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环球时报》: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

 

“终结数百年的君主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从此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历史”,法新社用这样一句话概括了俄罗斯的1917年。这一年,俄先后爆发二月革命、十月革命,为强盛的苏联时代拉开序幕。2017年,这段革命岁月迎来了100周年,对于它的解读在俄社会舆论中不断回响。经历过苏联解体的俄罗斯,如今对1917年革命的看法更为复杂:有人认为,它带来了国家最好的时代;有人说,国家发展进程受到阻碍。俄罗斯总统普京则支持俄社会围绕革命进行坦率而深入的评价,“绝不允许将过去的分裂、愤恨、怨恨和冷酷拉入我们现在的生活”。

 

500场纪念活动,但要避免政治化

 

“在俄罗斯,312日通常被认为是革命的起点。”长期紧盯俄动向的美国《纽约时报》,仿佛发掘到“异常”政治信号一般说,“100年后的312日却并非是国家节假日,俄政府也没有发布类似于纪念二战胜利时称其是‘伟大胜利’的官方说明”。

1917312日,沙皇制度垮台;同年117日,十月革命胜利,苏维埃政权建立。两场革命为苏联时代奠定了基础,是俄罗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在西方媒体看来,100年后的俄罗斯人似乎不知道该如何看待1917年的革命岁月,在如何纪念的问题上有些“纠结”。与此同时,一些纪念活动“小心翼翼”,尽量低调。据俄罗斯《观点报》报道,俄罗斯政府未在二月革命纪念日期间组织活动,媒体也没有进行大量报道,只是有部分地区举办了小规模的纪念活动。

旅游协会“世界无国界”的工作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许多有苏联情结的中国游客期待在十月革命100周年赶上大型庆祝活动,不过,纪念活动更多集中在历史学界,俄罗斯目前没有举行大型节庆的计划。

201612月,俄罗斯历史学会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成立了专门制订十月革命100周年活动计划的委员会。俄总统管理局社会项目管理部门领导人巴维尔·泽尼科维奇称,纪念活动将在历史范畴内纪念,他呼吁不要将其政治化。法新社介绍说,目前俄罗斯准备举办500场会议、圆桌会议、展览和艺术节以纪念1917年。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阿纳托利·托尔库诺夫被任命为监管官方纪念活动的委员会负责人,该委员会由电影制片人、记者和宗教领袖等人员组成。托尔库诺夫表示,这个委员会并非由克里姆林宫指挥管理。

英国“艺术新闻”网站说,由于俄社会对1917年两次革命和苏联存在矛盾心态,所以俄罗斯博物馆在举办相关展览时都会采取尽量不引发争议的方式。“如果一家博物馆拥有和1917年历史相关的藏品、艺术品等,就有可能选择举办和藏品有关的展览”,历史学家和策展人安纳托里·格鲁伯维斯基说。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采取的举措是,集中展览沙皇及其家人。该博物馆位于荷兰的分馆展览将在2017年晚些时候回到圣彼得堡,这个展览主要展示“沙皇的选择和决定如何使革命变得不可避免”。位于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国家博物馆馆长表示,该博物馆将举办一场“通过人们的生活和艺术”讲述相关历史事件的展览活动。

据说,位于莫斯科红场的俄国家历史博物馆也将组织展览活动。这家博物馆馆长表示:“我们必须面对当时和此后发生的一切:这是我们共同的历史。我们必须勇敢说出来。我们也一定不能忘记(我们取得的)显著成就和胜利。”

法新社称,俄罗斯政府想借低调庆祝1917年淡化革命精神,“警告不要发生暴动事件”。但是,在成立研究纪念活动计划委员会的会议上,俄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做出了不同的解释——举行100周年活动旨在纪念和理解,并非庆祝,要让那段历史不再割裂民众。“对一部分人来说,1917年的革命是‘大俄罗斯’的丧钟,是‘脱欧’,使我们停止了在欧洲的发展。”俄总统文化事务特别代表米哈伊尔·什维德科伊说,“而对许多其他人而言,苏联时代是他们人生中的最佳时期”。他说,普京致力于团结整个国家,“任何国家层面的庆祝活动都将加剧这些分化。”

 

“两种泾渭分明的看法在碰撞”

 

“分化”,这是谈及俄罗斯社会对于十月革命领导人列宁、1917年革命及其后续影响看法时,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

法新社说,对于1917年革命的看法,1991年苏联解体是重要转折点,“公众越来越不再将这些革命视为胜利,而是引发几代俄罗斯人陷入苦难的悲剧”。俄《政治杂志》主编彼得·阿科波夫称,“君主制的消失造成国家处于无政府状态,后来陷入内战,数百万人失去生命”。俄历史学教授弗拉基米尔·拉夫罗夫称,革命“导致千年帝国崩溃”。

俄罗斯“新地区”网站在2016年十月革命纪念日前夕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28.95%受访者认为,这是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之一。23.16%的人表示,117日的革命推动了国家发展。24.65%的受访者说,这对俄罗斯来说是场灾难,是伟大国家终结的开端。另一项列瓦达中心的调查显示,21%的受访者认为君主制终结是俄罗斯的灾难,13%的人则持正面看法。对于列宁,40%的俄罗斯人看法正面,20%的受访者态度负面。

65岁的莫斯科市民尤利娅对苏联有着深厚的感情。她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正是十月革命,苏联才得以建立,她眷恋着苏联时期的社会进步和国家强盛。在她看来,“列宁是一位英雄”。

“列宁非常勤奋,一天工作16个小时,有大量的哲学、政治学著作。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指挥了革命,之后在5年时间里推出新的经济政策并重建了国家,使经济很快恢复到一战前的水平,他是个了不起的领袖。”45岁的安东认为列宁是个天才。

36岁的摄影师叶甫盖尼则有不同看法,“十月革命的组织者有好的意愿——反抗资本家剥削,让工农群众当家作主。但这场革命开启了残酷的内战”。

对于100年前的十月革命,也有年轻人表示没有兴趣。在莫斯科一家杂志社供职的娜塔莎30岁,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如今俄罗斯经济状况不佳,住房等各项开支都很高,她没有空去想那段年代久远的历史。

“这二十多年来,关于十月革命的两种泾渭分明的看法,一直在公众视野里、学术界碰撞着。”俄罗斯科学思想和政治意识形态研究中心主任斯捷潘·苏拉卡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1991年苏联解体后,自由派远离了苏联的意识形态,强调新的理念,并开始出现将十月革命称作“政变或犯罪”的声音。然而,有着社会主义情结的老苏联人始终认为,十月革命不仅让苏联这个世界上首个社会主义国家应运而生,而且对资本主义世界产生了影响,“迫使这些国家为民众改善福利”。

“我们生活在历史精神分裂症之中”,《纽约时报》援引俄罗斯退休将军、历史学家列昂尼德·雷舍特尼克夫的话说。这名将军曾在一次论坛上讲述道,有一次他试图向孙女解释,为何俄城市叶卡捷琳堡既有一座供奉沙皇并将其家人奉为圣徒的教堂,还有一座纪念据认为开枪将前者射杀的当地布尔什维克指挥员的纪念碑。

 

普京的态度

 

随着时代更迭,俄罗斯政府庆祝十月革命的方式发生了变化。苏联时期的每年117日,红场上会举行盛大的“十月革命胜利日”阅兵,1990年举行了最后一场。苏联解体后,俄官方不再庆祝,将这天定为休息日。1996年,俄前总统叶利钦将这天定为“和谐和解日”。2005年,普京签署法律将117日恢复为十月革命日,但这天不再是公休日。在这一天举行的红场阅兵,是为了纪念1941年德军兵临莫斯科城下,红军在接受检阅后直接开拔前线的那场传奇的红场阅兵。

如今,俄罗斯政界不同党派对1917年的看法截然不同。俄罗斯共产党认为,如果没有布尔什维克掌权,俄罗斯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俄共杜马议员瓦列里拉什金曾提出议案,为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应将列宁的头像印在卢布硬币上以缅怀这位社会主义国家的奠基人。

与之相反,俄罗斯自由民主党的立场较为负面,该党成员列别杰夫认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在1917年被摧毁”。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一直支持将列宁遗体从红场的列宁墓中移走。“这是一个用于庆祝隆重事件、节日和阅兵的广场。而列宁摧毁了沙俄时期所有最好的东西。正是他开启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态度是外界最关心的。2016121日,普京在国情咨文讲话中提到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时表示,过去一个世纪期间,俄罗斯经历了太多动荡。2017年,整个俄罗斯社会都需要对革命产生的原因和带来的影响进行一场坦率而深入的评价,“绝不允许将过去的分裂、愤恨、怨恨和冷酷拉入我们现在的生活”。

20161月,普京在全俄人民阵线论坛上发表讲话时称,他仍保存着苏联共产党党员证,而且他至今喜欢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

然而在更早的20148月,普京在一个夏令营活动上与中学生讨论历史问题时表示,1917年俄内部政权发生剧烈晃动最终使得国家从内部崩溃。

在中国学者看来,普京对于1917年革命的看法,表现出两面性。中国社科院俄罗斯问题专家吴恩远201731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普京对包括十月革命在内的俄罗斯历史表示尊重。他认为,如果没有推翻沙皇政府,那么就打不赢卫国战争,二战期间打赢法西斯也是苏维埃政府的功劳,加上20世纪50年代消除了文盲,俄罗斯人、特别是工农群体生活得到改善,共产党做了不少有益的事情。另一方面,普京认为十月革命中枪杀沙皇罗曼诺夫家族是不人道的;可以自由加入和退出的苏联联邦体制是导致其解体的定时炸弹等。“普京希望消除过去的教训,所以他在说到纪念这些革命时强调团结和谐。”吴恩远说。

一名在俄罗斯工作的媒体人对《环球时报》说,苏联解体后的十年间,俄罗斯学界经历过否定一切的历史虚无主义统领意识形态领域的时期。从普京执政开始,俄罗斯人开始再次审视重大历史事件。

“尽管一些人认为1917年令俄罗斯陷入浩劫,但其标志依然深深嵌入他们的日常生活中。”《纽约时报》如是评价。无论如何,十月革命以及后来的苏联,与俄罗斯至今仍然依靠的军事实力、工业基础、社会保障体系等密切相关。而且在普京强国梦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那个他们不曾经历过的苏联。

“近年来,俄罗斯民众对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历史的兴趣在上升。100年前,社会阶层间的不平等催生了十月革命。苏联时期,医疗、教育、住房等社会福利很好。如今俄罗斯正面临贫富差距加大、社会管理缺乏效率等问题,这些需要执政者来解决。历史上的教训值得今天借鉴。”俄罗斯科学思想和政治意识形态研究中心主任斯捷潘·苏拉卡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

 

来源:《马克思主义文摘》2017年第3

网络编辑:岚河水

发布时间:2017-06-22 16: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