,将进一步抑制企业投资,三驾马车日渐疲弱,美国经济增长难以持续走高。

  2.债务之累。当前美国经济正处在历史上两次持续增长周期(连续45周和69周)后的又一次增长周期当中。从美国经济数据来看,减税的确刺激了个人消费,促进了美国经济增长。但减税也推动财政赤字不断提高,美国的财政预算赤字率已经由2007年的1.1%提高到了2017年的3.5%,这一数字还将进一步抬升。通常认为债务率超过90%就会阻碍经济增长,而美国的债务已经创历史纪录的超过20万亿美元。伴随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美国的长期财政状况也堪忧,将成为美国经济增长之累。

  随着美联储加息提速,回归货币正常化将导致利率上升带来偿债成本的走高。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未来十年即到2027年,偿债成本将由目前的2600多亿美元提高到8000亿美元,接近GDP3%,高出目前两倍。不仅如此,美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婴儿潮一代将在十年内退休,随着退休人口的激增,美国社保与医保的支出占GDP的比率将提高一个百分点,两者相加将达到GDP11%

  3.风险之忧。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不仅来自债务高企,更来自加息、减税、贸易战等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贸易政策。减税本身是刺激消费、促进企业投资的良策,但是此前,无论是梅隆减税还是里根减税,美国经济都处于低迷期,减税起到了拉动经济的重要作用,但此次减税则是在美国经济的上行期,美联储已经连续加息,此时减税对美国经济犹如火上浇油。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也表示,减税增加了美国额外的总需求,会推高通胀水平。美国就业状况正处于历史较好水平,此时减税、加息累加,将导致美元走强,而美国现在3.8%的失业率几近充分就业,持续推进只能继续抬升美国劳动力的成本,再叠加高关税,会进一步推升美国物价水平,反过来又会给美联储加息增加压力,造成恶性循环。

  近期美国持续挑起的贸易战,令美元加速走强。美联储官员普遍认为,持续的贸易争端是贸易风险的重大来源,无法预测的贸易风险将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风险。从今年美国加征关税以来,截至815日,半年来美元升值高达8.2%,其所带来的恶果,一是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升值,必然导致所有以美元为定价的资产都要重新调整;二是高企的美债带来债务风险;三是伴随美联储持续快速加息,导致美元快速走高,对整个金融市场造成巨大压力,不断攀高的美国股市面临巨大回调压力。美股近期连日大跌超3%,今年标普下跌超过2%的天数创八年来最多。

  美元走强还给他国带来汇率贬值、股市走低和经济下行压力,而这必将反过来作用于美国经济。同时,美元走强直接导致美国出口商品价格竞争力下降、出口受挫。美元走强也提升了美国的购买力,从而扩大进口,这又会使贸易逆差不减反升。今年以来包括中美贸易在内的美国贸易逆差不减反增的实际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

  近日,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在《纽约时报》的采访中,表达了对美国经济和政治现状的担忧。沃尔克说,现在他 “往任何一个方向看,都是一团糟”。尽管美国拥有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拥有强劲的金融市场,拥有丰富的资源和土地,拥有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和世界第一的军事力量,但是如果美国政府继续一意孤行走向贸易保护和逆全球化的方向,其经济高速增长将难以持续,金融风险也会不断累积,美国再次强大也只能是一句空话!

  

 

网络编辑:张福军

来源:《红旗文稿》2018年第20

 

发布时间:2019-03-24 23: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