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成果快递
张建刚:推动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所强调的,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从而为不断增强我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构筑坚实基础。

一、质量变革是推动经济发展阶段升级的基础

  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高速增长,我国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改革开放初的197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343.4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33.6元,而到了2017年,前者增长到36396元,后者增长到13432元,扣除价格因素分别增加了15.7倍、17.2倍。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大幅提高,必然导致需求的层次、需求的质量显著提升。我国消费结构正经历从数量型向质量型的转变、从物质型向精神型的转变、从生存型向发展型的转变,居民的食品越来越讲究营养和绿色、服装追求个性和时尚、耐用品日趋高档化和多功能化、住宅越来越注重格调和舒适,对旅游、休闲、娱乐、文化等精神生活方面需求越来越多,在教育、医疗、保健等发展资料方面的投资越来越大。随着富裕程度越来越高,消费结构越来越高级化,我国居民消费产品和服务的种类会越来越多,对产品和服务的质量要求会越来越高,进行质量变革已经成为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必须优先解决的迫切任务。

  质量变革是适应我国需求结构升级的必然选择,也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进行质量变革,重点要不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使供给能力更好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不断升级和个性化的物质文化和生态环境等多方面需要。质量变革要向国际先进质量标准看齐,开展质量提升行动,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使中国制造和中国服务成为高质量的标志。当前,需要在以下几方面下功夫:一是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加大绿色环保的农副产品的供给力度,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绿色食品的需求;二是加快对污染严重的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升级,使其尽快达到排放标准,满足人们对清新的空气、洁净的水、蔚蓝的天空的渴求;三是加大各行业中高端产品的供给力度,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高档商品的需求;四是加快对传统制造业的智能化改造升级,满足人们对个性化、绿色化、智能化产品的需求。

  二、效率变革是推动经济发展阶段升级的主线

  在19782017年的40年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加9.59%,这在世界经济发展史是一个奇迹。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初步核算为82.7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2.9万亿美元),约占世界GDP16.5%,过去一年经济增量超过8万亿元人民币(折合约1.2万亿美元),相当于2016年排在全球第14位国家的经济总量。但在高速增长阶段,伴随着粗放型增长模式的是投入产出的较低效率,突出表现是资金利用效率下降,国内生产总值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需要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多,导致杠杆率大幅提高,低效甚至无效投资和产出的比重上升,金融风险随之不断积累。可以说,我国的经济体量已经如此庞大,想再持续保持10%左右的高速增长率是非常困难的,原先的那种靠增加要素投入、拼资源的粗放发展方式已经难以为继,资源的压力、能源的压力、环境的压力迫切需要我们转变发展方式,降低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能源消耗量和资源消耗量,提高劳动生产率。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国的经济效率得到了显著提高,但是从世界范围看,我国能耗强度与世界平均水平及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偏高、能源利用效率还是比较低,能源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量仍然比较大,不进行效率变革,就难以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市场竞争,归根结底是投入产出比较的竞争、效率高低的竞争。经济高质量的发展不仅体现在所提供的产品的质量高,还体现在生产的效益好、效率高、消耗低、污染少。经济效益的好坏既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是否健康的标准,也是衡量一个企业是否有持续发展能力的标准。效率变革,就是要改变以往投入产出率低、能源资源利用率低、劳动生产率低的状况,通过科技创新、制度创新、产业创新,为高质量发展打下一个效率和竞争力的稳固基础。效率变革是增强我国经济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也是我国转变发展方式的必然要求。为了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就需要不断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和生产效率,不断降低企业的资源、能源消耗量,不断减少污染物的排放量。因此,对于那些产能仍然过剩、竞争仍然过于激烈、经济效益普遍不好的行业,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的工作仍然要常抓不放,不断改善整个行业的经营状况。此外,要加快制造业的技术升级改造,不断降低单位产值的能耗和资源消耗量;必须加大教育和培训的投资,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

三、动力变革是推动经济发展阶段升级的关键

  动力变革,就是要在劳动力数量和成本优势逐步减弱后,适应高质量、高效率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需要,加快增长动力向创新驱动的转换。我国经济经过40年的高速增长后,增长动力已经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过去,我国劳动力成本低,产品在国际市场极具价格优势,出口长期以两倍于GDP增长率的速度高速增长,对国民经济的增长起到了很大的拉动作用;我国很长时间一直是短缺经济,投资回报率高,投资需求空间巨大,投资长期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对国民经济的增长起到了关键性的拉动作用。现在,我国劳动力优势逐渐丧失,加之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一直低迷,我国出口乏力,对国民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非常微弱;经过30多年高强度大规模投资后,传统产业和房地产投资相对饱和,很多行业已经产能严重过剩,依靠大规模投资来带动经济增长已不大可能。

  增长的动力从哪里来?创新是动力变革的根本途径,而科技创新又是实现动力转换的关键。经济结构的调整必须以创新为支撑,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形成必须以创新为前提。创新发展注重的是解决发展动力的问题。科技发展水平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创新能力的高低,如果科技创新搞不上去,发展动力就不可能实现转换,我们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就会处于劣势。为此,我们就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市场创新、企业创新,不断研制新技术、开发新产品、探索新模式、打造新业态、形成新产业,把科技实力转化为经济实力,促使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的发展。

  创新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涉及经济社会各个领域。坚持创新发展,既要坚持全面系统的观点,又要抓住关键,以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突破带动全局。首先,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推进人才发展体制和政策创新,突出“高精尖缺”导向,实施更加开放的创新人才引进政策。其次,要以重大科技创新为龙头,加快科技创新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加快构建产业新体系,增强我国经济整体素质和国际竞争力。第三,要强化事关发展全局的基础研究和共性关键技术研究,全面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力争在一些重点领域取得科技创新的重大突破,使我国科技水平实现由跟跑并跑向并跑领跑转变。第四,要积极探索经济发展新模式,大力支持分享经济、共享经济、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的发展,使它们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第五,积极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对于那些需求非常旺盛、发展潜力大、带动作用广、科技含量高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要及时给予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的支持,使其迅速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马克思主义研究》编辑部副主编)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 《红旗文稿》2018年第10期 

发布时间:2018-06-16 1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