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成果快递
程恩富:关于《资本论》的研究对象等若干问题的讨论

 

 

 

关于《资本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题目我有两篇文章。一篇是《〈资本论〉第一卷的现实意义》,还有一篇是篇4万多字的文章,《〈资本论〉中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思想》。《资本论》四卷一共有七十几处论述到未来社会,我把它分成十三个问题,分别联系理论界和现实问题加以讨论。以下我就把我平时想的几个问题稍微列了一下,简单跟各位交流一下。

关于研究对象,马克思讲生产关系,也用过生产方式。有几位教授专门写文章主张不要用生产关系,应该用生产方式。介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生产方式,也是有依据的。《资本论》的研究对象里面也提到生产方式。但是我曾经问过一个教授,你写了那么多文章提倡生产方式,那么你设计的政治经济学体系有什么变化?如果结构都一样,和提倡生产关系有什么区别呢?似乎没有这样的文章说按照生产关系设体系是那样的,按照生产方式设体系是这样的。换一个说法,说研究对象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但是多数人也不太赞成。研究的对象要不要放生产力呢?我们中国还创造了生产力经济学,书都有几十本,中国经济科学有两门最高级的皇冠,一门是政治经济学,还有一门是生产力经济学。这两门是最高层次的,其他所有经济学科都是它们的应用或者专题。这个说法似乎也有道理。西方经济学提到的资源配置,但是仅有资源配置是不够的。资源配置不只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还有产权的配置,配给公有制还是私有制,这个也是个配置。不能仅仅是经济运行,还有产权的运行。要把这些概念拓宽,但是拓宽以后还是涵盖不了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主要内容。

我本人曾经也创出了一个概念。我觉得马克思讲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关系都有狭义、广义之分,所以我觉得还不如用经济力与经济关系的概念。经济力里面有四个力,经济关系里面有四个生产关系。我以前的硕士论文有提出这个概念,也写过一些文章,这样就更加方便,因为马克思讲的生产力、生产关系有时候都是指广义的。

关于起始概念,《资本论》的起始概念是商品。我们过去的经济学是从所有制开始的。广义的政治经济学的起始范畴应当是劳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始概念是什么?是所有制、生产力,还是国家?这个都可以讨论。

关于主线概念,这里要区分主线概念、主线理论和生产目的,它们有联系但是不完全一样,和我们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目的、研究任务也不完全一样,所以这些概念可能要精确化。恩格斯讲过剩余价值理论是主线,所以资本论主线概念或者核心概念是剩余价值,理论是剩余价值理论。广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我赞成剩余劳动,原始社会也有剩余劳动,特别是后期追求剩余劳动,未来社会也有剩余劳动,这一点马克思讲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是什么?这个还可以讨论。

关于概念体系,概念体系和话语体系有交叉。有的是话语不等于概念,比如说,我们经常讲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现在讲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路,这都是话语,但不是概念。概念必须是有界定的。话语是可长可短的,概念肯定是短词,理论肯定是长的阐述,这些都要精确化。我们有的文件或者领导人讲话把概念和范畴并列。这是不对的,概念就是范畴。

我个人研究认为,《资本论》由三大概念体系或者说范畴体系构成。一是劳动:剩余劳动、必要劳动、各个领域的劳动、具体劳动、抽象劳动等。二是资本:不变资本、可变资本、各个领域的具体资本。三是剩余价值:利润、地租、利息等。《资本论》是由三大范畴体系、概念体系构成的。当然还有一些概念不在其中,但主要的是这三大范畴。它的轴心是什么?资本主义社会的轴心就是雇佣劳动力和资本。我们现在的轴心是什么?怎么表述?是用一个经济现象描述一下,还是有重点有主要矛盾?经济上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生产力生产关系是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这个是经济领域本身的矛盾,我们可以再来继续研究。《资本论》是三大范畴体系,社会主义除了这三大范畴体系要不要再加什么范畴体系?这是个问题。

关于理论体系,既然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能说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就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人把这两个概念混淆起来,我认为这两个概念是不同的。

马克思主义及其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创新有两条主线,一是中外共产党领袖,一是中外学者。领袖的马克思主义是治党治国的指导思想,学者的马克思主义是学术思想,两者要建立良性互动关系,我认为这个很重要。比如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谁先提出的?是社科院的于祖尧先提的,早于邓小平同志。邓小平同志1979年提出的,他说的市场经济不是我们现在搞的市场经济,他不区分市场经济和市场机制,他说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就是指社会主义可以搞一点市场。很多概念都是学者先提,然后被中央文件起草小组吸收过去,但是也有领袖先提我们吸收的,这是个互动的过程。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来说,实际上应当是有两本书,一本书就像我们现在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读本。这个读本确切讲应该是专题读本,里面基本上没有学者的思想。这个是对的,因为是给干部看的,是治国理政的指导思想。还有一本书是既体现官方又体现学术界思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相互融合的。我认为两个体系、两本教材应该是并行的。

具体来说,政治经济学体系是多样化的。大家可以看我去年的一篇文章,讲了好几种体系并略微做了评价。这些体系都是有利有弊的,所以我认为可以多体系并存,大家都写出来,最后通过教学科研逐步筛选出一些好的体系。现在体系比较多,有六七种体系。我觉得我们可以建立狭义政治经济学,专谈资本主义的、专谈某一社会的社会主义的、专谈封建社会的、专谈原始社会、奴隶社会等等。这个政治经济学有待于创造。有的可以按照六分册写。还有就是可以按照《资本论》三过程写,也可以把六分册和《资本论》三过程融合起来变成五过程法:直接生产过程、流通过程、生产总过程,并把六分册的后面三分册变成国家经济过程和国际经济过程。五过程法有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版本,各有100万字,初级100万字,有压缩成65字的通用版和45万字的简凝版,供初级、中级、高级本科、硕士看,各位读过这300万字才算是政治经济学博士毕业。政治经济学也可以按照生产、交换、分配、消费四个环节构建体系。还有就是我现在正在主编的五观经济学。刚才讲的都是根据马克思的思路变通创新,我觉得还要跟西方经济学对话。我们不能只在马克思主义范围内活动,所以我这几年就有一个想法,一生中一定要编这样一本书。现在正在编五观经济学,西方经济学是微观、宏观,德国人搞中观,中国中观经济学书也不少,我再加两观,秒观、宇观。秒观从劳动者个体出发,分析劳动时点,分析劳动者的行为。中观分析地区和产业。宇观就是指全世界。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政治经济学评论》 2017年第3

 

发布时间:2018-03-14 19:05:00