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成果快递
张建刚:科学设置资本“红绿灯”,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

  “无规矩不成方圆,有敬畏才知行止。”习近平总书记在202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个伟大创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必然会有各种形态的资本,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同时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对于增加就业、促进创新、繁荣经济都至关重要。没有资本的大力发展,就没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功。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不给资本设置“红绿灯”,不给资本制定行动的边界,资本就会无序扩张、野蛮生长,国民经济大循环就难以畅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健康肌体就会被侵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事业必将受到影响。

  第一,设置资本“红绿灯”,要充分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

  设置红绿灯,是为了防止交通堵塞,保证交通更加顺畅,避免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重大损失。给资本设置“红绿灯”,不是要捆绑资本的“手脚”、限制资本的发展,而是要规范资本的行为、引导资本有序发展,是为了更好地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资本具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二重性,既有文明性的一面,也有野蛮性的一面;既有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积极一面,也有造成社会不公的消极一面。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讲的:“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资本创造生产力的能力是惊人的。资产阶级是资本的化身,在我国现阶段,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已经被消灭了;但资本作为生产要素,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仍然发挥着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重要作用。资本是市场配置资源的工具,也是发展经济的方式和手段。资本作为最具活力的生产要素,能够把劳动力、土地、知识、技术、管理、数据等生产要素整合起来,形成强大的社会生产力,创造出巨大的物质财富。资本具有发现赢利机会的敏锐能力,能够迅速促使资源从赢利水平低的领域向赢利水平高的领域流动,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从而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资本之间的良性竞争,又促使资本不断提高生产技术水平,不断降低产品的生产成本,促进了整个社会生产水平的不断提高。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取得了令世界惊叹的“经济奇迹”,资本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充分展现了其积极的一面。

  与此同时,资本也有野蛮的、消极的一面。如果不对资本加以引导、规范和约束,随着资本积累的不断进行,社会财富会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必然导致的结果是:财富在少数资本所有者一方积累,贫困在广大劳动者一方积累,形成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资本具有追逐利润的天然本性,这一本性使得资本总是想千方百计扩大规模,总是想渗透到社会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总是想利用一切手段来为其赢利服务,结果导致了资本的无序扩张。资本的无序扩张导致人、科技、商品等发生异化,使得他们成为为资本赢利服务的工具,而不是为人服务的手段;导致资本渗透到社会政治生活领域,使得权力等国家机器沦为资本赢利服务的私器,而不是为公众服务的公器;导致生产力的发展带来的不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和生活便利性的提高,而是人民收入的被掠夺和被压榨。近些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和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资本的力量也在不断增强,资本的形态也在不断演化,形成了许多新样式的垄断资本,带来了许多新的经济安全风险,危害到了国民经济的健康运行,必须对一些资本的行为进行约束、规范,对一些资本不能进入的领域进行清楚界定,对资本野蛮消极的一面进行打击、限制。

  总之,我们既要充分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也要严格限制资本的消极作用,努力为资本的运行构建一个高效健康的外部环境,促进资本规范健康发展,保证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第二,设置资本“红绿灯”,要明确资本可涉足的领域以及涉足的程度。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取得经济长期快速增长奇迹的同时,资本也快速发展渗透到经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近些年来,一些领域资本的负面特性日益显现,我们需要清晰界定哪些领域资本可以涉足,哪些领域资本不可以涉足,哪些领域涉足得可以深一些,哪些领域涉足得可以浅一些。教育、医疗、住房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也是资本争相进入的领域,但这些领域一直存在过度市场化的问题,造成了人民群众生活成本居高不下,严重影响了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要加快推进教育改革、医疗改革、住房改革,确保这些领域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公益性、保障性和普惠性,对进入这些领域的资本进行限制、防止其获取暴利。国家要在这些领域加大投资,兜住兜牢民生底线,逐步提高基本公共服务的质量,不断提升民生保障水平。

  教育、医疗、住房等问题事关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培养,事关千家万户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事关亿万人民群众的生存保障,绝不能让资本在这些领域肆意妄为,给人民群众造成新的“三座大山”。教育是国之大事,关系到国家的发展,关系到民族的未来,关系到社会主义事业的成功,我们要让教育回归根本,不让一名儿童因缺钱而上不起学,不让形形色色的课外教育替代学校的课堂教育,不让高价辅导班成为家长的沉重负担,不让金钱至上的观念侵害青少年的心灵。我们要保障教育财政经费投入,加大对教师队伍建设、教育教学改革、提高教育质量经费支持力度,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充分发挥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防止教育沦为资本赚钱的工具。医疗是国之大事,关系到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幸福,关系到整个社会的稳定,我们要让医疗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色,不让每一位公民因缺钱而住不起医院,不让一场重病就把一个家庭击垮的悲剧出现,不让医院成为资本竞相逐利的场所。我们要保障医疗财政经费投入,加大对医生队伍建设、医疗设施购买、新药物的研发、基层医院医疗水平提升等方面的经费支持力度,加强医疗体制的改革,让医生有一个体面的收入,斩断医药勾结的毒手,防止天价药费、手术费的出现,确保医院的公益性。住房是国之大事,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存保障,关系到亿万家庭的切身利益,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安定团结,我们要让房子回归“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功能定位,不让任何人无家可归,不让高房价成为影响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不让房子成为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推手。我们要多措并举解决人民群众的住房问题,大幅增加社会保障房的供给力度,斩断地方土地财政推高房价的内在机制,积极探索利用农村集体土地建设长期租赁住房的制度,确保人民群众都住有所居,防止资本在住房领域获取暴利。在教育和医疗领域,国家财政投入应是主体,私人资本是补充,在一些竞争性生产环节可适当增加私人资本规模,如药品生产,但国有资本也应该保持一定的比重。在住房领域,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构建“以市场为主满足多层次需求、以政府为主提供基本保障”的住房供应体系,形成国有资本和私人资本良性互动的竞争格局。

  第三,设置资本“红绿灯”,要把握不同类型资本的特性。

  追逐利润是资本的特性,也是资本的动力。但不同类型的资本,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不同,其赢利能力不同,对社会的影响也有差异,因此,我们要科学把握不同类型资本的特性,使其更好地为国民经济发展服务。现阶段,我国存在国有资本、集体资本、民营资本、外国资本、混合资本等各种形态资本,这些资本都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繁荣发展作出了贡献,各类资本都发挥了积极作用。各类资本既有共性,也有特性。其共性表现为,都具有逐利的本性,都具有扩大规模的内在冲动,都具有加速社会发展进步的文明性一面。其特性表现为,不同类型的资本追求的目标会有差异,其所用的手段也有所不同。比如,国有资本以实现整个社会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利润不是其首要的目标,国有资本有时需要为国家的一些战略目标服务;民营资本以实现自身利润最大化为首要目标,社会效应则是次要的,民营资本对市场的变化更为敏感。我们要处理好各类资本之间的关系,促进各类资本良性发展、共同发展,发挥其发展生产力、创造社会财富、增进人民福祉的作用。我国是社会主义制度,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我们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近些年来,由于监管不到位等原因,出现了资本无序扩张的现象。针对当前国民经济存在的这些问题,我们要毫不动摇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健全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深化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推进能源、铁路、电信、公用事业等行业竞争性环节市场化改革;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资本发展,构建亲清政商关系,优化民营资本的发展环境,改善中小资本融资难融资贵的状况;坚持金融资本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定位,防止资本脱实向虚,引发泡沫经济;加强反垄断,及时纠正垄断资本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防止互联网资本无序扩张,挤占上下游产业的利润,严重冲击实体店经营,进入民生领域与民争利;保护公民信息安全,防止平台企业利用掌握的数据搞过度开发;禁止掌握大量国民经济活动数据的公司在海外上市,危害国家经济安全。

  第四,设置资本“红绿灯”,要健全资本发展的法律制度。

  资本蕴藏着无穷的活力,只有正确引导使其规范发展,才能展现其文明性、遏制其野蛮性。我们要充分发挥资本能够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积极的一面,同时要限制资本能够导致收入出现两极分化的消极的一面。给资本设置“红绿灯”,就是要防止资本横冲直撞、野蛮生长,就是要给资本建章立制。因此,要不断完善关于资本的法律法规,既要保障资本所有者的合法权利,也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侵害他人利益。习近平总书记在4月29日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设立‘红绿灯’,健全资本发展的法律制度,形成框架完整、逻辑清晰、制度完备的规则体系。要以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统一市场、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管为导向,针对存在的突出问题,做好相关法律法规的立改废释。要严把资本市场入口关,完善市场准入制度,提升市场准入清单的科学性和精准性。要完善资本行为制度规则。要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监管执法,依法打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资本活动要依法进行。”

  要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的要抓紧完善,已有法律法规的要严格执法监管。法律是对法律主体的底线要求,在督促资本主体遵守法律底线的同时,要教育引导他们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信用信义、重社会责任,走人间正道。对于促进了经济发展,改善了民生福祉,带动了共同富裕的资本要给予奖励;对于违反了法律法规,侵害了公众利益,危害了国家安全的资本要给予惩罚。

  设置资本“红绿灯”,是为了让资本有序发展,迸发出更强的活力,使国民经济更加高质量地发展,使人民群众能更多地更加公平地分享发展的成果;也是为了防止资本野蛮生长,造成国民经济循环不畅,导致社会畸形发展,出现严重的不公平问题。遏制资本无序扩张,不是不要资本,而是要资本有序发展。“厘清资本有序发展和无序扩张两种形态的界线十分必要。资本有序发展的界线是遵循市场经济秩序,不超越作为生产要素的经济功能,不越过政治、社会、民生、安全等领域的底线,符合国家发展导向,能够推动生产力发展和促进经济增长。资本无序扩张则是越过以上界线,打破资本在市场经济中正常流动的状态,扰乱正常经济秩序,偏离国家引导和提倡的方向,在不该扩张的领域大肆扩张,进行不正当竞争和形成垄断。”我们要不断深化对资本性质和行为规律的认识,提高驾驭资本的能力和水平,充分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不可或缺的,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资本发展前景将更加广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将更加完善!

  (作者简介: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博士)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学术探索》2022年第9期

发布时间:2022-09-28 09: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