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崔桂田:2016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与观察

 

  2016年,在新的世界发展格局的姿态调整中,在资本主义世界金融危机与政党危机交织中,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持续反弹中,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进程中,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走过了不平凡的一年,既有大事件发生,也有些新的突破和收获。

社会主义被持续关注

  2016年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政治生态持续向好,社会主义的“热度”在世界资本主义的“风雨飘摇”中进一步升温。

  一是西方发达国家频发的“黑天鹅事件”,使原本还有没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西方社会雪上加霜,陷入政党和政治危机。2008年发端于资本主义世界中心——美国的金融危机,不仅使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进入经济萧条,而且使整个世界经济陷入困境。这场至今还没有真正度过的金融危机,再次证明,当代资本主义尽管与原始资本主义相比面貌全非,但本质没变,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和先天性缺陷无法克服。危机中出现的讨论《资本论》和马克思的热潮,提升了社会主义的世界关注度。而从20166月英国的脱欧公投获得支持及首相下台,到201611月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意外获胜,再到201612月意大利修宪公投受挫总理辞职,整个西方世界处于民族主义、民粹主义与自由主义所交织形成的“政治龙卷风”之中,而这场“政治龙卷风”将资本主义的传统政党和传统价值观翻了个底朝天,资本主义的缺陷进一步显现。

  二是资本主义“按自己的面貌改造世界”不仅频频受挫,而且不断陷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境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从双重标准的反恐到在世界各地导演的“颜色革命”,一直在推行所谓的“普世价值”和新自由主义。但最终事与愿违,资本主义的“普世价值”和新自由主义的“药方”非但没有拯救世界,反而在这些国家造成了新的灾难和乱象,例如2016年“中东难民潮”被世界太多的目光所聚焦,饱受战火摧残的叙利亚人民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同时,2016年从美国到法国再到德国发生的种族歧视、排外风潮、校园枪击等,显现出资本主义世界既不太平,也不美好。

  三是世界共产党与工人党的团结交流越来越紧密,协同合作的斗争氛围渐浓。例如,201610月以“资本主义危机和帝国主义进攻——共产党和工人党为争取和平、工人和人民利益、社会主义而斗争”为主题的第18届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越南河内举行,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发起于1998年,至今已召开了18次。另外,成立于2004年的由欧洲26个共产党或左翼政党组成的“欧洲左翼党”和成立于2013年的、由希腊共产党发起、29个欧洲共产党参加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组织持续活动,成为欧洲发达国家共产党斗争的新平台。

四是在世界的东方、在中国这片社会主义热土上,中国共产党人坚定地从自身发展出发,以全面从严治党为标识的治国理政成绩斐然,通过二十国集团领导人中国杭州峰会成功举办,向世界进一步展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光明前景。在相当程度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推动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在与各国政党的党际交往中,深化了世界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认识。

困境中艰难前行

  2016年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最大亮点,当属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持续“触底反弹”,各种类型的共产主义政党的适应性变革和社会主义新探索在困境中行进。

  一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建设不断加强,本国特色社会主义稳步发展,改革深入推进。从越南共产党20161月召开以“加强建设廉洁、强大的党,发挥全民族力量和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全面、同步推进革新事业,牢牢捍卫祖国,维护和平、稳定环境,力争早日将我国基本建设成为迈向现代化的工业国”为主题的党的十二大,到201610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代表越共第12届中央委员会签发有关加强党建和党组织整顿工作、防止和打击政治思想蜕化、品德变质、生活方式变坏、党内部的“自我演变”、“自我转化”等现象的第四号决议,党内民主和党的自我整顿不断深入;从20163月越南第13届国会第11次会议召开到20165月第14届国会和20162021年任期各级人民议会代表换届选举;从20167月第14届国会第1次会议产生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到201610月第14届国会第2会议审议各种法案和20162020经济结构重组计划,越南选举民主有声有色,“法治国家”建设步步为营,“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质量建设和现代转型不断推进。

  古巴共产党的2016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也是改革开放由点到面、由表及里不断深化的一年。不仅在20163月和4月相继与美国和欧盟实现关系正常化,并使奥巴马成为美国88年来首次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改革开放”的外部环境有了极大改善,而且20164月党的七大通过的《古巴社会主义经济社会模式的理论》、20162020年《5年计划草案》以及20162030年《15年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草案》等文件,提出了许多党建和治国理政的新思想和新举措。当然,2016年也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人民无比悲伤的一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于11月与世长辞。失去菲德尔·卡斯特罗和与美国正在改善着关系的古巴未来将向何处去已经成为当下世人关注的焦点。

  老挝人民党2016年召开了党的十大,不仅提出要“提升党的领导能力和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增强全民大团结,坚持有原则的全面革新路线,坚持和捍卫社会主义制度,推动国家可持续发展”,而且通过了“20162020年五年社会经济发展计划”、“20162025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和“老挝2030年愿景规划”等,并首次将凯山·丰威汉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朝鲜劳动党2016年在继续推进和落实20112020年国家经济开发十年战略计划和推进核计划外,最大的亮点是20165月召开了朝鲜劳动党时隔30多年的全国代表大会即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产生了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20166月召开了朝鲜第十三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改组了国家顶层决策机构,确立了金正恩同志党政军最高领导人的地位。当然,朝鲜在社会主义国家中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是最多的,外部环境更没有得到实质性改善。

 二是西方发达国家共产党日益活跃,对世界金融—经济危机和资本主义的贪婪进行了深刻批判,对新的历史条件下的西方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道路进行了积极探索。在冷战结束之初就提出“新共产主义”理念的法国共产党,继续着理论创新,提出要更好地符合法国人民的期望,更好地适应和面对国内外新局势,丰富、深化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希腊共产党是欧洲共产党中比较活跃的党,自2000年至今,在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基本维持在4.5%8.48%,目前提出要加速重组旨在形成统一的政治阵线的工人运动和社会联盟,以实现推翻资本主义统治、建立人民政权和社会经济的战略目标。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在20165月新一届议会选举中获得25.67%的选票,保持着议会第二大党的位置。美国共产党虽然人数仅有3000多人,但约有1500人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发展的,该党坚持着2014年党的三十大提出的“我们接受社会主义的科学观点和愿景的指引”和20158月美共党主席约·贝克特尔提出的务实政策,既在工人和大学生中积极开展活动,又注重与美国政坛的其他左翼政党联合,斗争的脚步从未停止。日本共产党是目前发达国家中共产党人数最多、政党形象持续改善、选民支持率不断提升的党,现有党员30多万人,24000个支部。日本共产党在20167月日本第24届参议院选举中与社民党、民进党和生活党联手拿下了6个席位,实现了比原计划3个席位的翻番。

  三是转型国家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运动艰难行进。目前原苏东地区的共产主义组织大约30多个,党员人数约70多万。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影响力最大,从1992年重建至今几经曲折,目前党员人数约16万人,基层支部13793个。20169月俄共在第七届国家杜马选举中得票率为13.34%,获得42个席位,占杜马总席位的9.33%,虽然成为这届选举中的最大输家,但在腹背受敌的状况下能保住议会第二大党的位置也实属不易。在原东欧地区,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斗争成效显著,目前拥有欧洲议会议席位3个,在捷克13个州中的9个州执政或参政,有党员约7万人。

  四是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共产党的社会主义复兴运动势头不减。例如,印度共产党(马)虽然相继丢掉了喀拉拉邦、西孟加拉邦的执政权,但仍在特里普拉邦执政,在人民院和联邦院中分别拥有43个和17个席位,有104万党员,是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大的非执政的共产党。从2015年到2016年尼泊尔各类型的共产党更是引人注目,成立了由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与其他党派组成的联合政府,该国总统、议长、总理都由共产党人担当。南非共产党冷战结束以来不仅没有萎缩反而逆势发展,党员人数由19911月的5000人发展到目前的25万人,是南非第二大党。2014年以来有10多位党的领导干部出任南非政府的正副部长。20169月南非共产党总书记恩齐曼迪表示,新形势下南非共产党将进一步调整路线、机制和策略,进行深入的社会变革。巴西共产党发展迅速,党员人数由1990年的9万人增长到目前的30多万人,成为拉美地区仅次于古巴的、参与执政的最大共产党。

多样态发展亮点纷呈

  冷战结束后,世界社会主义呈现出多样化、多元化的发展态势,各式各样的社会主义百舸争流,共产党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党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民族政党的民族社会主义、新兴的市场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新社会主义等争奇斗艳、各显其能。

  一是社会民主党及其民主社会主义运动在经历了苏东剧变后的大落大起后,进入了稳中有升的发展时期。欧洲社会党继续作为主要左翼力量在各国政坛上发挥着重要影响,特别是西欧社会党转型与民主社会主义新变化引人注目。20169月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改组“影子内阁”,加大党内变革力度,以求尽快重新上台执政。德国社会民主党虽然自2005年以来还未能在德国政坛中取得领导地位,但一直与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联合执政。西班牙工人社会党的帕特克西·洛佩斯20161月当选西班牙议会议长,改变了西班牙近40年来从没有少数政党出任议长的历史。北欧丹麦、挪威、瑞典三国社会民主党在继续保持“人民之家”的特色前提下,不断进行政党变革和社会政策调整,以重塑“北欧模式”。到目前为止,社会民主党在欧洲各国要么执政,要么参政,要么处于最大反对党的地位,它们在欧洲政坛仍举足轻重。

  二是其他社会主义左翼政党和流派在不断拓展着发展的空间。例如,拉美“新左翼”自20世纪90年代末崛起后经历了一个辉煌的发展时期,目前有所低落,但仍有发展空间。再如,作为左翼力量后起之秀的绿党稳步发展,上台执政成为常态,在世界各地政坛上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201610月立陶宛绿党和农民联盟就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党的领导人斯克维尔·内利斯出任总理。

发展环境仍然严峻

  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仍然处于“资强社弱”的两制格局中,资本主义依靠先发优势和自身调节能力,仍主导着世界经济政治秩序,对社会主义国家和世界社会主义打压的势头从未停止。近段时期以来,欧美国家盛行的民族主义和极右民粹主义,不仅对发达国家政党政治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而且对世界社会主义也是严峻的挑战。

  当前,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中主要的困扰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执政和非执政的共产党都面临诸多现实困境。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各自面临着许多困难和问题。从现实的政治改革进程来看,越南共产党面临着民主步子过快导致政治失控的危险,老挝目前还没有甩掉“贫困国家”的帽子,而朝鲜和古巴依然急需解决国内发展的民生问题。印度共产党(马)因各种原因相继丢掉了两个邦的执政地位,尤其是终结了在西孟加拉邦34年的执政奇迹。尼泊尔共产党则表现出极大的不稳定性,几个共产党组织在执政问题上几上几下。俄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久加诺夫在19962000200820124次总统竞选中尽管显示了力量,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党的人数也由1996年的60多万下降到目前的约16万,尤其是在2016年国家杜马选举中仅获得450个议席中的42席,比上一届的92席减少了50席。欧洲大多数国家共产党力量和影响力下滑的势头没有从根本上止住。

  二是社会党的右倾化现象不减。奉行民主社会主义的社会党国际和各社会党,虽然在理论上以社会主义为目标和以自由、民主、公正、平等和互助为价值,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但长期以来在世界范围内推进社会民主主义的改良主义,以资本主义框架内的改良和“超越”资本主义为唯一方式,被人称为“资本主义病床边的医生和护士”。冷战结束后,社会党内的右倾化现象大增。虽然最近有左转倾向,但难以实现真正转变。

  三是拉美左翼不断受挫,政治时钟呈现右摆势头。从2015年到2016年奉行“21世纪社会主义”的拉美新左翼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巴西劳工党等先后在大选中失利,特别是来自巴西劳工党的巴西总统罗塞夫更是遭到国会弹劾,出现了“左翼路线正在拉美退潮”的势头,左右角力下的未来拉美政治版图的不确定性在加大。

  综上所述,当前世界社会主义正在复苏繁荣的大势下前进,虽然世界社会主义发展仍然面临诸多的挑战和压力,但我们依然要坚定社会主义信念和理想,应以世界社会主义总体发展的战略胸怀对待世界社会主义的多样化发展。同时,还应采取积极态度,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加强社会主义力量彼此之间的交往,不断深化彼此间的相互认识和对社会主义的理解,进而共同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走向美好的明天。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http://ex.cssn.cn/zzx/zzxll_zzx/201612/t20161229_3362602.shtml

 

 

 

发布时间:2017-01-03 23: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