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马钟成:特朗普为何会登上历史舞台
关于特朗普、美国保守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思考

 

 

 

 

 

    [摘要]2008年爆发的美国金融危机,使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政策所积累的经济、政治、社会矛盾集中爆发。此后,美国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体系都面临着深刻的巨变。随着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不断深化,美国的两极分化以及阶级斗争史无前例地尖锐起来,最终导致英国脱欧及美国大选中的桑德斯现象和特朗普现象。美国的种族主义传统,是诱导白人工人阶级支持美国垄断资本的重要工具,使特朗普同时受到垄断财团和广大底层选民的支持。

 

    [关键词]特朗普 保守主义 阶级分化 种族主义

 

    经过2016年的美国大选及特朗普上台,美国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体系都面临着深刻的巨变。然而,这场巨变并不是从特朗普参加竞选的那一刻开始,而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的。借用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文中所说的,正是美国的阶级斗争“造成了一种条件和局势”,“使得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有可能扮演了英雄的角色”。

 

    一、民主党在2016年的大选中失败,早在2011年就已注定

 

    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教授马丁·雅克曾指出,冷战及苏联的存在,资本主义曾经遭受很大的限制,然而20世纪80年代末苏联的衰落解体及新自由主义的兴起,这种平衡和限制被解除了:“在19481972年间,美国人的生活水平经历了全方位的大幅度提高;而在19722013年间,收入垫底的10%人口的实际收入下降,而收入最高的10%人口,财富增速却比其他所有人都高得多。在美国,全职男性工人的实际收入比40年前还低,收入较低的90%人口收入增长停滞超过30年。”马丁·雅克认为,“民粹主义浪潮标志着阶级重返英美政治的核心,这在美国极具象征意义……在此之前,阶级在欧美政治中的角色一直在消退,让位于性别、种族、性取向、环境等有关问题。而如今,由于其影响范围广泛,阶级问题的回归有可能重新定义政治图景。”The Death of Neoliberalism and the Crisis in Western Politics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aug/21/death-of-neoliberalism-crisis-in-western-politics.

 

    美国的两极分化以及阶级斗争重返政治舞台,最终导致英国脱欧及美国大选中的桑德斯现象和特朗普现象。

 

    2011年前后,即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的3年后,美国国内先后爆发了极右翼的茶党运动和极左翼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从表面上看,两者似乎都是民众的自发运动,并且都把联邦政府救助华尔街看作抗议的焦点。但是,在“占领华尔街”运动参与者看来,联邦政府放纵金融资本,向中产阶级征税,用纳税人的钱救助华尔街寡头,是典型的亲资本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而右翼的茶党运动信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他们认为,由小布什制定、奥巴马延续的7000亿救市计划以及针对底层和外来移民的社会福利是“社会主义”政策,美国当前的弊端都是社会主义病毒侵袭本来完美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体制所导致的。因此,茶党运动把抗议的焦点指向政府干预经济的职能,他们要求自由市场、减税和取消社会福利,而不是限制华尔街的金融资本。

 

    苏联解体后,新自由主义思潮在世界蔓延,美国变成了一个优待富豪而虐待工人和中产阶级的国度,连美国“股神”巴菲特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他于2011815日在《纽约时报》撰文称,他的税率只有17.4%,但他的办公室雇员却平均为36%:“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被这个偏爱富豪的国会溺爱太久了。现在,政府该认真考虑如何让大家共度时艰。”巴菲特:《呼吁对美国富豪加税》,http://financeqqcom/a/20110816/006595htm。因此,美国当时的税收体系,在相当程度上是一个通过掠夺中产阶级来支付军事开支及底层福利的社会。所以,当茶党运动兴起及后来的特朗普呼吁全面减税的时候,自然迷惑了很多民众,他们的真正目的是继续给资本和富豪减税。

 

    新自由主义并非反对一切政治集权及政府对市场的干预。那些针对社会主义运动的政治镇压和对资本寡头有利的市场干预行为,比如扶植军工企业、救助金融公司、制定对资本有利的法律等,新自由主义一贯都是支持的。新自由主义所反对的,仅仅是试图节制资本的市场干预手段,比如取消金融自由化、给富人征税、建设福利社会等。“占领华尔街”运动正是反对有利于资本的市场干预,主张节制资本、服务于劳动者的市场干预。而茶党运动则恰恰相反,他们鼓吹自由市场,主张减税和削减社会福利,反对政府干预市场和节制资本。根据美国《时代》杂志的调查,54%的受访者对占领华尔街运动有好感,仅有23%表示反对,而与此相对比的是,只有27%的人对茶党运动有好感http://ewenhuinews365comcn/wh20111024/

 

 

    然而,和平示威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被勾结华尔街金融巨头的美国情报机构视为恐怖主义组织而进行阴谋渗透、陷害和残酷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也被美国法院宣布为非法。早在2011819日,也就是运动开始前一个月,FBI就向华尔街发出了预警。9月初,FBI就已正式通知了美国的金融巨头们,他们可能会成为示威群众的“眼中钉”http://ewenhuinews365comcn/wh20111024/

 

    2011年11月15凌晨,纽约市政府出动警察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大本营、华尔街附近的祖可提公园进行清场,纽约州最高法院法官迈克尔·斯托曼当晚就做出有利于市政府的判决,判决书指出,“占领华尔街”运动没有证明抗议者拥有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可以带帐篷、结构物,以及其他设施留在祖可提公园而无视园主维护该公园的合理权利和义务。两天后的2011年11月17,“反占领华尔街法”即代号为“H.R.347、全称为《2011年联邦改善限制性建筑和区域法案》提交给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联邦法典第18条第1752款,即“限制性建筑及区域”法进行了修订:“进入或滞留”指定的“限制”区域被美国定为重罪。根据此修订,“限制性区域”的定义非常含糊,包括“具有国家重要意义的建筑或活动场所”。据此,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可以把任何大型示威游行都算作“具有国家重要意义”,进而可宣布任何这样的抗议活动违法。3个月后,也就是2012227日,该法案得到美国参众两院的通过,而在参议院几乎是全票通过。尽管此法案违背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但没有引起美国主流媒体的任何关注。有评论指出:“不管民主党与共和党摆出怎样的姿态,他们都代表商业和金融寡头的利益,并且,对于去年针对社会不公的民众抗议运动充满恐惧和敌意”。US Congress expands authoritarian anti-protest law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2/03/prot-m03html

 

    在纽约,包括祖可提在内的很多公园都被犯罪分子长期占据,虽然犯罪问题猖獗,但纽约市政府及警察却长期纵容。在“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之前以及结束之后,晚上的公园都是犯罪分子的天堂。然而,与犯罪相比,美国的垄断资本及其专政机构显然更热心镇压人民对资本的政治反抗运动。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占领华尔街”运动被镇压五年之后,纽约公园的犯罪率仍在持续上升。20168月,纽约公园协会负责人托马斯·霍洛威说,相比之前9个月,暴力犯罪在过去9个月里增长了23%

 

    公共空间的私有化、资本化,是资本权力扩张的重要表现,它进一步对有限的资本主义民主形成挤压。正如大卫·哈维指出的:“那些支配着空间的人可能始终控制着地方的政治,即对某个地方的控制要首先控制空间,这是一条至关重要的定理。工人阶级运动的相对力量与资产阶级对空间的支配一直是他们之间力量关系的一个重要构成要素。”〔美〕大卫·哈维:《后现代的状况》,阎嘉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292页。列宁指出:“任何自由,如果它不服从于劳动摆脱资本压迫的利益,那就是骗人的东西。在一切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宪法中所载的集会自由都是骗人的东西,因为就是在文明国家里,冬季毕竟还没有消灭、气候还没有改造过来,集会需要有会场,而好的建筑都是私有财产。所以我们先要没收好的建筑,然后再谈自由。”《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812页。

 

    在“占领华尔街”运动被镇压后,茶党运动的影响更加与日俱增,迅速被共和党所接纳并成为其党内的重要政治力量,大批茶党成员当选两院议员,共和党在茶党的推动下不断向极右方向转型,并在一定程度上通过推行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完成了群众动员。因此,2016年民主党的失败,早在2011年他们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时就已经注定了。

 

    二、特朗普竞选成功背后的美国种族主义大财团

 

    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相反,茶党却得到美国大财团及美国权力机构的鼎力支持:“茶党所提出的反对政府过多干预经济的主张和大财团的主张不谋而合。因此,该运动得到了很多财团的幕后支持。亿万富翁大卫·科赫兄弟、地产大亨特朗普为茶党运动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新闻大鳄默多克旗下的福克斯电视台及其《华尔街日报》成为茶党运动的积极传播者。福克斯电视台还重金聘请了佩林作为其新闻评论员。”http://worldpeoplecomcn/GB/16036634html作为地产大亨的特朗普,7年前正是茶党运动兴起的主要金主之一。而另一金主,则是美国仅次于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美国顶级富豪、石油巨头大卫·科赫兄弟(其公司每年收入高达1000亿美元),也是美国极右翼保守主义最重要的代表人物。

 

    据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披露,大卫·科赫兄弟旗下的美国荣昌基金,一开始就是茶党的密切合作伙伴。大卫·科赫兄弟的父亲、石油寡头弗雷德·科赫是美国冷战时期臭名昭著的极右组织“约翰·柏奇会”(John Birch Society)的组织者之一,这个组织带有浓厚的白人种族主义色彩,并狂热地信奉和宣传哈耶克及奥地利学派的新自由主义自由市场理论,其核心理念就是反对共产主义。他们认为,要用暴力手段对抗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无论追求种族平等的美国民权运动还是谋求阶级平等的社会福利制度,都是共产主义理念,应该极力反对。

 

    需要注意的是,在肯尼迪遇刺的达拉斯市,正是冷战年代“约翰·柏奇会”等极右翼阴谋组织的根据地,极右翼保守主义势力一直控制着该市的经济政治大权及主流媒体。早在20世纪20年代,白人种族主义团体3K党就选择达拉斯作为其全国总部,该城市因此在美国臭名昭著。冷战时期,在极右翼《达拉斯晨报》等媒体的影响下,达拉斯市民中一直蔓延着狂热的右翼氛围。而“约翰·柏奇会”在全美国的上层也有广泛的影响力,其成员包括陆军司令埃德温·沃克。沃克因为在军中传播“约翰·柏奇会”思想与肯尼迪总统产生严重的冲突后被撤职,此后该人一直以达拉斯为根据地展开反肯尼迪的活动。19631122日,《达拉斯晨报》整版刊出了一则给肯尼迪“送终”的黑边广告,将他描绘为“共产主义的同路人”,当天肯尼迪在达拉斯市遇刺身亡。《肯尼迪遇刺50周年时的达拉斯》,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3553?full=y

 

    3K党一样,“约翰·柏奇会”是美国历史上最接近法西斯主义的极右翼保守主义组织,但后者的实际能量远远高于草根化的前者。后来,弗雷德·科赫的儿子又子承父业,和特朗普一起资助了茶党运动。诺姆·乔姆斯基等左翼观察家认为,茶党相当于早期的法西斯主义,它具有将所有右翼煽动家聚集在一起的危险。Mad as hatters? The Tea Party Movement in the UShttp://isjorguk/mad-as-hatters-the-tea-party-movement-in-the-us/科赫兄弟在政治上的代言人,就是茶党的主要代言人和领导、共和党“党内第三号人物”、众议院共和党会议主席彭斯。彭斯的观点和科赫兄弟及茶党完全一致,他们都鼓吹哈耶克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理论,反对工会、大政府和福利社会。为了吸引美国普通民众的支持,彭斯还大肆利用宗教外衣。2009年,彭斯正是在科赫兄弟的支持下,借助茶党运动改变了原来的政治版图,迅速提升了自己在党内的政治地位,成为众院共和党会议主席。2016715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提名57岁的印第安纳州州长迈克·彭斯为他的副总统人选,这意味着科赫兄弟、共和党高层已经完全和特朗普联手。

 

    巧合的是,特朗普是当年茶党运动的主要资金提供者,而桑德斯也是支持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极少数有名的政治家之一。在2016年大选中,桑德斯的支持者中相当一部分正是当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成员,而特朗普的核心支持力量,正是茶党运动。由于是茶党的主要金主,特朗普一参加竞选,就得到茶党的鼎力支持。早在2015年,茶党“女王”、前副总统候选人佩林就称赞特朗普为“英雄”。2016119日,佩林在艾奥瓦州立大学举行的选战活动上鼎力支持特朗普,她说:“别再继续犹犹豫豫了,你们准备好了吗?来迎接这位能让美国重归伟大的领袖人物!”Sarah Palin Endorses Donald Trump in Iowa With Raucous 20Minute Speechhttp://abcnewsgocom/Politics/donald-trump-teases-big-announcementiowa/story?id=36374865.

 

    尽管特朗普和茶党擅长于反精英主义的辞令,但是他们却最终形成了一个完全由保守主义政客和大富豪组成的政府,这个政府恰恰效忠于茶党所鄙视的金融家与企业经营者的利益。

 

    三、美国式的阶级斗争:桑德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

 

    失败与特朗普茶党运动的成功与特朗普政治纲领和竞选策略接近的罗姆尼在2012年有6000万张民选得票的支持,这说明早在2012年极右翼保守势力就已经在共和党内占据优势地位。由于奥巴马在第二任期毫无建树,从而使希拉里等民主党政治精英在普通民众中的支持度走低,尤其是东北部“锈带”工业区的中下层白人工人阶级在此次大选中转投特朗普——这些地区原来都是民主党的传统票仓,这成为希拉里败选的重要原因。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分别在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领先希拉里2万多张、7万张和1万张选票,仅仅由于这10万张选票使特朗普在这三个州席卷46张选举人票,从而击败了希拉里。其中,密歇根州原为民主党铁票仓,自1988年以来一直是民主党的地盘,而这一次特朗普却以十分微弱的优势胜出。

 

    值得关注的是,民主党初选中,极左翼候选人桑德斯在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等地区都击败了希拉里。希拉里有大富豪的鼎力支持,而桑德斯主要依靠网络小额筹款(其资金来源中将近3/4都是在200美元以下的小笔款项,而希拉里只有17%的捐款在200美元以下),一度竞选经费紧张而不得不分批大规模解雇竞选雇员。除此之外,民主党党内精英权贵及超级选举人(即未经选举就可以担任民主党代表的党员,包括现任及前任总统、副总统,还有现任州长、美国国会议员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员)几乎全部支持希拉里、反对桑德斯,希拉里在初选中获得了602张超级选举人的选票,而桑德斯只获得48张超级选举人票。

 

    根据维基解密曝光的邮件,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舒尔茨等民主党高层人物不仅在初选中公开站在希拉里一边,还利用整个民主党的资源在党内初选中打压、抹黑桑德斯。比如,他们试图在宗教氛围浓厚的某些州,把桑德斯的形象塑造成无神论者;通过州长操纵选举,在桑德斯支持率领先希拉里的罗得岛等州只开放部分投票点;向《华盛顿邮报》泄露桑德斯的信息,等等。丑闻曝光后,舒尔茨被迫辞职以平息众怒,不过此时希拉里已经成功当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与特朗普一开始就得到共和党核心力量茶党及共和党高层人物的大力支持不同,桑德斯却被民主党高层整体抵制,他与希拉里的党内初选完全是一场不公平的选举。尽管面临美国富豪阶层和民主党权贵的双重不公正打击,桑德斯仍然获得1846张宣誓选举人票,与希拉里的2205张差距并不悬殊。由此可见,桑德斯在普通民众中的实际支持度远高于希拉里。如果不是因为桑德斯受到美国选举程序的不公正待遇而被排挤,他很有可能在大选中击败特朗普。

 

    2008年爆发的美国金融危机,使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政策所积累的经济、政治、社会矛盾集中爆发。当时的小布什政府进一步深化了新自由主义政策,如减税、用纳税人的钱救助金融寡头等来试图解决危机,其后果是美国两极分化和阶级对立史无前例地尖锐。美国垄断资本曾在2008年用奥巴马来欺骗底层人民,结果其上台后基本上延续了小布什时代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而在2016年,社会主义色彩浓厚的、主张拆解华尔街的大银行、主张给富豪和大企业加税、通过全面医疗改革和免费大学教育及提高最低收入和重振工会而赢得人心的、以激进左翼面目出现的桑德斯异军突起,迅速获得绝大多数美国底层人民的支持,并被高盛总裁劳埃德·布兰克芬宣布为“最危险”的竞选人。《美国选总统花掉10亿美元》,http://financeqqcom/a/20160425/008786htm。如果美国民主党及其背后的华尔街金融财团和硅谷高科技财团能够接纳桑德斯,而不是通过暗箱操纵将其在初选中“黑”掉的话,桑德斯有可能会带领美国走入第二个罗斯福新政式的借鉴社会主义优点的资本主义改良时代。然而,美国垄断财团选择的是表面上看起来不靠谱,实际上非常深谋远虑的特朗普。

 

    四、种族主义及特朗普的竞选策略

 

    桑德斯党内初选失败,除了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外,美国大量底层选民被特朗普拉走,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2016年的美国大选告诉我们,当工人阶级还没有被马列主义政党组织起来形成自为阶级的时候,作为自在阶级,他们会被各种政治组织和意识形态所吸引。正如马丁·雅克观察到的:“工人阶级不属于任何人:与左派一厢情愿的想法不同,工人阶级是政治变量的表达形式,其政治倾向性是不可预知的。”The Death of Neoliberalism and the Crisis in Western Politics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aug/21/death-of-neoliberalism-crisis-in-western-politics自里根利用煽动底层白人种族主义情绪和宗教情绪竞选总统成功以来,美国共和党在历次大选中一直沿用这个策略,因此尽管其经济政策有利于富豪阶层,但是大量的底层选民却因为种族和宗教因素选择共和党。

 

    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多次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诸如要阻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美国、墨西哥移民大多是“毒贩”和“强奸犯”等,一方面引起了极大争议,另一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功。特朗普竞选的目标人群主要是美国底层白人工人,其做法是更加频繁和高强度地使用2012年罗姆尼的竞选策略,将工人收入的下降归结为外来移民和少数族裔,利用煽动种族主义情绪来掩盖阶级矛盾,这是美国垄断资本长期的差异化统治策略,以将底层人民分化成各种不同的种族和群体,防止其阶级意识的复苏。这一次,特朗普获得了成功,正如历史上英美主导的世界垄断资本集团曾不得不扶持希特勒来消灭德国共产党并试图消灭苏联一样。

 

    通过2016年大选,特朗普非常成功地在美国煽动起了史无前例的白人种族主义浪潮。特朗普被贴上种族主义标签,带有非常大的必然性,并非仅仅来自竞争对手的脏水。通过种族主义来煽动普通白人民众支持自己的代理人,是美国富豪阶层及20世纪80年代以来共和党屡试不爽的妙招。特朗普、彭斯、茶党运动,其背后的科赫家族,这就决定了茶党运动及特朗普这股政治势力永远摆脱不了种族主义色彩。诸如以上原因,特朗普和3K党及其他极端的白人种族主义势力之间一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茶党运动及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存在大量的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但是他们为什么会狂热地支持大富豪特朗普?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不是由马克思主义而是由右翼的种族主义、民族主义乃至基督教宗教信仰而聚集在一起的。在美国历史上,工人阶级支持明显的富豪阶层政治代理人的现象之所以屡见不鲜,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于其宗教因素、道德伦理因素、种族因素而在选举中发生大分裂,进而在最关键的问题上发生大分化。实际上,种族主义一直是美国历史上用来分化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有力武器。

 

    与历史上的法西斯主义一样,特朗普及茶党运动的策略有两个:一个是转移阶级斗争大方向(美国的垄断资本和富豪阶层),煽动“中产”(历史上收入颇高的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斗“底层”(有色人种、外来移民、赤贫者、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激化人民之间的矛盾。另外一个就是舍车保帅,德国法西斯曾经将资本主义的一切罪恶都归结到犹太人金融家身上,由此站在希特勒背后的德国垄断资本寡头就高枕无忧了。茶党运动及特朗普则鼓吹,自由资本主义本来会给各个阶层带来利益,但是美国的自由资本主义被国家干预主义、社会主义所腐蚀变成了裙带资本主义,纳税人的利益被少数裙带企业和懒惰的底层瓜分。特朗普的工人阶级支持者被灌输了这样一种理念:美国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是美国社会的中坚和精英,特朗普及其背后的那些美国顶级富豪(如科赫兄弟),是美国精英中的精英,他们代表了美国自由企业精神和美国国家利益,代表着美国和西方的传统价值观,代表着挽救国家的正确方向。

 

    五、特朗普竞选策略背后的美国种族主义历史传统

 

    美国殖民者早期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和奴隶制种植园,是美国立国并实现土地和资本原始积累的两块主要基石。正是在针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和对黑人的奴隶制剥削过程中,美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无论是精英还是贫民,形成了统一的利益主体。这一传统一直保持到今天,仍然是诱导白人工人阶级支持美国垄断资本的重要工具。

 

    种族主义是深入美国骨髓的政治文化基因。回顾一下美国的种族主义历史和传统,有助于认清美国的极右翼保守主义势力,有助于理解特朗普政权在今天的粉墨登场。

 

    18世纪后半期开始,美洲各个国家逐渐独立,但美国和其他多数美洲国家,从独立之始就大不相同。美国开国精英的显著特点是,他们继承了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殖民主义传统,他们更多的代表西方白人殖民者的利益,甚至许多主要的开国元勋本身就是奴隶主。美国1776年的《独立宣言》以“人人生而平等”开头,但全文只有一处提到印第安人,而且将其称为“那些残酷无情、没有开化的印第安人”。对于美国这个国家的天生基因,美国的邻居们体会得更深。古巴卓越的思想家、诗人何塞·马蒂于18901010日在纽约演讲时便称美国的立国是“无情地在他们的奴隶的背上签署自己自由的文书”,并且还敏锐地指出,“他们和军人一起建立了一个秘密的贵族武士团”。在美洲新独立的国家中,美国是唯一一个对待美洲大陆的真正主人印第安人极其野蛮并长时间保留奴隶制度的国家。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新保守主义代表人物罗伯特·卡根在其著作《危险的国家》中认为,英国人及后来的美国人征服世界的目的是履行自己的“天命”——为野蛮的国家和种族带来文明,“他们不是要征服印第安人,而是在解放他们”〔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114页。。但是就连卡根也不得不承认,“事实上,至少与法国人相比,盎格鲁—美国人毫无疑问更加残酷一些,而且更不关心印第安人的生活方式和利益”〔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12页。。

 

    美国从一诞生便是有道德污点的国家,这一点美国的开国精英们很清楚。亨利·诺克斯是独立战争时期的炮兵司令,后来继乔治·华盛顿任陆军司令,美国第一届政府国防部长。他在1793年曾对美国人警告说:“如果我们的人口和战争模式摧毁了这些部落……人类及后代子孙中那些正直的人很难把我们的行为与西班牙人在墨西哥和秘鲁的行为区分开来。”诺克斯还做出预言,如果美国人继续不公正地对待印第安人,“非正义和非人道的乌云将会笼罩在我们的民族本性之上”〔美〕罗伯特·卡根:《危险的国家》(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111页。。然而,在美国开国领袖们看来,维护自己和自己阶级(大奴隶主、大资本家)的利益,远比所谓的良心重要。在《独立宣言》的草稿中,曾有谴责奴隶制的条文,但是,由于奴隶主们的反对而被删除。

 

    早在1751年,美国开国领袖富兰克林认为,只有英国人及美国人——这一盎格鲁—萨克逊种族的优秀代表,才是最高贵的种族,他们占人类的比例应该扩大再扩大,也就是说,其他一切种族应该缩小再缩小,不仅包括印第安人、黑人、黄种人,还包括欧洲其他种族,如法国、德国等。这是一种十分浓重的种族优越感,正如当年正在起劲地进行奴隶贸易的英国人在诗中所写的,非洲人是“黑色的丑陋的鬼怪”,而英国人则“像上帝本人”〔美〕迈克尔·H·亨特:《意识形态与美国外交政策》,世界知识出版社1999年版,第51~55页。。美国开国领袖们浓厚的种族主义思维代代相传,影响了美国的一代代总统和战略规划师。

 

    在资本主义对外扩张进程中,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被盎格鲁—萨克逊人所利用,他们创造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强者优等、弱者劣等、优胜劣汰成为大英帝国及后来的美国对外扩张的核心信念。达尔文本人是否秉持社会达尔文主义,这一点尚未有定论,但其表弟弗朗西斯·高尔顿于19世纪末所开创的“优生学”曾在20世纪初流行于英美,其核心理念是,人的智力、才能、道德、气质都是靠先天遗传而来,因此优秀种族永远优秀,劣等种族永远劣等,优秀种族担负人类进化的使命。

 

    假如不是因为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内斗导致了苏联的崛起,与希特勒种族灭绝计划类似的方案,早已在美国大规模实施了。早在1907年,美国印第安纳州就通过了美国第一部绝育法,到20世纪20年代,这项计划风靡全美,美国已有24个州制定了绝育法。美国政府推行的绝育运动从1907年开始,一直到1963年因广受谴责才彻底结束,有33个州立法推行优生运动,有65万美国人被强制绝育,其中很大一部分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被绝育,如果不是希特勒的战败使优生学和绝育法声名狼藉,这个数字将更大。在6万多被美国政府强制绝育的人中,绝大部分是底层极端贫困人口和黑人等有色人种。

 

    美国就是这样一个有着浓厚的种族主义历史传统的国家。德国纳粹的种族主义其实也是从美国那里学来的。1933年,希特勒刚一上台,便立即效仿美国,制定了《遗传病子孙防止法》,对所谓劣质人口采取绝育断种措施。早在1925年出版《我的奋斗》时,希特勒就认为美国是“一个值得学习的对象”,称其“在创建健全的种族主义社会方面取得了伟大成就”。

 

    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直到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及1964年颁布《民权法案》之后才被废除,但是种族主义仍然在各个层面盛行。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于1964年签署了《民权法案》,他最根本的目的却是想利用民权运动将南方从共和党那里争夺过来,就在1960年,他还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在解释为何让贫穷的白人推崇种族主义时,林登·约翰逊说:“如果你能让最底层的白人男子相信,他们优于最上层的有色人种,那么他就不会注意到,你从他的兜里掏钱了。天啊,给他一个可以轻视的对象,让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这样他就会为你倾其所有。”

 

 

网络编辑:张福军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7年第4

 

发布时间:2017-10-20 21: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