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成果快递
贺新元: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2021年11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在概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科学内涵时,明确提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任务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党中央第一次把民族复兴与现代化融合为一个整体概念,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上完成了党和国家的奋斗目标与实现路径的一体化。“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大历史观,认真回看和体味“走过的路”,反复比较“别人的路”,远眺和规划“前行的路”,把“我们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之后,精准把握和得出的一个重要的历史结论和重大的政治论断。

  鉴于此,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二十大”专题研讨班上强调,在新发展阶段,我们必须坚持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坚持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把中国发展进步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一)

  资本主义大工业开创世界历史的过程,既是推进其现代化的过程,也是资产阶级民族对落后民族的奴役和掠夺的过程。资产阶级“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于是,民族解放和民族复兴问题就这样随着西方现代化的开拓而进入历史视野,也进入马克思恩格斯的视野。马克思恩格斯自始至终高度重视和关注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及其如何发展振兴的问题,并把它视为是国际无产阶级运动的一份重要革命事业。他们曾多次在其论著中提及和阐释关于爱尔兰、波兰、中国等国的民族解放问题,乃至民族获得解放后如何通过社会主义现代化来实现民族复兴问题,并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理论和民族复兴理论。

  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时代,世界市场已被几个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瓜分完毕,庞大的世界殖民体系形成,世界的民族被资本分成少数压迫民族和广大被压迫民族,被压迫民族和压迫民族以及帝国主义的矛盾急剧尖锐起来。民族解放和民族复兴进入一个实践性的新历史阶段。世界进入“战争与革命”时代,帝国主义战争推动无产阶级革命、民族解放运动进入高潮。在帝国主义时代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期间,列宁、斯大林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理论,认为: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及其解放后的发展振兴,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民族复兴与社会主义相辅相成,社会主义现代化是包括落后民族、被压迫和被统治民族、统治民族在内的所有民族实现复兴的必由之路,民族复兴是实现共产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在西方殖民体系下,民族复兴不仅仅是被殖民、被统治、被压迫的民族的复兴,也包括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的民族、统治阶级的民族的复兴(因为压迫其他民族的民族是不能自动获得解放的)。

(二)

  现代化是每个民族和国家的伟大梦想,也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的伟大梦想。民族解放和民族复兴是每个被压迫民族的伟大梦想,也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最伟大梦想。走向现代化是每个民族和国家发展的历史必然。历史总是按自己的逻辑向前演进。中国的现代化和中华民族的复兴也是在按自己的逻辑向前发展。但是,历史发展从来不是笔直的,中国现代化的演进和中华民族的复兴也是充满曲折和波折。深刻理解好“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内涵,不仅要了解其形成和发展的脉络,还要认识其历史必然性和科学真理性。为此,应该拉长时间尺度,把它放在资本主义殖民扩张的世界历史进程和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进程中把握。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先后通过资本主义工业革命走上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将人类从传统农业文明带入现代工业文明之中。同时,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被压迫和被剥削民族的大量存在。处于强势地位的西方列强在世界范围内惨无人道的殖民掠夺,唤醒了在西方资本统治下的被压迫、被剥削的民族和国家寻求民族解放与民族复兴的强烈意识,并不时引起了民族解放运动。但是,绝大多数民族和国家把救亡图存、求变图强的民族复兴之路定位在西方现代化道路上,因为当时西方现代化是这些民族和国家目之所及的唯一且膜拜的方案,它们天真而坚定地认为,西方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1840年后的中华民族就是这样成为了西方帝国主义所压迫所剥削的民族,当然,民族解放和民族复兴的强烈意识也被唤醒了。唤醒后的中国人民也曾这样天真地花了80年时间试图用西方现代化之术,即用西方现代化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器物、技术、制度、文化、思想等外相性因素来实现救亡图存和民族复兴之目标,结果证明此路不通,必须另寻他路。80年的摸索还证明,向西方学,走西方现代化之路实现民族解放和复兴之目标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经过80年摸索而依然在理论和道路上迷惑不已、找不着北的中国人民,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找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理论武器和社会主义这一康庄大道,并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中国共产党把民族复兴、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现代化统一起来了,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任务毅然决然地担负起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成为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主题。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中国特色革命道路上浴血奋战、百折不挠,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成就,使中华民族独立了、中国人民解放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创造根本社会条件;在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道路上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在改革开放道路上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创造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充满新的活力的体制保证和快速发展的物质条件,并成功走出了一条足以能确保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自信自强、守正创新,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创造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不仅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更为完善的制度保证、更为坚实的物质基础、更为主动的精神力量,而且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创新突破,成功推进和拓展了中国式现代化。

  中国共产党人把民族复兴、马克思列宁主义、社会主义、现代化成功地有机融合在中国发展中,使新中国在成立以来的短短70多年时间里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实现了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的大变革;使中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快速发展的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的奇迹,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进到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历史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唯一正确道路;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是历史的选择和人民的选择。

(三)

  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的成功实践昭示世人,通向现代化和实现民族复兴的道路不止一条,只要找准正确方向、驰而不息,条条大路通罗马。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一切成功发展振兴的民族,都是找到了适合自己实际的道路的民族;世界上既不存在定于一尊的现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标准;现代化道路并没有固定模式,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能削足适履,等等。

  中国必须以尽快的速度,在尽短的时间内找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如果从1840年开始算起,中国在谋求民族复兴进程中的现代化探索只有180多年的历史;如果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开始算起,才100多年历史;如果从新中国成立开始算起,才70多年的历史。要在这180多年甚至70多年的时间内,取得已走过500多年的西方现代化的成就,唯有走出一条中国式现代化新路才有可能。

  这种可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完全变成了现实。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吮吸着5000多年绵历不衰的中华文明成果,根植于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团结和聚合着全体中华儿女的磅礴力量,经历着近代以来的百年屈辱和百折不回的历史命运,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在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开创的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中,在改革开放40多年创造的震撼世界的中国奇迹中,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10年的伟大变革中,成功走出了一条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

  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中国发展与强大的必由之路。它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现代化设想的模板,而是一条具有完全自主性和“知识产权”的中国式道路。

  它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的再版,而是一条自主之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没有照抄苏联现代化的方式。社会主义苏联在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上虽然开创了民族复兴的典范,但可惜的是,后因苏共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和党的领导,导致这个能与当时世界第一大国强国的美国相抗衡的多民族的社会主义国家分崩离析。这反证了:民族发展与民族复兴离不开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结合,离不开共产党的领导。

  它不是国外特别是西方现代化发展的翻版,而是一条超越之路。回看历史,二战后,世界资本殖民体系瓦解,获得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大多数选择了西方现代化道路,选择这条道路的国家注定与西方国家一样,难以有民族的彻底解放和民族复兴。反观中国,我们没有照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现代化路径,没有走西方看似成功的“串联式”的现代化之路,而是走出一条“并联式”的中国现代化道路。共产党领导的、以人民为中心、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和平发展道路的中国式现代化,摒弃了西方以资本为中心的现代化、两极分化的现代化、物质主义膨胀的现代化、对外扩张掠夺的现代化老路,破解了西方现代化的诸多难题,突破了西方现代化的许多悖论,是对西方现代化的一种超越。

  总之,我们走出的这条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任务——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机融合为一体,既科学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课题,又科学回答了“为什么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怎样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课题;既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又切合中国实际,体现了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既有各国现代化的共同特征,更有基于国情的中国特色。

  历史已经证明,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把民族复兴与社会主义现代化相结合,以社会主义现代化推进民族复兴,是民族发展进步的最有效途径;以民族复兴为目标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作为西方现代化的替代方案不仅可行,而且具有西方现代化模式无法比拟的优越性。历史还将证明,“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践经验和伟大成就,将会对广大发展中国家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研究”<项目批准号:22AZD015>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成都日报》2022年9月21日06版

发布时间:2022-09-22 10:4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