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袁群:尼泊尔政党政治的特点、发展趋势及其影响

 

尼泊尔政党政治是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反对拉纳家族封建专制统治的斗争中兴起的, 经历了推翻拉纳家族专制统治建立君主立宪制时期、反对无党派评议会时期、恢复多党议会体制时期、走向共和时期四个阶段。在曲折的发展历程中, 尼泊尔政党从反对封建专制的非法政治运动发展为通过领导和掌握国家政权对国家政治生活施加影响的主导性政治力量。对尼泊尔政党政治进行深入研究, 有助于准确把握尼泊尔政局的变化及其未来走向。

尼泊尔政党政治的特点

70余年的发展历程中, 尼泊尔政党政治呈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各主要政党分合频繁。尼泊尔主要政党自诞生之日起都是作为有着明确的党章和区别于其他政党的身份特征而存在的, 但在成为议会政党后, 主要政党的理想信念逐步让位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 开始转变为以争权夺利的实用主义为导向的“选举党”。意识形态的退化也导致了党的凝聚力的减弱, 内部分歧严重, 党内派别林立, 不断分化组合。如尼泊尔大会党分为柯依拉腊派和德乌帕派, 20025月时任首相的大会党领导人谢尔·巴哈杜尔·德乌帕因在解散议会下院问题上没有征得大会党同意被开除党籍。德乌帕于同年6月离开大会党, 组建新党——尼泊尔大会党 (民主) 20079, 尼泊尔大会党 (民主) 又与尼泊尔大会党合并。201710, 尼泊尔民主论坛与尼泊尔大会党合并。19911, 尼共 (马列) 与尼共 () 合并组成尼泊尔共产党 (联合马列) 199111, 马克思主义派的大部分党员干部从尼共 (联合马列) 分裂出来成立新党——尼共 (九月) 。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后, 尼共 (联合马列) 党内形成了以班达里为首的多数派和以麦纳里为首的少数派。随着多数派领袖班达里的去世以及少数派逐渐被边缘化, 原属于多数派的尼共 (联合马列) 高级领导人尼帕尔、巴姆·德·高汤姆和奥里又各自形成了属于自己的派别。尼共 () 自成立以来就存在着以副主席基兰为代表的强硬派和以副主席巴特拉伊为代表的温和派之间的路线斗争。2008年执政以来, 尼联共 () 由于党内路线之争分裂不断。20089, 尼联共 () 加德满都区委书记普拉卡什·高塔姆带领一些党员和尼前人民解放军战士成立了“革命左翼”。20092, 尼联共 () 政治局委员、政府土地改革与管理部长马翠卡·亚达夫与尼联共 () 决裂, 成立尼共 () 2012619, 以基兰为首的强硬派与党主席普拉昌达和温和派之间的分歧尖锐化, 从尼联共 () 分裂出来成立新党——尼共-毛。20159, 尼联共 () 副主席巴特拉伊由于在争取担任党主席问题上未与普拉昌达达成协议, 也宣布离开该党, 并于同年11月建立了新党——新势力党。20165, 包括尼联共 () 在内的十个毛派政党又合并成立一个由普拉昌达领导的新毛派政党——尼共 (毛主义中心)

二是三足鼎立的政党格局已经形成。成立于194610月的尼泊尔大会党是尼泊尔成立最早的政党。自成立之日起, 大会党就将“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作为其理想和价值观, 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 成为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先锋。1949422, 尼泊尔共产党在印度加尔各答成立。由于尼泊尔共产党代表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 其力图对尼泊尔进行革命性变革的政治诉求也赢得了广大民众的赞同, 这也使得尼泊尔共产党成为尼泊尔政坛仅次于大会党的政治力量。20世纪90年代, 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所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 尼泊尔共产党的各派别也进行了重组, 主张走议会道路的各派合并成尼共 (联合马列) , 主张走暴力革命道路的各派则组建了尼共 () 。尼泊尔大会党、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 刚成立时, 其群众基础都比较薄弱, 20世纪90年代多党议会民主制恢复以来, 三党都成功地扩展了其群众基础。尼共 () 代表中下层人民的利益, 大会党代表大地主、大工商业者的利益, 尼共 (联合马列) 代表新兴阶层和中产阶级的利益。三党还在中央和地方建立了完善的组织机构。目前, 三党的党员人数都在30万人左右。由于尼泊尔的选举制度是通过混合制即简单多数直选和比例制选举的两票制, 这一制度总体上有利于大党而不利于小党。因此, 2008年以来的历届选举中, 尼泊尔大会党、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 [现为尼共 (毛主义中心) ]每次都是名列三甲, 三党也多次执政, 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政党格局。

三是马迪西政党成为扰动尼泊尔政局的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马迪西人是指居住在尼泊尔特莱平原信奉印度教的印度裔尼泊尔人。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 随着拉纳家族专制统治的终结, 马迪西人的民族意识也开始觉醒, 马迪西民族主义也由此兴起, 一些马迪西人自己的政治组织也逐渐形成, 并成为马迪西民族运动的领导力量。1951, 来自特莱的马迪西人比戴柰德·贾从尼泊尔大会党脱离出来建立了尼泊尔特莱大会党, 该党的目标是建立特莱自治省, 承认印地语的独特地位, 保证马迪西人在国家行政部门有充分的就业机会。[1]1956, 拉古纳特·塔库尔建立了马迪西解放运动。20世纪60年代初成立的马迪西解放阵线则通过开展武装斗争与政府进行抗争。1985, 贾金德拉·纳拉扬·辛格组建了一个文化团体——尼泊尔亲善委员会来维护马迪西人的政治文化权益。1990, 尼泊尔亲善委员会改名为尼泊尔亲善党。1997, 马迪西人民权利论坛作为一个非政府组织注册成立。2007年马迪西人民权利论坛向尼泊尔选举委员会申请成为一个政党获得批准, 其主要政治目标是:成立联邦民主共和国, 实行比例代表制, 马迪西地区自治, 结束内部殖民, 地区自治体系享有自决权, 保护马迪西的土地所有权、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 终止种族和地区歧视, 按照无歧视原则为所有马迪西人颁发身份证。[2]在马迪西政党的领导下, 马迪西人争取民族权益的斗争也由自发走向自觉。由于马迪西人占尼泊尔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2008年以来的尼泊尔历次大选中, 马迪西政党都排在大会党、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 之后, 处在第四的位置。鉴于印度是马迪西政党的背后支持者, 该党也在大会党、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 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成为印度制衡尼泊尔各主要政党和影响尼泊尔政局的重要砝码。

尼泊尔政党政治的发展趋势

近年来, 尼泊尔政党政治由于受国内外因素的影响, 呈现出了以下发展趋势。

一是印度对尼泊尔政党政治的影响和干预将进一步加强。从地缘政治看, 尼泊尔位于中印之间, 其地缘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了防止尼泊尔倒向中国, 印度对尼泊尔政党政治的发展一直保持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如1950, 印度促成了拉纳家族、王室和大会党的和解。在马亨德拉国王实行无党派评议会制度时期, 印度对包括大会党在内的各政党提供了庇护, 对尼泊尔王室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尼泊尔各主要政党1990年发起的第一次人民运动和2006年发起的第二次人民运动, 背后都有印度的影响。2008年尼泊尔从君主制走向共和制之后, 政党成为尼泊尔政坛的主角, 影响和控制主要政党就成为印度对尼泊尔政局施加影响的主要手段。长期以来中国对尼泊尔一直严格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党际关系四原则, 从不干预尼泊尔的内部事务。但印度一直认为尼泊尔共产主义势力与中国有着特殊的关系, 为此竭尽所能对尼共 () 和尼共 (联合马列) 进行打压和离间, 并支持大会党上台执政。印度对20095月普拉昌达领导的尼共 () 与尼共 (联合马列) 联合政府和20167月奥利领导的尼共 (联合马列) 与尼共 (毛主义中心) 联合政府的倒台起到了幕后推手的作用。20159月尼泊尔新宪法颁布后, 印度对特莱平原的马迪西人为争取自身特殊地位而发起的骚乱持支持态度, 并对尼泊尔进行了经济封锁, 企图以此迫使尼泊尔政府向马迪西人屈服。201510, 尼泊尔大会党主席、过渡政府总理苏希尔·柯伊拉腊在印度的授意下, 漠视大会党在此前与尼共 (联合马列) 达成的支持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奥利担任尼泊尔政府总理的“君子协议”, 决定与奥利竞争总理一职。印度的目的是通过支持亲印的苏希尔·柯伊拉腊当选总理以继续掌控尼泊尔政局, 以便在以后的新宪法修订中有利于马迪西人。随着尼共 (联合马列) 和尼共 (毛主义中心) 组成的左翼联盟在201711月举行的尼泊尔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并即将执政, 通过尼国内的亲印势力扰乱尼泊尔政局, 并伺机离间和拆散左翼联盟及其组建的政府将成为印度下一步对尼泊尔政党政治进行干预的重点。

二是尼泊尔共产主义势力将进一步整合。尼共 () 和尼共 (联合马列) 成立后, 由于理论上的分歧和实践上的差异, 两党关系总体上处于相互对立的状态。20052月贾南德拉国王扼杀民主亲政以后, 已接受了多党民主的尼共 () 与尼共 (联合马列) 都将反对封建专制作为自己当时的主要目标, 双方也开始接触和对话。20061121, 尼共 () 和包括尼共 (联合马列) 在内的七党联盟签订和平协议, 结束了长达十年的武装斗争。尼共 () 和尼共 (联合马列) 的关系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改善, 双方都有进一步合作甚至合并的愿望。如20085, 普拉昌达对记者表示:“如果只有一个共产党, 我们能领导尼泊尔一百年。”[3]201111, 卡纳尔在该党学生组织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说:“联合马列和尼共 () 这两个议会民主政党的合并将推动尼泊尔的共产主义运动达到一个新高度。”[4]左翼联盟在2017年大选中获胜后, 两党合并的可能性将进一步加大, 其主要原因如下:首先, 两党在革命道路问题上的分歧已不复存在, 两党合并的理论障碍已基本消除。其次, 在尼泊尔政坛, 大会党和马迪西政党作为右翼, 尼共 (联合马列) 与尼共 (毛主义中心) 作为左翼的政治分野已经形成, 相互争斗、自相残杀只能使对手获益, 只有合并才能实现两党利益最大化。2017年左翼联盟赢得了省议会和联邦议会选举的压倒性胜利就是最好的证明。第三, 印度长期以来对两党的打压和离间也对两党的合并起到了推动作用。

三是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将成为影响尼泊尔政党政治发展的重要因素。当前印度正在尼泊尔同时推行三大策略。首先, 大力鼓励印度人移民尼泊尔并尽可能快地成为尼泊尔公民。长此以往, 若干年后印度裔的人数就会超过尼泊尔本土人数。这个过程更多集中在特莱地区。其次, 试图全面控制尼泊尔的安全和外交政策, 迫使尼泊尔接受印度的宗主国地位。最后, 1975年对待锡金那样, 以欺骗和武力方式吞并尼泊尔。[5]印度对尼泊尔事务的全面干涉, 引起了尼泊尔民众的警觉和担忧, 导致了尼泊尔国内的反印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由于尼泊尔共产主义政党有反印的传统, 特别是在201510月至20163, 印度对尼泊尔实行经济封锁期间, 时任尼泊尔总理的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奥利坚决不向印度屈服, 给尼泊尔广大民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中国对尼“亲诚惠容”的外交政策则赢得了尼泊尔各界的广泛赞誉和尊重, 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反对印度的干涉主义行径就成为尼泊尔左翼政党吸引民众支持的最佳选择。尼泊尔大会党前领导人毕·普·柯伊拉腊曾是印度国大党的早期成员和国大社会党的创始人之一, 他与印度国大党领导人甘地、尼赫鲁等人有着特殊的友谊, 这也使得在尼泊尔政党中大会党是与印度关系最为密切的政党。在柯伊拉腊派在党内占统治地位期间, 大会党政府一直以国家利益为重, 坚守平衡外交政策, 与中国和印度同时维持着友好关系。但在柯伊拉腊家族的第四位总理苏希尔·柯伊拉腊于20162月去世后, 亲印的德乌帕派开始取代柯伊拉腊派在党内占据主导地位, 特别在谢尔·巴哈杜尔·德乌帕出任大会党主席并担任尼泊尔总理后, 大会党在处理中印关系方面开始向印度倾斜, 如在201711月德乌帕政府不惜损害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决定取消由中国葛洲坝集团修建布迪甘达基水电工程的协议。德乌帕、尼迪等人在竞选活动中, 不断发表诋毁中国的言辞, 说共产党是反对宗教的政党, 左翼联盟上台将使尼泊尔不再自由, 等等。在德乌帕派继续在大会党党内掌权的情况下, 通过诋毁中国对尼政策, 煽动反华情绪, 将是大会党博取民众眼球的不二伎俩。

就尼中关系而言, 鉴于中尼友好深入人心以及平衡印度的需要, 左翼联盟政府将会进一步拓展尼中务实合作、不断深化两国睦邻友好, 提升尼中关系水平。图为201728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特里布万国际机场拍摄的中国产新舟60飞机 () 和运12E飞机。两架中国产飞机的交付仪式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特里布万国际机场举行。

尼泊尔政党政治发展趋势的影响

尼泊尔政党政治新的发展趋势将对尼泊尔产生如下几个方面的影响。

一是推动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 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不断向前发展, 大体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尼泊尔共产党在与君主制作斗争的同时, 在支持中国还是支持苏联问题上发生分歧, 分裂为“亲中派”和“亲苏派”阶段。第二阶段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尼共党内的“亲中派”和“亲苏派”经过分化组合, 形成走议会道路的尼共 (联合马列) 和走暴力革命道路的尼共 () 两大共产党组织, 两党用各自的方式开始对社会主义道路进行不懈的探索。第三阶段是2008年走向共和以来, 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又迎来了新一轮的分化整合, 走上了议会道路的尼共 () 不断做大做强, 原来从尼共 () 分裂出来的一些小的毛派共产党又与尼共 () 合并, 组建了尼共 (毛主义中心) 。在总结经验教训, 逐步摆脱意识形态和利益纷争的羁绊后, 尼共 (毛主义中心) 与尼共 (联合马列) 也“度尽劫波兄弟在, 相逢一笑泯恩仇”, 加强了沟通与合作。201712月两党首次组建的左翼联盟在大选中获胜, 并共商合并大计。这种变化趋势将使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在21世纪初期进入一个高涨时期, 这也预示着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将对尼泊尔的民主化运动和经济社会的发展产生更为深刻的影响。

二是将使尼泊尔政局动荡的状况得到很大程度的改观。尼泊尔政党政治已经完成了从君主立宪到多党竞争的转变。多党相互竞争、定期选举、民众广泛参与已经成为尼泊尔政治生活的常态。但是由于尼泊尔政党政治的制度化水平较低, 主要政党为了达到上台执政的目的, 在竞选阶段, 除了正常地提出本党竞选纲领、口号以及争取选民外, 不可避免地伴生着相互攻讦、互相揭短、甚至暴力威胁等现象。在执掌政权后, 政党之间又会在内阁人员、重大决策等方面展开激烈较量。特别是多党联合政府常常因党派政见不同而产生动荡, 导致政府改组甚至垮台。如尼泊尔在过去九年间共有十任总理上台执政, 政治不稳、政府更迭频繁, 严重影响了国家的安定和进步, 给尼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负面影响。随着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力量整合和空前团结局面的形成, 即将执政的左翼联盟政府抵抗内外因素干扰的能力也将随之增强, 加之新宪法规定在两年内不可对新政府发起不信任动议, 尼泊尔政局动荡的状况必将得到很大程度的改观。

三是左翼联盟政府将积极利用尼泊尔传统的“等距离”平衡外交策略, 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鉴于尼印两国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关系, 以及印度对尼泊尔的深厚影响, 左翼联盟上台后不会贸然与印度翻脸, 而是在坚决维护民族独立、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前提下, 维持与印度的正常关系。考虑到尼共 (联合马列) 主席奥利强硬的反印立场, 印度也必然会通过加强综合影响、促进政治互信、巩固传统关系、加大援助力度等手段抓紧修补印度总理莫迪与奥利间的紧张关系, 同时也会通过亲印的大会党、马迪西政党和新势力党等来制衡左翼联盟政府, 以防止两国关系出现大的波动。就尼中关系而言, 鉴于中尼友好深入人心以及平衡印度的需要, 左翼联盟政府将会进一步拓展尼中务实合作、不断深化两国睦邻友好, 提升尼中关系水平。总之, 左翼联盟政府将延续传统的“等距离”平衡外交战略, 通过依靠中国, 使尼泊尔在与印度进行合作与博弈时变得更加灵活主动, 从而谋求国家利益最大化。

 

参考文献

[1]Madhesh/tarai profile, http://madhesh.com/files/2013/02/madhesh_tarai_profile.pdf.

[2]Madheshi Janadhikar Forum (MJF) , http://www.satp.org/satporgtp/countries/nepal/terroristoutfits/mjf.html.

[3]章建华:《普拉昌达谋求尼泊尔共产党大联合》,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1/22/content 10702170.htm.

[4]If Nepal Maoist abide by demo norms, UMLMaoists merger possible:khanal, Telegraph Nepal, November 28, 2011.

[5]Yubanath Lamsal, India's hawkish policy in South Asia, The Red Star, Vol-4, No-2, Jan 16-31, 2011.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当代世界》 2018年第2

 

发布时间:2018-04-19 22: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